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紀羽怒吼了,以戰氣加持著吼聲不斷朝著四面八方散去,他知道這沒有作用,皮皮不在意念之力覆蓋的範圍之內,再怎麼叫也找不到,但這只是他發泄而已。

紀羽的聲音非常的大,幾乎傳遍了小半個森林,弄得一群魔獸都躁動了起來。

好在森林夠大,難以找到聲音的來源,這免去了紀羽受到魔獸攻擊的危險,但這也讓一群在天幽森林的人暴走。

「艾瑪卧槽!跑了!跑了!我的天靈虎跑了,媽的老子在這裡守了差不多一個月才等到的,究竟是哪個烏龜王八蛋在那裡大吼大叫,嗚哇!我的魔獸啊!」一個中年漢子淚流滿面。

「誰在大吼大叫啊!嚇得我的尿拉到一半又被憋回去了!」

「媽的誰這麼缺德,把我要抓的魔獸都嚇走了,別讓老子抓到他,抓到那個人我非剝了他的皮不可!」

「次奧!小乖乖,誰把你嚇成這樣了!別怕,我一定幫你報仇。」一名大漢抱著一隻狸貓一樣的魔獸安慰著。

嬌妻是賊:偷上首席心 紀羽的這個聲音吼出,弄得一小片地域的修士雞飛狗跳,一群修士在抱怨,自己正在抓的魔獸竟然跑了。

一個一個的人都在罵娘,將那聲音的主人罵了幾百遍。

當然,這些對於當事人紀羽來說,都是不知道的,現在紀羽的心情可謂是煩躁至極,皮皮又不見了,找了這麼久都找不到,真……真他娘的坑!

他也不知道,現在他已經在這裡惹了一堆的仇家了。

此時,紀羽隨便找了一個石頭便坐了下來,還是一臉煩躁的樣子:「不知道李解那邊有沒有找到。」

想是這麼想,但他對李解實在是不抱什麼希望了,畢竟皮皮是魔獸,一階魔獸,速度是非常快的,以李解的那個速度,怎麼著也是很難找到的。

一開始他便尋著那隻白色小魔獸衝擊的方向尋找,讓李解找另外一個方向,就是因為自己找的這個方向可能性比較大,至於李解……他一半是為了鍛煉這小子,一半也是因為謹慎。

現在沿著這一邊找不到,那也就只有再回頭了,無論如何他都不相信,在這短短的時間之類皮皮可以走出二十里,這簡直就是不可能事件啊。

而就在此時……

「皮皮~皮皮~」

一陣非常微弱的聲音傳到了紀羽的耳中。

紀羽臉色一變,這聲音,似乎是皮皮的吧!

「皮皮~皮皮~」

不多時,那個聲音又傳了出來,讓紀羽整個人精神為之一振!

是皮皮的聲音!絕對錯不了!

他激動之極,立刻便停止了休息站了起來,發出了一陣強烈的意念之力將這一帶覆蓋了。

聽得到皮皮的聲音,但有些微弱,那也就證明皮皮在這一帶,離他有點距離,但這距離不會超過二十里。

然而很快他臉色卻開始變了,變得非常的難看……

竟然找不到!意念之力竟然找不到皮皮的氣息,找不到皮皮的存在。

皮皮跑哪去了?

紀羽心中疑惑至極,剛剛絕對沒有弄錯,他聽到了皮皮的聲音,但為什麼意念之力又尋找不到呢?

難道這是其他魔獸的聲音?

不可能!紀羽瞬間便否定了這個想法,這個聲音是皮皮專屬的,沒有其他魔獸可能發出這種奇怪的聲音的,但為什麼意念之力又難以找到呢?

難道說……有什麼地方屏蔽了意念之力不成!紀羽心中一動,現在似乎也就只剩下這一個可能了。

只要有點可能,那就不要放棄。

紀羽只有硬著頭皮朝著四周找去。

「皮皮~皮皮~」

皮皮的聲音再次響起。

「皮皮~皮皮~」

那聲音並不停息,不斷的響起,似乎在指引紀羽方向。

順著這個聲音,紀羽不知道改變了多少次方向,最後才慢慢的走到了正確的路,那絕對沒有錯,是皮皮的聲音!越來越清晰了。

他走的方向是一處大岩石的方向,這裡似乎到處都是石頭,非常的奇特。

一邊走,紀羽心中的疑惑也一邊增加著,難道真的有什麼東西可以阻擋意念之力的探查嗎? 惡魔的寵兒:囚愛新娘 怎麼自己從來都不知道的,歐松也沒有交代過。

這……他心中也沒底,但現在的確是這麼個情況,他也只有順聲尋找了。

「皮皮~皮皮~」

皮皮的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清晰,紀羽心中的想法就越來越肯定。

他看著眼前的一片石堆,其中有一塊巨大的石頭,如果沒有弄錯的話,皮皮的聲音是從那個方向傳出來的,不過奇怪的是,意念之力根本就探查不到任何的東西。

忽然,一些奇怪的聲音從石頭之中傳了出來……

「怎麼樣呀,有沒有效果呀?」那是一個非常稚嫩的女孩子的聲音。

「皮~皮皮~皮皮~」

「咿呀咿呀~」

「皮皮~皮皮~」

這些聲音傳到紀羽的耳中,弄到紀羽一頭霧水。

這……什麼個情況啊!

那聲音是皮皮的聲音,不過怎麼還夾雜著其他的聲音?甚至還有一個……是小女孩的?還有一個咿咿呀呀的,他肯定不會弄錯,就是之前白色小魔獸出現的時候的聲音。

這又是搞什麼東西?難道皮皮周圍還有其他的人?

「嗚嗚~我好餓呀,肚子餓死了。我,我想回家了。」

「咿咿呀呀!」

「皮皮皮皮~」

這,這就搞到紀羽更加懵懂了,這到底是怎麼個回事啊?又咿咿呀呀,又皮皮皮皮,又是小孩子的哭聲。

這弄得他越來越迷茫,乾脆就直接叫了:「皮皮!你在哪,出來!」

他直直的朝著那亂石堆的方向走去,心中越來越吃驚,絕對沒有弄錯……那亂石堆有古怪!他發現意念之力竟然不能看到這些石堆裡面的東西,這……裡面難道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嗎?

而當他的這個聲音喊出之後,又有一個激動的聲音傳了出來:「皮皮皮皮!」

那是皮皮的聲音!紀羽神情一動,頓時便有些興奮了起來,而後他便見到一個黃色的小身影忽然跳了出來,一下子便跳到了他的肩膀。

是皮皮!

「皮皮皮皮~」

皮皮親昵的扯了扯紀羽的頭髮,咿咿呀呀的叫著。

不過紀羽的臉卻頓時拉了下來,他沒好氣的將皮皮給提了起來……

「你這小傢伙翅膀硬了是不是呀!會到處亂跑了啊!害我找的這麼辛苦,你想累死我啊?我宣布你這幾天不許再次冰糖葫蘆了!」

紀羽擰起皮皮就是一頓訓斥,搞到皮皮一怔一怔的,當紀羽說到翅膀硬了的時候,小傢伙還特意看了看自己兩邊,而後露出了一副十分無辜的表情,似乎在說:老大,我……我哪裡來的翅膀丫?真奇怪。

看到皮皮這表情,紀羽又好氣又好笑,這小傢伙……真讓人不省心。

「好了好了,回來了就好,我們走吧,李解那小子還在到處找你呢,可千萬不要被魔獸叼走了才是。」

一品女仵作 紀羽一把將皮皮放在肩膀之上,便欲離開。

而此時皮皮卻一下子又跳了下來,站在地上一直拉著紀羽的褲腳,口中咿咿呀呀的叫著『皮皮皮皮』。

「又怎麼啦?」紀羽回頭,有些無奈的看著皮皮,雖然現在他想進亂石堆看看,不過忽然想起李解一個人,似乎真的有些危險。

「嗯?」而下一霎,他的臉色卻是微微一變:「哪來的小姑娘呀?」

只見此時他不遠前,一塊大石堆之中,一名扎著羊角辮子的小腦袋你忽然露了出來。

定睛一看,一名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手中抱著一隻白色的小魔獸在小心翼翼的看著自己。

那眼神,充滿了狐疑與小心翼翼,小姑娘只露出了一個腦袋,看著自己,似乎是有些害怕,這讓紀羽一陣愕然。

不知為什麼,他竟然覺得這小女孩有些熟悉,卻又給他一種可憐楚楚的感覺……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這似乎是有些奇妙了,但紀羽就是有這種感覺……

這小女孩似乎在什麼地方見過,稚嫩的面容,精秀的小瓊鼻,穿著一身潔白的小裙子,兩隻眼睛一眨一眨的,她在盯著自己,而且是充滿了畏懼。

「皮皮皮皮~」

紀羽反應過來的時候,皮皮正拉著自己的褲腳,似乎讓自己過去。

紀羽一下子就明白過來了,剛剛那聲音就是這小女孩的吧。

他露出了一個溫暖的笑,旋即便一把將皮皮抱了起來,朝著小女孩的方向走去。

那小女孩一見紀羽走過來,小身子又朝著大石頭的方向縮了縮,有些驚喜,又有些害怕。

紀羽輕輕笑了笑,這小女孩大概也就七八歲左右吧,是個小蘿莉,不過似乎有些怕羞。

「咕嚕嚕~」

忽然,一陣肚餓的聲音傳到了紀羽的耳中,那小蘿莉的小臉唰的一下就紅了起來。一臉就埋進了石頭后,只露出羊角辮在外邊一晃一晃的。

紀羽不禁莞爾,這小丫頭似乎還非常的天真呢。

「是不是餓了丫,來,哥哥這裡有東西吃。」紀羽笑著走到了巨石那邊,剛踏入亂石堆的時候他心中忽然一顫,不過在剎那之後那種感覺就消失了。

他在儲物戒中存了不少的食物,隨手便拿出了一些乾糧遞到了小女孩的面前。

不過這樣子卻讓他感覺非常的尷尬……額,剛剛的話,怎麼聽著這麼像是那種騙小孩的禽獸說的呢……額呸,老子是正人君子來著!

走到小女孩的面前,紀羽面帶微笑的蹲了下來,手中的乾糧發出一陣香味。

皮皮撇開了紀羽的褲腳,一下子就跳到了小女孩的旁邊,扯著小女孩的裙裾,咿咿呀呀的叫著,很是興奮的樣子。

「這重色輕友的小東西。」額,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紀羽的老臉都有些發紅了,這……似乎還只是小女孩吧,才**歲,哪裡稱得上什麼色。

糧食的香味一下子飄到了小女孩那裡,這時,那小羊角辮動了動,小女孩慢慢的將小腦袋露了出來,兩隻大眼睛盯著紀羽手中的食物,一臉渴望的樣子。

「吃吧。」紀羽笑了笑,隨後伸手將食物放到了小女孩的面前,露出一個溫馨的笑。

小女孩有些膽怯,但應該是很久沒有吃過東西了,她盯著紀羽手中的食物,最後還是一下子就搶了過來,埋頭便開吃了。

紀羽在一邊耐心的等著,這小女孩看上去的確是非常的可憐,粉雕玉琢的小臉,此時卻被塵埃染黑,變成了一個小臟妹。

他取出了一塊小布,用誰浸濕以後便慢慢的給小女孩擦了擦臉,十分的細心。

「嗚嗚~」吃著吃著,小女孩臉上的淚水不知怎麼的就流了出來,她一下子就丟掉了手中的食物,衝到了紀羽的身上放聲哇哇大哭了起來。

這……紀大善人一下子就手足無措了起來啊,這可不是我禽獸啊,這明顯就是這小丫頭自己衝來過的。

啊呸,勞資怎麼會有這麼齷蹉的思想。

糾正了一下自己的想法,紀羽就像是一個大哥哥一樣安撫著小女孩。

那隻小魔獸從小女孩懷抱之中跳了出來,跟皮皮鬧到了一起。

皮皮一副大人的樣子,咿咿呀呀的叫著,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然後又拍了拍小魔獸的小腦袋,就像自己是老大一樣。

偏偏那隻白色的小魔獸還一副恭維的朝著皮皮叫著,真是討好的樣子。

看著這兩個小傢伙,紀羽一陣無語。

唉!現在這是什麼事啊,怎麼無緣無故的……到底發生了什麼東西呀?

現在他還真的是一頭霧水,看著在這裡懷中哭著的小蘿莉,又看著皮皮那臭屁的傢伙在炫耀,還有那白色的小魔獸在討好,他就一陣頭大,這演哪一出呢?

但他沒有打擾這小蘿莉,他感覺得到,小丫頭受到了非常大的委屈,現在正在發泄著。

不過這也讓他奇怪,到底發生了什麼……讓這小女孩這麼傷心,還有,為什麼在這大森林裡面,只有一個小女孩,大人呢?小女孩看上去也不像是流浪娃呀,反而像是大家族的姑娘。

然而現在他卻沒有辦法問什麼……只好慢慢的安撫了。

唉!還真的當哥是保姆了啊,我也想哭啦!

終於,小丫頭哭了一刻鐘的時間,終於將紀羽的衣服都弄得濕透了,最後才將小腦袋伸了出來。

「怎麼,不哭了呀?」紀羽笑了笑,說道。

「好臭,嗚嗚~」小蘿莉捂著鼻子,又哭著鼻子道。

紀羽的笑容頓時就定格了……額……臭?哥竟然在小女孩面前出醜了?

他下意識的低了頭聞了聞。

嗚哇!的確是這個樣子,頓時他整個人就難受起來了,真的有些臭啊!

趕了一天的路,又找皮皮找了半天,汗流浹背,貌似不臭也不行啊,不過被這小女孩當面說了……還真是……有夠尷尬的。

等等?如果不是這小丫頭在這裡哭,怎麼會臭丫!

忽然,他耳中傳來兩個十分小的聲音,咿咿呀呀的,似乎十分的激動。

紀羽神色一變,抬起頭就看到皮皮跟那隻小魔獸在地上打滾,似乎很愉快的樣子。

哼!將別人的痛苦建立在自己的快樂之上?紀羽頓時滿頭黑線,而後就露出了一個非常邪惡的笑容,讓眼前的小姑娘硬生生的將哭聲給止住了。

「你們兩個小傢伙……很好笑是不是丫?讓我也來一起笑好不好呀?」紀羽一臉奸笑的樣子。

那兩個小傢伙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他一隻手一個抓了起來,一瞬間,兩個小傢伙就被他抱在了胸口。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