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羅芙笑道:“忠叔,我們這就過去!”

羅芙對元昊介紹道,這位忠叔乃是羅家的老管家了,跟着羅抗幾十年如一日,算得上是他們的長輩了!

元昊恭敬地道:“昊兒見過忠爺爺!”

老管家羅忠對着忽然出現的小少爺也是激動得老淚縱橫,羅家向來人丁稀少,老爺只有一個女兒,顯得偌大的宰相府很是冷清。

“老奴不敢當!小少爺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啊!老爺一定會高興的!”忠叔高興地道。

穿過後花園的走廊就來到了前廳之處,此刻宰相羅老大人換下朝服正在僕人的伺候下喝些茶水好好休息。

年過八十的老人精神依然抖擻,雪白的頭髮鬍鬚在老人身上更顯風采。長年身居高位的他身上自然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

不過老大人待人和藹可親,從來不擺官架子,做事情一絲不苟,多年來爲帝國貢獻了自己所有的才華。

“今日我怎麼感覺府中的氣息好像清新了許多啊!?連許久不見的那些鳥兒都又回來了!”

羅老大人喝了一口茶,像是自言自語地道。

身邊伺候的丫鬟笑道:“想必是有什麼喜事要發生了!”

老大人呵呵笑了笑,他自然不會爲這奉承話給迷惑,只不過這段時間以來有女兒女婿的陪伴,讓他心情好了很多。

“芙兒他們怎麼還不過來?!”老人家嘀咕一聲,正說着,羅芙王林的聲音就傳來進來。

“爹,今天大喜的事啊!!”羅芙邊走邊笑着道,在老父親面前她彷彿還是當年未出閣的少女一般。

“哦!能有什麼喜事啊!芙兒又哄爹爹開心!”

羅抗不以爲意地笑道。

王林先走到羅抗身邊行了一禮,沉聲道:“昊兒,還不見過外公!”

老人家年紀大了,眼睛也不怎麼好用了,畢竟不是修煉之人嘛!

他這時纔看清楚原來是玄甲軍統領宋升波的兒子宋和也來了,對於宋和他還是比較熟悉的,剛纔也沒有聽清楚王林將什麼,剛要說話,只見從宋和身邊走出一位英挺少年,一撩袍子跪倒在自己面前高聲道:“昊兒不孝,現在纔來拜見外公!還望外公恕罪!”

“呀!!”

羅抗有些糊塗了,他是知道王林和羅芙自小收養了一位孩子,可是聽他們說好像在玄甲軍中,難道這就是……

“老爺,這位就是你天天唸叨的小少爺啊!小少爺今天剛回來呢!!”羅忠老管家在羅抗耳邊說道,笑容滿面。

“真….真是!!真是我外孫啊!!!”羅抗瞪大了眼睛,急忙向前走了兩步,一雙渾濁的眼睛緊緊盯着元昊的臉,這麼大一個外孫突然出現在老人面前,他還有些不敢相信。

“昊兒…..昊兒!”羅抗蒼老臉龐有些溼潤了,今天果然是有好事啊!

“外公!”元昊兩隻大手握住老人枯瘦的手掌,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好好好!!!!”

老人激動地不知說些什麼,現在的他沒有一點一國之宰相的風範,只是一位普通的看見孫子而激動的老人家而已。

羅抗老大人雖然是一介文人,但自小也是練得一身馬背上的好功夫,平時沒事都喜歡喝上二兩酒,只不過隨着年紀越來越大,他也很是注意自己的飲食,已經很少喝酒了。不過今天不同,自己第一次見到外孫,說什麼也要整上幾口。

老大人說了,爲外孫接風洗塵!

宋和也蹭了一頓飯吃,不過宋和他蹭得難道還少嗎?

雖然元昊並不是自己女兒羅芙親生的,但是從襁褓中開始的時候,王林羅芙就開始撫養他了,除了沒有血緣關係之外,和親生的也差不多!

王林羅芙一直都覺得元昊就是自己親生兒子,元昊也是這麼覺得。雖然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也很有可能還在人世,但是自己爲人子女,養育之恩如同生育之恩,他們都是親人,都是爹孃!

“外公,昊兒敬您一杯,祝您老人家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元昊笑道。

“哈哈~~~外孫敬的酒老頭子怎麼能不喝,來,滿上!!”羅抗很是有酒興,連連倒滿,禁不住羅芙羅忠等人的勸導,最後也是喝了小半杯。

元昊又跟王林喝了幾杯,這爺倆說起來也還是第一次在飯桌上喝幾杯呢!

要說奇怪還是宋和奇怪,人家是一家團聚,高興呀多喝兩杯。宋和跟着瞎湊合個啥!!喝的最多的就是他了!

不過要是說起這酒還真不一般,這酒可是好幾十年前,大秦國上一代國師,因爲和羅抗交情匪淺才送給他的養生酒,靈氣濃郁,滿口留香!

羅抗始終年紀大了一些,架不住酒力,高興地喝醉了,安穩地睡了過去。

最後桌子上就剩着元昊王林還有宋和,王林等着羅芙也下去之後,才沉聲道:“昊兒,你老實跟我說,神衛軍那邊,是不是出了什麼大事!!?”

看來神衛軍和煉屍門的事情雖然隱蔽,但是還是被王林他們有所察覺了。

元昊道:“神衛軍其實早就被煉屍門滲透,就算是十多年以前的天陰山之戰,都是魔門一手策劃,目的就是爲了合理的製造一座死山,因爲煉屍門在進行一項祕密活動,很有可能就是魔道中的極其邪惡的魔種—-靈屍王!”

王林和宋和對望一眼,雖然他們不是很清楚靈屍王的含義是什麼,但是可以想象這東西一定是非常恐怖的,要不然煉屍門也不會處心積慮地大費周章來操作這件事情。

不過神衛軍完全被煉屍門滲透的事情讓他們心中一突,就連現在的太子嬰文諾,也是魔門中人,這光是想想都讓人不寒而慄!

魔道自從十多年前銷聲匿跡之後,一直都沒有什麼大的動作,想不到現在只不過露出一絲端倪來,就如此恐怖!更爲奇怪的是,八大宗派居然沒有絲毫察覺,居然就這麼任由魔道死灰復燃嗎?!!

“好在我已經將事情告訴給了千聖堂中的醫仙二老,他們已經派人前去查探,一旦情況屬實的話,就會緊急聯絡其他宗派的人!”元昊道。

宋和狠狠地道:“那個什麼大秦國師真是一個廢物,什麼正事也不幹,沒想到正陽宗之內還有這種人!”

元昊點點頭不語,他也聽說了,這一任的大秦國師算得上是正陽宗的二代弟子,要說修爲嘛肯定差不到哪裏去,但是就是啥事都不幹,流連於塵世間,想必都把修煉的事情忘到了腦後了吧!

國師乃是正陽宗專門設立在大秦國的一個弟子,職責就是監察全國的修煉界,還有另外一個目的就是防範魔道的侵襲。

國師一職每年都會有正陽宗的弟子前來覈實,真不知道現在這個國師怎麼順利當下去的。神衛軍就在中都的眼皮子底下搞出這麼大動靜,居然都沒有發覺,難不成……

王林宋和元昊三人心中同時涌起一個念頭,莫不是連國師,宗派弟子都被魔道給洗腦了吧!!!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這魔門的力量可是遠遠超出了預期啊,想想這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的事情啊!

“光憑我們是不可能鬥得過煉屍門的,只會徒增傷亡而已!還是等宗派有消息了再說吧!!”王林嘆了一口氣。

元昊宋和也是點頭,魔道雖然十多年前衰落,但是始終位於修煉界的上層,想想當初八大宗派還不是一齊聯手纔將魔道打得支離破碎,可想魔道的力量是多麼強橫。

“好了,不說這些了!晚上在府內擺上幾桌,將那些老朋友們叫來,也讓他們知道知道,我王林的兒子,宰相家的小公子回來了!!!哈哈……哦對了,宋和呀,將你爹也叫來,我們老哥倆好好喝上幾杯!!還有玄甲軍中的那些小夥子們,一塊叫來,好好熱鬧熱鬧!!”

王林哈哈大笑,兒子的平安迴歸讓他很是開心,這種分享喜悅的心情很是熱烈。同時,他也爲自己的兒子感到驕傲,就是要將元昊光明正大的介紹給整個大秦王朝的上層人物知道!

元昊摸摸鼻子,看着宋和也是一臉興奮的樣子感到無奈。想不到一向清靜的老爹也會喜歡上了熱鬧,看來真是年紀大了,害怕孤獨寂寞!

宋和這廝不用說了,完全就是一個人來瘋,這種熱鬧的事情他高興。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了!!事不宜遲,我現在就去通知!”宋和拍拍屁股急不可耐地走了。

老管家羅忠也是一臉雀躍地下去張羅去了,嘴裏還不住地念叨着:“太好了,宰相府好久沒這麼熱鬧過了!”

與此同時,中都城門口處,一輛滿是風塵的馬車經過了門口守衛的檢查之後,緩緩走進了城裏。這是一行大概十人左右的隊伍,他們皆是身穿藍色錦衣,馬車旁是一位青年英俊公子。

馬車簾子被掀開一處縫隙,一雙閃亮的美目撲朔着四處觀看,悅耳的女聲響起:“哥哥,這就是中都城嗎?真是熱鬧啊!”

那名年輕公子笑道:“霏兒,這裏就是大秦國都了,我們還是先找個地方好好歇息吧!”

“中都……”馬車裏座的另外一名中年美婦喃喃自語一聲,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娘,你怎麼了?”美貌女子輕聲道,眼睛裏有些擔心。

這正是從雲雷鎮一路趕來的連家堡衆人,隨行的有冷傲霜和連黛霏,以及參加年輕俊才選拔大戰的連天豪!

不知怎麼的,冷傲霜自從快要走到中都之後就一直悶悶不樂,老實凝望着窗外,這似乎是熟悉或者陌生的一切。

“娘……”連天豪猶豫了一陣,還是開口問道:“我們是不是…..去舅舅家!”

“不!!”冷傲霜果斷地冷聲否決,寒聲道:“找一家客棧,不準再提起那些人!!!”

冷傲霜鐵青的臉將連黛霏嚇了一跳,連天豪也是縮了縮脖子不敢再說什麼。

遵照着冷傲霜的吩咐,連家堡衆人在人滿爲患的街道上艱難前行,好不容易找到一家還沒住滿的客棧,一行十人這纔有了落腳的地方。

要說連家堡雖然論起實力來說,也是絲毫不輸於中都裏的那些世家大族,但是他們地處偏遠,名聲不響,進了中都還真沒什麼特殊的地方!

中都藏龍臥虎之地,許多家族都跟八大宗派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英才匯聚,從來都不缺少天才人物的出現!

雖然冷傲霜在中都還是有些人脈關係,但是因爲種種原因,她至今不想在跟他們扯上關係。冷傲霜家族裏的事情,就算連黛霏和連天豪都不是很清楚,他們也不敢多問。

這次來的最重要的目的,就是爲了兒子連天豪將來的前程,還有女兒連黛霏。不到最後關頭,她是不會去求那些人的!!冷傲霜早就在心中默默打定主意。

“掌櫃,要五間上房!”連天豪拿出兩塊三品靈石,要說中都以前的物價也沒這麼昂貴,可是最近越來越多的人涌了進來,到處都是人滿爲患,所有東西都是大幅度漲價,商家趁此機會可是狠狠地賺了一筆!

後面來得晚的人,恐怕到時候連個住宿的地方都沒有!

“好嘞!五間上房!您幾位請!”掌櫃笑得岔開的嘴,吩咐小二趕緊招呼客人。

掌櫃眼睛雪亮,這羣人看上去雖然風塵了些,但是身上的貴氣還是遮掩不住,出手又這麼大方,典型的有錢人!

шшш⊙тт kΛn⊙C 〇

“再給我們張羅寫飯菜,等會下來吃!”連天豪有吩咐了一句。

又在連黛霏的示意下讓店小二弄些熱水去客棧中,接連趕路,身上都有些灰塵了!

連天豪和冷傲霜還有連黛霏坐在一張桌子上,他們帶來的幾位隨從護衛坐在旁邊,正吃着大秦北方一些特別的小吃飯菜,很是可口。

連天豪注意到今天城中穿戴着玄甲軍盔甲的將士特別多,就連旁邊都坐着些,很是熱鬧的樣子。

連天豪將小兒叫過來詢問道:“小二,今天有什麼事情嗎?怎麼玄甲軍的軍爺們都聚集到了一塊?”

小二崇敬地瞄了一眼旁邊坐着的幾位玄甲士卒,一臉神祕樣地道:“幾位是來趕場的吧?聽說今日宰相府大擺筵席,玄甲軍的好多將軍統領都去做客了!朝中好多大官都會去呢!!”

客棧是走南闖北的必經之地,故而這些店小二也是消息靈通之輩,有什麼問題問他們一定沒錯。

“不過至於宰相府爲什麼這麼熱鬧,那就不是我能夠知道的了!”這機靈的店小二還算厚道,沒有瞎編亂造,連天豪給了些小費將他打發走了。

“娘….我…..”連黛霏有些猶豫地看了看母親,想說什麼又不敢問。

冷傲霜知道她是想打聽有關元昊的事情,但是元昊的事情她心裏很清楚,都不知道怎麼跟連黛霏解釋。

按照她的想法,既然玉闕玄雷崖被毀壞了,那麼就一定是元昊聽了她的話闖進了祕境深處,觸發了禁制纔會這樣。既然連整個玉闕玄雷崖祕境都被破壞了,那麼元昊一定也活不成了!

對於這件事情,老實說她的心中還是有那麼一點愧疚之情的,看着女兒日思夜想,茶飯不思的樣子她也很是無奈,沒想到連黛霏真的對元昊情根深種了。

連天豪自然也知道妹妹心中想些什麼,但是他卻不知道自己母親在整件事情當中扮演了一個什麼樣的角色,對此他也很是無奈。

三人心思都不在這裏了,正在這時候,門口處走進來幾個身穿玄甲軍統領級別鎧甲的人,掌櫃小兒紛紛上前來問好,忙前忙後地位幾位大爺張羅。

坐着的幾桌玄甲軍士卒連忙站起來抱拳齊聲喝道:“見過各位統領!!”

當先領頭一人隨意地擺擺手道:“衆兄弟不必多禮,吃完我們一起去宰相府!”

“好!!!”

衆位士卒齊聲吼道,很是高興的樣子。

連天豪看了一眼後來的這羣人,心中暗暗吃驚,居然全部都是統領級別的人物!他們的修爲沒有一個比自己低的,甚至有一兩個的氣息已經讓自己看不透了!

玄甲軍當真不容小覷啊!!連天豪心中暗暗驚呼,冷傲霜目光也凝實了,這般實力想要掃除一個連家堡當真是容易啊!

“我說大山啊,元昊小子真的回來了!!??”一名腰間插着一根通體火紅鐵棍的壯實男子悶頭喝了一口酒問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