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總之,既然成為了宗門長老,那麼到了最後,求是總是長生。

既求長生,便須心無旁騖,苦參天道,哪有時間在世俗界的安插業務?

以修行界常理來看,這些事都是底下人——

是了。

底下人。

那小畜生多半是被哪位高人看中,命他處理世俗產業。

可是……為什麼偏偏是他?

一個品行低劣,資質不堪的廢物小子?

聽說還因為偷窺北家大小姐洗澡,先被退婚,后被逐出家門……說是喪家之犬也不為過。

居然有如此逆天的運氣?

「哼!小畜生,你給我等著!」

一番思索,鍾萬山越想越氣,最後恨恨地說道:「紫霄山又如何?你傷我在先,這件事說到哪——」

話沒說完,就聽「吼」的一聲,一陣腥風撲面刮來,熏得他腦子一空,噁心欲吐。

定睛一看才發現,一張碩大的虎臉就在自己身後,張著血盆大口,眼神殘暴兇狠,離自己只有不到三尺遠。

「啊——」

鍾萬山心頭一跳,趕緊撐地後退,一股強烈的恐懼在內心蔓延,心臟「怦怦」直跳。

半晌才冷靜下來,發現這隻大傢伙也是外強中乾,除了能支起腦袋,整個身軀都是癱軟地趴在地上,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頓時鬆了口氣,對大黑虎道:「虎……虎兄,自己人,都是自己人,別動手,我可是大師兄的師弟,和你是一夥的。」

一夥的?

大黑虎並不能聽懂人言,但卻能看出眼前的人類正在示弱,當下眼皮一耷拉,也不知同意沒有。

「呼~」

鍾萬山徹底放心下來,以為大黑虎是同意了,便拍拍胸口調理氣息。

誰知,就在他低頭的瞬間。

「吼!!!」

大黑虎猛一下站了起來,就是張開血口,朝鐘萬山撲了過去,眼神殘暴嗜殺,根本沒有任何放過之意。

只一瞬間,鋒利的虎爪就要將鍾萬山撲倒在地,眼看要咬穿後者的脖子。

「——救命啊!」

見此一幕,鍾萬山人都嚇傻了,下意識呼救一聲便閉上了雙眼,心臟「怦怦」打鼓,恐懼的情緒幾乎要炸裂開來!

而就在這時。

「嗷嗚」一聲。

一隻小獸從牆頭爬了過來,竟把大黑虎嚇了一跳,整個身子在空中一激靈,直接摔到了地上!

而後如同鍾萬山先前似的,趕緊扒拉四肢虎爪往角落裡躲,像見了鬼一樣。

「咦?」

沒等來想象中的死亡,鍾萬山下意識便愣了一陣,不是要被咬死了么?怎麼……

他沒敢睜眼,生怕睜眼看到的還是那雙殘暴的虎眼。

而這個時候,那隻小獸順牆溜了下來。

霸道總裁的野蠻丫頭 是一隻白色的小狐狸,長得跟小狗似的。

它搖著身子輕挪蓮步,走到大黑虎面前,眼睛里閃動著異樣的光彩!是獵人看到食物的眼神,還伸出粉紅色的小舌頭舔了下嘴。

看起來萌萌的很可愛,卻把大黑虎虎都嚇傻了,亡命似地往牆角拱,將全身僅有的力量全都爆發了出來,可依舊是無處可逃。

它被小狐狸逼在角落,神情如鍾萬山先前一樣驚駭欲絕,一雙碩大的眼睛哪還有剛才的半分兇狠?

「嗷嗚~」

這時,小狐狸又出聲了,沖著大黑虎嗅了嗅,一雙靈動的小眼睛閃閃發亮,最後低吼一聲,終是張口咬了下去。

重生暖婚甜入骨 看似弱小的身體,嘴巴一張,還沒大黑虎一個巴掌大,竟敢生咬大黑虎的腦袋?就不怕被一口吞了么?

可現實卻是,在小狐狸張嘴之後,大黑虎竟然認命般地閉上了眼睛!

碩大的身體像一座黑山,卻被嚇得瑟瑟發抖,下體「滋啦」一聲,竟居然尿了……

但就在小狐狸即將咬下的瞬間,它彷彿感應到了什麼,嘴巴突然一閉。

而後搖身一變,竟變成了一個小蘿莉。

穿著一身錦繡小花裙,水汪汪地大眼睛直愣愣地看著門口。

…… 「發布會總算搞完了~」

從新店慢悠悠地下來,葉天走出大門,外面陽光正好,行人眾多,整條街都是一副生意興隆的景象,不由微微一笑,心滿意足地發出感嘆。

渾然無視了周邊幾家店老闆們幽怨的眼神。

沒錯,他這家新店的確是生意好,簡直好爆了,可惜旁邊幾家卻不怎麼樣,看起來是大把的豪華馬車停在門口,其實都是來上網的客人,還把人門給堵了……

葉天卻不管這些。

發布會弄到現在,幾經波折,總算是結束了,成果也出乎意料的好。

不過時間倒是還早,才下午四點多。

——別看之前在裡面忙來忙去,其實根本沒過多久。

前面的科普環節和飲料推廣算是耗時最長的,看似很久的「全系體驗」,其實每個遊戲都只有5-10分鐘。

畢竟是預告片不是拍電影,發布會的目的也只是把遊戲推廣出去。

之所以感覺漫長,是因為全息環境下的遊戲體驗太過真實,對觀眾們來說也十分震撼。

而在一連串的震撼中,各種新奇無比又截然不同的穿越體驗接連出現,自然就形成了主觀感覺上的延時現象。

其實真正四個CG下來,算上中間的提問、議論,以及最開始的混亂,也僅僅只過了三十幾分鐘。

倒是最後的《天之痕》預告片。

因為要鋪墊歷史背景,增加玩家的主觀印象和代入感,播放的CG長達近20分鐘。

總之,整場發布會前後相加,大概是3個小時左右。

後面上機充值就不能算了,已經是宣告結束,只等晚上12點結算。

葉天對此有著十足的信心,因此出了大門之後整個人都輕鬆不少,嘴角始終帶著笑意。

「公子好~」

穿過街道,在一群路人的注視中,葉天來到老店門前。

聽到裡面如詩如畫的問候,再抬頭一看,不由產生了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從「天道網吧」,到「天道網路會所」。

短短三字之差,時間也經歷了三個月,終於是邁出了網吧事業的第一大步。

俗話說的好,萬事開頭難,仔細想想,走到今天也著實不容易,很是經歷了幾番周折。

半路差點還嗝屁了,就是不知道是誰幹的~

有時間非得嚴查一番不可。

「嗯。」

撇開心中雜念,葉天對兩名侍女點點頭,笑了笑,接著問道:「對了,那小子和那隻大黑貓是不是在後院?」

方才在二樓時,那名婢女說的便是此事,宇文懷的侍衛把鍾萬山和大黑虎關在了老店後院,他是特意來處理的。

其實殺也可以,但是沒啥必要。

作為一個生意人,能賣錢就不能浪費。

「大黑貓?公子可真會說笑,那明明是只大老虎~送進來的時候我和如畫都嚇壞了。」

如詩明顯被葉天的形容刺激到了,拍著胸口撇撇小嘴,一副后怕的樣子。

居然把那麼大一隻黑虎說成貓?公子真是太能裝了。

「怕什麼?在本店工作,天王老子也嚇不著你。」

葉天嘴角一彎,背著手的樣子有種莫名的霸氣,看得兩個小侍女心裡慌慌的。

「行了,去忙吧,我去後院看看。」

一邊走著,葉天左右掃了幾眼,發現老店玩家居然不少,六十台機子全坐滿是自然,等機子的居然也有三四十個,其中大部分都是熟面孔。

看來老玩家對這地方還是念舊,新店那麼夢幻都不舍的走。

比如沈瀾梁成石飛幾個,便都是在老店連坐,一邊玩兒著《天之痕》一邊討論,一個個皺眉思索,好像遇到了什麼難題。

美男個個好過分 葉天路過時瞅了一眼,是第一段劇情的迷宮。

在原作《天之痕》中,伏魔山屬於「新手訓練營」,劇情簡單怪物弱小,是給玩家熟悉操作界面的。

可在系統版中,迷宮系統得到了很大加強。

一是因為。

在原劇情未改的情況下,如果玩家實力足夠,是很容易兩三天就通關的,即便是全息模式。

二來則是因為。

原作的迷宮太過簡單,基本上只要認死一個方向走,就沒有走不出去的。

對比仙劍系列的神木林、將軍墓……等各大迷宮,簡直不配「迷宮」這兩個字。

所以還是加強一些難度,多設計一些「寶箱」和「藏寶圖」之類的,豐富一下支線劇情,能有效延長遊戲時間,玩家們也能獲得更好的遊戲體驗。

當然,加強歸加強,也不至於難到撓破頭的地步。

總之是介於仙劍系列和《天之痕》原作之間,不會很難也不會感覺枯燥。

比如「伏魔山」這,只是設置一條斷橋,如果玩家能發現它,就能把它搭起來,通往伏魔山山頂,再簡單不過。

他們玩他們的,葉天瞥了一眼后也沒多管,徑直來到了後院。

進門後身子一僵,整個人都愣住了。

後院不是只有鍾萬山和大黑虎么?怎麼從哪兒冒出來一個小蘿莉?

穿著漂亮的錦繡羅裙,小臉蛋紅撲撲的,一雙大眼睛也是十分可愛,正獃獃地盯著自己,就差沒把「呆萌」兩個字寫腦門上。

而一旁的大黑虎,不知道經歷了什麼,居然被嚇得縮在牆腳,好似被強暴過的弱女子一樣?

最誇張的是,身下那灘臭烘烘的是什麼東西?感覺好像是尿騷?

——噗!

這可是四階妖獸,堪比好幾個凝山境武者綁一塊,居然被嚇尿了?

這到底什麼情況?

再一看鐘萬山,完全沒好到哪兒去。

也是一副驚恐至極的樣子,彷彿面對餓狼的小羔羊,被嚇得雙眼緊閉,瑟瑟發抖。

看樣子根本不像裝的,就差沒尿褲襠了。

葉天頓時就有點懵。

這倆可都不是什麼善類,一個四階妖獸,一名實力達到凝山境七重的宗門弟子,居然搞成這樣……

難道說——

眼珠子一轉,葉天不由得便看向這小蘿莉。

網吧後院只有一張門進出,這小蘿莉是從哪兒來的?

現場除了兩名「受害者」,唯一活著的生物就是她。

難道……是她把那倆傢伙給嚇尿了?不可能啊……

被葉天這麼直愣愣地盯著,小蘿莉也有點慌了,在葉天灼灼的目光下小臉一紅,不自覺低下了頭,同時柔嫩的小手捻起了裙邊,忍不住絞起了手指。

等等!

正是這熟悉的動作,讓葉天靈光一閃,突然想到了什麼。

「是你?」 「是你?」

名門梟寵:影帝,借個吻 葉天神情一動,立馬是想起了眼前這個小蘿莉,正是前段時間在西市見過的那個。

當時這小傢伙被一個賣鹹魚的大媽抓住,說是偷東西,自己一時心軟便上前付了賬,誰知一扭頭,小蘿莉不見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