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等她回神,人已經回來了。

眼見俞子舒要醒了,靈汐就躲在角落裏。

俞子舒醒來還有點不敢相信,他今天竟然沒有被驚醒。

「門主。」

有人進來,湊到俞子舒耳邊嘀咕了幾句,然後出去了。

靈汐看着很是無語,這裏就只有他們倆,至少在他們這裏是這樣的,就這樣了他們竟然還要遮遮掩掩的。

俞子舒自從聽到手下的話整個人都處於一種壓抑的狀態。

靈汐想着還是不要偷聽人家的秘密,就沒有注意。

但看俞子舒這個樣子,感覺好像不太對呀。

俞子舒自我控制了一下,然後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出去了。

靈汐趕緊跟上俞子舒,就見他一路來到一個地牢裏。

俞子舒走到一個被打的遍體鱗傷的人面前。

「說吧。」

俞子舒冷冷的看着那個人,眼神里沒有一點溫度。

那人緩慢的抬起頭看了俞子舒一眼,笑了。

「你過來,我告訴你。」

俞子舒睨了他一眼,慢慢蹲下身子,伸出一隻手捏着他的下巴,讓他把頭抬起來看向自己。

「你要是敢說一句假話,我會讓你知道,活着比死剛難受。」

說完,俞子舒就湊近那人。

那人在俞子舒耳邊說了些什麼,這回靈汐聽到了。

他說,「你找的那個人,就在你府上呢。」

聽到這話,俞子舒顯然是不敢相信的。

「你說什麼?」

俞子舒瞪眼看過去,但那人好像已經要不行了。

在俞子舒問這話的時候,他就猛地咳嗽,最後竟然吐出一大口血。

沒過多久就沒了動靜。

俞子舒伸手一探,人已經沒有呼吸了。

俞子舒放下他,心裏不知道在想什麼。

「把這裏收拾了。」吩咐了這句,俞子舒就走了。

靈汐看着慢慢走出去,然後回了俞府。

靈汐現在什麼都不知道,本來她覺得只要讓俞子舒不受到傷害就好了。

只要負責保護他就可以了,但現在看來。

俞子舒的身上有很多的秘密,沒有查清楚這些事情,就算他人好好的也沒用。

心裏有傷,人怎麼能快樂呢。

可現在,靈汐實在不知道該從哪查起。

他要找的是什麼人啊,那個人跟他是什麼關係呢,是有仇的人還是很重要的人。

而她這個身份,在這個世界這個故事又扮演着什麼樣的角色。

靈汐也回了房間,想着要怎麼做,才能查到點什麼。

她沒有查過案,也不知道該先從哪查起。

「狗子,你會查案嗎?」

沒有一點思緒的靈汐直接問靈籮了。

靈籮也很懵逼的,她就是個草,能知道啥呀。

問完靈汐就後悔了,想想也知道,靈籮能知道啥呢。

「算了,我還是自己想吧。」

打發了靈籮去玩,靈汐繼續發着呆。

俞子舒回來的時候就看到靈汐一臉無神的坐在窗枱。

「你在幹什麼?」

靈汐回頭,就看到俞子舒換了身白衣服。

靈汐抿著嘴,「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裏的?」

俞子舒:「……」為什麼他老是會忘記呢,好像對她過於放心了點。

俞子舒不明白自己這是怎麼了,他們才見幾面啊。

看着俞子舒鬱悶的樣子,靈汐笑了。

她想,不需要自己想太多了,只要把俞子舒收服了,想知道什麼問他就好了。

想到這,靈汐起身走到俞子舒身邊,「你過來。」

把俞子舒拉過來坐下,靈汐給他揉了揉肩,「咱倆都是夫妻了,要不要坦誠一點呢。」

聽到靈汐這話,俞子舒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 那個瞬間,大家幾乎都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后羿和女媧,甚至是出於潛意識的本能,朝着同一個方向轉頭就跑。

這正好給了林海集中打筆勢的時機。

唰!

上官婉兒五下飛天,筆勢加上飛天後潑灑而下的蝴蝶,直接越著防禦塔,將女媧和后羿統統擊殺!

女媧的一技能這時才釋放出來。

「卧槽!嗎的一技能就差一點點的!」

末路的直播間里,主播末路看着自己暗下來的屏幕,猛地一拍桌子。

這一波末路暗暗趕到可惜,這個上官婉兒直接就是從藍區過來,他和后羿等人是沒有上官婉兒的視野的,而這個婉兒,便是通過閃現快速接近他們才暴露視野的,這個閃現,直接將那個視野的安全線拉進。

后羿是沒反應過來,但是他可是女媧啊!

女媧的視野越往後,越比一般英雄廣,他是看到了上官婉兒的二技能筆墨特效。

但是奈何,他的一技能剛剛在追逐豬八戒的時候,已經用過了。

等他點出一技能的瞬間,上官婉兒已經上天了。

中間就差了毫釐的時間差,但是結果卻是大相徑庭,因為如果他但凡控到了上官婉兒一瞬間,后羿都能用傷害將婉兒灌死。

很多時候,就是差的那麼一絲絲,在後期打團的時候,就能決定你能否殺掉一個敵人,進而決定一場遊戲的勝利。就好像西伯利亞的蝴蝶扇動一下翅膀,就有可能引發澳大利亞的龍捲風。

如果他這波一技能剛好推到了,那麼上官婉兒沒飛天就蒸發,鍾馗再追擊,還是能打。

收掉了這兩個人頭的上官婉兒飄然落地,而這時候,對面就只剩下一個鍾馗了!

房管【吃布丁的胖丁】:哇,山海這一波超遠距離殺掉雙C,直接把我看呆了!

【國際孤兒】:以一己之力,扭轉團戰,奠定勝局,這就是山海!

【羅密歐與豬過夜】:孤兒兄啊,你什麼時候成了山海的小迷弟了?山海不一直這麼秀么?我更關心的是,這次的競猜······

緊接着,已經有觀眾發出了天台見這個字眼了。

因為眼下這個形勢,似乎真的可以一波了!

就剩一個鍾馗了!

押左邊和押右邊的人數差距不大,在此刻的彈幕間,開始洋溢起了押左邊的觀眾的哀嚎,和押右邊的觀眾的得意。

九個,還差一個,觀眾們算得很清楚,這后羿已經死了,短時間也不可能復活再讓他們殺了,至於虐泉這種可能性······

哼哼,娜可露露和白起是先復活的,要問問他們答不答應!

林海這邊也是微微有些激動:好機會,可以一波!

不過猛然間林海意識到了一個問題,心中一顫。

他剛剛沒想那麼多,純粹就是想着去把后羿宰了,截止到剛剛,后羿已經死了八次了。

可是,算上這一次,也只是九次而已。

還差一次!

系統精確是任務是,后羿死亡十次及以上。

最低要求,也就是十次!

但是看情況,就鍾馗一個人,似乎守不住了。

就算鍾馗在他落下來的瞬間將他鈎中,也只是殺掉他而已。

馬可波羅和豬八戒自然不像林海這般身懷任務,他們立刻掉頭,準備過來圍剿鍾馗。

已經死亡的李白忍不住發了一個「哇,太秀了!」表示對林海這波的讚賞。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能一波的瞬間,變故突然發生。

只見鍾馗突然甩出一鈎,這一鈎並不是鈎剛剛剛落地的婉兒,而是朝着前面的馬可波羅伸去。

猝不及防之下,馬可波羅完美地命中了這一鈎,再次被拉回塔里。

這次他可就沒有凈化了。

加上血量本來就是剩下意一絲,鍾馗跟上一發震地波,將馬可波羅的人頭收下。

林海此時的位置本來也有點靠裏面了,正想往外走,冷不丁被鍾馗震了一下,這傷害倒是不痛不癢的,關鍵是——

減速!

完成這一切后,鍾馗直接回頭,朝着泉水走去。

上官婉兒被減速后,儘管鍾馗不再管他,但是他還是被越來越猛烈的防禦塔傷害秒掉。

「這鐘馗才是真的秀啊!」林海有點驚訝地說道。

果然,還是那句話,這個分段誰都不是白給的。

關鍵時候能判斷出,誰才是矛盾核心,然後拼上一鈎,而不是去選擇鈎一個已經放過大招的婉兒,鈎到后,一技能收掉馬可波羅的同時,也減速了上官婉兒,配合防禦塔的傷害,完成雙殺。

這鐘馗的臨場操作,堪稱教科書級別!

【好人一生平胸】:卧槽,這個鐘馗牛啊!

【姜太公電魚】:馬可波羅搞什麼飛機?這特么還一波不了?

【叫爸爸就對了】:這都能被鈎,我也是笑了,馬可找個班上去吧!

【我在草里嗎】:哈哈哈,天台的兄弟們,下來吧,上面風大!

【職業網戀代戀】:是啊是啊,下來吧,輪到另一邊的兄弟們上去了!

林海看着變黑的屏幕,也是一陣苦笑。

觀眾們其實就是旁觀者清,實際上真到了那個緊張的情況下,別說馬可了,就是林海都沒太反應過來,鍾馗會這麼操作。

或許是我沒有鍾馗的技能點吧!

如果有的話,這波我多少就會有點意識,在天上就會調整身為幫馬可波羅擋鈎了。

「沒事沒事,還有下一波,咱們兵線很好的,對面開不了龍。」

頻道里,李白打字安慰大家。

這種情況下被守住就很難受,豬八戒也只能是吃一波對面的藍區泄泄憤,他此時的血量也很不健康了,屬於抗兩下塔就死的狀態,不然,他可能會考慮強殺了鍾馗然後迅速賣掉裝備買保命裝,去競爭那個最後的天選之人。

永遠不要懷疑這些巔峰賽前百選手的實力。

再次復活,對面還在忙活着清理兵線,林海他們重新上線,將視野什麼的再次做整齊。

「龍還有一分半鐘刷新,咱們要打龍,還是直接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