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碧水金猿的魔核,看起來就像水晶一樣的晶瑩剔透,看起來比火翼龍的魔核要漂亮不止一倍,對於向來喜歡珠寶的女生來說,實在是比較喜歡碧水金猿的魔核。

秦琴結果魔核,對着段羽拋了一個媚眼,翹生生的說道:“下次睡覺,我給你暖被窩。”

段羽一聽,不禁一怔,隨之趕忙說道:“真的?”

“當然是。”秦琴翹鼻衝着段羽一皺,接着說道:“不過只管暖,不管陪睡。”

“哎……”段羽像打了霜的茄子,頓是蔫了下來,天鵝都能看見了,而且飛到了牀上,就是吃不着,還不如不看見呢。

看見段羽這麼分配魔核,衆人覺得很有道理,按照屬性來吸收魔核,能很大程度上減少浪費的能量,也就沒有異議。不過,就只有黃力一聲不吭,臉色有些難看。

黃力的鬥氣沒有屬性,也就是說,他能夠吸收任何一枚屬性的魔核,但是,沒有一個屬性能夠精通,上上不來,下下不去,比普通人強,比真正的高手弱,這樣的感覺,讓黃力十分的難受,這也就是爲什麼他會在學院內被欺負的根本原因。

一個沒有屬性的武者,說難聽一下,就是看家護院的材料,根本別想攀登什麼巔峯,能成爲一名武師,就已經極爲的不容易了,武狂?想都別想。這樣的體質,讓黃力在學院內吃盡了苦頭,大家都知道黃力是沒有屬性的武者,紛紛欺負他,就是因爲黃力不可能會成爲強者,找一個沒有風險的出氣筒來撒氣,對於這些養尊處優的學員們來說,是在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就是因爲這個體質,讓黃力膽小怕事的性格慢慢變成了自我封閉,讓學員更加的囂張的欺負他,形成了惡性循環。

直到再次遇見段羽,黃力的命運才得以改變,不再被別人欺負了,黃力的性格也是開朗了許多,段羽可以說是給了黃力第二次重新做人的機會。

黃力心中也是明白,如果沒有段羽的話,以他自己的潛力,根本不可能會有機會進入分割森林修煉的,所以段羽有什麼吩咐,黃力總是第一個上。

段羽顯然也知道這個,所以對黃力更加的呵護,不僅僅是因爲同情,更多的是友誼。

段羽看見黃力的臉色有些難看,便已經猜想到黃力在想些什麼,緩緩的走到黃力的身邊,用一種極爲平淡,但有十分具有深意的語氣說道:“力子,只要有我在,任何人,都欺負不了你。”

黃力身體一顫,呆呆的看着段羽,反應了半晌,纔是緩緩的開口說道:“小羽,謝謝你。”

“說什麼呢,我們是兄弟!”段羽一笑,摟着黃力的肩膀滿不在乎的說道。

段羽滿不在乎,可是黃力在這一刻,就已經將自己的生命,交給了段羽…… 七人準備妥當,便是已經開始向森林北方進發。其實,他們也不知道具體的方位是哪裏,就連這個始作俑者段羽,也是不清楚,段羽只是朝着北方挺進,然後就等唐天元的通知就行了。

不知不覺,已經走了有將近十個時辰的路程了,路途當中,遇到很多次魔獸,但是都是一些小角色,三三兩兩的就被段羽七人給分分鐘鐘的解決掉了,沒有任何一個人受傷,原因是段羽的攻擊力實在是太強橫了,基本上每次出手就是秒殺,而且用的不是最強絕招,只不過是普普通通的兩儀破而已。

“小羽,你有什麼夢想沒有?”黃力雙手抱着腦袋,有些痞氣的說道。

“夢想嗎?”段羽沉吟下來,要問三年前的段羽有什麼夢想的話,段羽一定會毫不猶豫的說出讓了段夢絮開心,就是自己最大的夢想,可是現在看來,段夢絮除了在城裏住的不習慣以外,並沒有什麼大的不妥。如果說,現在段羽還有什麼夢想的話,估計只剩下找到未曾見面過的爹吧!

段羽的爹爹可真夠神祕的,段羽曾經不止一次問過段夢絮和唐天元,不過二人的回答都出奇的一致,都是說等段羽的實力達到一定的程度,便告訴段羽自己的爹爹是誰,在哪裏,做什麼的。段羽還問過段夢絮,恨不恨他爹,段夢絮只是一笑,說了一句讓段羽現在都不曾忘記的話:“其實,我只想跟你爹好好的過上平凡的日子。”

直到那個時候,段羽纔是知道,段夢絮的夢想原來這麼的簡單,她還愛着那個這麼多年都殘忍不來看自己妻兒的負心人。

所以,當時段羽就下定決定,儘快的提升實力,到時候,就算是威逼利誘,也要將自己的爹爹給綁回來,綁在家裏陪段夢絮。

這些,段羽自然是不會跟黃力他們說的,只是應付的說道:“我的夢想,很遙遠,追求武道的巔峯!”其實,這也是段羽另外的一個夢想。

“嗯,的確很遙遠。”黃力點頭說道,然後有些興奮的說道:“我的夢想比較符合現實,就是得到副院長的簽名。”

“副院長?”段羽疑問一聲。

“學院的副院長,是一個天才一樣的人物,年僅三十歲,就已經是武靈巔峯,更是一身玄階以上的武技,強橫無比,由於鬥氣是一種特殊的冰屬性,戰鬥之時,又猶如在冰面上跳舞一般,所以平民們給他取了一個稱號,叫做‘冰靈舞者’!”王浩然也是有一些自豪之情,難以抑制自己的情緒,略微有些興奮的說道。

“冰靈舞者?”段羽呢喃一聲:“名聲這麼高,我怎麼沒有聽說過?”

“這隻能說明你孤陋寡聞!”石破也是適時的打擊道。

“力子,我勸你還是省省吧,以你的貨色,還想要副院長的簽名,再多練幾年。”王浩然打擊黃力說道。

黃力一聽,心中一怒,不禁大叫道:“我怎麼了?我好歹也是拳打西山猛虎,腳踢四海游龍的高大威武男,現在的實力也達到了四星武者,很快就要五星了。”

“拳打西山猛虎,腳踢四海游龍?用來形容小羽還不錯,我看你就是拳打西山小貓,腳踢四海肥衝的瘦小猥瑣男。”王浩然一點都不在乎一個熱血小憤青激進向上的衝勁,毫不留情的打擊着。

“要副院長的簽名很難嗎?”段羽一皺眉頭疑問道。

黃力連忙說道:“其實不難的,只要我們這次年度比賽上能夠獲得前十名,就能夠親自見到副院長了,到時候要一個簽名,想必不是什麼難事。”

“你就那麼想要副院長的簽名?正院長不行?”段羽疑問道。

“正院長,已經消失了十年了……現在不知死活。”王浩然有些暗淡的說道。

“消失十年了?”段羽一驚,“難道學院就沒有人查找過嗎?”

“學院當然向瘋了一樣的尋找,要知道,院長可是加納帝國第一人!武尊的實力,絕對的巔峯強者,就算是其他附近的帝國,也拿不出哪怕一個武尊級別的強者,帝國也是在有院長的全力維護之下,地位大幅度的提升着。可是,直到十年前,學院突然消失不見,全學院,乃至全帝國的人都像失去了主心骨一般,瘋一般的尋找院長,可是,最終還是沒有找到院長,哪怕是屍體也未曾找到,帝國的地位,也是一落千丈。”王浩然嘆息的說道。

“哦?沒有想到,院長竟然是這般的存在?院長叫做什麼名字?”段羽來了興趣,急忙問道。

“王戰天,尊號:戰天尊者!十年前,戰天尊者一出,哪個帝國不是聞風喪膽,奪路而逃!”一股自豪之感,在王浩然的心中升騰,就連說話的時候,腰桿也是挺的筆直筆直。隨之有些有些神情黯淡,嘆息道:“就這麼一個天縱之才,十年前卻是無緣無故的消失不見,現在就連屍首都是沒有人看見過,真是天妒英才啊!”

“姓王?難道是皇室中人?”段羽試探的問道。

“猜對了,王戰天可是王族皇室中千古以來第一人!”王浩然自豪的說道。

“別說話,你們快看。”孔明低聲急喝道,順手按住了王浩然的嘴巴,剛剛就王浩然的聲音最大,嗓門最高了。

聽到孔明神色認真無比,衆人也是不好玩鬧,連忙都是閉上嘴巴,靜靜的等待孔明的下文。

“到底怎麼了?”黃力不耐煩的問道。

“大家看前面,注意,不要出聲說話,不要發出聲響。”孔明一副小心翼翼的摸樣,倒是惹的段羽想大笑幾聲,不過,最終還是被段羽給生生忍住,如果因爲自己一時之快,惹的他們七人全部被“爆菊花”,那就得不償失了。

七人順着孔明所指,目光迅速的射了過去。透過一大片幾乎一人高的灌木叢,段羽七人看見了一個算不上老熟人的熟人——君莫雨! 君莫雨一襲紅裝,但並沒有濃妝豔抹,反而豔麗的衣飾襯托着淡淡的清純之色,不過,君莫雨可以萬萬算不上清純,冷峻的眼神,緊繃的嘴脣,微皺的柳眉,一股肅殺之氣,油然而生,不過君莫雨即便是這樣,還是顯的非常靚麗,沒有小女人的嬌柔,沒有大女人的成熟,有的只是屬於她自己的風格——嚴峻。

此時君莫雨的前方不遠處,站着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青年一副猥瑣的模樣,長的十分隨心所欲,是那種只要是個美女,看上一樣都會柳眉緊蹙的人,現在,段羽七人好像明白君莫雨爲什麼緊皺着眉頭了,原來是看不慣對面的猥瑣男啊。

“小妞,長不錯嘛,被大哥樂呵樂呵?”對面的猥瑣男開口說道,是一貫反派絕的臺詞,只是把大爺改成了大哥,估計他並不想讓君莫雨對自己產生一個“老當益壯”的印象。

君莫雨也是一代忠貞烈婦的代表,嬌喝一喝:“滾!你這個下流無恥的混蛋!”

“大哥我風流不下流,卑鄙不無恥,你可要搞清楚了啊。”青年人淫-蕩的一舔嘴脣,說出來的話,更加的淫-蕩!

“好像那個人,知道自己卑鄙風流還挺自豪的?現在流行當淫賊嗎?”黃力極爲天真的問向段羽六人。

除了秦琴和白傲霜以外,段羽四人都是捂着肚子差點笑出聲來,可以看出來,他們憋的很痛苦。

青年人說完,便是搓着手掌,慢慢的走向君莫雨,口中還掛着招牌一樣的淫-笑,如果讓他去演淫賊,段羽敢打保票,絕對是一個反派角色中的影帝級別人物,因爲他的演技是有心而發,有感而舒,總之一句話,青年人淫到骨子裏了。

“站住!再過來,就別怪得對你不客氣了!”君莫雨嬌喝一聲,同時玉手一伸,鬥氣朦朧,隨時準備一巴掌拍死這個淫-蕩的青年人。

青年人嘿嘿一笑:“小美女,女人是不可以動粗的,不然容易催進衰老,你還是跟我回家做一個織毛衣的賢妻良母吧。”

“女人真的不可以動粗?會促進衰老?完蛋了!”段羽旁邊的秦琴聽到青年人說的話以後,大吃一驚,一副天塌下來的模樣。

“小琴,你這麼漂亮,就算衰老一些,也絕對是絕世美女,所以不用擔心的。”王浩然有些恭維的說道,廢話,現在秦琴基本上已經被段羽給內定了,跟秦琴打好關係,那基本上就是跟段羽打好關係,王浩然不趁機鑽空子,就不是王浩然了。

誰知段羽一瞪王浩然,嚇得王浩然一縮頭。段羽隨之對着秦琴說道:“小琴,不用杞人憂天的,那個魂淡只不過是騙小孩子的,咱不上當,乖!”趁機一把將秦琴摟進了懷裏,同時左手伸到身後,對着王浩然豎起大拇指,感謝王浩然給他一個表現的機會。

秦琴一愣,也就真的按照段羽的思路,躺在了段羽的懷裏。段羽不禁YY的想着:“現在的小姑娘們都這麼天真,太好了,下次也找胖子搭檔去勾引別的女孩子了,哇哈哈哈哈……”

“你找死!”君莫雨橫眉冷眼的盯着青年人,嬌喝一聲,同時最後一次發出通牒:“再上前一步,我就真的一巴掌拍死你了,不管你是誰!”

青年人微微一愣,不過隨之貪婪的目光便是毫無遮攔的盯住了君莫雨的胸部。不能不說,君莫雨雖然年齡不大,但是發育卻非常的好,高大挺拔的峯巒,雖然沒有武藤蘭那麼的波瀾壯闊,但也是比秦琴這個清純美少女雄壯上不少。就連段羽都是忍不住盯着君莫雨的波巒。當然,不只是段羽一個人,黃力,王浩然,孔明,石破幾個純正的大老爺們也非常的給力,同樣跟着段羽緊緊的看着君莫雨的胸器,這樣的機會十分難得,要在平時,換誰都不敢正眼去看,現在過過眼福也是一種不錯的享受。

秦琴順着段羽的目光正好看到君莫雨的雄壯的峯巒,再低頭看看自己稍微有些平坦的胸部,秦琴怒了,後果非常之恐怖!“段羽,你個該死的色狼!”幾乎是吼出來這句話的,秦琴大聲的叫道。

“什麼人!”青年人反應很快,在段羽沒有來得及轉移陣地的時候,便是第一時間的看着這邊。

“出來!”青年人一怒,大聲喝道。

“沙沙沙……”穿過一人高的灌木叢,走出來一名身穿紫衣的妙齡少女,少女的姿色一點不低於君莫雨,甚至還有一點超過的意思,微微一笑,嬌聲說道:“矮油,你叫的那麼大聲幹什麼?人家都快被嚇死了。”

青年人冷峻的神色,在秦琴出來的時候,一掃而光,剩下來的只有像豬一樣的傻笑:“嘿嘿嘿……小美女,你迷路了嗎?跟哥哥回家,哥哥給你買棒棒糖吃。”青年人傻傻的認爲秦琴是一個單純的女孩子,呃,秦琴的確很單純,但不是白癡,竟然想用棒棒糖收買秦琴,哼,門都沒有。

“好啊,我要那種超大超甜的棒棒糖。”秦琴雀躍一聲說道,彷彿很開心的樣子。

“我的就很大,但是不甜,不過不要緊,我可以在上面塗點蜜,嘿嘿嘿嘿……”青年人完全被精蟲上腦,一個勁的傻笑着,看着秦琴,又回頭看看君莫雨,想象着雙飛時候的場景。

“秦琴,你怎麼會在這裏?段……”君莫雨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秦琴給打斷:“就準你在這裏,不准我在這裏嗎?有糖大家吃!”

“對,對,有糖你們倆一起吃,我不會偏袒誰的。”青年人傻笑道。

秦琴不知道剛剛青年人的話是什麼意思,但是君莫雨知道,心中一怒,也不管秦琴,對着青年人嬌喝一聲:“淫賊,給我去死!”說完身軀猶如一陣颶風,衝向了青年人。

與此同時,青年人後面的灌木叢中也是衝出來一個人影,口中大喝道:“你回家吃你爹的棒棒糖吧!” 青年人臉色一變,瞬間冷肅下來,面對段羽和君莫雨兩人的合擊,不由發出一聲冷笑,大喝一聲:“宵小鼠輩,還想翻天不成?”隨之雙手一拉一引,抓住段羽和君莫雨二人的拳頭奮力一拉,就這麼生生抵擋住了短語和君莫雨的奮力合擊!

“什麼!”段羽和君莫雨同時發出一道驚呼之聲,青年人輕描淡寫的一拉一引,就讓他們的攻擊軌道發生了極大的變化,竟然讓二人的攻擊打向了對方!

段羽和君莫雨也不是庸手,兩人在空中同時翻轉身體,堪堪躲過了對方的攻擊,落在地上倒退不已。

段羽和君莫耶站定一手,纔是開始正視這個青年人,看來,這個青年人並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淫賊,而且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淫賊!

“你是什麼人!”段羽低喝一聲,開口問道。剛剛那一擊,絕不是看上去的那麼簡單,其中的危險程度,就只有段羽,君莫雨和那名青年人能夠了解,尤其是青年人,面對二人的合擊,竟然不是躲避,也不是應擋,甚至連鬥氣都是沒有用上,就這麼簡單隨意把二人的攻擊給擋下了。

要知道,青年人用的是巧力,雙手分別拉住段羽和君莫雨的拳頭,只是打偏了二人的攻擊軌道,並沒有做多餘的事情,可是,青年人的計算能力實在是太過驚人,僅僅這平常的一拉,就讓段羽和君莫雨差點互相殘殺!

“我是加納皇家學院高級班成員,徐志銀!”青年人負手而立,頗有一種高手風範,淡淡的說道。

"高級班的?"王浩然從旁邊的灌木叢中走了出來,輕咦一聲,隨後有些掐媚的說道:"我們都是中級班的學員,大家都是學院的人,就用不着自相殘殺了吧?我們也算不打不相識哈!"

"哼!"徐志銀冷哼一聲:"偷襲我不成,就想服軟?想的美!中級班的學員多如牛毛,就算殺了你們,也不會有什麼問題!"眼中寒光一閃,徐志銀已經露出了殺機!

孔明幾人想相貫從灌木叢中走了出來,傲然說道:"我們一共八個人,而你只有一個!誰殺誰,還說不準!"

"哈哈哈……"徐志銀彷彿聽到世界上最好聽的笑話,放聲大笑着,良久纔是緩緩停下.

"你們只不過是一羣弱者,實力最高的也不過是一名武師!星星之火,還想跟日月爭輝?簡直是天大的笑話!"徐志銀說完,眼中寒光閃爍,森然的說道:"偷襲我的人,還從來沒有活過,你們幾個也是一樣!"

"你……"王浩然一時氣急,大聲喝道,但是讓段羽阻止下來了.

"沒什麼好說的了,準備血戰到底!"段羽緊緊的盯着徐志銀,一點都不敢鬆懈,徐志銀給他一種危險而不穩定的感覺,他甚至連徐志銀的實力都是看不破,這已經足以讓他重視眼前這個莫名的高手.

"對,既然已經起了殺心,那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除了段羽能看透徐志銀已經起了殺心以外,身爲血天使成員的孔明,一樣能夠看透,孔明也是如臨大敵一般的緊緊看着徐志銀,他竟然感覺,自己單獨對上徐志銀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身亡在此!

"話不投機半句多,上吧!"石破大吼一聲,身形如同嗜血的野獸,龐薄的氣勢頓時發出,向一輛中型坦克一般的衝向了徐志銀.

段羽,孔明,黃力,王浩然,白傲霜也是分別衝向了徐志銀,就連君莫雨都是嬌喝一聲,身形如風,衝了過去.

"哈哈哈……螞蟻終究是螞蟻,再多也咬不死大象!"徐志銀仰天一笑,火紅色的紗衣頓時出現在他的身上,於此同時,段羽七人的公式也已經來臨.

"狂血雷種!"

"狂獅百擊"

"兩儀破!"

"疾狼腿!"

……

七道攻擊同時擊中了徐志銀,頓時塵煙瀰漫,樹木翻到,就連大地都是晃上一晃,七大高手同時出招,聲勢威力,竟然強大如斯!

煙塵慢慢的沉澱下來,可是令人抓狂的一幕出現了,徐志銀竟然沒有一點損傷,黃色的長袍隨風飄揚,竟然連一絲的灰塵都是沒有沾上!比起段羽七人,徐志銀要更加的恐怖!

"高級班並不是你們想象的那麼簡單,別以爲晉級武師,就可以縱橫天下了,簡直是笑話!要知道,一山還有一山高!"徐志銀現在已經完全沒有剛纔的猥瑣模樣,眼睛中寒芒不停閃爍,完全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剛剛你們已經出招了,作爲禮尚往來,我要教教你們,鬥氣,是這樣用的!"

徐志銀大喝一身,右手緊握成拳,上面火紅色的流光不停的閃動,一絲絲迫人心扉的氣息冒了出來,彷彿是要告訴段羽幾人,自己的威力是多麼的強大!

"閃開,快跑!"段羽急忙大喝一聲,牽動身邊的白傲霜,便是先跑向遠方.

他們的反應速度不慢,可是,已經晚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