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眾人有心上前救治卻怕自己一不小心沾染了黑色毒液而深造不測,故而難免怯步。

而此時東方輝已然懸身而起,劍上一道白光直奔蛇妖刺來,蛇妖怪叫一聲,左手劍向上一架,右手劍,直指東方輝心窩。

東方輝抱劍懷中卻覺眼前一花,一團綠氣撲面而來,東方輝擔心中毒,急忙懸身後撤,復又退回人群之中。

蛇妖一聲怪笑:「呵呵小老頭怎麼著就跑了?來來來,本小姐在這等著你那!」

梁健厲聲道:「各位真修這妖孽厲害的很,咱們眾人想來也不必與其講什麼江湖道義,各位我們何不群起攻之?」

眾人聞聽此言紛紛點頭,曲文道:「不除了此妖我等如何能夠前行?各位聯手除之亦不算為過。」言畢之時,林家古宅二人,並梁健三人同時提劍向前,向那蛇妖撲了過去。

蛇妖一聲冷笑,手中兩柄長劍上下翻飛,懸身空中動也未動便已將連海城中的三位真修大能攔在身前。東方輝見三人聯手尚且不能取勝,心中不免焦慮,雙腳點地便再次飛身上前,便想以四敵一。

而蛇妖懸身半空之中卻只冷冷一笑:「你們這一眾人等妄稱玄修大能,對我這樣一個小女子竟然以多欺少,著實可惡至極。」

東方輝冷哼一聲:「可笑至極,與你一個妖孽又需講得什麼道義廉恥?」

轉眼間四柄長劍便已將懸在半空中的蛇妖抵在當中,四人心中自詡:以四人之力要勝這一隻小小的蛇妖簡直易如反掌,於是四人合力,一併向蛇妖身前撲來。

許玉揚見此情形心中只覺得,雖然這妖怪可惡,害死了這許多人命,但是東方輝、梁健、曲文、段平怎麼說也都是這連海城中的著名大修,以你們這樣的名氣以四敵一是不是不太好呀,就算贏了也是勝之不武呀。

卻不料雲舒在其心頭冷哼一聲:「玉揚同學你還真的只是一個看熱鬧的呀?還勝之不武?他們四哥能保住小命就不錯了!」

許玉揚不眠心中冷哼一聲:開什麼玩笑那雲舒神君?人家四個人怎麼還抵不上那一個蛇妖?

雲舒冷笑道:「玉揚同學你就瞧好吧,一會兒便可分出高下了。」

許玉揚對於雲舒的話自是不信,然而聽聞其在心頭說的自信滿滿,卻又不由自己不信,於是開口道:「既然雲舒神君覺得那幾位都不是蛇妖對手,可是神君您與神仙姐姐為什麼不出手相助呀?」

雲舒道:「不讓他們吃些苦頭便救了他們那還有什麼意思?本神君當然是想讓他們吃些苦頭然後再出手相助,救其於危難那才有意思那,不然的話恐怕他們幾個人也不會領情?」

「再說了,慧娘姐姐說了,讓咱們盡量避免出手的。所以咱們看戲就好了,到了危難之時,慧娘姐姐、三爺自然不會任由那妖孽傷人。」

當場之上蛇妖手中兩柄長劍疾馳與四人苦鬥良久,仍不分上下。

此時四人到在蛇妖面前,一併再次撲向蛇妖,卻不料那蛇妖冷哼一聲,一對長劍向身後一背,血盆大口一張,「呼」的一聲,一團綠氣立時由蛇妖口中噴涌而出,東方輝等四人只覺一陣惡臭涌到胸前,

隨之只覺胸口處一陣憋悶,死人只怕中毒,哪裡還敢遲疑半分,急忙懸身後撤,後面的何俊見此情形不由得亦是驚呼一聲:「師父,師叔,小心呀。」

而那蛇妖發出一聲嘶鳴,「看你們還能往哪跑。」說話之時,身形一晃,便已由兩棵巨樹之中探身追出。

卻不料,眼前一花,兩柄長劍懸空而至,直奔自己兩肋刺來?蛇妖手中長劍揮出,將兩柄長劍格開,定睛觀瞧,卻見瞿氏姐妹祭出的飛劍,蛇妖冷哼一聲,「還有你們兩個,呵呵當真不錯,本小姐被困在這裡,想來還有你們的功勞那?」

姐妹二人不知這蛇妖說的什麼接劍在手,冷哼一聲:「妖孽你不清不楚的胡說些什麼?」

蛇妖冷冷一笑:「當年走了老的,如今便拿你這兩個小的給本小姐做補償也是好的。雖然你們兩個上了些年歲,然而長得也算不錯,就當給本小姐添上兩件新衣也是好的呀!」

言畢之時身形一晃便已向瞿氏姐妹撲來,二人方才聽得真真切切,那蛇妖言語之中明明提到了自己母親,心中自是著急,手中長劍緊握,便要與蛇妖一絕生死。

燈筆 「我回學校的時候,在電話亭打電話,有人在背後打我,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就在車子上了。」江曉露道。

「江曉露被人打暈,只能證明有人對她下黑手,這證明不了什麼。」白髮男。

「不到黃河不死心,我就早猜到你會這樣。」葉雄回頭對安吉兒吩咐:「把錄像給他看看。」

安樂兒從身上掏出手機,打開一個視頻,當著所有人的面播放起來。

畫面上,一個紅影抱著一個女學生的身體飛快地離開。

紅影雖然看不清面容,但是身材高大,從身影來看,誰都能猜出正是白髮男子身邊那個全身像火一樣的女人,紅。

「你是不是想,這視頻是假的,我是故意拍來陷害你的?」葉雄冷笑。

紅以為抓人的時候神不知鬼不覺,沒想到會被人拍下來,一想到自己做糟了一件事,在少主面前丟了臉面,頓時殺氣大盛。

身影一晃,她握著刀狠狠地朝葉雄撲過來。

白髮男子沒有阻止,他倒要看看,這個膽敢壞自己大事的男子到底是何方神聖,是什麼讓他有膽量收凌戰這種超級高手。

眼見就要衝到葉雄面前,突然白光一閃。

紅暗叫不好,反應過來已經遲了。

只見自己高高聳起的胸部,插了兩根細長的銀針,正插在自己最敏感的部位上,頓時又疼又酸又麻,讓她的身體不由自主停了下來。

相比疼痛,更讓紅憤怒的是羞恥,這個混蛋居然瞄中自己上身最羞人的部位,這是何等奇恥大辱。

「區區一名隨從,也敢對我對手?」葉雄冷嘲。

「我殺了你。」

紅不顧胸部的疼痛,握起刀繼續衝過來。

人影一閃,安吉兒出手了。

只聽聞叮叮不停的聲音傳來,兩女在原地連續交手幾十招,不分勝負。

「紅,回來。」白髮男子喝道。

「臭婆娘,總有一天,我會讓你死得很難看。」紅怒吼。

「我等著。」安吉兒傲慢回應。

紅這才不甘心地退後白髮男子後面。

白髮男子計謀敗露,索性也不裝了,淡淡道:「凌戰,我再問你一次,加不加入我們?」

「你覺得還有可能嗎?」凌戰怒道。

「既然你選擇死路,那我就不用再廢話。」

身影一晃,白髮男子已經在原地消失。

下一刻,一掌狠狠朝葉雄襲來,帶著破風之聲。

周圍的空氣,因男子出手而氣流湧起。

葉雄早就猜到白髮男子實力厲害,但是沒想到他厲害到這種地步,比起他沒突破內功三層的時候,還要強大。

他衣襟微微拂動,顯然氣罡在身體流輪,這種情況分明是內功達到兩層境界巔峰,眼見就要達到三層化氣境界。

葉雄猜測,一年之內,他肯定會突破內功三層,達到氣罡外放階段。

這是葉雄見到第一個在三十歲之前就擁有如此境界內功的男子,是一個絕的武學天才。

「心。」

凌戰大驚,他是高手,一眼就看出這男子的厲害,頓時暗暗為葉雄擔心,

紅眼神之中都是景仰,少主的實力她最清楚。

她從來沒見過有人比少主還年輕,實力能超過少主。她倒要看看,這個敢用銀針射她胸部羞辱她的混蛋,會有什麼悲慘下場。

安吉兒一如即往的淡定,她知道主人實力,就沒輸過。

「臭子,我好好教教你,什麼叫規矩。」

白髮男子氣勢滂湃的一掌,朝葉雄天靈蓋直壓而落。

葉雄身體巋然不動,眼神中殺氣大盛。

他一直壓著自己實力,無論是氣勢還是眼神,都跟一個普通人差不多。

白髮男子一出手就朝他下如此重的手,如果他只是一個普通人,恐怕是九死一生。

既然他想取自己性命,來而不往非理也。

「我就領教一下,你的所謂規矩。」

眼見對方手掌就要擊到身上,葉雄輕飄飄一拳擊去。

這一拳看似平淡無奇,但跟對方掌心相觸之後,他拚命摧動龍旋內功,頓時氣罡如排山倒海,席捲過去。

轟!

只聽聞一聲爆炸般的聲音響起,兩道氣罡硬生生撞在一起。

先婚後愛:少將的迷糊小老婆 安吉兒站得最近,被這鼓氣勢沖得一連退出五六步才停下來,滿臉震驚。

葉雄身體紋絲不動,白髮男子被這一拳震飛上半空,臉色大變。

葉雄身體如影隨形,緊跟而上,在半空之中,狠狠擊出十幾拳。

白髮男子也真是厲害,硬生生受葉雄這一掌,在半空之中還能還手,兩人瞬間交手十幾招,快得讓人眼花繚亂。

突然,聽聞轟的一聲巨響,白髮男子身體如敗草一樣被擊飛出去,撞在一輛車門上,頓時那車門深深陷下去,碎了的玻璃散落白髮男子的頭上。

「少主,你沒事吧?」

紅飛快地跑過去,扶住白髮男子,緊張地問。

哇!

白髮男子沒忍住,狠吐一口鮮血。

「你到底是誰?」白髮男子震驚問。

他這輩子,從來沒遇到過這麼年輕,就有如此實力的高手。

「我還沒問你,你倒是問起我來了。」

葉雄步步逼近,冷冷道:「你的身份,讓我瞧瞧能不能留下你一條狗命,如果是無惡不作的人,我就替天收了你。」

華夏之大,淵遠流長,白髮男子年紀輕輕就有如此身手,還被稱之為少主,很有可能是一些不出世的門派或者組織的重要人物,殺了他不定會引來大麻煩,所以葉雄沒有下殺手。

紅從身上掏出幾顆黑丸,扔了出去。

葉雄擊出一掌,黑丸在半空炸開,頓時一團黑霧湧出來。

「少主,咱們走,這筆賬慢慢跟他算。」

紅扶著白髮男子,轉眼就消失在視線之中。

「安吉兒,帶江曉露走。」

葉雄吩咐之後,將凌戰夾在腋下,四人逃離停車場。

四人剛走出去,突然聽聞一聲慘叫。

楊昆死死卡住自己的脖子,拚命咳嗽。

他的五指抓得臉都出血了,血很快就變成黑色,一看就知道那黑霧是劇毒之物。

不到一分鐘,楊昆就倒在地上,身體抽搐著,死得不能再死。

「這白髮男子到底是什麼人物,居然有如此厲害的毒丸。」安吉兒十分震驚。(未完待續。) 「早知道剛才殺了他,身上帶有如此歹毒的東西,肯定不是什麼好人。」葉雄有些遺憾,他目光落到凌戰身上問:「凌戰,你知不知道他是什麼人?」

凌戰搖搖頭:「我只知道他是殺手,是什麼組織就不知道了。」

「殺手組織,難道是幻門?」

除了幻門,葉雄不知道還有什麼組織能有如此厲害的高手。

幻門殺手葉雄見識過幾位,除了殺過段塵之外,他還殺過想抓華瑩瑩的一幫殺手,可以這個組織是他見過實力最強的殺手組織。白髮男子武功如此高,是幻門的人也不定。

陸少,你老婆又跑了! 「有可能是幻門,他勸過很多次讓我加入他們,並且跟我,只要成為他們之中一員,就可以為所欲為,想做什麼事情都行。只不過他先前一直都對我很客氣,沒有強迫我,,但是我萬萬沒想到,他城府如此之深,居然設個圈套讓我鑽進去。」

凌戰想起來,心有餘悸。

清穿之福晉很暴躁 「像你這種層次的高手,他知道強迫不來,使用些手段也正常。」

葉雄完,開始自我介紹:「我叫葉雄,自己開了間保鏢公司,久仰你的大名,所以跑過來看看你有沒有興趣加入。」

「保鏢公司?」凌戰一愣。

他沒想到像葉雄這樣的高手也會開保鏢公司,在他看來,開保鏢公司都是一些凡夫俗子,真正的高手是開門立派的。

凌戰沉默片刻,這才道:「多謝兄弟救命之恩,感激不盡,不過我只是一名的保安,沒什麼大志向,還請見諒。」

葉雄並不覺得意外,他來的時候查過,凌戰是個非常傲氣的人,想讓他馬上答應似乎不太可能,只希望能給他留下好印象,以後有歸心的一天。

「你不願意,我不強迫你。不過我覺得,人這一輩子,就應該做痛快的事情,三中容不下你這條龍,當保安浪費了。如果你願意來我這裡,我可以給你一個展示實力的平台。我在中都酒店688房,明天晚上的飛機,你有心的話,就去那找我,安吉兒,走吧!」

安吉兒不甘心,在這裡花了好幾天時間調查,還救了凌戰,沒想到對方一都不給面子,讓她心裡很不舒服。

「凌戰,不知道有多少人想進獵人保鏢公司都進不去,還從來沒有人能讓我家主人親自去請,你是第一個,還想怎麼樣?」

「安吉兒,別廢話。」葉雄喝道。

安吉兒這才不太願意地跟在他後面離開。

兩人離開之後,凌戰這才走到江曉露身邊,扶著她道:「曉露,你沒事吧?」

江曉露搖搖頭。

「走,我們離開這裡。」

羅陽市,某賓館。

哇!

白髮男吐出一口鮮血,不停地咳嗽,半晌才將體內壓制的淤血吐完。

面前的盆里,滿是淤血。

「少主,你沒事吧?」紅緊張地問。

白髮男搖搖頭,抽過旁邊的紙巾,擦了擦嘴角的血跡,這才問道:「我讓你查他的身份,有消息沒有?」

「我已經查到他的身份了。」

「他是誰?」

「死神,我們的盟友龍天涯就是栽在他手裡。」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