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第二名:日向雛田

第三名:波風面麻

……

忍界現存最強榜

第一名:邁特凱!

……

忍界天團排行榜

第一名:聊天群

第二名:曉 「噢,市長?官兒不小哇,怪不得金公子這麼混蛋!」張凡笑道,「看來是仗勢欺人成習慣了。不過,我們是江清市市民,不歸金市長管,你特么說了也是白說。」林軍也笑道。

那人冷笑一聲,好像見到了兩個老倒兒,十分鄙夷地道:「看來,官場的事你們不太懂。所以,我好心提醒你一句,別惹到金公子,小心興東的警察『跨市』你!」

「跨市?就是跨國算個球!」張凡很不耐煩地道。

金公子卻擺了擺手,非常「大度」地對那個朋友說:「兄弟,不要動不動就把我家父搬出來嘛。低調,要低調。家父畢竟是廳級幹部,怕影響不好。像他這種小角色,家父不可能出面的,我的保鏢就可以搞定。」

經理一聽說要動用保鏢,擔心在這裡打架,忙勸張凡:「先生,還是讓一步吧,畢竟金市長的面子,我們江清孟市長都要給的。」

「一個小小的急八市長,算個球呀!哈哈。」林軍笑了起來。

因為大家都沒穿衣服,加上溫泉館里的霧氣,經理一直沒有注意到林軍的存在。此時聽見林軍說話,馬上定睛一看。

這一看,差點把他嚇得掉進池子里!自己一直在護著金公子,不料金公子的對手竟然是經理最害怕的人物:岳老的跟班!

「先生,是您呀!」經理忙不迭地沖林軍點頭,「有什麼吩咐的?」

林軍把手輕輕一揮,「這裡沒事,你忙你的去吧!」

經理忙答應一聲,然後蹲下身,把嘴湊到金公子耳邊,小聲道:「公子,那位是岳老的保鏢……」

金公子一聽,像中了風似地,身體在水裡抽搐了一下,眼光瑟瑟發抖,看著張凡和林軍幾秒,忽然沖身邊朋友們一揮手:「走!」

一夥朋友見狀,情知遇上了大鱷,一個個急忙從池子里爬了出去,小跑著離開了。

經理長長地鬆了一口氣,討好地沖張凡和林軍傻笑:「呵呵呵,對不起,都怪服務員沒認出來二位,失敬了失敬了。岳老的人,在我們這裡,都是VIP……你們二位有什麼需要,儘管吩咐。」

林軍微笑著看了看張凡,「你媳婦不在家,你不來點野餐?」

張凡暗笑:你不知道我有多少女人要應付,正餐都吃不完,還野餐!你林軍自己想了吧!

林軍見張凡不說話,便對經理道:「這位是岳老的朋友,你找幾個姑娘過來陪陪這位先生!」

「好的,咱們院里的姑娘可不是吹的,個頂個美女。不知先生需要處呢,還是需要開過的行貨?」經理小心冀冀地問。

「處不處的有什麼關係,捏捏背,錘錘腿唄!」林軍道。

經理狡黠地笑了:「聽先生這話,先生肯定是一位潔身自好的好好男人。不是我賣弄,我給先生科普一下,其實,處與不處區別大著呢……」

「啥區別?」

「行貨身上沒有處子那種清香啊。」

「真的?」

「你想想,咱老祖先幾千年來特彆強調這一點,新婚之夜檢驗方法有幾十種。難道老祖先們二逼?」經理道。

張凡見林軍蒙頭蒙腦,便笑道:「經理,就按你說的吧。」

「好。我給二位上幾個剛上市的女學生吧,都是大一的,兩千元一位,怎麼樣?」

「可以,」張凡點點頭,「錢不會差你的,只要漂亮的。恐龍、燒雞之類的,就免了吧。」

「好嘞!」

經理答應一聲,一溜煙地走了。

過了一會,只見服務員領著四個少女嘻嘻哈哈地走進來,直奔這邊。

齊刷刷地站在池子邊,排成一行。

二人抬頭一看:去,果然是天姿國色。

只見四朵小花身穿三點泳衣,亭亭玉立,微笑看著張凡和林軍這兩位健美男。

服務員微微傾身,嬌聲道:「二位,這幾個姑娘,都是江清大學新生,經理請你們過目。不順眼的話,換人就是了。」

張凡和林軍抬頭看著池邊,從這個角度看美女,不禁臉上有些發熱,哪裡還來得及細看,便招了招手示意她們下來。

四個美女依次從扶梯走下池子,白生生的四朵荷花在水上漂過來,兩個湊到張凡身邊,兩個湊到林軍身邊,挨挨擦擦地動起手來……

比起涵花、周韻竹和韓淑雲等一班美婦來,這些經過專業培訓的按摩手法確實勝出一籌,不但力度適中,而且每下都按在你想要她按的地方……

半個小時后,一身輕鬆的二人爬出池子。

張凡對服務員道:「領我去前台結賬。」

張凡一個人來到休息大廳里看了兩個小時電視,林軍才磨磨蹭蹭地回來了。

兩人在餐廳里用了餐,林軍還要留張凡在這裡住兩天,張凡正在猶豫,忽然接到錢亮的電話。

錢亮上次在京城賭石親眼見識張凡捉弄葉老頭的事,已經認定張凡賭石百賺不輸,打定主意要和張凡去M國發一筆大的。最近,他準備了一大筆資金,催過張凡兩次,但都被張凡推脫了,因為由氏山寨芙蓉消脂霜的事,張凡確實脫不開身。

如今聽說由氏的事已經搞定,錢亮便心急火燎起來,一上來就喊道:「小凡,到底什麼時候動身?我可是等不及了,你不去的話,我自己去得了!」

「哈哈,錢叔,M國那些老石賊,你斗得過他們?你不怕輸得只剩條褲衩子?」張凡反唇相譏笑道。

「小凡哪,叔這手癢,不賭難受。你看石頭看得那麼准,如果不借用這絕技發筆財,也太可惜了。叔求你了!跟叔去搞一筆大的!你賺的是你的,叔賺的分你一半,還不行嗎?要知道,叔這些天做夢都會看見一塊塊的祖母綠,帝王綠……已經是無法忍耐了。」

錢亮說得又可憐又可笑。

唉,這個老錢叔呀!

張凡也是無奈了,只好答應他。

俗話說,會喘氣的不是財,賭來的金子是糞土。

儘管張凡不願意涉足賭業,但遇到錢亮,也只好投降:

「錢叔,我今天回江清市,看看公司里、村裡沒別的事,然後聯繫你。」

「能有什麼事!你老婆不是在水縣嗎?能絆住你的腳?」

「明天吧,明天給你信兒。」

張凡放下手機,雙手一攤,「林兄,我沒辦法陪你了。」

林軍也無話可說,只好送張凡上車。

回到江清之後,馬上馬不停蹄地把天健和村裡的事處理了一下,第二天,便打電話告訴錢亮可以出發了。

不過,張凡跟錢亮說的意思要把鞏夢書也帶上。

「鞏老師?」錢亮有點不樂意,畢竟商人的本能,他不想和別人分享這筆大財。

「鞏家是棵大樹,別人想靠還靠不上呢!」張凡開導道,「做生意的,靠上這棵大樹,財產會很安全,這點,錢叔比我更有體會吧。」

錢亮一聽,也只好同意,便打電話聯繫鞏夢書。

不料,鞏夢書卻不想去賭石,而是另有一個天大的好主意。

。 如果是以前的夏墨,前班主任說的話哪怕是不認同,他也會依著對方的意思做出改變,但現在,經歷過那麼多的風波之後,他清楚的知道,有些人,你越給他臉,他越蹬鼻子上臉。

當然,他也不會去頂撞對方,再怎麼說,對方是老師他是學生,起碼的尊重他還是會給他的,至於要不要,那就是他自己的事兒了。

「如果你們來的目的就是要告訴我,你們已經知道錯了,那我知道了,如果你們來的目的是讓我不計前嫌的回到卓家,那我做不到。」

知道夏家真正當家作主的是夏老爺子,夏墨這話是對著他說的,「就算卓之力不是你們的孫子,只要父親願意,再生個兒子對他來說是很簡單的事兒。

至於我,從出生的時候姓夏,這輩子就只能姓夏,不管你們是怎麼對待我的,我都不會做出更改,所以,我勸你們還是找更快捷的方式吧。」

言外之意,卓家想要兒子,可以再生,至於他,就別打那些沒用的譜兒了。

「小墨,你這是什麼態度?」卓天琴先憋不住了,如果不是老爺子老太太非要來找對方,她才懶得在意她哥有沒有兒子呢,反正她有就行了唄。

而且在她看來,就算夏墨姓了卓,也還是和夏家走的近,到時候,還不是便宜了夏家?倒不如直接便宜了他兒子呢,反正從關係上論,也是差不多的。

也由此,可以換來婆家對她的重視,那她以後,又可以在婆家呼風喚雨了,說白了,除了姓卓這一條,旁的,夏墨能做到的,她兒子也能做到。

甚至,夏墨做不到的,她兒子也能做到了。

這話,她不敢明著跟老爺子老太太說,但話里話外的意思,是透著這層想法的,可惜,老爺子老太太都不接她的茬兒。

她也不敢做的太過子,畢竟,卓家的產業都是哥哥得來的,她呢,這些年也算是跟著哥哥沾了不少的光,所以,這種時候,她既要把自己的想法擺出來,又要讓哥哥覺得,她是真心在替他著急,在幫著他。

只要他哥哥活著,卓家的產業就不可能真的由老爺子老太太說了算,如果有一天她哥哥沒了,那她是這個家裡唯一的子女,什麼事兒,還不都是她說了算了?

也是清楚這個道理,她一直和老爺子老太太走的極近,卻又表現出來一種,她不怕他們,要不然,以後養老,可能指望不上她的態度。

老爺子老太太自己是什麼脾性,孩子又是什麼脾性也是清楚的,但他們並不怨怪女兒,畢竟嘛,兒子念書那些年,都是女兒在幫著掙家。

如果沒有女兒,兒子有沒有機會考大學都是不定準的事兒。

至於說以後,指著哪一個,老兩口覺得也是沒法兒說的事兒,看兒子這個身體,誰知道能不能給他們送終呢,年紀大了,不願意想這些晦氣的事兒,卻又不能不想這些晦氣的事兒。

而且,有些事情,兒子不能動,除了女兒,誰能幫他們?

孫女兒雖說也是卓家的人,但有個那樣的媽,到時候向著誰還不一定呢,也就代表著,他們現在唯一能信任的人,只有女兒。

因此,在接了兒子電話要來找孫子的時候,他們第一時間給女兒打了電話,讓她陪他們一起來,甚至,為了讓對方來的心甘情願,他們還許諾她,不管幾個孫子,屬於外孫的那一份兒,絕對不會少了。

既便如此,他們也能看出女兒的不願意,女兒打的算盤他們門清,卻絕對不能接過去,要不然,這卓家可真的就斷了根了。

裝著糊塗往前走,就是卓老爺子卓老太太現在的做法兒。

路上,大家也說好了,唱主角的是卓老太太,老爺子呢,只在關鍵的時候說幾句話就好,至於卓天琴,願意說幾句就說幾句,不願意說,就當陪他們走個過場就好,做姑姑的嘛,不要求她在這方面過份的熱情。

夏墨的前班主任張老師地夏墨是個什麼態度,他們都非常的清楚,可為什麼還堅持讓對方找夏墨過來,為的就是拿捏夏墨。

一個和顏悅色向著夏墨的老師,當然不如一個嚴肅不喜歡夏墨的老師對他們更有利。

哪想到,事情超出了他們的預期,夏墨並不吃這一套,如此以來,卓天琴哪還忍得了,甚至眼瞅著有學生圍攏過來看熱鬧,故意抬高了音量,「來的是你親爺爺親奶奶,你從來不去看他們,讓他們一把年紀了過來找你求你,回趟家就那麼難……..」

不知情的一聽這話,看向夏墨的眼神還真就帶上了幾分不贊同,這個年紀,都還熱血著,卻又不太會分辨真假,卓天琴這套,對他們的確是有用的。

有性格外向的,甚至開始勸夏墨:「夏墨,做為一名學生,人品也是很重要的,要不然,將來踏上社會,沒人敢相信你。」

「就不用踏上社會,在學校里也不敢信任啊,對自己的親爺爺奶奶都是這樣的態度,對待別人什麼樣想想也知道吧?」

「以前感覺夏墨挺老實的,現在看來人真的是不可貌相。」

「女生就知道看相貌,不知道看人先看人品啊?」

「說的好像你們男生不是第一眼達人似的,在這點上,男生比女生還嚴重好不好?」

「也是,外貌黨不分男女老少,就像相親這事兒,大家不就是看的第一眼印象嘛,第一眼印象最重要的不就是相貌嗎?」

「你這話不對呀,除了相貌還有人品,有句話不是叫相由心生嘛。」

「那夏墨的面相看上去挺陽光的,誰知道他會這樣對待自己的親人?」

「我說,大家沒搞清楚情況不要亂戰隊好不好,誰知道真相是什麼呢,萬一戰錯對,對夏墨是特別不公平的。」

「你是不是喜歡夏墨,才故意這麼說?」

「我只是就是論事兒。」

「…….」

人越聚越多,爭吵的聲音也就越來越大,漸漸的,甚至分成了明顯的兩派,一派是支持卓老爺子卓老太太和卓天琴的,另一派,是支持夏墨的。

只不過相較來說,支持夏墨的實在是太少了,頂多也就是佔了個五分之一左右。

眼前這樣的場景,使得卓天琴眸色中閃過一絲得意,她就知道,這個年紀的孩子最好唬弄了,只要方法得當,分分鐘都站到夏墨的對立面去。

到時候,面對大家的指指點點,她就不信夏墨能不向他們低頭。

對,她要的就是夏墨對他們低頭,把他認回卓家,讓他做卓家的子孫可以,但,他做的是子孫,而不是主人,這事兒,畢竟從一開始就拿捏住他,否則,以後可真的就成引狼入室了。

面對這樣的場景,卓老爺子卓老太太都沒吱聲兒,這樣的場景,同樣是他們願意看到的,反正,他們要的就是一個卓家的血脈。

對方願意不願意改姓不要緊,只要再下一輩的時候,把姓氏改回來行了。

而這事兒也簡單,他們就立個遺囑,如果夏墨的孫子姓卓,就可以繼承卓家的家產,如果繼續姓夏,那就一分都得不到卓家的家產。

夏墨冷眼看著眼前的場景,覺得特別的諷刺,口口聲聲的說想他了,呵,想的是什麼?

所以,以前的他是多傻啊,竟然還想著跟在父親的身邊,幫著母親看住夏家的財產,他哪裡有那個本事?

或者說,以前的他挺在意別人怎麼看他的,但現在,無所謂,這些不相關的人怎麼看他,跟他有什麼關係?他要做的就是好好學習,考一個好的大學,早一點兒畢業可以幫到二姐。

他知道二姐這段時間在忙娛樂公司的事兒。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