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而上方那名中年人見狀,頓時面色一驚,這時,只聽那位嬌小的少女並沒有任何的說話,而是緩緩的看了看靈宇,語氣不屑道:「這也是為何你位居靈家八俊末尾之故吧,區區凡間之地,有何畏懼!」說完竟是緩緩閉目不語。

聞言,靈羽明顯憤怒無比,剛欲出手,這時,上方的中年立即語氣嚴厲說道:「好了,靈宇,莫要無禮,還不站好!」見中年人發怒,下面的一眾年輕人,除了那靈荒外,皆是噤若寒蟬,見狀,中年人似乎平復了下怒氣,頗為滿意道:「眼下,你們只需要記住留在天月閣中好好的修鍊即可!至於其他的事,等此次事情過後,我靈家自會解決這段時間內蹦躂的那些螻蟻的!」

待所有年輕人離去后,一名老者緩緩的自大廳后出現,見老者出現,包括剛才中年人在內的,所有打聽人皆是一驚,都起身恭敬道:「恭迎太上長老,此次的事,恐怕又要太上長老費心啦!」

老者面無表情,而後似是有些感嘆道:「哎!都這些年啦,那些傢伙還是不忘當年的事啊!但願此次來人不是當年那人,不然的話,我靈家在這裡的根基怕真保不住啦!」

而作為近期被靈家視為蹦躂的螻蟻之一的靈羽,此刻正站在樓月城的城主府前,也就是董府前,看著恢弘的門庭,靈羽不禁像是昔日初進摩雲城趙府時的感覺,不過,他若是知道此刻靈家對其無視的態度,恐怕會高興不已吧!

而董天辰在出門見是靈羽找其時,不禁面色一喜,當下連忙將靈羽迎進府中,態度上甚至比當日更甚,其實之所以如此,因為董天辰很自然的將近期靈家遇到的麻煩,與靈羽出現聯繫在了一起。

因為貌似自從靈羽因為李清蓮與靈宇結怨之後,靈家貌似就遇上了一些不順心的事,甚至,今日有消息稱,靈家一名戰將巔峰的高手被人暗殺,這等手段與勢力,在這樓月城方圓百里,除了那蠻荒沼澤中的禁忌存在,董天辰實在想不到還有哪些勢力,而剛好靈羽貌似就是從那裡出來的,這一切聯繫起來,怎能不讓董天辰對靈羽的態度更為殷勤呢!

!! 瘋僧故事講完,圍觀村衆人漸散,那暴露無遮掩的九眼天珠,並未惹得它人注意,因此處無人識得天珠此物,只當那是普通掛飾,只項字德與黃有蹲坐原地,望着僧人脖子掛墜,神情有驚、腦中混想稱怪、稱奇。

“此物、可有贗品?”項字德說問道。

黃有吸氣搖頭,二指掐滅香菸,呼哧一口、嘴中噴出藍灰煙:“確有贗品,但贗品不會出九眼天珠,那九眼天珠太過昂貴,天價難擋,買之人於買前、必定尋明白人瞧看,那贗品,豈能逃過專家眼目,所以無人會仿造九眼天珠,因賣不出去。”

項字德靜悄看與僧人之處,此時瘋僧立身面向西,對着村子與散去的村衆人閉眼默唸,一掌立胸前,一掌撥念珠,如此之式、好似在念誦經文。

黃有接話又說道:“鄙人剛剛推敲十幾個可能,只兩種可能近實,一種、這瘋僧眼看也知曉,他乃窮僧,不會有錢買九眼天珠,他身上之天珠,乃由他人傳承而得,比如師承、友承、家承。二種、瘋僧不簡單,怕那與靈力勢力有關,若如此、鄙人不會相信他是偶然在此傳佛法。”黃有側頭眯眼看向項字德,嘴角勾詐笑:“恐怕與小兄弟你有關。”

聽得黃有解析,項字德知得其話意,自無卑山而下、火車之上遇到第一行刺者、秦明,至那時便知曉、自身已處衆睽之下,雖不見那些“刺客”現身,但近幾月間,那有眼睛盯着自己後背的感覺越發清晰,且直覺那背後之眼漸多。若爲黃有所講第二種可能,此僧或因刺殺自己而出現在此,可如何相看,也不見他身上有殺機,且不遮掩暴露自己、暴露天珠,豈不是在宣告他的身份?如此、怎是個暗處殺人者的作爲?

對那攜帶重物九眼天珠、又有刺客嫌疑的僧人,項字德二人未做出任何舉動,因感受不到殺機,毫無威脅緊迫態,只靜觀僧人唸誦經文。

項字德忽內嘆氣,低聲細語說問道:“那些個人,只因我與項無庸的關係來刺殺我?”

黃有不在思緒,面容已放開,回至邋遢模樣,扣着嘴角死皮回覆道:“小兄弟,你想的方向錯了,應該想這些人、因何還未對你出手。”

“因何?”

黃有未直予答案,而似打趣說問道:“本過有二十幾年平凡生活,忽成了衆人追殺對象,人生周圍一切盡變,好似那二十幾年的平凡生活都如假象,如此之大的反差,小兄弟是否感到一絲的委屈?”

項字德只靜觀頌經僧,不做聲響,心中好似默認黃有之言,人生突然換做如此活法,心裏…確有委屈…

黃有嘿呵一笑:“男兒莫談委屈,你已經從老天哪裏賺得二十幾年的平凡生活……”

話未完,眼前突然的驚變,叫蹲坐談話的項字德二人惶恐、詫異、驚訝!本原地閉眼頌經僧,忽的消失不見了影,原地不見了影,如蒸發般瞬間消失,地上只留得那凌亂的赤腳印,二人四目相對,久久說不出話,因眼前剛剛發生之變,完全超出常理,非鬼非妖非神非仙的瘋僧,是如何消失的?

“睿智的大先生,可解釋得通?”項字德一句似調侃之言,頭不有動,定睛看着瘋僧消失前所站之處。

黃有亦是見得那瘋僧消失,瘋僧消失之際,周圍不見任何異常態,沒得電閃、不有雷鳴,他猶如一口氣般的消失,黃有嗯聲許久,說道:“想必與那天珠有關,我想天珠在一些人手中,會有這個神祕的力量,或許…是幻術…”

“牽強。”

“那小兄弟你給個解釋。”

“幻覺。”

“哈、哈、哈,小兄弟也會開起玩笑來了?”

天色漸暗,涼風四起,家戶門窗透出燈影,熙攘聲散盡,村落有了夜意、靜悄悄。村口有二人,青年與中年,二人徘徊於凌亂腳印周圍,時低頭瞧看,時撓頭思索,好似欲尋得什麼答案,可許久之後,依舊未解其心中疑惑。

“算了小兄弟,就當個幻覺吧。”

心存疑惑二人邁過“二樁村”石碑,走向村落裏,欲尋得今夜住所處。過大道、下小路、進衚衕,根據黃有之說,二人先需找得村大隊部,尋求村領導的幫助,可二人村中兜轉幾來回,並未找到村大隊部,此村小路衚衕猶如迷宮,致使二人於二樁村、走丟了方向。

“二寶、二寶快回來,二寶、二寶快回來…”

忽來一陣叫喚音,聲來源處不遠,在項字德二人身前院中傳來,聲音好似女性老者,音質平淡,略有顫抖,只反覆喚着一句:二寶、二寶快回來…

黃有聽得聲,眼眶內雙珠一晃,好似有了何等主意,拍打項字德說道:“得了小兄弟,不用找村大隊了,咱們有住處了。”

“嗯?”

未有解釋,黃有拉拽起項字德,走向前不遠處一戶人家、那院中喚音人家。幾步路,二人站於院大門外,那黑綠漆鐵質大門半敞開,直見得此戶人家之景。此院院中有米倉,倉內黃玉米,一輛拖拉機停在房屋前,房子乃平房,大小四間屋,東屋漆黑,西屋亮燈,燈光透過窗玻璃,照亮院中一位女性老者,女性老者年歲有六十,懷中抱着幼兒,走走停停在院中,她腳下邁着十字步,嘴中哼呀着“二寶、二寶快回來”,每哼呀一句,便用一隻手向天抓去,好似抓有一把空氣,直把這空氣,向懷中睡去的幼兒頭頂撒去。

她腳下踱步:“二寶、二寶快回來…”她伸手向上抓,握緊拳頭:“二寶、二寶快回來。”緊握的拳頭停在幼兒頭頂,五指一張、散開:“二寶、二寶快回來,二寶、二寶快回來……”

她反覆喚念,手上重複着動作,或過於的專注,未注意得門外項字德二人,項字德看着那女性老者,她在昏後夜前的院中,抱着幼兒走停喚念,此態猶如瘋癲、魔怔。

“這是?”項字德側頭相問。

黃有回覆道:“那幼兒想必是丟了魂,這老太太在叫魂呢。”

“叫魂?” 對於董天辰的熱情,靈羽顯然是無法得知太過詳細的緣由,只知道,眼下看董天辰對自己的態度,想來,求他幫點忙,應該不會是什麼太難的事情,當下,心情也舒暢了不少,滿臉笑容的迎合著、和董天辰一起進入董府。

笑聲中,靈羽發現董天辰總是在極為隱晦的提及一些蠻荒沼澤的事情,就好像在確認著什麼事情一樣,不過,對於這種疑問,靈羽總是含糊其辭的笑答著,畢竟,那蠻荒沼澤可是人家家門口的地方,自己只不過是因為虛空隧道的原因,在那裡待上了一些時日而已。

就在在二人各懷鬼胎的一邊交談,一邊走向大廳時,突然一道略顯莽撞的身影,伴隨著一道嬌笑聲,自拐角處闖出,靈羽和董天辰都顯然一愣,尤其是靈羽,因為那道嬌小的身影,因為倒著身子衝出,似乎還在嘲笑著追逐她的人太慢,所以根本沒觀察到靈羽的存在,直接向他撞來。

對於這道莽撞身影的主人,靈羽自聽到聲音的那一剎那,便已經猜到了大概,因為自己曾經就被那嬌蠻的少女給大聲叫罵著走出來,進而結識了董天辰等人,撞上他的身影赫然就是董玲,這一樓月城城主的千金,眼看著,少女即將撞上自己,靈羽一時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倉促間倒顯得有點糾結不已。

這時,董玲似乎嘲笑夠了那緊追著她的人,轉過身來,準備再度拉開距離,哪知道,在她轉身的那一剎那,突然有著兩道身影出現在其原定的路線上,突兀出現的身影,也讓正在興頭上的少女一驚,尤其擋在其路上的身影竟是靈羽,更是讓董玲震驚不已,當下腳下一頓,也就是因為這一驚一頓,讓其在轉身之際,一個身形不穩,腳下一個踉蹌,向前倒去。

見狀,董天辰和靈羽皆是一驚,但二者皆是心有所想,所以竟是一時未反應過來,靈羽覺得眼下自己和這丫頭還是避嫌點好,所以等待著董天辰來扶住少女,而董天辰則似乎想藉機看出些什麼,也就並未出手。

也就是這短暫的時間,董玲眼看著就要倒地,而二人再出手也有些來不及啦。咻的一聲,一道身影極其迅速的來到即將跌倒的董玲身邊,極其小心的伸出手臂將欲倒的董玲扶住,避免了董玲的摔跤,也避免了靈羽和董天辰二人的一場可能轉化真實的虛驚。

見董玲無恙,董天辰立即站出來,語氣中略帶無奈與責備的說道:「玲兒,你怎麼又不聽話胡鬧啦,又在亂逛,是不是今天的功課都完成啦!」

聞言,董玲也立即不滿道:「哼!叔叔總是將人家關在家中,不讓玲兒出去玩,還天天逼人家做什麼功課,一點都不心疼玲兒啦!而且,今天居然還帶這個流氓回來,也不想想要不是這個小流氓,靈宇哥哥怎麼會回來后都不和清蓮姐姐一起來看人家啦!」

董玲的指責,讓靈羽明顯一愣,聽董玲的口氣,自己什麼時候竟成了這丫頭而今諸多霉運的罪魁禍首啦,這也太有點冤枉好人了吧,另外,貌似流氓這一說,當時也是怕誤會擴大,按照你的吩咐乖乖走出來的吧!

見靈羽有些尷尬的立在原地,董天辰面色似乎有些微怒,而後語氣威嚴的說道:「玲兒,不得無禮,蠻小兄弟不僅是我等的恩人,眼下更是我董家的客人,你怎可以這麼沒大沒小的呢!還不快給蠻小兄弟道歉。」可是董玲顯然對靈羽沒有任何的好感,當下昂著的笑臉一甩,似乎根本不屑的意思。

見狀,董天辰雖面色微怒,但顯然對董玲還是疼愛有加,當下,寒著臉對站在董玲身後的一道佝僂身影說道:「影仆,你怎麼帶的小姐,怎麼讓她亂跑呢!還險些撞到客人,看我待會怎麼教訓你!」

聞言,那名剛以極快身法扶住董玲的僕人,立即躬身歉然道:「對不起,二爺,屬下日後定會注意!」語氣中竟有著股滄桑沙啞之音,而聽到影仆的道歉,以及董天辰說到的教訓,董玲明顯嬌軀一愣,攔在那佝僂著身子的影仆面前,面帶不忿道:「為什麼叔叔每次都要懲罰影仆叔叔呢,又不是他的錯!」

說著看向董天辰,見他似乎沒有半點不懲罰的意思,甚至眼神中對影仆的怒意更甚,董玲也明顯面帶急色道:「大不了、大不了、大不了人家給那個傢伙道歉就是啦,叔叔不要責罰影仆叔叔啦!」

聞言,董天辰終於露出一絲笑意,見董玲終於妥協要道歉,一旁的靈羽見狀,立即出聲制止道:「不打緊,不打緊,不要道歉的,董副城主實在是太過客氣啦!」

聽到靈羽這話,董玲的臉上也明顯露出一絲高興之色,拉著影仆的手望向董天辰道:「叔叔,你看,是他不要人家道歉的哦,你可得說話算話,不準懲罰影仆叔叔哦,我們走啦!」當下,很快的拉著影仆離去,似乎生怕下一瞬間董天辰就會反悔一般。

靈羽笑著看著小跑而去的兩人,不過,就在影仆與靈羽擦身而過的一剎那,靈羽突然感到一股極其強大的氣息,甚至連肩頭一直沒有什麼動靜的黃岩劍齒豹都睜開了眯著的睡眼。

見黃岩劍齒豹都是如此狀態,靈羽不禁有些面色凝重的看向那佝僂的背影,心中暗嘆「好強的傢伙啊!竟然可以隱藏的如此之深。」當下,靈羽對於這董家的勢力開始重新定位一番。

而董天辰見靈羽和黃岩劍齒豹竟有此反應,倒似乎見怪不怪的說道:「靈羽兄弟實在是太過謹慎啦,一屆僕人而已,或許靈羽兄弟有所不知,最近的樓月城可是有人直接在挑釁著靈家的威信,所以搞得我們這些小世家也不得不注意一番。」說著眼神銳利的看向靈羽,對於董天辰的話和反應,靈羽只是裝作根本未注意,笑著輕答道:「哦!竟有此事。」說完,二人相視一笑,便再度笑談著向大廳走去。

待二人來到大廳坐下,說話時,靈羽則是面色一改,直接開門見山道:「董副城主,不瞞你說,這次,蠻羽上門確實是有事相求,不知董副城主可否資助小弟一些晶石或者金幣,最好可否提供一些煉丹鼎爐的消息,小弟,這些日子,需要煉製一些丹藥,可是初來此地,倒是有些囊中羞澀啦!」

聞言,董天辰先是一愣,而後哈哈大笑道:「早在分別之時,便告訴蠻小兄弟莫要見外,我還以為是何等大事呢,身外之物,我董家倒也算積蓄不少!」說著便命人去取東西,很快,三個儲物袋便出現在靈羽的面前。

董天辰指著三個儲物袋道:「蠻小兄弟,這裡,一個袋子是些許金幣,另外一個袋子是些許晶石,而至於這最後一個袋子,則是我前些日子,在天月閣的拍賣會上,拍到一個靈品峰級的煉丹寶鼎——九竅離火鼎。」

聞言,靈羽眼睛一亮,立即將其取出,雖說對丹爐並沒有什麼研究,但是,閉目靠著強大的精神探知力,一眼便看出了鑄造這九竅離火鼎材料的不凡,以及蘊含其中的精妙繁奧之處。不愧是一件靈品峰級的寶鼎,當下忙拜謝董天辰,並承諾日後有需要幫忙之處,定會萬死不辭,有了靈羽這話,董天辰立即笑拍靈羽的肩膀道:「蠻小兄弟實在是客氣啦!」

想著時間的緊迫,靈羽在得到所想的東西后便立即拜謝董天辰離去,而對此,董天辰也只是稍作挽留,見靈羽似乎卻有急事,便也就送靈羽出門。

待靈羽走後,董天辰回到大廳,只見這時,大廳中正做著一名面色威嚴的中年人,董天辰緩緩的開口道:「大哥,不知你覺得此子如何,小弟這次的投資算不算成功!」

上方威嚴的中年人語氣平淡的說道:「是個了不起的坯子,不過,身份著實讓人看不透,但此子的精神力著實驚人,尤其在探測那九竅離火鼎時,區區初階的人階陣師竟然能感受九竅離火鼎的精妙不說,還承受了其中的離火天精所散發的可以炙烤精神力的火之力。若是此子順利成長下去,倒確實是個成功的投資。」

聞言,董天辰笑道:「呵呵,大哥,你可是很少如此看重一個年輕人啊!不過,真是沒想到,那小子竟然會主動上門來找我借財物煉丹。」

「你或許不知,此次靈家明面上是有著一名戰將巔峰的強者隕落,可是,暗地裡那次行動中,確是有著一個戰宗境界的老古董出手將那名挑釁之人重傷,雖然可能手段不甚光彩,但是,那人可以順利逃脫,我想來人十有**就是那裡的人啦!」中年人語氣凝重的說道。

聽到這些消息,董天辰明顯一驚,顯然沒想到竟還會有這麼多隱情!而靈羽此次借東西煉丹,豈不是,當下面色一驚道:「難道,大哥你的意思是,那蠻羽真有可能、、、!」

「畢竟離那兩個老傢伙的境界還有一些差距,所以未能太近觀看,能得知的只有這些啦!不過,我有感覺,那就是靈家說不得會因為這少年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而帝國的行動說不定也得提前準備啦!」中年人說著緩緩的起身,頓時天地間的源氣似乎都為之凝固一般。

!! 人有三魂七魄,但凡失其一,身體與精神便會失常,表現之態:吃不下飯,睡不得覺,惶惶不可終日,神會恍惚,心神不定,煩躁不安等。

三魂七魄需附其主人肉體之上,如若因受到驚嚇,或魂魄受到它力引誘而自行出走,體內魂魄不全,此時便需要叫魂。失魂者多爲嬰幼兒,因嬰幼兒尚未長成、魂魄不穩,易受到波動而魂魄出逃。叫魂着多爲母親,因母親是嬰幼兒的依賴,母親可給予最親切的安慰,能消除嬰幼兒內心的恐懼,從而穩定下不安情緒、使魂魄歸位。

“哎呦!老嫂子,你這麼個叫法可喚不回魂啊。”

黃有突來一聲大喝,驚得院中女性老者停下叫魂法式,她急轉頭來看,見得院外項字德二人,女性老者面中頓然起怒,好似因黃有打斷其叫魂而怒,不等她來罵,黃有已未得請而擡腿邁入院中,兩步走去、來至女性老者身前,雙手抱拳、彎腰鞠躬、禮貌客氣語:“鄙人黃有,這有禮了,與那院外小兄弟二人唐突來擾,見諒、勿怪。”

本欲開口破罵的女性老者,見黃有舉止文雅,話間問好又禮貌有加,心中有個打定,眼前二人、好似非個胡鬧混攪人。那罵言收回,怒氣漸弱,但臉色依舊沉重,不有好氣說道:“你們是誰?我孫子的魂怎麼就叫不回來了?”

黃有輕探頭,瞄去一眼懷中幼兒,說道:“老嫂子,不是叫不回,而是你這個叫法不成。”

女性老者懷抱着幼兒,定睛打量身前黃有,眼中有遲疑,三五秒後開口問道:“那怎麼個叫法?我們這邊都這麼叫,我兒子小時候就是這麼叫回來的。”

黃有放下牛皮包,正言正色解說道:“若魂魄離去的少,情況較輕,那隨意呼喚幾聲,確也可使得魂魄自主歸位。但您看您懷中的孩子,他三魂七魄離去過半,已爲重者失魂,如此、可不是幾句呼喚便能了事,需借外力拉回魂魄,再加以安慰,才能息事了人啊!”

女性老者低下頭,看着懷中沉睡幼兒孫,情緒起糾結。這身前男子所說不假,孫子丟魂確丟得很重,自身叫魂也非一次,但怎樣呼喚,也不見孫子有所好轉,事至今、那孩子從丟魂初期睡不得覺,倒此時每日昏沉瞌睡不醒,如此之態,說明情況越發嚴重,好似那魂魄越丟越多。

“怎麼?你行?你是專門叫魂的師傅?”女性老者說問道,雖黃有幾語命中幼兒病之程度,好似個高人模樣,但她依舊存有戒心,對這不請自來、不知何處而來、不明來此如何的二人,只感是那江湖騙子,來騙取錢財的神漢。

“不不不。”黃有擺手搖頭,好察言觀色的神棍,透過女性老者那雙眼,已是看清其心底,扯謊說道:“我兄弟二人只路過,忽聽得你叫魂,因我那小兄弟略通玄門術,又是善良人,便非拉扯我來此瞧看,看看是否能幫得上忙,門外一看,鄙人已知啊,老嫂子,您孫子情況挺重啊,您這麼個叫法不成,要不、您叫我那小兄弟試試,放心,不要錢,什麼都不要,我們兄弟二人只喜善行。”

院外那項字德,聽着二者對話,頓然明瞭黃有來此何求,黃有心之念,不過治好那幼兒丟魂症,好叫此家人感恩戴德,給予吃食並收留過夜,黃有看出那女性老者心有存疑,怕他是個騙財之人,所以說得只因好心來幫忙,來此只是作善行。若一切順利,那幼兒魂魄歸了位,依黃有口才之能,不愁此家人不收留二人住宿。

“小兄弟,進來啊。”黃有半轉身,對項字德招手呼應。

女性老者稍偏頭,繞過黃有看向項字德,見得項字德年紀尚青,心中又是有疑:“哪有這麼年輕的神漢?看他面相“生根”還挺重,他行嗎?”

“哎、老嫂子。”黃有伸手止話:“鄙人說了,我們不是叫魂、招魂、喊魂的神漢,只是路過,而我這兄弟懂正巧懂得玄門中術,這叫什麼啊,這叫機緣,你孫子的機緣,也是我們兄弟二人善行的機緣,俗話那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啊,怎麼樣老嫂子,樣我這小兄弟叫個魂試試?”

女性老者面帶維諾,一時拿不得注意,擡頭說問道:“不會損害了我孫子吧。”

“嘿!”黃有一拍大腿,說道:“老嫂子這叫什麼話,我們是來幫忙的,怎麼會損害你孫子,小兄弟即使叫不回來魂,對你孫子不也沒個什麼壞處嘛,對不?”

院外項字德呆定,自己、哪裏會叫魂…

女性老者心中暗自打量,眼下孫子丟魂,自身反覆呼喚也不見好轉,而此時巧來過客,且說有叫魂本領,女性老者思有半分,只好信了那機緣之說,忽轉頭向屋內喊叫:“他爹啊,家裏來客人了。”

“嗯?”黃有順其目光看去屋內,心中念罵:麻痹的家裏還有人,聰明人否?

“來了來了。”

話先至,人隨開門聲而出,一老漢,上身光漏、下身大褲頭,頭頂着溼噠毛巾,腳下踩那人字拖,看其態勢,好似剛剛睡前洗涮,老漢嘴中應和着開門出迎:“來了來了,誰呀這是?呦、面熟啊,老婆子、你遠房親戚啊?”

黃有與其握手,隨後彎腰鞠躬:“鄙人黃有,有禮了,嗯…老哥,我看您也面熟啊…”

女性老者插下話,介紹說道:“師傅,這是我老頭,姓邢,我姓李,叫我李婆子就行,哎、師傅你那小夥計怎麼稱呼?”老婆子看向項字德說問。

黃有見院外呆站的項字德,輕搖起頭,回走十步,站於項字德身前,轉身迴應道:“我這小兄弟姓項。”

項字德微笑對院內二老點頭問好,嘴中蠅聲輕傳:“我不會叫魂…”

不由分說,黃有拉拽項字德邁入院,輕聲迴應:“鄙人知道你不會,不會叫魂的事是死的,但人不是活的嘛,死的變活的就對了。”

“你、要騙人。”

“騙?對、就是騙,你看那老漢,還有那院中拖拉機,面熟不,他就是今日沒樣鄙人搭順風車的人,騙他於心可忍。”

ωωω_тt kan_CO 走出董家的靈羽並沒有去查看董天辰到底送給其多少的財物,因為根據靈羽的估計,依著董天辰的性子,以及對他的態度,這次要麼就會送上一份大禮,要麼就象徵性的敷衍一下。而對方連一件靈品峰級的煉丹鼎爐都已送出,其配套的財物定是不菲。

猛男誕生記 得到足夠的財物支持后,靈羽看向樓月城的另外一處地方,樓月城李家,那裡,李清蓮的師傅,摩雲宗的一位太上長老正在閉關靜修,對於李家,說真的,靈羽並沒有太多結交拜訪之意,因為靈羽清楚,眼下自己如果像爭取到足夠的時間,來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唯有自己能夠說動那位太上長老,讓其答應拖延李清蓮的婚事,不然的話,面對樓月城霸主般的存在,李家只怕會雙手奉上李清蓮,去結交靈家。但只要李清蓮的師傅,摩雲宗那位太上長老願意出面,稍稍拖延一段時間,那麼以那位前輩戰宗境界的戰力,就算靈家怕也會顧及一點。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