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穆語嫣作出誠惶誠恐的模樣,小心跟她來到辦公室,她立刻開門見山,沉沉地問道:“你和宋雲煙還有聯繫?”

“不不不,不是!”

穆語嫣連忙說:“是宋小姐主動找到了我,求我幫她聯絡江總,不過我想了想沒敢,就回復給她,讓她自己去找江總說。”

“那她找了嗎?”

紀瑩有些緊張,但面上不動聲色,只是冷冷地問。

“這我就不知道了,我不過是個小小的祕書,您知道,江總一向公私分明,這些事不會告訴我的。”

穆語嫣垂着頭,小聲地說。

紀瑩不疑有他,不耐煩地擺擺手,就將她趕走。

在她出門之前,紀瑩又沉沉地吩咐一聲:“那個女人再找你,你不許迴應她,並且及時彙報給我,明白嗎?”

“……明白。”

她唯唯諾諾應了一聲,一出總裁辦公室的大門,立刻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

穆語嫣走後,紀瑩臉色越來越凝重。

絕對不能讓宋雲煙再黏上容卿,不然她的計劃要全然泡湯!

在宋雲煙剛出國時,她就聯繫了阿辭,要他派人解決掉宋雲煙。

這也正是她誘導紀南生,讓他將宋雲煙帶去M國的重要原因。

那可是她的阿辭控制的地盤。

不過——

暗殺居然失敗了,而且再後來,宋雲煙身邊就有了暗中保護的人。

就連侄子紀南生也打給她,狠狠威脅,說她再敢對宋雲煙下手,就將她做的一切對江容卿和盤托出。

她不敢再妄動,於是放任宋雲煙安全活到了現在。

但如今——

深吸了一口氣,她緊繃着面孔,又打給了紀南生。

“什麼?!雲煙又開始找容卿了?”

將事情對紀南生一說,他立刻倒吸一口氣冷氣,不可置信地反問道。

“對,容卿不理她,她還直接找到祕書的頭上,似乎不死不休了。”

紀瑩咬着牙,狠狠地說。

“那……”

“接下來如何,不用我教你吧,南生?”

她暗示了一句,知道紀南生會如何做,馬上就掛斷了電話。

電話另一端,紀南生攥着手機,卻是久久回不過神。

上次宋雲煙被傷的那樣深,他以爲,她和江容卿已經是絕無可能了。

可她居然會想着回頭……

當天晚上,紀南生就撥通了宋雲煙的電話。

他現在已經出院,因爲知道宋雲煙需要從江容卿的陰影中走出來,他不敢逼迫太緊,所以這段時間和她來往不算多。

只隔上三四天與她通一次電話,等到她工作的間歇,會約她出來吃一頓飯。

在醫院裏認識的護工林小寧,在他出院後也總是打擾他。

後來他才得知,她不是什麼護工,而是當地十分有名的華人老闆,林旭的女兒,是他很久的粉絲。

之所以到醫院照顧他,不過是想接近偶像而已。

現在被她纏上,礙於她父親的身份,又無法過於強硬地拒絕,讓他十分無奈。

“南生?這麼晚了,你有什麼事嗎?”

電話很快接通。

宋雲煙的嗓音很沙啞,透着一股無力感,是因爲江容卿的拒絕嗎?

紀南生強忍心間的痛楚與嫉妒,低低地道:“雲煙,我……胸口突然很疼,你能現在過來一下嗎?”

“胸口疼?是肋骨的傷又出了問題?”

他是爲救她受的傷,這讓宋雲煙一直很關心他的傷勢。

“可能,今天陰天,骨痛。”

紀南生順勢說。

宋雲煙沒想太多,馬上起牀開始披衣服,“你等我一下,很快就到。”

紀南生在當地的別墅,與她的住處相距不遠。

她打車很快向那邊開去,同時打給了相熟的醫生,請他一同過去。

兩人幾乎同時到達別墅,醫生替紀南生檢查一遍,表示沒有大礙,但傷筋動骨後,確實容易復發骨痛。

“那怎麼辦?”

宋雲煙緊張而內疚。

醫生攤了攤手,撇嘴說:“沒辦法,只能忍耐咯。”

很快醫生就離開,看着紀南生蒼白的臉色,宋雲煙雖然覺得不妥,但還是沒能張口說要告辭。

當天晚上,她在他的別墅,整夜沒有出來。

接下來幾天,每天工作完畢,她也總是買上一些滋補的食材,帶到別墅去,給他好好做一頓飯。

紀南生並不過多親暱,只想多創造一些機會,讓她快些習慣自己的存在。

這些事,全都瞞不過林小寧的眼睛。

她幾次找到紀南生門前,都被他的傭人直接擋回了回去。

無奈之下,她恨恨地打給了江容卿。

“有事?”

林家的公司,和江容卿有過合作,所以兩人早就認識。

江容卿還給過她紀南生的簽名照。

正因爲如此,在紀南生住院後,江容卿才通知了她。

他知道,這姑娘一定會阻止紀南生與宋雲煙進一步發展。

“當然有事!”

林小姐是大小姐的脾氣,但面對江容卿也有兩分忌憚。

賭氣說了一句,馬上咳嗽兩聲,又放柔了腔調,“江總,你的表哥到底怎麼回事?現在那個女明星天天在他別墅裏過夜,門都不許我進。”

女明星……

除了宋雲煙,還能有誰?

江容卿聞言,面色頓時一沉。

“天天過夜?”

他咬牙切齒,從脣縫裏擠出這幾個森寒的字。

林小寧跺跺腳,氣咻咻地說道:“對呀,我看到的都不止一兩次了!女明星還又買菜又買飯的,兩個人好像一起過日子的模樣!”

腦中轟然嗡鳴了幾聲,江容卿一個用力,險些手機捏碎。

掛斷了電話,他揉揉脹痛的太陽穴,立刻打給穆語嫣,準備讓她訂機票飛往M國。

不過,穆語嫣大概在忙,一時沒通。

他片刻也等不及了,多少年都沒有親自動手做這種瑣事,有些生疏地用軟件訂好最近的航班,他拿起車鑰匙,立刻就出了門。 “南生?你怎麼出來了?醫生不是讓你好好休息嗎?”

傍晚,宋雲煙結束劇本圍讀,離開公司就買了些食材,照舊到紀南生的別墅來。

夕陽餘暉下,她看到紀南生穿一件白色羊絨衛衣,休閒又清雅的打扮,襯的整個人氣質溫暖又儒雅。

“天天在房子裏休息,人都要發黴了。”

紀南生含笑,溫和調侃了一句,邁着長腿向她走來,伸手先接過她拎着的購物袋。

“這麼重?手疼不疼?”

他低低地問。

宋雲煙搖搖頭,也微微一笑,“哪有那麼嬌氣,根本不重好嗎?”

“那我看看你的手。”

紀南生微微蹙眉,目光下垂,落在她手掌上。

宋雲煙過來照顧他,純粹是出於感激、內疚,還有一些友情。

所以,她一向避免和他發生更親密的舉止。

她訕訕笑了下,將手攥成拳,顯然不打算給他看。

紀南生略揚眉梢,半開玩笑的性質,伸手就來抓她手腕。

“哎!南生你別——”

宋雲煙正揹着手躲閃,就見紀南生含笑的臉,忽然一寸寸僵了下來,那抹笑痕冷凍在揚起的嘴角。

她皺了皺眉頭,正要回頭看看,一道熟悉又冰冷的嗓音,已經兜頭壓了下來——

“南生?叫的倒真是親密。”

聲音響起的一瞬間,宋雲煙甚至忽略了他的怒意和冷意,心頭立刻被驚喜脹滿。

江容卿到底還是來見她了!

慌忙回過頭,她滿臉帶笑,剛叫了一聲“容卿”,接下來的話就被男人冷到極致的眼神生生堵了回去。

“說呀,怎麼不說下去?”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