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等艱難地從雪地里走到湖泊邊上,秦悅才發現她太天真了,不提湖泊上同遠處群山近處平原渾然一體的潔白,讓他們完全分不清哪裡是湖,哪裡是岸,便是想想也能知道這冰層有多厚,憑兩人的力氣如何鑿的穿。

秦悅不由得垂頭喪氣,卻見梁簡一言不發地往前走,只得默默跟著他。

他停在某處,拿石鏟清除掉一圈比人還高的雪,慢慢露出底下透明的冰層,上頭冒著絲絲寒氣。

秦悅笑開了花,趴在冰層上往地下看,不知多少米厚的冰層下黑漆漆的,看不分明。

誘婚一軍少撩情 轉過頭卻見梁簡往回走,她趕緊起身跟在後面,「就要回去了嗎?還沒撈到魚呢?」

「回去拿柴過來。」

一聽她就明白了,這麼厚的冰層用石刀肯定鑿不穿,冰層上燒一堆火,卻能很快讓冰層融化,也不至於讓附近冰層裂開。

她笑眯眯表揚他:「不愧是我的人,腦袋就是聰明。」

梁簡默不作聲走在前面,身形如風步履輕快,嘴角勾起微不可見的弧度。

兩人很快抱著一堆木柴回來,點燃了火堆在冰面上,冰層很快融化出一小圈,直到赫然出現一個幽深的洞口。

湖泊的冰層足有近兩米深,湖水很快漫上來,秦悅移開燒成碳的木柴,往裡頭看,之間裡頭擠著一堆墨黑的大魚。

大魚爭先恐後地往外跳,冰層下氧氣稀薄,乍一感覺到氧氣,果然忍不住誘惑往外跳。

猛地跳出一條黑魚拍在冰面上,秦悅喜不自勝地撿起來丟進背簍里,梁簡被她的笑容感染,無奈地跟著她一同撿魚。

網游之全能煉金師 「書上說的果真不騙人,這麼多魚跳上來,得夠我們吃多久啊?」秦悅聲音清脆,帶著濃濃的喜悅。

猛地聽見陌生的腳步聲,踩在雪地上吱吱做響,梁簡利眼看過去,喝道:「什麼人?」 一望無垠的皚皚白雪中,迎面走過來十幾個原始人,手持石矛或石斧,渾身包裹獸皮,形如落魄乞丐。

其中一人身體壯碩如鐵搭,滿臉絡腮鬍子,一雙鷹一樣的眼睛瞪向梁簡二人,質問道:「就是你們傷了赤龍他們?」

秦悅心道,糟糕,他們只出門捕魚,一時忘了防備,弓箭蒙古刀等物均留在木屋裡,可都沒帶出來。

梁簡微微看了他們一眼,不動聲色地擋在秦悅身前,聲音冷然,「你們是來報仇?」

「你傷了我們部落兄弟,自願被俘虜可以暫時留下你們一命,否則……」絡腮鬍子冷笑兩聲,說道。

他正往前走過來,卻被一人猛地拽住,緊張道:「那人的武器比熊氏部落的人還厲害,你不要走進他。」

秦悅差點笑出聲,不說他們沒有隨身帶弓箭,便是有弓箭,湊近了反而不能發揮威力,不過她樂得不提醒他們。

果然,絡腮鬍子腳步遲疑了一下,停留在原地,幾人站在厚厚的積雪裡牢牢盯著他們,卻不再往前。

顯然這裡有人還記得那一箭的威力。

「既然你們知道弓箭的厲害,還不速速離開?之前是你們擅闖我們的聚居地,才被誤傷,我們和黑狼部落沒有過節,為何不能友好相處?」秦悅右手故意放置於身後,同梁簡併肩站立,義正言辭道。

絡腮鬍子一愣,毛髮覆蓋的臉上能看出糾結,他狐疑地看著兩人,似要瞧出武器放在何處,又見兩人毫不改色胸有成竹的樣子,便還是按捺住了。

「不用多說了,你們傷了我們的族人,一定要受到懲罰,我們黑狼部落可不是弱小部落,不是你們能欺負的。」

「就是,不知道哪裡來的小部落也敢弄傷我們的族人……」

「不要放過他們……」

一時間激起了他們的憤慨,彷彿秦悅兩人是什麼十惡不赦的罪人,完全忽視了秦悅之前所說的是他們入侵了他人領地,方才被迫防禦以至於傷了他們的人。

果真是一群不講道理的野蠻人……

秦悅氣極反笑,怒道:「各部落之間聚居地是可以隨意入侵的嗎?日後我們帶上武器進攻你們黑狼部落,你們是不是要敞開部落大門迎接我們呢?」

一席話讓吵鬧的一群人安靜下來,那絡腮鬍子更是有幾分尷尬的神色,說到底是他們部落的人仗勢欺人了一些,黑狼部落雖是大部落,但一向不欺凌弱小部落,因此備受附近諸部落推崇。

話雖如此,可中箭受傷的那人,手臂生了爛瘡已然廢掉了,日後不能打獵,這對於部落勇士而言同廢人無異,比喪了命還讓人難以忍受。

想到這裡,尷尬之色退去,絡腮鬍子怒目冒火,咬牙切齒道:「你們傷了我們的族人,害他沒了一隻手臂,就算你們有厲害的武器,我們也不怕你們,黑狼部落的勇士不會畏懼任何人。」

他站出來,朝身後十幾人喝道:「奪了他們的武器,捉住他們,給赤龍報仇。」

秦悅倒吸了口涼氣,知道此事不能善了,便上前一步,「慢著,你說他傷了手臂?若是只被那隻木箭所傷,我有辦法幫他治好。」

絡腮鬍子一愣,怒容漸收,狐疑道:「你是巫醫?」又咬牙堅定地搖搖頭,「部落里尊貴的巫醫都沒有辦法,我們憑什麼相信你的本事?」

秦悅心裡默默罵了他一句,不講道理不說,還蠢。

那天梁簡下手留了餘地,只是射傷手臂,拔掉木箭止血消炎即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因此廢掉一隻手臂,唯一的可能便是,他們遲遲沒有走出這廣袤的冰天雪地,導致傷口未能及時治療所致。

對於這種外傷,她有絕對的把握,奈何這群人不肯信她。

梁簡冷著臉一手拉回她,直面朝著那群人道:「出手傷人的是我,我跟你們走。」

心知這群人廢話半天而不是直接動手,一方面是忌憚他們的武器,一方面則是這裡的部落多是俘虜敵人,而非直接殺害,他有把握被俘虜到黑狼部落後,安然歸來。

絡腮鬍子半是驚訝半是佩服,果然有膽量,他揮揮手讓幾人上前,準備一舉拿下他們。

往前時,卻見雪地冰層上現出一個深坑,不住地往外跳出黑魚,啪啪摔在冰面上,直看得他們目瞪口呆。

剛剛雙方對峙,一時間未曾注意到掩藏在雪地中間的深坑,眼下意外瞧見了,頓時驚奇不已,絡腮鬍子目光不住地在跳躍的魚和梁簡二人身上來回打轉。

絡腮鬍子後頭跟著的幾個原始人,也看見了,驚疑地指著這神奇的一幕,「這…..這……這是什麼巫術?比狼月巫醫還厲害。」

秦悅掩唇憋笑,隨口糊弄道:「我是巫醫,這不過是小伎倆,你還信不過我們治好他受傷的手臂嗎?」

梁簡怪異地瞥了她一眼,也不打算戳穿她,默默站在那裡盯著那群人的一舉一動。

絡腮鬍子看著超出他認知範圍的東西,心中震驚,卻找不出合理的解釋。

冰層上無緣無故出現一個深坑,深坑中還前赴後繼地跳出黑魚,且只有他們二人在這裡,只能看作是他們手段了不得。

他審視地目光再度落在秦悅身上,見她面不改色一臉自信,不由得猶豫起來,萬一她說的是真的呢?赤龍是同他一起長大的兄弟,他不忍心見他失去手臂后鬱鬱寡歡,頹廢在部落里不肯出門。

見他神色猶豫不定,秦悅再加一把火,「我是來自北方大部落的巫醫,部落遭受天災,我們逃到這裡來佔了領地,之前黑岩部落發生瘟疫死掉幾十人,剩下沒死的就是我治好的。你們黑狼部落應該聽說過這件事。」

此刻顧不得暴露在黑岩部落待過的事實,只得說出此事增加籌碼,她知道梁簡的打算,但絕不能讓他以身涉險。黑狼部落不像黑岩部落只有數十人,足足上千人,看守俘虜的人數絕對不少,想逃出來比登天還難。

寒風冷冽,皚皚白雪中兩方人靜默對峙,時不時發出黑魚拍打冰面的響聲。

絡腮鬍子沒發話,那群人也不敢輕易行動。

沉默半響,絡腮鬍子一字一句說道:「好,你要是治好了赤龍的手臂,我們答應不殺掉你們。」 凜冽的寒風迎面而來,夾道兩旁的山巒覆蓋厚雪,叢林銀裝素裹隱沒了光禿的樹榦。

廣袤的冰雪之中,一串如螞蟻般的黑點在山腰處盤旋前行。

漫無邊際的皚皚白雪晃得眼睛疼,秦悅裹緊了身上的獸皮衣,僵硬地呼了口氣,步伐不停地跟著他們往前走,時而仰頭凝視湛藍的天空,緩解眼睛的不適。

數個小時前,他們帶上隨身物品跟著黑狼部落的人,一路走到這片陌生的山巒之間。

秦悅一腳踩進厚雪中,踢到了隱藏雪中的石塊,險些跌倒,身旁的男人大手攬住她的肩膀,擁進懷裡,「走不動,我背你。」

秦悅仰頭看著他光潔的下巴,笑著搖頭:「走得動,剛剛不小心絆到石頭了。」

這一耽誤引得前方几人不滿,絡腮鬍子不悅地目光看過來,「走快點,天黑之前我們要找到山洞住進去。」

梁簡淡淡瞥了他們一眼,正欲說話,卻被她拽著胳膊,「別跟他們計較。」又朝絡腮鬍子笑著道,「就跟上了。」

兩人跟著大部隊,梁簡側過臉皺眉看她,「你怕他們做什麼?」

「我不怕他們,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等治好了那個叫赤龍的,我們就回去,以後和他們井水不犯河水。」秦悅緊靠著他往前走,一腳一個深坑,踩的吱吱作響,頗為有趣。

梁簡凝神看著前方,眸光幽深如無波古井,半響沒回她的話,不知在想什麼。

夜幕降臨的時候,絡腮鬍子熟門熟路地找到了一處小洞穴,他們安置在洞穴里。絡腮鬍子從獸皮袋子里拿出肉塊分給部落里的族人,有掏出兩塊扔給秦悅二人,便找到一處角落十幾人縮在一起啃著冷冰冰的肉塊。

秦悅毫無食慾,她整個身子都凍僵了,不住地呵出暖氣,想焐熱冰冷的手,梁簡見了,大手捂著她冰涼的小手,待焐熱一點,囑咐道:「你待在這裡,離他們遠一點,我出去一趟。」

秦悅乖乖點頭,看那群人也不想搭理她的樣子,便一個人待在另一側角落,抱著身子取暖。

這天,真的太冷了,冷得牙齒都在打顫。

沒一會兒,梁簡抱著一捧木柴進來,也不知冰天雪地里他哪裡找來的枯枝樹榦。

很快漆黑寒冷的洞穴里,升起熊熊燃燒的火焰,驅散了幾分從洞口侵入的冷氣,秦悅忍不住湊近了火堆,頓覺溫暖不少。

溫暖的誘惑,吸引著角落裡的那群人,絡腮鬍子面帶糾結,終究抵不過誘惑,挪挪屁股下的位置還是離火堆近了一點,其餘幾人有樣學樣。

秦悅忍著笑留意他們的動作,見是這麼一群口嫌體正直的彆扭原始人,先前對他們的惱怒也少了幾分。

梁簡挨著她坐下,大手攬著她的腰,低聲問她:「想吃什麼?」

想了想,絡腮鬍子給他們的烤肉也不知放了多少天,雖說冰天雪地里不會變質,但她看著就沒有食慾。歪頭看了眼背簍里裝著的幾條魚,眼珠轉了轉,不懷好意道:「我們吃烤魚?」

饞死他們……

看她得意的小模樣,梁簡啞然失笑,揉了揉她的頭頂,「你乖乖坐這裡,我去弄。」

絡腮鬍子一直注意他們的一舉一動,見那男人再度出了洞穴,他眉頭緊皺,怪異地看了眼火堆旁若無其事的女人。

心想那女人坐在這裡,男人不可能獨自跑了,便不說什麼。

洞穴里瀰漫著烤魚的焦香,里裡外外抹了鹽巴的烤魚,引誘人食指大動。

秦悅面帶得色地撕下一塊魚肉,剃了魚刺餵給梁簡吃,兩人你一口我一口,吃的不亦樂乎。

湖泊里的魚天然養成,同人工養殖的魚不同,自有一股野味,且肥美甘甜,吃進嘴裡不膩歪。

洞穴里很安靜,隱約聽見幾處口水吞咽的聲音,秦悅心裡偷笑,餘光瞥見對面有幾人目光直勾勾地瞧著她手中的烤魚,卻沒有絲毫動作。

梁簡察覺到他們的視線,面上微帶不悅,指腹擦乾淨身邊女人嘴角的殘渣,默默將她圈在自己的領地里。

「吃飽了。」秦悅扔掉吃的光禿禿的魚骨刺,一臉滿足的笑。

梁簡取出獸皮毯鋪上,拉著她坐在獸皮上,「吃飽了就睡吧。」

秦悅依言坐上去,卻見他身子不動地坐在一旁,疑惑道:「你不睡嗎?」

「你自己睡,我守夜。」梁簡伸展長腿,語氣平淡。

想了想,恐怕他也是不放心對面那群人,本就是不懷好意的人,如何能在他們面前安然入睡。

便一屁股坐回他旁邊,挽著他的手臂,靠在他肩膀上,仰頭看他,「那我陪你。」

一直留意他們二人的絡腮鬍子,嘴角直抽抽,這兩人過得比部落首領還悠閑自在,睡個洞穴還要升火堆,吃烤的焦香的水裡的動物肉,睡覺還要鋪上獸皮毯……

反觀他們凍得縮成一堆,躺在冰涼堅硬的石地上,偏偏那股誘人的焦香味久久未散,一時半會兒也睡不著。

察覺到那邊略帶埋怨的目光,秦悅順著望過去,卻見絡腮鬍子正打量著他們,對上她的目光,又一臉驕傲地撇過頭去。

倒是其中一人,鼻樑高挺,面容端正,頭髮比之形如乞丐頭的幾人,倒是乾淨不少,他朝著秦悅咧著笑,「你們吃的東西是從冰裡面弄出來的食物嗎?就是從冰裡面自己跳出來的,好香的味道。」

說完,他不好意思地摸著後頸。

有幾人目光灼灼地看過來,顯然是等秦悅回答。

「是啊,那叫魚,長在水裡,湖裡河裡都有魚,你們沒吃過嗎?」

似乎這裡原始部落的確很少吃魚,相比於要吐刺細嚼慢咽的魚肉,他們更傾向於吃大口大口吞噬的獸肉。

而且魚對他們來說,更難以捕獲。

「我們部落只吃肉,草根和草籽野果,你說的魚很少看到,也沒人吃。沒想到用火烤魚這麼香啊!」他見秦悅毫無架子,心生親近之意,部落里的巫醫大人如神明般讓他不敢直視,沒想到這位巫醫大人這麼和善。

秦悅笑道:「那你們錯過了好東西,這種魚河裡多的是,又有很多種吃法,不僅烤著吃,還能燉魚湯,冬天裡吃了可以強壯身體。」腦中閃過一個想法,她頓了頓,又道,「你們是不是不會捉魚?」

那人搖搖頭,笑容靦腆,「巫醫大人用巫術就能讓魚從冰里跳出來,我們沒有這個本事。」又想到什麼,語氣有些低沉,「要是我們能有巫醫大人的本事,部落里就沒人會餓肚子了。」

他親眼目睹了面前兩人毫無動作,冰層里的魚就能前赴後繼地跳出來,幾個呼吸間就堆起了不少魚。

要是魚能一直這樣跳出來,足夠部落所有人吃上好久。

而且他們剛剛吃的烤魚味道很香,他吃著乾冷的烤肉一點味道都沒有。

秦悅到沒想到龐大如黑狼部落也能有不少餓死的人,不過轉瞬想到,封建時期龐大的帝國都凍死餓死成千上萬平民,更何況是生產力如此低下的史前。

「若是我能教你們如何在湖裡捕魚,你們拿什麼交換?」 那人吞吞吐吐說了句,「我們部落那裡沒有湖。」

秦悅一噎,像看傻子一樣看著他木訥的樣子,半響,閉眼道:「那就水裡。」

他有些意動,視線卻落在絡腮鬍子臉上,拿不定主意,絡腮鬍子審視秦悅老半天,才道:「你說的是你用的巫術?」

目睹了她神乎其神的手段,他心中自是艷羨不已,但也知道巫醫的巫術從不外傳,因而才如此問道。

秦悅故作輕蔑而高傲地瞥了他一眼,捋了捋頭髮,「既然是巫術,自然不能教給你們。我還有別的捕魚辦法,你們要是學會了,這一個冬天都不愁食物。」

對面那群原始人騷動起來,目光緊盯著秦悅,又企盼地看著絡腮鬍子。

「你說的是真的嗎?」人群中的一人忍不住問了。

「自然是真的,但你們能拿出什麼來交換呢?」

秦悅同梁簡自從在湖邊平原定居,過的是自給自足的生活,實在想不出有什麼缺的,她如此行事不過是想同黑狼部落促成友好交換關係,不想平白得罪一個強大部落。

絡腮鬍子沉思片刻:「獸肉?」

「我們不缺。」秦悅果斷搖頭。

「獸皮?」

「不缺。」

絡腮鬍子皺眉,「那草籽?」

秦悅:「這些我們都不缺,你們偌大的部落,除了這些沒有別的了嗎?」

絡腮鬍子咬咬牙道:「奴隸可以嗎?」

「奴隸?」秦悅心頭疑惑,沒想到這片大陸已經有奴隸存在了,想了想,他們一開始被擄到黑岩部落差點也淪為奴隸,想來這也是各部落對異族的處理手段了。

「沒錯,我們部落聚居地有上百的奴隸,等我們回到部落,只要首領同意了,可以用奴隸和你交換。」絡腮鬍子見秦悅好奇,心知她可能感興趣,便仔細說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