•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眾人懷疑他膝蓋位置以下才是腿。

祈善:「……」

他對這些聯盟軍廢物點心有些失望,還在打仗斗將呢,一個個能不能正經一點!

盟主吳賢看到趙奉被沈棠救下,狂跳的心臟才稍稍平緩下來。方才一擊,他考慮的不是被盯上的自己,而是擔心趙奉會死!

至於這位沈郎主——

在吳賢眼中,趙奉一人的性命絕對抵得上沈棠想要的那一小塊地盤了。此番討伐結束,即便不拿沈棠的首功,他也會履行諾言「出借」——是的,他相信沈棠能拿下首功了。

皂衫文士則意味深長地看着祈善。

其他還看不出來,但沈郎主的確比祈善先前那些主公命硬抗造,也無怪會被祈善盯上。

趙奉則一臉不可思議地坐在地上。

他挺身護主便沒奢望自己還能活着。

更沒想到救下自己的人會是沈棠。

緊跟着,又聽到沈棠略帶不滿地回駁:「嘛,什麼叫『怎麼又是我』?奉恩不想看到我嗎?」

奉恩,是公西仇的字。

據聞是他義父親自給取的。

不過公西仇對這個字不太喜歡。

寧願旁人連名帶姓喊自己,或者喊他乳名「阿年」,也不想被喊「奉恩」這個字。對於公西仇來說,「奉恩」這個稱呼是帶挑釁的。

他沉下臉來,釋放殺氣:「瑪瑪三番五次從我手下救人,是真以為我不會殺你嗎?」

「我當然沒這麼想。」將自己的性命託付給敵人偶爾的仁慈,傻子才會這麼干,沈棠緊跟着笑道,「你倒是想殺我,但不是沒殺成嗎?反正截這麼多次啦,也不差這一次。」

公西仇的臉色肉眼可見地黑下來。

只是——

他道:「我不跟你打。」

沈棠鬆開趙奉的衣領,讓他回去。

順便問:「為什麼?」

跟誰打架不是打架?

公西仇漠聲說道:「因為膩了。」

他不喜歡跟同一個人交手很多次,因為沒有新鮮感,摸透了路數就很無聊。相反,他喜歡能帶給他驚喜的未知。

所以,他不想跟沈棠斗將。

他眼睛一睨,又挑釁聯盟軍一眾:「怎麼,聯盟軍武將死光了?躲在一名文心文士身後,看着人家衝鋒陷陣?還是說,數萬兵卒齊脫甲,怕無一人是男身?荒誕可笑!」

沈棠怒道:「能打就行,還搞職業歧視?」

文心文士怎麼了?

只要能將人腦袋打爆就行。

沈棠手中慈母劍已經饑渴難耐!

不過,有人比她更按捺不住。

「好!讓我來會會你!」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谷仁帳下行十三的義弟,少沖!當然,他也不是魯莽行事、擅自衝出來的,而是經過了谷仁的允許。公西仇挑釁這話實在是氣死人!誰能忍下來?

他與吳賢盟主商議,便決定第二戰讓少衝出戰——同樣也是打了消耗戰的主意。

少沖消耗公西仇體力,第三戰再交給沈棠。不管是擊退還是擊殺,己方都處於有利地位。

拉出來的叛軍精銳也才萬人,只要牽制公西仇這個精神支柱,勝算六成以上!

當然,這裏也有谷仁的一點小心思。

他希望少沖能藉著這次機會揚名。

跟殺掉一個沒什麼名聲分量的敵人相比較,還是挑戰一個眾人眼中不可撼動的「怪物」更能揚名。哪怕落敗,也還有一個趙奉墊底。趙奉的終點便是少沖的起點!

公西仇瞥了少沖一眼,僅一眼便看出了一點兒門道,旋即更加不屑道:「你們盟軍無人——竟推一個孩子出來送死嗎?」

沈棠委委屈屈抱着自己的慈母劍。

深感公西仇「背叛」了他們的知音友誼!

少衝心智僅有六歲,根本不受公西仇的語言影響,他騎在馬上,竟是連武鎧都沒套齊全。

公西仇道:「回家找你娘喝奶去!」

「不喝奶,我沒娘,還有——」少沖歪頭想了想,記起自己是來幹嘛的,宛若稚童一般稚氣十足地笑嘻嘻,「我要擰下你的頭!」 公寓。

李安安繼續聽寶寶這孩子,憤憤不平說剛才的事,越聽到最後,越發現,她最難過是沒喝到咖啡。

「寶寶,小孩子不可以喝咖啡。」她嚴厲教育。

「為什麼?可剛才小哥哥喝了,寶寶想嘗嘗!」她舔舔嘴巴,有好吃的,為什麼她不可以試一下。

李安安嚇唬「因為小孩喝了會長鬍子,咖啡色的鬍子,小哥哥是男孩不怕長鬍子,你不怕嗎?但如果你真的要喝,媽咪也是同意的!」

寶寶睜大眼睛,震驚,鬍子!她無法想象自己長著咖啡色鬍子穿裙子的樣子。

她捧著臉「太可怕了,我不要喝,寶寶這麼美!」

見女兒終於打消了念頭,李安安高興。

門邊響起了動靜,門被打開,褚逸辰從外面走進來,手上還提著一籃子水果。

李安安看到是山竹,她喜歡吃的。

「嗯,不忙嗎?有空過來。」

李安安不高興的進了廚房,明明中午還一起的,但李安安語氣就像是半年沒見似的。

褚逸辰跟進去,察覺她心情不好。

「又是誰惹你了。」

他下午一直在忙,今天身上也沒有酒味,更沒有女人的香水味,怎麼就惹到她了,看她一副拈酸吃醋的樣子,真是讓人又恨又喜歡。

「你!」李安安毫不客氣指出。

「又是幻想中的那種?明天帶你去醫院。」褚逸辰有時候真是佩服她的想象力,沒事也能想出事情來。

李安安躲開他的手我看到歐傲涵了,很美的女人。

她笑,不可否認,那個女人很漂亮,而且很優雅,讓她有股危機感,雖然不願意承認,但她讓她想起了,自己和褚逸辰身份相差巨大。

褚逸辰拿過她的水杯,神色凝重,想著怎麼接話,才能愉快度過今天晚上,可不能又被罵渣男。

「是嗎?我不覺得,可能我們的審美不一樣吧,我對於美女的定義是你這樣的!你比她漂亮一百倍。」

李安安聽到后,煩惱都沒了,心花怒放。

兩人在廚房歪膩了一會兒去了客廳,李安安眉頭直抽,寶寶把手上的山竹啃了一半了,把紅色的果殼都吃掉了,裡面白色果仁扔進了垃圾桶。

看他們出來了萌萌地說「爸比啊,我覺得這個水果不怎麼好吃,苦苦硬硬的!下次不要買!」

李安安「……」

褚逸辰「……」

李安安忙說「寶貝,你吃錯了,裡面白色才是果肉,才好吃!外面是殼很難吃的,媽咪幫你剝吧。」

寶寶搖頭「媽咪,可我不想再吃了,我牙疼!」總之她不想試了,這個水果以後在她不喜歡的行列中。

褚逸辰笑容溫和地摸在女兒頭上「好,爸比尊重你的選擇!」

君君放下玩具走過來爸比,我想學習格鬥。今天和他打架的那個孩子,一定是學過的,如果不是他聰明差點沒打贏,好吧,雖然最後也是平局。

褚逸辰點頭「可以,我讓褚管家安排!」

對於孩子們的要求,他有求必應,他不信還有誰比他更寵孩子!

。零點中文網] 「小飛,別衝動!快回來!」

陳秀琴看見項北飛孤身一人衝出去,急切地大喊道。

陸洪和孔大明兩人也是緊張起來,這隻荒獸可不是鬧着玩的!

孔大明從來都沒有把項北飛當作外人,這是他戰友的兒子,理應也是自己去照應這孩子,哪裏會看着這孩子隻身去犯險!

而陸洪也是如此,他現在對項北飛還充滿感激,知道這孩子將來會很不凡,但眼前的這隻荒獸可是開脈後期的實力啊!要是這孩子出事了,那他會愧疚一輩子的。

無論是孔大明夫婦倆亦或是陸洪,他們都不知道項北飛當初在域外荒境遇到的事情,枯萎林的情況聯盟並沒有公開,其他人根本不清楚項北飛的能力。

項北飛連更詭異的荒獸都遇到過,更別提是這種獨臂蟹了。

咻!

項北飛沒有任何遲疑,他急速地衝過去,瞬間落在了獨臂蟹的前方,一拳朝着獨臂蟹砸了下去!

獨臂蟹看見竟然又有一個人類過來,頓時不屑地揚起螯鉗,擋住了項北飛的拳頭!

轟!

一聲爆鳴聲響起!

火光在空中激射而出,爆發出了恐怖火焰。這火焰非常爆裂,在獨臂蟹身上燃燒起來,迅速地順着獨臂蟹的身上蔓延開去,火光衝天,照亮了整片廢墟。

獨臂蟹像是感受到了什麼,迅速地吐出一道道的白色毒液,就像是泡沫一般浮在自己身上,迅速抹去了項北飛的火焰。

它忌憚地後退了兩步,兩隻巨大的眼睛警惕地盯着項北飛,那火焰讓它感受了一絲威脅!

但項北飛的拳頭也沒有對獨臂蟹造成傷害,他的拳頭就像是砸在了大山上,螯鉗紋絲不動,可是項北飛卻藉助著這股反震的力道,躍到了上方。

開脈後期的獨臂蟹,防禦力還是非常恐怖!

不過項北飛如今也不是剛剛踏入到開脈初期的那個菜鳥,會被開脈後期的荒獸追着打,幾個月來他不斷修鍊開闢的氣脈足夠讓他有着極為強盛的應對能力!

而且這種螃蟹修為再怎麼變得強大,它始終都是獨臂蟹,每一次的攻擊方式,仍然還是保持着御氣後期的習慣,它只是修為被強行拔高了,但仍然不是真正的開脈後期。

那麼該怎麼躲避獨,怎麼應對,如何攻擊,擁有「觸類旁通」的項北飛都瞭然於心。

咻!咻!咻!

無數的白色尖刺從螃蟹腿上脫落,尾隨着項北飛,想要阻止項北飛的前進,但是項北飛的身形在空中靈巧地閃避著,無視了那些白色尖刺。

項北飛並沒有去攻擊獨臂蟹的眼睛,因為他知道自己就算一拳搭在獨臂蟹的眼睛上,還是殺不死這隻荒獸。此時的獨臂蟹早已經不是純粹御氣後期的荒獸,它還可以繼續重組!

想要殺死它,辦法也很簡單。

項北飛落在了獨臂蟹的大螯鉗關節處,隨後光芒閃過,聚靈書出現在他手中,一個念頭間,聚靈書就自動翻到了箕宿。

在箕宿顯露出來的時候,一股飄渺的氣息瀰漫而出,被項北飛牽引著,包裹在了息壤上!

返璞歸真!

這股力量非常詭異,被它沾染上的東西都會被迫回到初始狀態!

項北飛目前還無法完全掌控這股氣息,如果他要刻意去掌控的話,自己也會受到反噬,而且還有失控的風險,所以只能讓息壤上。息壤本身很特殊,返璞歸真無法對息壤造成影響,但息壤沾染這股氣息,就變得不一樣了。

此時項北飛也沒必要刻意去掌控,就讓「返璞歸真」的氣息隨意蔓延即可!愛怎麼搞怎麼搞,讓它放飛自我就行。

嗡!

返璞歸真的氣息席捲著息壤,落在了螃蟹的獨臂蟹上,這股氣息沒有項北飛去掌控,所以無法讓其返回到特定的狀態,也就是說具體要返歸到哪個狀態項北飛是沒辦法確定的,全憑這股氣息自己決定。

但問題是,獨臂蟹重組身體,也只是五分鐘之前!

想要返歸到重組前的狀態輕而易舉!

咔!

獨臂蟹的關節被「返璞歸真」所影響,堅硬的關節上出現了一道道裂縫,每一道裂縫都像是一隻小螃蟹的形狀,那是小螃蟹與其他小螃蟹還未完全融合的狀態!

與此同時項北飛的息壤化作散開成為一道道的流沙,轉眼間沿着裂縫鑽了進去,消失在獨臂蟹的體內!

息壤帶着返璞歸真的氣息在獨臂蟹的體內橫衝直撞,獨臂蟹原本堅實的身體里被它衝撞了片刻,身體里的組織都被迫重新返歸到了小螃蟹的樣子,許多小螃蟹在獨臂蟹的體內剝落下來。

獨臂蟹很快就反應過來,它發現自己的身體不太對勁,立馬憤怒地咆哮一聲,身上的妖力猛地一震,狂暴的波動傳了過來,將「返璞歸真」的氣息給震散!

項北飛實力不夠控制「返璞歸真」,獨臂蟹的實力也很強,所以返璞歸真沒有持續兩秒就被開脈後期的獨臂蟹給破掉。

但項北飛沒有在意,因為息壤已經沒入到獨臂蟹身體之中!

對於他而言,這樣就足夠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