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絕對又是故意為之,這讓沈傾想到了地球上某一種帶有安全字眼的東西,不禁滿頭黑線。

「蠻甜的。」單千里直接將藥丸吞了下去。

小白也毫不懷疑的吞了下去。

他們兩的行為,給與沈傾的是無條件的信任,這讓沈傾很是開心。

「請盡情享用你的三日墓穴之旅。」腦海中再次傳來了聲音,沈傾已經打定,起碼現在不理會這個系統了。

吞下安全丸之後,沈傾能很清晰的感覺到身體中的一些污濁氣息在向外排出一般的消失著。

就如同是被過濾過的水一般,成為了純凈水。

「二哥,她真的是要去廢墟崖,難道她不怕死?」劉心雨有些不相信。

「沈傾本來就是蒼羽宮的高徒,或許有不怕這些毒氣的秘密呢。」

「二哥說的是,肯定是這樣,只要我們拿住她=,她的秘密不就變成我們劉家的秘密了嗎。」

「小妹,你太大意,沈傾敢一個人帶著一個小孩出來,你覺得會怕我們的暗算嗎?」劉言輕笑了一聲。

「二哥,我們是兩個人,沈傾只有一個人,難道你覺得那個小孩也是高手?只要我們跟著她,總會有機會的。」 凡人煉劍修仙 劉心雨不願意放棄。

「小妹,你的意思是要進廢墟崖?」

「大哥當初不是給了二哥兩顆四階丹藥嗎,只要二哥拿出來,我們也就可以安全的進入廢墟崖了。」

「荒唐,那兩顆四階丹藥,可是大哥九死一生,從星月學院的試煉中,拿到的,是為了讓我們保命用,你怎麼就這麼沉不住氣?」

「沈家是我們劉家的死對頭,只要有他們在,我們劉家要怎麼成為青陽鎮第一家族,沈傾這個變數的出現,更是讓我們有些擔心,難道二哥你忘了第一家族的獎勵了嗎?」

劉言沉默片刻,終是同意了跟在沈傾後面去看看。

這個時候,沈心怡派出來的人也打探到了沈傾的蹤跡,也正向著廢墟崖的方向前行。

通過廢墟崖有三條道,劉言和劉心雨是直接跟在了沈傾的身後,而沈心怡派出來的人,則是走了另外一條道,打算截住沈傾。

因為腦海中有著清晰的地圖,沈傾在這路上絲毫不耽誤,而是直接奔向了目的地。

距離廢墟崖的入口只有八百米的時候,沈傾被沈心怡派來的人擋住了。

「四小姐,大小姐讓我們來請四小姐回去。」一個為首的下人面無表情的說道。

「我有要事要辦,暫時回不去,麻煩你們回稟我大姐。」沈傾並不想理會他們。

「這也是家主的命令,我們必須將四小姐帶回去。」

「那如果我不回去呢?」

「四小姐要是為難我們,那就不要怪我們這些下人無禮了。」

「哦,哈哈,你們何曾對本小姐有禮過?我大姐是沈家大小姐,難道我就不是沈家四小姐了?我的命令就不是命令了?還是你們眼裡根本就沒有我這個沈家四小姐?」沈傾嘲諷道。

那人不再言語,而是做出了包圍沈傾的手勢。

「我奉勸你們別耽誤我的事,否則我才不管你們是誰的狗,打殘了可別怪我!」沈傾生氣道。

那人還是不言語,而是直接指揮進攻。

給臉不要臉,原本以為是自家人,不需要動手,現在看來是錯的,這根本就是敵人。

沈傾想起來小不點給她的修鍊基礎篇,裡面有一招是行雲打狗,原本沈傾覺得只是好玩的招式,沒想到居然有用武之地了。

沈傾隨手撿起一根樹枝,在身旁畫了一個圈,讓單千里和小白呆在圈起來,而她則是拿著那樹枝,指向這幾人。 「四小姐莫非是打算拿這個樹枝來對付我們?」為首的人頓時如同感受到恥辱一般,先是憤怒,然後大笑了起來。

「是啊,你怎麼知道的。」沈傾用純真的笑容笑嘻嘻的看著他們,似乎在說你們好聰明啊。

「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要是傷著了四小姐,還希望四小姐不要計較。」這人說完,幾個人便直接攻向沈傾。

「二哥,那不是沈家的下人么,怎麼在這裡圍追沈傾?」劉心雨有些幸災樂禍,「不過這倒是少了我們的事,讓他們狗咬狗,自己起內訌,這是上上策,到時候我們黃雀在後,我要親自踩在沈傾那張臉上。」

劉心雨說到後面有些咬牙切齒,彷彿她跟沈傾有天大的仇恨一般。

只是一轉眼,再看向沈傾,劉心雨便看到讓自己詫異至極的一幕,只見沈傾手中的一根樹枝猶如神兵一般,讓人無法躲開,每次都能夠打中每個人的要害部位。

只是幾分鐘的事情,那些下人面面色鐵青的躺在了地下,而且還都是趴著!!!

這讓沈傾想到了笑傲江湖中那一招屁股向後平沙落雁式,隨即斂了想笑的神色。

「看在你們是沈家下人的份上,我就饒你們一命,下次睜大你們的狗眼看清楚,再來我面前。」沈傾沒有再理會他們,便直接離開去向廢墟崖。

利用身邊的植被,沈傾編成了一個長長的繩索,試了試手發現相當的結實,隨後綁在身上,以便隨時可用。

到達所謂廢墟崖的入口,小白突然間看著沈傾,「咱們後面好像跟著兩個人。」

「修為怎麼樣?」

「一個剛剛築基,一個只是鍊氣小修士。」

「那便不管他們,不作死就不會死,我們走吧。」

沈傾看著著入口,再進一步,便是被瘴氣完全遮掩的懸崖深谷,因為有瘴氣阻擋,並沒有人知道這個懸崖到底有多深。

沈傾將身上的繩索拿下,將小白和單千里與自己綁在一起,隨後將繩索的另一端扔下這深不見底,滿目瘴氣的懸崖,只聽見哧哧作響,這繩索在遇到瘴氣時發出來的聲音。

「看來我們需要快速行動,以免這繩索被瘴氣徹底腐蝕斷掉。」幾乎是很快的反應速度,沈傾便直接跳了下去。

「小不點,你可得保護我,要不然我一命嗚呼,你們就得不償失了。」沈傾大喊了一聲,這是恐懼時如同發泄般。

「小不點是誰啊,傾姐姐。」單千里好像絲毫都不害怕,反而有些興奮。

腦海中的小不點此時也只能是一頭黑線,這不靠譜的麻麻這是以死相逼啊,自己能如何,只能保護好她掉下去不摔死了吧。

耳邊的風呼呼作響,滿目的瘴氣阻擋了視線,而小不點沒有任何的回話,沈傾不禁有些害怕了,這系統不會見死不救吧。

如果真摔死,自己可真的是作死啊,要是到了金丹期就好了,起碼可以騰空一段時間,藉助這個騰空,沈傾起碼可以保證自己不被摔死。

你不會見死不救吧,沈傾開始碎碎念,時間越長,沈傾的這種擔心便愈發的壯大起來。

劉心雨和劉言走到沈家下人身旁,劉心雨直接出手便殺了其中一個人,劉言看著有些無奈卻也只好和小妹一起,將沈家下人全部殺掉。

兩人出手,極為的利落,殺死後,最終做成了沈傾出手殺人的證據。

「二哥,這次想必沈傾不死在這裡,回家后也不好過。」劉心雨非常的得意。

「小妹,你實在是太魯莽了,就這樣殺掉沈家的護衛隊成員,要是被人知道,我們和沈家可就真的不死不休了。」劉言嘆息道。

「反正現在我和沈傾也是不死不休,無所謂,二哥會幫我的,是不是嘛」劉心雨拉著劉言的手,撒嬌道。

「你啊你」劉言戳了戳劉心雨的腦袋,「誰讓你是我小妹,不幫你我還能幫誰,只是往後做什麼事情都要提前跟二哥我說,必須在二哥同意后你才能行動,知道不?」 我的夫君權傾朝野 劉言如同哥哥教育妹妹一般。

「知道啦,二哥,我就知道你最好啦,我們快點去跟著沈傾,以防她逃跑。」劉心雨拉著劉言的胳膊往廢墟崖的入口奔跑。

「二哥,這都看不到底,我們要怎麼下去?」劉心雨望著這被瘴氣遮掩的懸崖,有些心虛。

「跳下去,你看沈傾不就是這麼下去的,還帶著一個小孩,一隻寵物,難道你還不如沈傾。」

「可是……萬一……我怕萬一我們摔下去摔死,那可不行,沈傾的命哪有我們的金貴,我才不要陪她一起死呢。」

「那你可考慮好了,不去的話我們這就回家?」劉言試探著問,如果他這小妹真的不去,回家后他一定是要再來一次。

「我再想想。」劉心雨有些猶豫不決,劉言卻在旁邊靜靜的等著她的決定。

「二哥,我想好了,我被修行,如何能就這麼輕易的退縮,既然沈傾可以,為什麼我不能,這不就承認我不如她了嗎?我決定下去!」

劉心雨這話倒是讓劉言一時之間覺得自己這小妹是真的長大了,不再那麼任性,懂得修行的艱辛了。

不禁覺得欣慰。

「既然小妹這麼執意,那二哥我就捨命陪小妹了。」劉言寵溺的摸了摸劉心雨的頭髮。

這在地球,絕對是帥哥摸頭殺,要是被沈傾看到,說不定一秒就變花痴了,更何況劉言的長相很文雅,類似於胡歌一般的氣質,長相卻更為俊美,而劉心雨,也是標準的美人兒。

劉言拿出一件法寶,是父親給他準備讓他入學星月學院時拿來用。

而如今,劉言卻拿出了這件法寶,一個如同小塔一般的東西。

「二哥,這是什麼?」劉心雨原本想著二哥怎麼帶她下去,卻看到二哥拿出來一個有些鐵鏽的小塔。

「這是五星塔,不過這只是低級仿製品,傳說真正的五星塔只有大乘修士才能夠擁有,在我們整個星月大陸也是風毛菱角的存在,而它的仿製品分為高中低三級,二哥這個只是普通的低價仿製品,不過用它來帶我們去廢墟崖底,想必是安全的。」劉言有些不舍的看著這小塔。 「二哥這小塔是哪來的?」劉心雨有些羨慕。

「這是在一次歷練中二哥的機遇,九死一生啊。」劉言在說的時候,眼裡滿是懷念。

甚至還有些嚮往的意味。

「什麼地方,二哥可以帶我去看看嗎?」

「我們還是先下廢墟崖吧,其他事日後再提。」

只見劉言手中的小塔在劉言念了一句口訣之後,迅速變大,約莫有一匹馬的大小,橫著便可以坐上人。

劉言直接坐在了小塔的腰身上,「小妹,快些上來,以我的修為也只是能堅持不到一刻鐘,不能浪費時間。」

二人坐在小塔的腰身之上,那小塔瞬間出現一層光罩,將劉言和劉心雨罩在其中,瘴氣都如法入侵,之後這小塔便如同飛行器一般由劉言指揮,直接往廢墟崖下駛去。

「這麼好的寶貝。」劉心雨還是不忘讚歎。

「是啊,低級仿製品都這麼好,可以抵擋築基後期五次的攻擊,可想而知高級和真品有多麼大的威力,二哥我也是運氣好。可惜…」

「可惜什麼?」劉心雨不解

「這小塔是有使用壽命的,次數多了威力便會漸漸消耗,直接變成沒有威能的凡物。」

「等我們控制了沈傾,有了她的秘密,二哥你也算是有了回報,何須如此感慨。」

「希望如此吧。」

不到一刻鐘,小塔帶著他們二人便到了廢墟崖底,兩人在保護罩中吞了劉家僅有的兩顆藥丸,便收了小塔,開始在廢墟崖底行走,滿目的瘴氣阻擋著他們的視線,一時看不清周遭的環境。

更不用說,要看到沈傾在哪裡。

「二哥,沈傾應該沒有摔死吧。「劉心雨在走了一段時間后問道。

」我也不知,只能四處找找看了。「

」真不知道沈傾到底來這裡做什麼,希望她不要讓我失望。」

廢墟崖底滿是動物的骨頭,寸草不生的荒地被瘴氣整個的籠罩著,靜悄悄的聽不到任何的聲音,如同來到了死地一般,讓人慎得慌。

而這廢墟崖,也的確是青陽鎮的死地。

「小不點,我就知道你捨不得麻麻死掉。」沈傾一雙眼睛穿透了瘴氣,在這崖底如同開了掛一般看的清明。

現在她還有些后怕,要是當時小不點沒有幫她,那她不就死的冤了,成為了世界上第一個穿越重生后摔死的豬腳。

「哼,這次算麻麻欠我一次,下次要是還是這樣,我可真的不管了。」小不點聽起來似乎有些埋怨。

「知道啦,下次麻麻一定提前跟你說,不再先斬後奏了,我抱著。」沈傾舉起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別拍啦,好像麻麻有胸一樣。」小不點不屑道。

「你……」沈傾看著自己的平胸,小不點似乎說的很有道理,可是怎麼自己真的好生氣啊。

「姐姐,小不點是誰,剛剛我們在掉下來的時候,姐姐大喊了一句,都沒有回答我呢。」單千里很是執著,必須要知道這個答案。

「肯定是她的小情人,人在危急關頭的時候,是會脫口而出喊出自己小情人的名字,這叫情不自禁,你這個小屁孩是不會懂的。」小白一副我懂的神情,揚著尾巴昂首挺胸的走著。

沈傾滿頭黑線,這個小白啊到底是哪裡學來的,居然會說這麼不正經的話,簡直是個小油條!

「小白,你再這麼搗亂我就不帶你去了。」沈傾佯裝生氣,嚴肅的看著小白。

「明明是事實,還不讓說,不說就不說嘛,有什麼大不了。」小白傲嬌的轉了轉身。

沈傾自然是不可能跟他們說,自己腦海中有個系統,還有個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名叫小不點。

這是沈傾這一生都必須守口如瓶維護的秘密,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如今的單千里和小白也不例外。

這是沈傾在這個異世界里生存下去必須要遵守的規則。

沈傾也想傲嬌的轉身,可是面對一個小孩子,一隻小神獸,哪裡有她傲嬌的份啊,更何況他們是沈傾來到這異世界之後,僅有的朋友和家人,除了白淺淺。

「在我們身後,大約好幾個岔口處,那兩隻笨蛋還在跟著,是誰我也不跟你說。」小白扭了扭身子,毅然向前走去。

沈傾看著小白的傲嬌模樣,不由的笑出了聲。

「好啦,別生氣啦,乖小白,是姐姐錯了,回頭給你吃麻辣小龍蝦。」沈傾半哄半就的,活像一個奶媽。

「好吧,那我自己要吃一大盤。」小白想起來麻辣小龍蝦的味道,頓時口水直流,腦中遐想聯翩。

「好好好。」 總裁追妻:幸福有你 沈傾這邊答應著,心裡卻想著,到時候可還得分小千里幾隻呢,自己也得吃幾隻,哪能都給小白呢。

「要不然你現在給我吃也可以。」小白這麼一隻可愛的小寵物,簡直不能相信他是神獸後裔,笑的那是讓人毛骨悚然。

「別鬧,我們今天還有任務呢,說不準九死一生,也說不準都出不來了,我們要快些到達目的地。」

「好吧,那兩隻笨蛋是去你家,想要和你打的那兩隻。」小白不屑的向前走。

「」劉言和劉心雨?「沈傾想了想,便想通了,也就沒有再放在心上。

在她看來,劉言和劉心雨還不是她的對手,對上也無妨。

這樣兩個不在眼中的人物,何須讓她擔心以至於妨礙到自己的任務呢。

再次拐了兩個彎道,沈傾便看到了面前一扇腐朽的木門飄在空中,離地不到一米,有些搖搖欲墜。

如果一個人看到一扇木門,飄在空中,想必會覺得這是妖怪啊,如果這扇木門再開口說話呢,想必這人會嚇得落荒而逃吧。

而沈傾雖然來到了這個異世界,卻也並沒有親眼見過這些光怪陸離的東西,只是心裡知道發生什麼,或許都是理所當然。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