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第二,趙雲不巴結公孫瓚,甚至公孫瓚認為,趙雲在諷刺他。

趙云為什麼會去投奔公孫瓚?應該就是公孫瓚當時著力打擊烏桓等北方游牧及黃巾軍起義,這在當時的人看來,是一種平亂,維護國家穩定,所以趙雲才會去投奔他。

(劉備)

但是趙雲在投奔他的時候,說的第一句話,可能就讓公孫瓚不喜歡。當公孫瓚問趙云為什麼會選擇投奔自己時,趙雲說:「天下訩訩,未知孰是,民有倒縣之厄,鄙州論議,從仁政所在,不為忽袁公私明將軍也。」大家注意一下:其一,公孫瓚稱袁紹為「袁氏」,趙雲稱他為「袁公」,明顯的不巴結公孫瓚。其二,趙雲說「從仁政所在,不為忽袁公私明將軍也」,意思是我們並不是看得上你,是希望你能救百姓於水火(當時公孫瓚逐烏桓打黃巾,看起來確實在救民)。這話公孫瓚聽起來如何高興呢?其三,趙雲提到的「仁政」,恰恰是公孫瓚的短板,在公孫瓚聽來,趙雲這簡直在諷刺他。

為什麼說「仁政」是公孫瓚的短板呢?當時公孫瓚經常縱容士兵搶劫百姓。尤其是對待烏桓,他非常殘忍。因為這事,還與幽州牧劉虞形成鮮明的對比。劉虞是一個典型實施仁政的人,他從不搶劫百姓,注重發展生產,而且寬待北方游牧,獲得了很大的賢名。最後公孫瓚還因為這個,和劉虞大打出手並殺了劉虞。所以說,公孫瓚聽趙雲那麼一說,簡直認為趙雲在揭他的傷疤,他怎麼會喜歡趙雲呢?

而趙雲最終也是看出了公孫瓚不是一個善主,所以才以為哥哥奔喪為名,離開了公孫瓚。

我們最後可以注意一下趙雲離開的時候,對劉備說的話:「終不背德也。」這句話,既表明自己離開公孫瓚,是因為公孫瓚是無德之人。同時也表明,如果劉備將來做有德之人,他一定會去投奔的。因此後來(200年),劉備在徐州表現出很高的德行的時候,趙雲前往投奔了他。

在當時,公孫瓚並沒bai有完全發現趙雲的能力du,趙雲在公孫瓚的陣zhi營里職務也不算高,公孫瓚有八百名白馬義dao從,這是當時為數不多的精銳,趙雲在這支部隊里並不出彩,只是一名百夫長,帶領手下一百名騎兵。劉備在救徐州的時候,向公孫瓚借兵要借趙雲,其實只是向公孫瓚借一百名騎兵,至於指名道姓要趙雲是因為除了趙雲外其他人也不認識劉備。這個要求很低了,公孫瓚沒理由不借。

至於趙雲辭職的理由也很簡單,他是想著為漢室出力的,但是明顯公孫瓚是為了自己當大官發大財。這不符合趙雲出仕的理念。

劉備後來被公孫瓚派往青州,擔任平原國相,趙雲也被派出去協助劉備,《三國志》記載此時趙去的任務是「主騎」,一種理解是負責統領劉備手下的騎兵,另一種理解認為「主騎」是一個職務,相當於劉備的衛隊長,不管怎樣,趙雲與劉備等人的關係又進了一步。

後來趙雲因為家中哥哥去世需要回去送喪,公孫瓚放趙雲離去,是因為他根本不了解也不在乎趙雲,自此趙雲就跟著劉備打天下,直到死了也效忠蜀漢。

趙雲跟隨劉備將近三十年,先後參加過博望坡之戰、長坂坡之戰、江南平定戰,獨自指揮過入川之戰、漢水之戰、箕谷之戰,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戰果。除了四處征戰,趙雲還先後以偏將軍任桂陽太守,以留營司馬留守公安,以翊軍將軍督江州。

除此之外,趙雲於平定益州時引霍去病故事勸諫劉備將田宅歸還百姓,又於關羽、張飛被害之後勸諫劉備不要伐吳,被後世贊為有大臣局量的儒將,甚至被認為是三國時期的完美人物。 楊嘯在修鍊期間,每天的早中晚三餐都有專人送到天書閣的餐廳裡面。

古博除了第一次帶著楊嘯熟悉環境,陪他吃了一次飯,後來就沒有再來陪他吃飯了。

楊嘯面對三個白須老頭覺得很是無聊壓抑。

很想和幾個老頭說話聊天,結果這三個老頭正眼都不瞧楊嘯一下。

楊嘯也知道,這幾個老頭都是古氏家族的前兩任長老,基因進化的等級也都是皇級巔峰,他們現在整天想的就是如何能夠突破聖級至尊,整天捧著各種秘籍研究,即便吃飯的時候,也不曾放下手中書籍。

楊嘯這幾天修鍊白象神功中的煥膚,每次滾釘板的時候都要殺豬般的慘叫一聲,幾個老頭對此似乎有些不滿了。

其中一個老頭午餐的時候坐在楊嘯對面,抬頭看了楊嘯一眼,說道:

「小娃娃,你滾釘板的時候,能不能不要叫那麼大聲音?我最近神經衰弱,睡眠不好,每次都被你的慘叫聲驚醒。」

楊嘯趕緊陪著笑臉,說道,

「對不起,對不起,不過您老放心,這個煥膚階段我已經修鍊完畢了,從今天起,白天黑夜我都不會再慘叫了。」

「嗯?這麼快?」

三個老頭同時抬頭望著楊嘯,一臉的詫異。

楊嘯尷尬一笑,

「這不是很正常嗎?」

「呵呵,看來古博那小子說的沒錯,你還真是有些特別啊。」

「我當年修鍊煥膚,日夜滾釘板,也用了大半年時間才修鍊完成的。」

「進化天賦好的人,至少也要三年,差一點的,十年都不不一定可以完成,你才修鍊十天左右就完成了?不可能吧?」

有個老頭則嚴肅地說道:

「小娃娃,修鍊可不能急於求成,煥膚修鍊不好,嚴重影響後面的修鍊,基礎沒有打好,甚至還有生命危險呢。」

「是的,我堂弟當年就是急於求成,煥膚沒有真正修鍊完成,著急地進入了白象神功的下一個環節,結果直接慘死,那個情景,我現在都記憶猶新的。」

三個老頭子一臉的不相信,看著楊嘯的目光充滿了質疑。

楊嘯嘻嘻一笑,說道:

「三位前輩,請問高姓大名啊?要不等會吃完飯,三位前輩給我觀摩一下,看看我修鍊的煥膚功法是否正確?」

兩個老頭立即低頭吃飯,說道:

「我沒有時間,你自己琢磨吧,被把自己整死了就好。」

「白象神功第一步是基礎,第二步修鍊很兇險,如果第一步基礎沒有的打好,第二部出錯的概率非常高的。」

兩個老頭警告了楊嘯之後,不再理會,低頭吃飯看書,又進入了無視狀態。

倒是那個經常坐在一樓大廳看書的白髮老頭看了楊嘯一眼,淡淡地說道:

「等會我跟你去修鍊室看看。」

「好,多謝前輩。」

楊嘯還想跟他說幾句,結果人家直接低頭吃飯看書,不再理會楊嘯。

楊嘯也習慣了這三個怪老頭了,趕緊三兩口吃完飯,等著老頭。

不一樣的系統大明星 老頭一邊看書一邊吃飯,速度極慢。

楊嘯幾分鐘吃完,老頭用了差不多二十分鐘。

另外兩個老頭吃完后自行離開,第三個老頭抹了一下嘴巴,站起來說道:

「我叫古桀,古博的叔叔,走吧,去看看你修鍊的效果如何,我可不想你死在這裡,讓天書閣充滿晦氣。」

楊嘯一愣,內心腹誹道,妮瑪,我還以為你是一片好心呢,居然是怕我死在天書閣帶來晦氣。

不過,楊嘯面子上還是嘻嘻一笑,

「有勞股桀前輩了,請。」

兩人來到了一樓的一處修鍊室內,這裡面放著那張釘板床。

楊嘯猶豫了一下,脫掉了外套,只剩下了褲衩。

古桀看了楊嘯一眼,點點頭,說道:

「小娃娃,看你全身的肌膚,這煉體的修鍊程度似乎早就超越了煥膚階段了。」

「哦,可能是我修鍊過飛豹神功和天龍神功的原因吧?」

古桀搖搖頭,說道:

「我也修鍊過這四種基因進化功法,但是你的肌膚進化程度明顯超越我,你躺下去試試看。」

楊嘯點點頭,直接倒在了釘板上,快速翻滾了一周。

鋒利的釘刺仍然可以刺穿楊嘯的肌膚,不過,一旦楊嘯滾動起來,釘刺離開肌膚之後,剛才還是鮮血淋淋的肌膚,瞬間便自動癒合了傷口,完好如初。

楊嘯在釘板床上從左邊滾到右邊,又從右邊滾到了左邊,就這樣來回滾動。

雖然釘刺剛刺入肌膚的時候還是會有劇烈的刺痛,可是,一旦離開釘刺,肌膚瞬間癒合,他還會有一種說不出的愉悅感。

老頭古桀看著楊嘯在釘板床上滾來滾去,表情先是驚訝了一下,隨即罵道:

「臭小子,滾上癮了?起來吧。」

楊嘯嘻嘻一笑,從釘板床上站起來。

老頭質問道:

「你都沒有痛苦的感覺了,為什麼每天修鍊的時候要大喊幾句?吵得人不得清凈。」

楊嘯心想,老子不喊幾句,你們還當我是死人了?

楊嘯前幾天剛滾釘板床的時候,的確很痛苦,到了第四天之後,痛苦已經大為減輕,到了第五天,第六天之後,滾釘板床已經變成了一種修鍊的享受。

楊嘯後來乾脆連睡覺都在釘板床上。

為什麼喊幾嗓子?

楊嘯是想看看,這幾個老頭會不會過來關心他,看看他死了沒有?

結果,天書閣的老頭真的很無趣,沒有半點同情心。

其實楊嘯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古桀幾個老頭都是皇級澱粉境界,隨便用神識探試一下,就能感受到楊嘯均勻的呼吸,強壯的生命體征。

他們自然懶得來理會楊嘯了。

此刻面對古桀的質問,楊嘯只能嘻嘻笑道:

「前輩,真的很痛啊!」

古桀白了楊嘯一眼,轉身向外走去。

「唉,前輩,我的煥膚修鍊得怎樣了?」

老頭沒有回頭,丟下了一句話,

「死不了!」

古桀依舊回到一樓大廳中央,坐在地上看書。

不知道為什麼,古桀突然感覺心神有些不寧,看書似乎沒有之前那麼專心了。

「奇怪了,老夫已經幾十年沒有這種心神不寧的感覺了,今天是怎麼了?」

古桀抬頭望著天書閣窗外,愣了一下,自言自語道,

「難道是因為這個小子?

這小子的確有些奇特,可是,也不知道到了可以擾亂我心神的地步吧?」

……

白象神功的第二階段修鍊需要古博來安排,古博這幾天似乎有事,沒有來天書閣。

楊嘯也不急,便在一樓隨便翻書看看。

隨手翻了幾本,楊嘯發現,這天書閣的書真的很強大,都是外面少見的各種珍稀古籍,尤其是很多書都是當初的基因進化強者親手筆記,彌足珍貴。

楊嘯曾記得自己在飛豹學院修鍊過生死迭代法則,當時的那本書只是一個傳記類的書,順便介紹了一下生死迭代法則的基本內容。

楊嘯沒有想到,他在這裡隨手翻了基本,就找到了生死迭代法則功法發明人的親手筆記。

「卧槽,天書閣果然牛逼啊!」

很快,楊嘯便沉浸在了一個新的世界中,這裡大部分書都是一些修鍊者的心得體會,親手筆記,而是這些人都是一些基因進化強者。

到了吃飯的時間,楊嘯是被送飯的金甲侍衛提醒了之後,才走入餐廳吃飯,一邊吃飯,也是一邊看書。

他現在才明白,為什麼三個老頭對於手中的書如此愛不釋手,

現在他也是同樣了。

三個老頭看了楊嘯一眼,露出了怪異的神情,然後低頭,繼續吃飯,看書。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孫策在舉家遷到江都時,揚州名士張紘也正因為母親去世守孝居住在江都。孫策幾次拜見,和他研究天下大勢。孫策先說出了自己的看法:「目前漢祚衰微,天下紛亂,英雄豪傑,都擁兵自重,各圖發展。沒有人出於公心,扶危濟亂。先父曾與袁氏共破董卓,功業未成,不幸被黃祖所害。我雖年輕識淺,但卻有心要干一番事業。如今,我想到袁術那裡去,請求他把先父當年的舊部交我統領,然後到丹陽(今安徽宣城)去依靠舅父吳景,收集流散兵士,東據吳郡(今江蘇吳縣)、會稽(今浙江紹興),報仇雪恥,做臣服於朝廷的外藩。您以為如何?」張紘推託:「我識見簡陋,況且又服喪在身,對您的事,實在難以幫忙。」

孫策進一步請求:「您的大名,名聞遐邇。四方之人,無不嚮往仰慕。我的這些打算,成與不成,由您一言而決。您一定要對我直言相告。如果我志向得伸,大仇得報,決不會忘記您的教誨之恩。」張紘見孫策言辭慷慨,神色間流露著忠義豪壯之氣,深受感動,建議孫策南渡,並答應帶好友支持他。孫策說:「我與你互不違背諾言,不背叛彼此,這樣我就可以依言而行了,老母和幼弟就託付於你,這樣我就沒有後顧之憂了。」

孫策十四歲那年去壽陽拜見袁術。剛到不一會兒。豫州牧劉備就來了,孫策要走。袁術說:「劉豫州來了,這與你有什麼關係?」孫策回答說:「不然,英雄忌人(孫策雖然不知,劉備是否忌自己,但卻自知,自己忌劉備)。」說完就往外走。他從東面台階剛下去,劉備就從西面台階上來了,但轉頭看見孫策英雄一般的走路資勢,便停駐下來不再往前走了。

盛憲是個器量雅偉的人,後來棄官。孫策平定吳、會稽等地,誅殺當地的英豪,因為盛憲素有高名,所以孫策深忌盛憲。

孫策想請高岱談論讀書。有人對孫策說:「高岱認為您英武,但無文學之才,所以他可能只會說不知道。」又對高岱說:「孫策厭惡勝過自己的人,他提問時,你應該回答不知道。「高岱深有同感,於是在與孫策討論時,常回答不知道。孫策果然發怒,以為高岱輕視自己,於是,囚禁了高岱。有很多人露天靜坐,請求孫策釋放高岱。孫策登上高樓,看見數里地都坐滿了請願的人。因此,孫策妒忌高岱能收眾人之心,於是殺了高岱。

孫策善於採納他人建議,進攻會稽太守王朗時,他採納叔父孫靜的建議,謊稱兵士腹痛,擺出一副士氣衰弱、無法抗戰的柔弱病態,而孫策卻趁王朗麻痹大意,夜襲王朗屬地高遷屯,斬殺王朗大將周昕,並佔領會稽。

冷王獨愛:嬌柔小師姐 當時的烏程有鄒他、錢銅、王晟等人,聚眾自守。孫策引兵撲討,皆攻破之。在處決戰敗者時,孫策的母親吳夫人對孫策說:「王晟與你的父親有升堂見妻之分,如今,他的諸子兄弟皆已被梟首。只留下這個老翁,又有什麼可以忌憚的呢?」於是,王晟被赦免,其餘的人都被族誅。

孫策的功曹魏騰,因為違背了孫策的主張,孫策想要殺了他。士大夫們憂慮驚恐,但想不到辦法救魏騰。吳夫人知道后,靠在一口大井邊,說孫策剛征服江南不久,還沒有完全成功,應當對賢士以禮相優待,忘卻他們的過失而憑他們的功勞加以錄用;吳夫人又說,魏騰在公務方面完全符合法規,如果孫策殺了他,日後眾人都會背叛;吳夫人最後說,如果孫策不聽她的話,她就先投井自盡,以免看見日後眾叛親離的下場。孫策大驚,於是放了魏騰。

孫策的死法,據俺所知,有兩個傳聞:

孫策受傷后,醫生告訴他,說這傷可以治,但應好好養護,一百天不能有劇烈活動,也不能動怒。孫策拿過鏡子自照面目,對左右人說:「臉成了這個樣子,還怎麼能建功立業呢!」奮起虎威,推幾怒吼,創口迸裂。當夜死去。

孫策殺死了一個叫于吉的方士,此後,每一獨坐,都感到于吉好像就在左右,心中惱火。這次調治箭傷剛有起色,引鏡自照,又見於吉立在鏡中,回頭看,不見於吉,如是再三。孫策摔破鏡子,奮力大吼,傷口崩裂而死。

據《江表傳》載,許貢上表給漢帝,說孫策驍勇,應該召回京師,控制使用,免生後患。此表被孫策的密探獲得,孫策便責備許貢,並下令將其殺死。許貢死後,其門客潛藏在民間,尋機為他報仇,在一次打獵中被暗算中毒箭。后毒迸發而死。

史書上是這麼寫他的死亡的:未發,會為故吳郡太守許貢客所殺。先是,策殺貢,貢小子與客亡匿江邊。策單騎出,卒與客遇,客擊傷策。

創甚,請張昭等謂曰:「中國方亂,夫以吳、越之眾,三江之固,足以觀成敗。公等善相吾弟!」呼權佩以印綬,謂曰:「舉江東之眾,決機於兩陳之間,與天下爭衡,卿不如我。舉賢任能,各盡其心,以保江東,我不如卿。」至夜卒,時年二十六。

在新一版的電視劇《三國演義》中,得知孫策死訊,孫權第一反應是連夜趕回都城,封鎖消息,同時派人嚴密監視周瑜的動向。這一點,有點司馬昭之心的意思了。

後來,孫權聯絡反戰的張昭等人,迅速奪權,矯詔繼位,等到事情已定,由張昭出面,勸說大喬帶孫策的兒子遠走他鄉避開政治清算,同時派人通知周瑜。

周瑜回來,一切為時已晚,大局已定。即便周瑜一世英雄,也已經無力回天。周瑜回到都城,孫權第一句話是問:「他帶回多少兵馬?」屬下回答是:「大軍駐紮城外,周瑜一人入城!」

周瑜帶兵返回,用意是為了提防什麼,很是明顯!不過,聰明的人不辦糊塗的事,等到達都城之下,周瑜知道大局已定,也算識時務者為俊傑,獨自進城,眼睜睜看著大喬母子被迫離核心圈子。 不知不覺,楊嘯在天書閣過去了兩個月。

這個兩個月,楊嘯整天沉浸在天書閣的圖書中,閱讀了大量強者修鍊的原始記錄筆記,還有各種功法。

楊嘯曾經在飛豹書院花了兩年時間看盡了所有藏書,對於基因進化的各種知識已經了解非常全面了,

可是,在天書閣,他才發現,飛豹學院的那些基因進化的書籍知識一個皮毛,大部分都屬於科普類的書籍,

而在天書閣看到的書,除了珍惜功法秘籍類書籍外,大部分都是巫星數千年來那些強者修鍊的秘笈,心得體驗,對於指導基因修鍊,具有很強的實際操作意義。

楊嘯這一樓的三個白髮老頭子也算是混了臉熟。

古桀現在每天都能和楊嘯說幾句話了。

另外兩個來頭名叫古航和古振,也古桀都是上一任長老院的長老,從長老院出來之後,便長期在天書閣研究基因進化的功法,希望可以找到突破聖級境界的方法。

只不過,研究了幾十年,大家都沒能找到有效的突破方法。

古桀最近幾年轉向了研究精神意識的長生不滅功法,希望可以像矮星人那樣,凝練出自己的精神意識,從肉體中脫離出來,尋找新的宿主,一代代傳承下去,思想某種意義上的長生不滅。

另外兩個來頭孤航和古振,一直都在研究五百年前的八位聖級至尊強者留下的修鍊心得,筆記,還有相關的傳記,希望可以找到突破口。

整天中午,楊嘯正在一樓大廳看書,古博走了進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