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簡馨沒想到清音是認出了自己,可是看到她這次住院還需要請護工,她心裡也擔心,直接扯下自己的口罩,眼裡含淚的看著她,「清音,你沒有看錯,是我啊,簡馨。」

清音看著簡馨,「你,你這是,」

她沒想到真的是簡馨,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簡馨見清音一副驚訝的模樣,走到病床前,握住她冰冷的手,「清音,你這是怎麼了,怎麼回事,是不是傷得很重,」

簡馨沒想到自己有一段時間沒有和清音聯繫,沒想到再次見到她的時候還是在醫院裡。

清音看出簡馨對自己的擔心,連忙安慰她,「我沒事的,簡馨,只是一個小傷口而已。」

簡馨不信,清音和她一樣,都是說好不說壞的,所以她也不堅持。

清音笑了笑,原本她還在擔心和護工怎麼相處,現在和簡馨,她就沒有必要那麼拘謹。 「簡馨,你扶我去一趟廁所可以嗎,」她已經有點忍不住了。

簡馨立馬上前扶住葉清音,「來,手給我,慢一點。」簡馨雖然沒有做過護工之類的工作,可是現在面對的對象是葉清音,她動作還是十分的嫻熟。

沈闊剛去檢查病房一圈回來,擔心簡馨做不了這樣的工作,要是把葉清音照顧不好,墨北辰肯定不會放過他的。

他在病房外面偷偷一看,正好看到這個時候簡馨扶著葉清音起來,

看著她動作有模有樣的,而且葉清音臉上並沒有任何的不適,所以他放心的離開。

既然剛剛葉清音提到自己的傷口時僅僅是說了小傷口,可是,這個時候,簡馨看得出葉清音是在硬撐著。

她沒有說話,沒想到葉清音傷得那麼嚴重,幸好她今天答應了沈闊要來做護工。

清音回到病床上,「馨子,你說說,你跟沈醫生這是。」不得不說,簡馨一直愛著一個混蛋,她作為閨蜜,見不得那個混蛋總是那樣的傷害簡馨。

簡馨就知道自己肯定逃不過這一關,「清音,我和沈闊僅僅是見過面,然後他幫我介紹了這份工作而已。」

清音一聽到工作,立馬嚇一跳,讓簡馨做這樣的工作?

「簡馨,你告訴我,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你怎麼會,怎麼會」這可是護工,多累的工作,她實在是不願意去想。

簡馨輕鬆一笑,「我沒事,因為我爸媽讓我跟那個混蛋結婚,所以,我現在在逃婚。」

清音眼巴巴看著簡馨,原來她來這裡工作是逃婚,可是也不用做這些工作吧,「簡馨,你上我那裡去吧,要是那個人要對你做什麼,有墨北辰,他一定沒有那個膽子。」

簡馨眼裡一笑,她知道清音是為了她好,可是她就是覺得自己自己可以處理好自己的事情,不能連累了清音。

「清音,你聽我說,我現在已經找到了一個很好的地方住下來,你不需要擔心我,真的,我就是躲過了這段時間,到時候,我去國外,他們就找不到我了。」

清音哪裡捨得簡馨去國外,她之前自己去過的時候,受的苦受的罪,真的不是簡馨能夠想到的。

清音想到了一個主意,「馨子,這麼躲下去也不是辦法,讓墨北辰出面幫你解決吧,真的,作為朋友,我捨不得你一個人出國」

她心裡真的特別不舍的,看著她的目光,眼裡都是心疼。

簡馨愣了神,眼裡蓄滿了淚水,「清音,不是我不肯聽你的話,我就怕他那個人會對你們不利,而且,你也知道我爸媽他們貪錢,我沒辦法說服他們把聘禮退回去。」

簡馨也想要把這件事情處理好,不需要再過這樣躲躲藏藏的日子,可是她沒的選,那個人給的聘禮太多了。

清音沉默下來,簡馨父母是什麼樣子,她當然知道。

「嗯,這件事,我會跟墨北辰商量一下,簡馨,我不會讓你一直這麼的躲下去的,你需要的重新好好的活起來。」

簡馨抹掉眼角的淚水,點點頭。 簡馨並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回到那個過去,回到那個自己曾經自己很想要成為一個很幸福很幸福的新娘子,她還有機會追求幸福嗎,她總覺得自己會很難得到那張的機會。

她眼裡滿是期待的看著葉清音,「清音,你真的覺得我還可以追求幸福嗎,我,」她自己曾經如何對一個男人掏心置腹,只有她自己說得懂,可是現在改變了自己的軌跡,她不知道這樣的一切還可不可以,會不會太遲,

清音摸著她的手,眼睛帶著安慰的笑,「沒事的,你覺絕對可以的,馨子,沒有人可以剝奪你想要幸福的權力,所以墨北辰回來的時候,我會跟他說的」

簡馨點點頭,「可是,清音你現在的傷是怎麼弄成的,你看上次看到你的時候也是因為受傷,這次。」她特別擔心葉清音的身體,誰都不如她知道葉清音的過去。

清音搖搖頭表示自己沒事,「我還好,真的沒事的,馨子,這次只是一個意外,換做是你,為了保護自己最愛的人,你也會這麼做的。」

病房外,墨北辰聽到葉清音的話,站在了門口,並不著急要進病房。

他內心一直自責,無論現在他如何對付那些人,對於葉清音來說,沒有人承受她身上的傷害,所以他心裡特別不舒服。

可即便是不舒服,他心裡還是牽挂著葉清音,還是要好好的保護她,照顧她。

簡馨一聽葉清音說的這話就覺得事情絕對不簡單,「清音,你告訴我,這件事跟墨北辰有關對不對,」簡馨握著葉清音冰冷的手,「你說,你這麼做,是因為什麼,因為墨北辰,因為你愛上他了對嗎?」

簡馨知道以墨北辰的身份和地位都很適合清音,他是一個有權有勢的男人,無論誰要欺負清音,他一定可以幫助清音度過難關。

可是現在清音卻為了那個男人進了醫院,而且看起來傷得不清。

清音看出簡馨提到墨北辰的時候,一臉的認真,忙著拍了拍她的手,「馨子,你不要誤會他,這一次,是因為我看到了別人對他開槍,我不能夠眼睜睜的看著墨北辰倒在我的面前。」

葉清音說完了以後,簡馨沒有說話,她知道如果換做是周銘的話,她也會傻傻的那樣做。

可是墨北辰和周銘不一樣,她必須記得清楚,看得出墨北辰十分的愛清音

簡馨明白了之後,握著葉清音的手,「清音,希望你們可以好好的走下去,因為你之前受到苦太累了,餘生你一定要幸福啊,」她雖然已經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資格幸福了,可是她非常希望自己的閨蜜幸福起來。

清音點點頭,「馨子,你也會的,」

在她們聊完之後,墨北辰抬起手敲門,

簡馨回過頭一看是墨北辰,有點心虛的別開眼打招呼,「墨先生。」

墨北辰僅僅是朝著簡馨點點頭,走向葉清音。

簡馨也知道自己再繼續待在這裡會影響到他們兩個人,「那個,清音啊,我先出去了,有事叫我,我在外面。」 葉清音還來不及攔住簡馨離去,只見墨北辰的身影直接籠罩下來,她不得不抬頭看著他,不輕不淡的問了一句,「你回來了。」

墨北辰看著她的不是很情願自己出現的模樣,心裡多少有點吃味。

墨北辰忍不住輕輕的掐住他的臉,「葉清音,你這是不歡迎我?」他深邃的目光裡帶著星光點點的痕迹。

清音不敢吱聲,就怕自己的回答並不如墨北辰滿意,可墨北辰哪裡會放過她,揪住她的小臉蛋,俯身靠近,「嗯,說說,我該怎麼罰你。」

清音被他這麼逗弄著有點不好意思,心裡想到的都是墨北辰平時懲罰自己的時候,會親吻自己的那幅畫面,她臉蛋此時還在墨北辰的手裡,不由的燒了起來。

「我,我,墨北辰,你趕緊放開我。」她現在這副模樣一定醜死了,還被墨北辰這麼掐住。

墨北辰聽到她的抗議,確實老老實實的放開她的臉蛋,其實他倒是很喜歡這麼捏著她,軟軟的滑滑的,手感特別好。

墨北辰一放手,清音捏了捏自己的臉蛋,看墨北辰老是掐自己的臉蛋,她感到十分的不滿。

「你說你這是幹嘛啊,到時候我變醜了怎麼辦。」見他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清音忍不住嘟起了腮幫子。

墨北辰看著她這副可愛的模樣,差點想要親她,可就怕太激動會牽扯住她的傷口。

「好了,不跟你開玩笑。」說著墨北辰拉開旁邊的凳子坐下來,想起了剛剛出去的簡馨,「你的護工是沈闊找來的,他怎麼會知道你的朋友。」

上次因為葉清音的事情,墨北辰對簡馨多多少少還是有點印象的。

清音一聽墨北辰問出的話,其實她心裡也很疑惑,簡馨和沈闊是什麼關係,如果他們之間有可能的話,她倒是不介意當一次紅娘。

見葉清音眼裡也存著疑惑,墨北辰就知道連葉清音也不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

「你改天去問問沈醫生吧,簡馨她之前被一個渣男欺騙了之後其實過得也不是很好,如果他們之間情投意和,我覺得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墨北辰一聽,立馬來了精神,「你這是說,讓他們在一起?」

清音點點頭,那當然了,沈醫生看起來也不錯,簡馨和他在一起多般配啊。

墨北辰想了想這個主意確實不錯,要是有人管著沈闊,那沈闊的生活就不會那麼單一。

自己已經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幸福,那屬於沈闊的幸福,他也應該幫自己的好友。

「嗯,我待會有空就去問問,簡馨和他之間的事情,」

葉清音一聽,墨北辰這是同意了,所以她非常高興,「嗯,你幫我問問,不過,現在簡馨遇到了一些麻煩,你可以幫幫她嗎。」

清音也知道這個世界上也只有墨北辰肯幫助她,上次時娜的事情也是墨北辰幫的忙。

這次簡馨的事情,她也希望墨北辰可以好好幫助她。

墨北辰沒有說話,只是一直盯著葉清音,清音被他這麼直勾勾的盯著有點害怕。

「你,你這麼看著我幹嘛。」 墨北辰看著葉清音被嚇到的模樣,心裡有心想要捉弄捉弄她,「嗯,我可以幫忙,但是,夫人你打算如何報答我。」

原本還在猜想墨北辰這是什麼舉動的清音,聽到他所說話,有些不好意思的閉上了眼睛,墨北辰這是幹嘛呀,她有點不好意思了。

「那個,那個我,我不知道。」

她其實也沒有想到過這樣的問題,可是現在墨北辰一提出來,她為什麼覺得那麼難為情呢。

墨北辰看著葉清音嬌羞的模樣,心裡忍不住竊喜,他知道葉清音一向是臉皮比較薄,如果逗一逗她,她總是那麼輕易的就害羞了起來。

「夫人,你可記得我說的主動三次,再加上這次,四次了吧,要不湊過十次我們。」墨北辰邊說著一直帶著壞笑看著葉清音。

葉清音被他一直這麼盯著心裡總是有些發毛的感覺,她總覺得自己好像無論如何都逃脫不了墨北辰的手掌心呢。

「不行,墨北辰,你說我這一槍幫你擋得也不是白擋了吧。」想她自這次也算是幫了他一個大忙,讓他幫自己處理一下簡馨的事情又怎麼著,只不過,她目前還不知道簡馨到底要給周銘退回去多少錢。

不過她轉念一想,墨北辰有的是錢,幫簡馨先出那麼一點應該可以的吧。

可她從自己的想法中跳出來之後,看到墨北辰幽深的目光時,她知道了自己是說錯話了。

她立馬歉意的看著墨北辰,「對不起,我不是故意這麼說的,我只是,只是有點著急了。」

是的,她剛剛不過是一個玩笑話而已,可看到墨北辰把事情當真的模樣,她有點吃不消。

墨北辰沒有說話,清音心裡特別愧疚,揚起自己冰冷的手,搭在墨北辰寬厚的大手裡,「墨北辰,你就原諒我吧,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可以對天發誓,我就是跟你就事論事而已嘛。」

墨北辰俯身看著她,清音立馬下意識閉上嘴,等待著墨北辰的教訓。

可等來的並不是他的教訓,而是他將自己的手握在手心裡,手放在那樣的位置特別暖和,她眼睛一亮,等待著墨北辰跟自己說話。

墨北辰看得懂她眼裡的意識,「葉清音,無論你要我幫多少的忙都可以,但是,我不需要你以這樣的方式來回報我,你知道嗎。」

此時的墨北辰動情的看著葉清音,他特別不捨得讓她受任何的傷,可總是因為自己,葉清音總是在受傷。

清音低下頭,墨北辰的話她都聽明白了,只是她心裡想到的都是他,怎麼會跟他計較這些是非。

「墨北辰,千萬不要自責,換做是你,你也會這麼做的,所以,現在你的身體是我的了,以後沒有我的允許,你不能夠擅自對待自己的身體知道嗎。」

墨北辰看著她眼裡的笑意,知道她不過是讓自己開心一點,他沒有說話,低頭親了親她的手,然後將她的雙手放在自己手心的位置,「嗯,你想要做什麼,我墨北辰都隨便,只要你好好的,我都會無所謂。」 清音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那麼幸運,能夠有墨北辰的呵護,她上輩子是不是做了什麼好事,所以這輩子有這麼一個好男人來疼愛自己。

「墨北辰,你千萬不能夠讓自己的身體受傷,不然就是對不起我。」經歷了這次,她總覺得自己真的沒有什麼可以放不開的,甚至媽媽死亡的真相,她內心已經開始被撼動。

墨北辰盯著她的眼睛,點點頭,像是對著她做的一個承諾。

總裁,請放手! 果然,他一這麼認真的對待,清音情緒總算是緩和了下來。

坐在病房外走廊上的簡馨一直在百無聊賴的看著面前人來人往,現在墨北辰回來了。

她相信以墨北辰對清音的疼愛,現在的清音壓根就不需要她,她以及在考慮是不是要找個一個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下。

沈闊剛做完一個手術,因為擔心簡馨真的會把人照顧得不好,所以他還沒有來得及回去休息,就到葉清音的病房來。

正好看到簡馨一副不是十分樂意的表情坐在病房門口,沈闊下意識的認為,這是因為簡馨沒有把葉清音照顧好,所以被趕出來了。

娶一送一:BOSS撲上癮 「你,簡馨啊,簡馨,我就知道你做不好,你看看你,才過了多久,你就被趕出來,你知道你自己笨被罵了不要緊,千萬不要連累到我。」

簡馨見到沈闊的時候,就被他一直指責,她忍不住看向他那副咄咄逼人的模樣。

可是想想他話里提到的事情真的有意思,他這是害怕誰罵他,是害怕墨北辰罵他嗎。

簡馨一副無所謂的看著沈闊,「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被罵,拜託,你不是一個醫生嗎,怎麼會一天到晚有時間來監督我。」

簡馨覺得今天的沈闊也是夠夠的,他還真的夠盡職盡責的。

沈闊一聽簡馨這麼說,昂首挺胸的看著簡馨,「那是,你也不看看墨北辰是我什麼人,他可是我兄弟,照顧好他的女人,也能夠減輕他的煩惱。」

簡馨聽到沈闊的這些話覺得十分的意外,像沈闊這樣的人,對待朋友那麼認真,她不由的一笑,現在她好像遇到了兩個特別真情的男人。

一個是自己閨蜜的男友,一個是閨蜜男友的朋友。

沈闊一見簡馨笑,有點不知所以然的看著簡馨,「你笑什麼笑,我告訴你簡馨,裡面的病人你一定要好好伺候,就算是你被趕出來,也要給我回去道歉,走,現在就跟我回去道歉。」

簡馨看著沈闊這副認真的模樣,不由的被他嚇了一跳,「沈闊,你這是幹嘛呢,我沒有被趕出來,你別拉著我,要不然被別人誤會了不好。」

沈闊一聽到誤會兩個字,心裡不由一慌,縮回手,「那個,你跟我進去道歉。」

簡馨想著裡面還在你儂我儂的兩人,「沈醫生,你覺得我們現在進去合適嗎,萬一進去的時候見到什麼畫面,不太好吧。」

沈闊被簡馨這麼一說,臉上一紅,「你瞎說什麼,」可是沈闊這句話回答得並沒有底氣,他當然知道自己墨北辰的風格,說不定真的會遇上什麼尷尬的事情。 沈闊想要往房間裡面看一看,又怕自己會耽誤事情,要是被墨北辰發現他此時正打算瞧一瞧他和葉清音在病房裡有沒有其他的舉動,相信他出來之後,會找他的不快,所以他還是有些心虛的。

簡馨看沈闊一副心虛的模樣,忍不住想要笑話他,正在自己抬起頭的時候,她臉上笑靨如花讓沈闊看得有些呆,他沒想到簡馨一旦笑起來是這麼的好看。

讓他看得入神,簡馨發現沈闊看自己看得入了神,忍不住瞥向一旁,「怎麼,不帶我去跟裡面的人道歉了?」

沈闊被簡馨的話給驚醒,對啊,他怎麼會忘記這一段內,「走吧,我帶你進去給人家道歉。」

簡馨原本只是隨口說說,沒想到沈闊真的當真了,「沈闊,你是不是有病啊,我這是不想打擾他們,才出來的,你哪隻眼看到我是被趕出來的。」

沈闊猶豫,再次打量著簡馨,「我兩隻眼看到的,走吧,你跟我進去吧,要是人家非要趕你走,告訴你,我可幫不上什麼忙。」

限時婚約:總裁請靠邊 簡馨在心裡氣結,看沈闊一副特別聰明的慕言個,沒想到人那麼笨。

她要是被趕出來,現在還可能安然的繼續呆在這裡嗎,要是這樣,她早就走人了好吧。

可是她又有點不想告訴他,裡面的清音和她認識。

「我告訴你,我不進去,都說了人家兩人需要空間,我告訴你,你現在進去,萬一把裡面的男人惹火了,後果你自己負責。」

簡馨也不知道說什麼才能夠阻止沈闊想要進去的慾望。

所以只能夠隨便的瞎掰,希望自己說出了這些之後,能夠打消沈闊在心裡的想法。

「嗯,這倒是一個需要注意的點。」簡馨的話成功的讓沈闊留在了原地,可他轉念一想,萬一是簡馨真的被墨北辰趕出來,那他們可真的需要進去賠罪。

沈闊直接俯下身,防止簡馨逃跑,抓住她的手,「走,我們進去道歉。」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