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眾人紛紛暗想道。

與謝傲雲對立的兩人臉色驟變,他們沒想到這眼前的年輕人竟如此之強,他們本以為他們之中隨意一個人就能夠將對方輕易地捏死,之所以兩人同時出手也只是給周圍的人群製造些恐慌而已,畢竟他們是帶著任務來的。

可是就這麼一個他們自以為可以輕易捏死的年輕人竟然有著令他們忌憚的實力,如今自家少爺又在對方手裡,這讓他們感到驚慌,若是自家少爺有任何的閃失,那麼他們也別想逃脫責任,以家主的脾氣絕對夠他們受的了。

「閣下可否放了我家少爺?」

自家少爺在對方的手裡,兩人根本不敢再出手,否則對方只要輕輕地一捏,自家少爺就命喪於此了,所以他們必須放下姿態請求對方放過自家少爺一馬。

只要對方自家少爺放開,他們自信能夠救下自家少爺,到時候再兩人聯手擒住這年輕人。

雖然他們在剛才短時間內懷疑過謝傲雲是否出自天錦城的謝、吳兩家或者是其他非天錦城的本土的大勢力之人,可是見其穿著就打消了他們的想法。

首先謝、吳兩家的年輕一輩他們都了如指掌,而其他非本土大勢力都是一些大陸上頗有名氣的存在,他們的年輕一輩個個都高傲得很,那裡會像眼前穿著如此普通之人。

倒是有一些天賦不錯的年輕散修會經常出沒在天錦城內,所以他們認定謝傲雲乃是一名散修,只要自家少爺一安全他們就可以放開手腳,將眼前的年輕人擒拿,不過也得儘快,不然等到謝、吳兩家的巡街護衛來了可就有點麻煩了。

「你們家少爺?你們來自哪個家族?」

謝傲雲眉頭微蹙,一抹精光隱隱而動,冷聲說道,謝傲雲在家休息一天的時間裡,他就從謝龍天那裡了解到,如今的天錦城雖然表面上看上去很平靜,可是自從王都萬家到來以後便是暗潮湧動。

而眼前的這兩個人有著先天初期的修為,一個天錦城大家族弟子在天錦城內還不至於帶上兩個先天初期強者吧。

除非他們是故意在此處搞亂的。

「我們乃是曾家之人,而你手裡的那位則是我們曾家家主的小兒子,曾軍。」

其中一個先天初期強者再說出自己所在的家族之時一股傲氣油然而生,他覺得能夠成為曾家的一分子他足以自傲了,要知道曾家可是以煉器起家的家族,如今老家主曾烈乃是四級煉器師了,地位在天錦城內自然不用多說。

不過就在他們以為謝傲雲聽到他們曾家后就會立即放人,畢竟一個散修就算天賦再怎麼好也不可能與現在的曾家斗,可是他們的自傲卻用錯了對象。

「曾家,又是什麼東西,敢出言不遜,敢在此鬧事的就得受到懲處。」

就在他們沉浸在能夠成為曾家的一分子而感到自傲時,一道平淡而不屑的聲音在街道上擴散開來,打破了他們的那份自傲。

…………………………! 謝傲雲話聲一落,四周一片寂靜。

「閣下有些話是不可以亂說的。」

曾家兩名先天初期強者沉聲說道,臉色陰沉的可怕,自從加入曾家以來,他們就以高人一等的身份行走在天錦城內,好不讓人羨慕,可以說曾家在他們心目中是一座不可撼動的存在,更不允許有人能夠出言侮辱曾家。

若非曾軍在對方手中,他們早就衝上去將這大言不慚的小子給大卸八塊了。

而周圍的群眾也震撼於謝傲雲那平淡卻充滿狂妄的話,雖然謝傲雲的實力強大,但是看他的穿著,眾人也本能的認為謝傲雲只是一個剛來天錦城的散修,畢竟若是在天錦城混了個幾天的散修自然知道天錦城曾家的存在。

然而這年輕人卻敢說『曾家是什麼東西』這番話來,除非他是瘋子,否則就是剛來天錦城不到一天的散修,可看眼前的這年輕人絕對不是瘋子,那就是屬於後者了。

出言侮辱天錦城曾家,除非眼前的年輕人能夠挾持曾家少爺曾軍出城,否則絕對活不過今天中午。

「哦,哪些話?」

謝傲雲依舊捏著曾軍的脖子,看著曾家兩名先天強者戲謔的說道。

「你……」

一名剛才與謝傲雲對轟一拳的曾家先天強者脾氣有些暴躁似乎想要大罵,可是卻被另一個人阻攔了下來,曾軍還在謝傲雲的手裡他們現在還不能夠對謝傲雲太過於刺激,不然他一個不爽失手要了曾軍的命,那可就大條了。

「閣下,之前的話已經算是有辱我們曾家了,若是閣下能夠放下我們家少爺的話,我們就此揭過,你也可以安然離開。」

認定謝傲雲是一名散修,另一名曾家先天強者循循善誘道。

「安然離開?我可不信曾家會讓我離開這天錦城。」

聽到這曾家先天強者的話,謝傲雲冷冷一笑,他要是信了這名曾家先天強者的話就怪了,曾家是什麼樣的存在,他這個謝家少爺還不清楚嗎。

只要他左手一放,不到數個呼吸間他們就衝上來將自己斬殺了。

就算他現在離開了,不要半個時辰時間整個天錦城都會被曾家的眼線所覆蓋,自己絕對走不出天錦城。

「那你想怎樣?」

這名先天強者顯然也有些不耐煩了,曾軍在這年輕人手中多一秒,就會多一份意外或者危險,所以他也十分著急。

「我想怎樣?我之前不是說了嗎,敢出言不遜,敢在此鬧事的就得受到懲處。」

冷冷地掃了那先天強者一眼,謝傲雲淡然說道,之前這曾家少爺曾軍可是罵自己是『雜種』,這變相的也把自己的父母給拿進去了,不給他點『教訓』是不可能的,而且這曾軍竟敢來此鬧事,同樣逃不過應有的懲戒。

「我家少爺的出言不遜,我定讓少爺向你陪個不是,但是,閣下並非謝家和吳家之人,似乎管得太寬了吧。」

這曾家先天強者微微一愣,而後雙目緊眯,沉聲說道。

這裡的五條街隸屬於謝家和吳家,在此鬧事者也是任由謝家和吳家管,這年輕人這借口似乎有點偏了。

「寬?怎麼會寬呢,倒是你們曾家,這幾日來可沒在我們謝、吳兩家坊市清閑過啊。」

這會兒,一道粗獷的聲音從人群後方傳來,聽到這聲音,那擁堵的人群紛紛移開一條道來。

「李雄!」

曾家兩名先天強者驚聲呼道,他們沒有想到會在此處見到此人,看著那眾護衛之首的大漢,曾家的兩名先天強者神色驚恐,內心已產生了懼意。

藥香娘子:夫君,別動 李雄和之前的忠叔一樣,也是當初謝天雄手下的兵,而且是精銳中的精銳。

這精銳中的每一個人都是謝老爺子經過精挑細選出來的天賦出眾之輩,一共十八人,個個皆是兇悍勇猛之輩,所過之處都是無往不利,令得敵軍聞風喪膽,氣勢全無,在謝老爺子的行軍途中立下了許多赫赫功名,威名遠揚眾國。

只是隨著謝老爺子在天錦城安家之後便很少聽到他們的蹤跡了,不過這並不能減弱眾人對他們的敬畏之心。

「雄叔。」

謝傲雲將曾軍弄昏過去丟在一旁,便朝著大漢李雄拱手而道,他也沒想到這個雄叔竟會出現在此,同樣令他感到詫異。

「少爺。」

即便李雄他們在謝家的地位不低,但是這君臣之禮還是要的,而且他眼前的謝家少爺可以說是他們十八個人最尊敬的一個謝家少爺。

沒有任何的架子,還經常找他們喝酒,雖然平時以晚輩自居,但是喝起酒來那就是兄弟一般,他們十八人本就性子直爽,所以對謝傲雲不僅極為滿意,還極為尊敬。

嘶!

見此眾人忍不住深深地吸入一口氣,神色震驚。

謝傲雲叫李雄『雄叔』,本就已經令得眾人異常驚訝了,本以為謝傲雲是李雄的親戚什麼的,這已經足以令曾家兩名先天強者放棄之後對付謝傲雲的想法了。

可是令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李雄竟然恭敬地尊稱眼前穿著不咋樣的年輕人為少爺,那麼這年輕人的身份不用猜就知道是謝家之人,而且是謝家嫡系,排除謝家老大謝龍涯那進入聖武靈院的兒子外,那就只剩下謝家老二也就是謝家當代家主謝龍天的兒子了。

想到這裡那曾家兩名先天強者忍不住身心顫抖起來,若是真這樣那今天的事可就有點難以收場了。

「你們現在還覺得寬嗎?」

李雄將目光移至曾家兩名先天強者微聲說道,只是任誰都能夠感受得到在這輕淡的聲音中蘊含著不可抗拒的威嚴。

寬嗎?不寬,一點都不寬,人家可是謝家少主,別人在他家的坊市鬧事,他出手制止一點都不覺得管得寬。

曾家兩名先天強者顫抖著身子一時說不出話來。

「還有這些時日,你們曾家和李家加上天龍幫可沒少在我們謝家和吳家坊市鬧事啊。」

說道這裡,李雄的目光驟然變得凌厲起來,似乎那目光有著極強的穿透性一般,令得曾家兩名先天強者十分難受,汗水都已經浸濕了衣袍。

冷梟的特工辣妻 沒辦法,在十年前李雄就已經步入了先天,那時的他們也只不過是曾家的一個小小護衛而已。

如今十年過去,這李雄的修為又將到了哪種層次,這個他們不知道,但是絕對不是他們兩個能夠比得上的。

「不知這位少爺如何才能放過我們家少爺。」

承受著李雄的極大壓力,曾家那名較為沉穩的先天強者看向謝傲雲恭聲說道。

李雄的目光太可怕了,而且這些天來他們確實對謝、吳兩家的坊市鬧過事,但如今之勢只能裝作不知道了,再者他也沒有膽量再去接觸李雄那具有穿透性的凌厲目光,所以只能轉移話題並與謝傲雲相談了,畢竟對方再怎麼強,也只是一個年輕人,絕對不像李雄那般有壓力。

如今也只能徹底放下自己這方的姿態了,只希望能夠將他們的少爺相安無事的帶回曾家,之後的事在讓曾家去處理。

「放過你們家少爺?你難道不知道在坊市鬧事的後果嗎?」

本還以為謝傲雲並沒有像李雄那般給人一種無形的極大壓力感的,可是當謝傲雲說出一句話后,他才感受到這看似平靜的年輕人卻是一點也不比李雄好說話。

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在謝傲雲說話的同時一道冷漠的目光直視而來,冰冷的寒光令得他都有種面對死亡一般的感覺。

在坊市鬧事的後果他自然清楚不過,若是外來人,定是被打斷雙腿丟出天錦城,永世不得在他進天錦城半步。

而若是城中之人,則是打斷雙腿丟進地牢,關押個三五年才能出來,即便是大家族之人也不列外,因為這實施者是當今的天錦城第一家族——謝家。

想到這,曾家兩名先天強者都忍不住驚慌起來,若自家少爺真被打斷雙腿丟進地牢的話曾家不僅顏面盡失,就連聲譽都有所下降。

本來以為這次只是個簡單的任務而已,只要是普通巡街護衛還真拿他們沒有一點辦法,最多就是有些麻煩而已,因為這些護衛的修為沒有一個能夠強過他們的,至於其他人更沒有敢捉拿他們的,並且如今萬家乃是天錦城城主,所以謝家也沒有權利再管理地牢之權。

可是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這次不僅碰上了謝家少爺,而且還有一個威名已久的謝家十八將之一的李雄。

今天真是出門沒看黃曆啊。

「不知這位少爺所說的後果是怎麼一個後果?」

雖然知道後果怎樣,但他還是想要讓謝傲雲給個結果,畢竟以如今天錦城的局勢來看,他們謝家也不敢太過得罪他們曾家,所以他認定謝傲雲也只是得一些口上之快罷了,並不會做出太出格的事。

「怎樣的一個後果?」

這時,謝傲雲露出了一副冷笑,這個曾家先天強者的心思他如何看不出來,不過他可不會如他所願了。

看到謝傲雲的冷笑,這名曾家先天強者心裡咯噠一下,一種不好的預感冒了出來。

「咔!」

很快他的不好預感就變成了現實,只見謝傲雲走到曾軍的身旁,抬起右腳,然後狠狠地踩了下去,隨後一道清脆的骨碎之聲響起,不過這還不算完,只見謝傲雲再次抬腿,接連將曾軍的另外一臂兩腿給踩斷了。

「啊~!」

四肢被踩斷,昏迷的曾軍面部猙獰,神色痛苦不堪,慘叫連天。

「這……」

曾家兩名先天強者先是駭然,而後面色陰沉,但卻不敢有任何的表現出不滿之色。

「這就是後果,怎樣?」

謝傲雲朝著曾家兩名先天強者冷笑而道。

「今天斷其四肢,關押的話就算了,畢竟這對曾家的聲譽也不好,不是嗎,你們可以走了。」

謝傲雲繼續說道,肅穆的神情像是在做一件極為莊重的事情一般,隨即挪開右腳,擺手讓曾家兩名先天強者將曾軍帶走。

不過謝傲雲這番肅穆的話卻令得這兩名曾家先天強者有種想吐血的衝動,前幾天沒有證據也沒有證人還好說,今天被謝傲雲和李雄抓得個正著,若是此事一經傳了出去曾家的聲譽也將毀掉大半了。

「我們會將今天的事如實的告訴我家家主的。」

抱起痛苦不堪的曾軍,一名曾家先天強者沉聲說道,而後便快速離開了第四條街。

「除了空家之外,其餘的家族勢力都開始蠢蠢欲動了。」

穿成攝政王的掌心嬌 李雄這時才開口微微說道。

「萬家空有一座城,卻沒有多大的權利,甚至所獲得的利益也少的可憐,萬家這是坐不住了啊,暗潮湧動,這只是萬家開戰前的前兆而已。」

謝傲雲看著曾家兩名先天強者消失的路口平靜而道。

隨即一道不屑之聲從謝傲雲的口裡傳出。

「不過他們將會為他們的愚蠢付出巨大的代價。」

………………………………! 「呵呵,確實。」

李雄站在謝傲雲的身後笑呵呵的說道。

不過李雄看向謝傲雲的目光更多的是一份讚許,自己眼前的這個少爺在該狠的時候絕對不會有任何的手軟,而且其洞察能力也極為的強。

隨著曾家兩名先天強者和曾軍的離開,人群也逐漸散去,但心裡卻還是將謝傲雲牢牢地記在了心裡。

「大哥哥。」

而就在這時,一道清麗的聲音從謝傲雲的身後傳來。

謝傲雲轉過身去,只見之前被謝傲雲救下的小女孩朝著他跑了過來,小女孩十分可愛,尤其是那兩條馬尾辮子,隨著她的跑動在空中上下起伏,活潑的很。

而在謝傲雲救下她后不久,就被帶離了現場,不知又跑出來出什麼。

「小妹妹有事嗎?」

不過謝傲雲還是蹲下身來,輕輕撫摸著小女孩的頭輕聲笑道。

「大哥哥,剛才謝謝你幫小妮打跑了壞蛋哦。」

小女孩乏了乏可愛的大眼睛嬉笑道,完全沒有被之前那隻差點踏在她小腦袋上的馬而嚇到。

「你剛才不害怕嗎?」

謝傲雲微微驚訝道,若是一般的小孩子看到這種場面肯定是嚎啕大哭的,而且噩夢也在所難免的,可是這叫小妮的小女孩卻是沒有一點的反應,甚至連一點的害怕都沒有。

毀滅木葉之佩恩霸世 「我不害怕呢,小妮的爹爹說了,想要成為一個厲害的武者是不能害怕的。」

小妮握著粉嫩的小拳頭,朝前有模有樣地打了兩拳,一臉堅定地說道。

「嗯,小妮真厲害,哥哥相信小妮一定能成為很厲害很厲害的武者的。」

謝傲雲微微動容,摸著小妮的頭笑著說道,而李雄也被笑著點頭,雖然小妮的話充滿著稚氣,但後半句話卻是能夠決定武者能否攀登頂峰的重要因素,有多少武者因為心存怯意而止步不前。

「小妮,小妮。」

這時一道急切的聲音響起。

「娘親,我在這呢。」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