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程素靈點點頭,尾隨柳月娥的後面離開了客棧,而白雪梅也幫自己的孩子洗好澡,換了尿布,還順道給他餵了奶,這時聽到圖蓉蓉喊她,她才抱著孩子從客房裡面出來,隨著圖蓉蓉出了客棧。

程素靈本來準備去付賬,卻是被小二告知她們的房錢已經被人給付好了。

而且,小二在說錢被人付好的時候,視線一直看向了大堂桌子那邊。

然而,程素靈卻是沒有順著小二的視線往自己身後的大堂那邊看去,否則一定會見到那個被人五花大綁,還套住了腦袋瓜,一直「唔唔唔」叫個不停的程啟發。

程素靈收起了銀子,就往紅色跑車那邊走去,卻是發現了,跑車裡面居然坐了一個讓她火冒三丈的人兒。

程素靈哼了一聲,問駕駛座上面的柳月娥道:「哼,柳姐姐,怎麼她也在車上?」

「笑話,這跑車好像不是你的,我蹭車也需要事先問過你嗎?要不是你老哥突然離開了,我也不需要來打攪柳少宗主了。」

說這話的,正是藍鳳炅。

她洗澡后,就出來客棧外面等了大半天了,也不見程啟發出現,也去客棧那邊問過有沒有男客人入住客房,結果小二卻是搖頭回答說一個男住客也沒有。

小二說的也沒錯,程啟發的的確確是訂了個房間,但是他後面根本沒機會入住,就被自己幾個小夥伴給綁手綁腳的。

而客棧裡面的住客基本上都是這上古宗門的弟子,接到宗門發出的命令就退了房,往琅嬛福地秘境入口跑了。

所以,小二的回答,還真的沒有任何一絲謊意。

後來,柳月娥正好將跑車開到客棧門口的時候,碰到了藍鳳炅在客棧門口氣得直跺腳的,於是好心過問了幾句,知道事情的起因之後,柳月娥才讓藍鳳炅上車,她負責載其一塊到琅嬛福地秘境入口處集合。

面對程素靈的質問,柳月娥咳嗽了一聲,隨後說:「哦,好像是找不到你老哥,馬車她又不會駕駛,所以就來我們這邊蹭車了。」

程素靈看向了那被擱置在一旁的馬車,汗血寶馬噴了一下馬鼻子,示意自己決定罷工不幹了。

它這三天三夜沒有休息的奔跑,今天兒非要好好休息個十天半個月不可。

程素靈一陣愕然,問著馬車裡面的藍鳳炅道:「什麼意思?你們找不到我老哥?他去哪裡了?」

「我怎麼知道,我洗完澡出來,就看不到他了,問了客棧的夥計,他們也說沒有男住客入住。」藍鳳炅打了個哈欠,雖然洗了個澡,但是卻還是有點兒困。

還真是怪了,這三天三夜的趕路,一直都是程啟發跟程素靈兄妹二人在交替著駕馬車,藍鳳炅一直都是在車廂後面休息,她還真好意思打哈欠,又不是她在熬夜趕路。

柳月娥也趕緊撇開關係,說:「我也不清楚他去了哪裡,我剛洗完澡下來那會,還看到他跟他那幾個狐朋狗友一塊,興許是跟他們一塊又去哪兒鬼混了吧。」

程素靈沒有絲毫的懷疑,她知道程啟發的尿性,肯定是又跟自己的小夥伴們去胡搞瞎搞了,

「嗯嗯,有這種可能性,幸好幸好,我以為老哥因色慾而病入膏肓,看來他腦袋瓜裡面還有點兒理智。」

她頓感心裡頭安慰啊,老哥終於不再為愛痴狂了,真擔心他會一直纏著藍鳳炅不放,要是讓藍鳳炅當自己的嫂子,那他們開陽武曲宗門肯定是要雞飛狗跳的了。 「唔唔唔唔唔唔……」

被『囚禁』在桌子底下的程啟發聽到了自己老妹的聲音。

不斷地發出聲音來求救,他實在是受不了啦,很需要人來救他。

被綁在這裡快要半柱香時間了,他快憋不住了,再不給他鬆綁,他可是要羞恥的尿一褲子了。

然而,程素靈剛要轉過頭去尋找聲音來源的時候,卻是被柳月娥給叫住了,「他理不理智我不管,你趕緊給我上車,我們出發。」

「好啦好啦,別催嘛,我上車就是了。」程素靈真怕柳月娥就這樣扔下她開車走,她抬頭朝著被拴住在客棧前面的汗血寶馬交代說:「喂,你在這裡等我老哥回來,他一回來你就立馬載著他到琅嬛福地秘境入口處,知道嗎?」

「唔唔唔…」程啟發作最後的掙扎。

「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或許是兄妹之間存在著心靈感應,程素靈轉過了頭去,看向了客棧裡面,只不過,此時柳月娥已經開動了引擎,跑車後面的排氣筒一排出廢氣,使得後面是一片模糊。

「聽到了,是我開車發動引擎的聲音。」

柳月娥頭也不回的說道,她相信在程素靈不可能通過層層廢氣而看到客棧裡面桌子底下的程啟發。

「哦,是這樣啊。」程素靈只好重新轉過身來,閉目養神。

「唔唔唔…唔唔唔…」程啟發留下了悔恨的淚水,他不該啊不該啊,不該得罪女人啊。

俗話說黃蜂尾后針,最毒婦人心吶。

柳月娥,我不會放過你的,我程啟發只要得到異寶,解除廢柴之身,到時候我一定加倍努力修鍊,在境界上超過你,然後要你好看。

就在程啟發為之氣結的時候,一個巨大的黑影籠罩住了整張桌子。

總裁霸愛:老婆哪裏逃 那大黑影驚呼了一聲,「咦,這是怎麼回事啊這是,你,你這身衣服,你不是…」

隨之不顧眾人的阻攔,將程啟發的頭套給掀開。

感覺到一陣光亮照入自己的眼眸,程啟發忽感一陣不適應,但是,隨著他慢慢適應了外界的光線時候,他看清楚了面前的『救命恩人』。

「是你啊,親人吶,親人吶。」程啟發喜極而泣,想張開雙手抱住面前這個可愛的人兒,只不過,他的雙手雙腳都被綁住了。

「我說程少宗主,你這是怎麼回事啊?自從當日在那客棧一別,你肯定是吃了不小的苦吧。」

說這話的人是當初的大肉球方庸,他剛剛從風先生那裡得到了程啟發被柳月娥整蠱的消息,就調了個頭回來客棧解救程啟發了。

「一言難盡啊…」程啟發咬牙切齒道。

「程少宗主,話不多說,我們還是趕緊出發吧,晚了就遲到了。」大肉球幫忙給程啟發解開手腳的繩索。

「出發去哪裡?我還沒洗澡呢。」程啟發問道。

「哎喲喂,還洗什麼澡啊,你沒收到你們開陽武曲宗門的緊急召集令嗎?」大肉球給他解開了雙腳了,這會正在解開雙手。

「什麼緊急召集令,我沒收到。」程啟發一臉懵。

「這些等一會路上我跟你說,現在我幫你解開后,你跟我一塊出發吧,我的馬車就在客棧外面。」

解開繩索后,大肉球方庸就將程啟發請到自己的馬車上面,然後將風先生這邊收到的宗門召集令給程啟發看看,程啟發瞬間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兒了。

心中不禁捏了一把冷汗,他差點兒就要錯過宗門試煉了。

不禁將柳月娥在心裡罵了一千遍一萬遍。

「程少宗主,到底是誰將你害成那個樣子的吶?你怎麼說也是堂堂開陽武曲宗門的少宗主,怎麼會被人惡整成失心瘋的吶。」

大肉球方庸眼中閃過一絲精芒,悠悠問道:「尤其是在這大理國,這裡基本上算是你們七大上古宗門的地盤,怎麼還會被人整蠱的呢,這實在是,太豈有此理了。」

「我呀,是被奸人所害的,主要還是,我那幾個傻不拉幾的小夥伴吶。」程啟發一手扶額,無力地說到:「唉,算了算了,我也不怪他們,他們也是傻,對了,你趕緊讓人加快速度,我還要找艾瑪要小豬畫圖呢。」

說著,他不禁捂住了嘴巴,他擔心這大肉球也將其當做失心瘋。

「沒問題沒問題,我這就讓下人加大馬鞭。」

大肉球方庸倒是沒有在意,他只在乎面前的這個人,是開陽武曲宗門的少宗主,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霸道總裁深深寵 馬車一路絕塵,直往琅嬛福地秘境入口。

柳月娥的跑車速度還真不是蓋的,她比程啟發的小夥伴們要晚出發,卻是比他們都要快上幾分,這會已經早到的琅嬛福地秘境入口了。

此時這裡真的是人山人海,全部都是七大上古宗門的弟子。

柳月娥直接將車停在外面,就領著其他人進去了,程素靈則是找她老爹去了,柳月娥也要去跟自己老爹會合,而藍鳳炅也是去她所在的宗門集合去了。

只有女『外魔人』奧森艾瑪跟著圖蓉蓉,身後還跟著一個抱著孩子的婦女白雪梅,她們一行人在人群中穿梭,一直走到琅嬛福地秘境的入口處。

果然,這入口處還真的有一尊石像在那裡。

女『外魔人』奧森艾瑪從施恩那裡得知了,這尊石像便是其師傅,也是她老姨一直痴心等待的舊情人。

只可惜,她老姨一直到死都等不到她的舊情人回來。

「艾瑪姐,你怎麼看這尊石像看的這麼入神吶,你是不是認識他啊?」圖蓉蓉傻乎乎地問女『外魔人』奧森艾瑪道。

誰知道,她這話一說,四周那些宗門子弟一個個都看向了她們三人,額不,是四人,白雪梅手中的孩子也算一個。

「嗯咳,不認識,我只是覺得這個人被豎在這入口處,應該是有身份的人吧,所以多看了兩眼而已。」

女『外魔人』奧森艾瑪沒有那麼笨,她可是知道施恩的師傅為何會被塑造一尊石像豎立在入口處的。

可以說,這施恩的師傅,乃是這上古宗門的死敵,自己如果跟這位眾人的死敵扯上關係的話,那不用說,她肯定會請進他們上古宗門聊一聊了。 一位虎背熊腰,長相粗礦,背後背著一柄黑金大砍刀的漢子在後退的時候,背後的黑金大砍刀不小心撞倒了白雪梅。

他連忙轉過來,蹲下身子將白雪梅扶起來。

他不明白這一次來參加試煉的,居然還會有抱著嬰兒的婦女,還真的是生平第一次見啊。

當然啦,這一次也是他第一次參加的試煉,他也不知道,以往來參加此地試煉的,會不會有托兒帶口的婦孺。

「這位姑娘面生得緊啊,不知姑娘你是哪一宗門的弟子呢?」

粗礦大漢多嘴過問了一句。

「不好意思,我們並非上古宗門弟子。」女『外魔人』奧森艾瑪率先開口說。

白雪梅早已抱著孩子藏在了女『外魔人』奧森艾瑪的背後。

粗礦大漢見到女『外魔人』奧森艾瑪的長相后,眼睛一下子就看直了。

我的哥啊,這妹子長得賊美啊,我喜歡。

粗礦大漢立即收起了粗魯的一面,就像當初程啟發見到藍鳳炅那樣,裝的彬彬有禮的樣子。

「哦,那你們是哪一宗門麾下的門派成員嗎?在下乃是瑤光破軍宗門的三弟子,葉昊。」

「不好意思,我們也不是,我們有事,先走了。」圖蓉蓉撇了撇嘴說。

圖蓉蓉似乎不太願意讓女『外魔人』奧森艾瑪跟其他人聊天的樣子,拉過女『外魔人』奧森艾瑪的手就準備離開了。

然而,這位粗礦漢子葉昊卻是不肯放過她們,他站起來起碼有兩人那麼高,腿拉開一跨,整個人就擋在了她們的面前了。

「誒誒,三位姑娘且慢走且慢走,這個,你們三人此次也是來參加試煉的吧,何不與我組成一隊,我可以拜託我師父讓你加入我們的宗門,成為一位臨時弟子,那你不就可以跟我們一起進入試煉…」

可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聽到了一聲笑聲傳來。

「哈哈哈…葉師兄還是老樣子,見到傾城佳麗就會上前搭訕。」

四人齊齊轉過頭去,便看到了一個長得非常標緻的美男子,左右都摟了一個姑娘,款款走向這邊來。

說實在的,這兩位姑娘長得還沒有這位美男子好看。

「幹嘛,正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看姑娘身邊只有寥寥兩人,勢單力薄的,所以才會想要伸出友愛之手。」

粗礦漢子葉昊極度羨慕地撇了這位美男子一眼,然後就將視線轉回到了女『外魔人』奧森艾瑪身上,心中暗暗說道:真不能再多看一眼,不然我會被掰彎成蚊香的。

「我又不像你,身邊從來不缺紅顏知己的,對了,你身邊這兩位好像不是之前進來時見過的那兩位吧,又是從哪一宗門門派那裡勾引來的女弟子女成員吶?你們倆叫什麼名字啊,師傅是誰,領導是誰,幫主是誰,成人禮過了沒有?…」

粗礦漢子葉昊活像個調查戶口的大明朝官員,嘴裡連珠炮似的一個個問題拋出來,將那兩位小姑娘給嚇得抱緊了中間的美男子不放,就像兩隻驚弓小鳥。

美男子趕緊護住緊緊抱住自己不放的兩位小姑娘,嗤怒道:「喂喂喂,別嚇到人家姑娘好不好,人家哪裡得罪你了,幹嘛,對於我的左右逢源,你有意見啊?」

粗礦漢子葉昊聳聳肩,蘿蔔粗的手指指向了美男子身後的方向,幸災樂禍道:「我是沒有意見,不過那邊那頭母老虎的意見好像不小哦,頭頂上都怨氣衝天了,你自己自求多福吧。」

女『外魔人』奧森艾瑪也感興趣的看向了美男子的身後,果然那個地方還真的出現了一縷衝天的黑氣。

待得美男子緩緩地轉過頭去,他看到了一張笑盈盈的俏臉,只不過,只有他能夠感受得到,來自這張笑臉上面的殺氣。

「額,娘子,你不是跟你家師傅一起去勘察入口去了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美男子的臉出現了扭曲,卻還是依舊強顏歡笑地對這位妙齡女子問話。

沒錯,這位妙齡女子便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也是一頭貨真價實的母老虎。

雖然平時對他是千般好萬般疼的,但是一旦涉及他勾搭小姑娘這件事情上,就會化身為一代終極妒婦,對他那是百般凌辱啊,什麼狼牙棒啦,老虎凳啦,辣椒水啦,簡直就是十大酷刑。

一想起以往的那些痛苦的回憶,美男子雙腿直發軟,要不是打不過她,加上對方背景比他強大,他早就休妻了。

「奴家這不是擔心相公你,一旦沒有奴家在身邊,就會控制不住記幾體內的種馬之力,然後隨時隨地逮住任何一個蠢得無可救藥的小女子,就三四五除二給勾搭上手了。」

妙齡少女的每一個字都飽含了殺氣,還有一絲絲的哀怨。

「所以,奴家就跟師傅暫時告退一聲,馬不停蹄地趕來與相公你會合,果然不出奴家所料啊,你真的又勾搭了兩位無知少女。」

妙齡少女嬌笑道,她舉起了手臂上的銀環,輕輕地撞擊了一下,從銀環上發出裊裊脆耳的魔音。

一時之間,那兩個抱住了美男子的少女突然媚眼如絲,俏臉上面也出現了絲絲紅潮,然後兩隻手從美男子的腰鬆開來,然後十分狐媚地走向了粗礦漢子葉昊的身邊,直接就將素手搭在他的大腿上。

只因粗礦漢子葉昊的身高有兩個人那麼高,所以兩位少女只能將雙手搭在他的大腿上。

「情郎…人家好熱…好熱…」兩位少女在魔音的催眠下,頓覺嬌軀一陣發軟,一股溫流在周身遊走,口氣猶如棉花般地輕柔。

「好熱,真的好熱,你身上好冰涼,我要抱,我要抱…」說著,其中一位少女竟是給自己寬衣解帶,然後半露酥胸抱住了粗礦漢子葉昊的大腿,開始上下蹭啊蹭的,樣子很是享受。

「喲喲喲,這是怎麼肥四啊,你們幹嘛抱住我的雙腿不放,不行噠,不行噠,這樣是不行噠,你們千萬不要這個樣子,我還是純陽之身的啊,不行啊不行啊。」

粗礦漢子臉紅脖子粗的,雙腿被抱著死緊,也不敢隨便亂動,生怕弄傷這兩位少女。

一個兩人高的粗礦漢子,現在被兩個熱情奔放的少女抱住雙腿,變得像個驚恐無助的小孩似的,這畫面怎麼看都怎麼有違和感。 「娘子,你這樣過分了吧,她們怎麼說也是咱們上古宗門的弟子,同根同源的,你用你們家傳的魔音侵體功控制她們作出這樣的事情,這不是毀掉她們的清白嘛。」

美男子少有的站了出來,替這兩位無辜的少年出言相勸自己的娘子。

只不過下一句話,就暴露出了他的本性。

「放過她們啊,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我不該配有這張絕色容顏,讓其他女子見到我就愛上了我,主動靠近我,受不了我的甜言蜜語,而願意陪在我的身邊,這都是我的錯,跟她們無關,你放過她們吧。」

此話一出,在場的其他無知少女不禁都多看了這麼一位有情有義的美男子幾眼。

長了一張對少女極具殺傷力的容顏,又如此的多情多義,只可惜這麼年輕就成家了,而且還有個如此沒有婦德的女人。

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惡少潛不得 「姑娘姑娘,麻煩你救救我,把這兩位姑娘從我大腿拉開,麻煩你了麻煩你了。」

粗礦漢子葉昊十分拘謹地向女『外魔人』奧森艾瑪等人求助。

「好吧,蓉蓉,我們就幫幫他吧。」

女『外魔人』奧森艾瑪本來不願意幫忙的,可是見到一個兩個人高的大漢,活像個受驚嚇的小孩子,她這心一下子就軟了,只好點頭答應了幫他這個請求。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