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等他們被一個接一個的被捆綁在一起,賈環又戰神回到裏面那五千員獲得正式官軍身份的軍卒前,尤其是那四千多名原本軍餘面前,高聲道:“昨日你們爲了當上這官軍身,去敲詐勒索,惹的罵名滾滾。

本來應當嚴厲治罪,但是今日既然你們跑贏了他們,你們就是勝者。

萌妻到貨:指斷湮弦 既然勝者嘛,自然有勝者的待遇。

本侯希望你們能永遠記住這一點!

唯有勝利,才能享受勝利的待遇!

所以,你們不僅能獲得官軍身份,還不用被拉去打板子。

但是,你們要將每一戶商家的銀子,一家一戶的還回去。

少一文錢被我知道,當即扒了你們身上的皮,再交給兵部大牢嚴查過往!

記住了沒有?”

凡事就怕對比,沒有對比就沒有幸福……

本來他們做的也是低頭認錯的事,相比於以往他們在市面上的威風,是很沒面子的。

可是對比外面那羣要被拉出去打板子的軍餘,他們卻覺得簡直不要太幸福!

心中第一次生出了,原來勝利有這般大好處的心思。

哪裏還會有不高興的,齊齊高聲吼道:“記住了!謝寧侯!”

賈環聞言,呵呵一笑。

軍心初立……

……

ps:今天小爆發一下,感謝衆書友長久以來的支持。

寫到這個份兒上,不能說激情褪盡,但主要的動力,也是想善始善終,不辜負一直支持我的書友的期望。

總要把坑填滿,總要認真的寫完該寫的故事。

嗯,謝謝大家。

對了,明天的更新在晚上啊,要拿去單位寫,回來發……

(未完待續。) 手機閱讀點這裏

"(”)""()

偌大一神京城,人口過百萬。品書(vodtw.com)

當然不止東西二市兩個集市。

但毫無疑問,這兩市乃是神京城最大的集市。

無數老字號店鋪,都集在兩市。

追求名牌效應,絕非只有後世百姓纔有的習慣。

還有統一集設立的牛羊市、馬市等牲畜市,以及各種菜市,甚至是人市,沒錯,是人牙子販賣人口的市場……

三教九流,無所不包。

又衍生了許多小吃攤子,女人的胭脂水粉,綾羅綢緞等店鋪等等。

總之,只要有需要,只要有銀子,只要走進兩市,沒有買不到的。

這等繁華鼎盛之景,也只有巍巍神京都纔有。

雖然昨日兩市經過了一場“浩劫”,被無數披着軍餘狗皮的“官差”們大肆勒索了一番。

但只一夜,兩市又恢復了往日的昌盛。

其實主要的原因是,那些“狗官”們,只會欺軟怕硬,收各種苛捐雜稅,只敢在小家小戶,尤其是街道兩邊的攤位去收。

那些老字號,甚至是門臉兒稍微奢華一些商家,他們輕易都不敢門。

作爲老油子,他們將這些商家背後的背景記得滾瓜爛熟。

當官的有當官的需要背的護身符,當差的也有當差的需要背的護身符。

不管哪個,若是犯了忌諱,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只是卻苦了底層的百姓……

“讓一讓!讓一讓!”

熱鬧但又平靜有秩序的西市入口處,忽然再次發生了一次騷動,一如昨日。

沒有鋪面,只在街道兩側擺着小攤位謀生的小商販們,看到來人後,無不色變,甚至是面無人色。

昨日,他們被搜刮走的銀財,差不多是他們一個多月的收入了。

要知道,這些銀財裏,本來是包括要繳納的各種攤位費,還有其他各種雜稅的。

卻全被那些軍餘們以各種名目,或“討”,或“借”,拿去了。

但他們依舊要交稅,否則不能繼續在這裏擺攤。

因此,這一個月,甚至這幾個月,他們都要白乾,甚至要賠本經營。

如果,今日再來那麼一遭。

他們再也拿不出這些銀財了!

一對經營糖人攤位的老人夫婦,看着正揮舞着棍棒驅趕西市牌坊口處商販的兵馬司軍丁們,唬的手都顫抖起來。

兩雙渾濁老邁的眼睛,

一起流下了絕望的淚水。

他們辛苦了幾個月,積攢的那十兩銀子,昨夜被軍餘們哄搶一空。

兩位老人流了一宿的淚後,今朝卻還要再來辛苦。

他們相信,只要老實本分的做事,總能活下去。

雖然還有一個癱瘓的兒子臥病在牀,媳婦生孫子時難產走了,只留下一個嗷嗷待哺的孫子。

但孫子長大後極爲懂事,已經可以幫他們照顧癱瘓不能動的兒子了,年紀小小,洗衣做飯都會……

他們兩個老人只盼着,經營好這個糖人兒攤子,將孫兒養大,可以賺銀子養家,照顧他癱瘓的父親後,他們兩個老人也能放心的死了……

卻沒想到,昨日之事,又要發生一次。

若是今日再被搶一遭,他們全家都要餓死啊!

“唉……”

一陣陣嘆息聲,從街邊小販兒口發出,個個面色難看。

那對老人家裏有苦難,他們又何嘗好過呢?

倒是一些有門面的商號裏,夥計和掌櫃們閒着無事,站在門口看熱鬧。

他們倒是巴不得將這些擁擠在路邊的小商小販們都哄走,連個門面都沒有,做什麼買賣,呸!窮酸……

也有不少逛集市的人看到這一幕,都忍不住皺起眉頭來。

心裏紛紛怒罵:這羣穿着一身狗皮的瘋狗們,必不得好死!

還有消息靈通的,知道是寧國侯賈環要接管五城兵馬司,纔有的這一出。

以爲是他剛位要瘋狂斂財,無不在心裏對他大口唾棄!

然而,在衆人不忍目睹世間最黑暗的一幕發生時,情況卻忽然發生了變化。

萌妻逆襲:隱婚邪少靠邊站 長長的一溜,也數不清多少,大概有幾百千人,被繩索捆着,一個接一個的,被押在了西市牌坊下。

然後被按倒在地!

緊接着,之前用棍棒驅趕人羣的身着官軍服的那些官差狗子們,卻站在了倒地之人的身後。

再然後,幾輛馬車駛來,馬車均有一個大大的箱子。

馬車被驅趕到西市牌坊口子裏,然後幾個全身披掛的親兵,跳馬車,將箱子口打開。

“譁!”

西市裏原本靜觀其變摸不着頭腦的人羣,忽然發出一片譁然聲!

老天爺!

竟是滿滿一箱箱銀燦燦的銀子!

這時,一個看起來有些放蕩不羈,痞痞的少年跳了西市牌坊口下的一座大石獅,蘊含着內勁的聲音,對畏畏縮縮看着他們的商販們,以及滿滿當當圍在二十步開放看熱鬧的“吃瓜羣衆們”高聲道:“諸位聽着,本將名喚韓三,從今日起,是五城兵馬司,西城營指揮!

昨日,本將手下軍餘,欺犯下,胡作非爲,竟行敲詐勒索乃至搶劫惡事,丟盡了五城兵馬司的顏面。

今日得知後,本將不敢隱瞞,將此事報給了兵馬司指揮使,寧國侯賈環!

寧侯聞言,極爲震怒!

他老人家以爲,這羣王八賊羔子真他孃的瞧不起人!

難道他堂堂寧國侯的眼皮子這麼淺?

弄了這麼大的動靜,爲了收那十兩八兩銀子?

還不夠他養的老虎一天的肉錢!

爲了懲戒這羣王八蛋對他的小瞧,寧侯決定,將這羣混賬好生行一頓軍法,讓他們知道,以後再敢小瞧賈家富貴的下場!

來人,給本將打!”

行刑的人多是今日當跑男,跑贏位的軍餘們,此刻聞言,立刻揮舞起軍棍來,興高采烈的將地的“輸家”們一頓胖揍,打的這些人鬼哭狼嚎一片。

這一幕,讓裏面的小商販們看的真真是解足了一口氣!

當然,他們的注意力,更多的是集在那幾輛馬車。

待“噼裏啪啦”打了幾十棍後,韓三看了眼滿地痛苦呻.吟的軍卒們,罵道:“丟人現眼的東西,昨日敲詐百姓的威風都哪裏去了?

今兒倒是跟娘兒們一樣哼唧!”

“哈哈哈!”

圍觀百姓聞言,鬨堂大笑!

也有起鬨的!

不過被韓三回頭掃視了一圈後,頓時又安靜了……

韓三再轉過頭,對哼唧唧的軍卒們道:“以後誰捱了軍法後敢叫喚,再打一遍!打到哼唧不出爲止!

都他孃的毛病!我看誰再哼唧?”

此言一出,那羣被打的屁股開花的軍餘們,立刻閉住了嘴。

韓三這才滿意的哼了聲,而後回頭再高聲道:“看到那幾箱銀子了嗎?是昨日從西市裏被這羣王八蛋敲詐弄來的銀子。

隔壁大佬又帥又蘇 都看看,全都是碎銀子!

寧侯說了,這等碎銀子,他賞下人都寒磣,懶得要,今兒挨家挨戶的都還給你們!”

“啊?!”

真真是喜從天降啊!

那些昨日被勒索慘了的小商販們,聞言一個個喜的不知跟什麼似得!

只會發出“啊啊”的叫聲,以表他們狂喜之情。

這還沒完……

韓三再道:“還有,從今日起,那些小攤小位,每個月交五百銅錢的安保錢,都取消了!

我們侯爺說了,你們都是些窮酸,一個銅板看的月亮還大。

算了算了,何苦爲了區區幾百錢,每月被你們暗地裏咒罵一萬遍!

再有,日後要是有哪個軍卒再這麼沒志氣敲詐你們十兩八兩銀子,你們只管去兵馬司告。

侯爺會親自用銀子把那丟人現眼的東西給埋了!”

“哈哈哈哈!”

這太可樂了!

別說那些圍觀的“吃瓜觀衆”,連那些商販們,一個個都樂瘋了!

果然是富貴之極的侯爺,雖然有些瞧不起人,但他們真心喜歡!

看着外面不遠處,騎在馬,甚至連西市大門口都不願進,唯恐髒了貴足的那位頭戴紫金冠,(ww.com身着鬥牛服,鼻孔朝天的少年,衆人非但沒感到厭惡,反而打心裏覺得喜慶!

想想也是,誰要是幫他們報了被欺壓之仇,還免了五百的稅,他們看誰都喜歡!

至於原因是什麼,鬼才去管!

這年頭,還有什麼真金白銀更讓老百姓心動的嗎?

五百錢在權貴人家裏不過一個二等下人的月錢,

可是在普通百姓之家,那是半月多的米糧錢,可以給老婆孩子扯幾尺布,做一身新衣,或者割幾斤肉回家,全家一起打打牙祭,改善改善生活。

不管哪樣,都能讓全家一起過好幾天喜笑顏開的生活。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