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而且,車侯羅並不是雇傭兵團的首領,只是一斤。帶著幾個人的小頭目。當初的車侯羅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生命什麼時候會終止,甚至不知道自己閉上眼睛之後第二玉還能不能睜開。

這一切,在以後的日子裡卻突然改變,雇傭兵團全部聯合在了一起。統一的指揮和領導,統一后的各雇傭兵聯盟再也不用為吃飯問題難受。每個人還都能定時領到足額的養家費,每次行動費也從沒有拖欠過。

雇仍兵聯盟改變了所有雇傭兵的生活,他們對這種團結而又有保障的生活都十分的珍惜,車侯羅就是其中一個。

再後來,雇侃兵聯盟改成純軍事化管理,車侯羅從一個連長,慢慢的成長為營長,團長,師長,軍長,最後成為第二集團軍的司令官,這個改變,有時候車侯羅醒來還有一種夢中的感覺。

「保羅,今天這些只要我們兩個知道就行了,不要傳出去,你放心。我會完全服從副總司令的命令執行好這次的任務!」

車侯羅收起回憶的神情,慢慢對著身邊的保羅說道,保羅的眼睛中漸漸閃過道亮光,微笑點了點頭。

打手,月日,最後一批一萬多人的韓國國防軍在漢城投降,韓國前線總指揮朴正明兩天裡面對漢城發動了六次反攻,最終只是救回幾千名被困在漢城的韓**,其他近三萬人不是被俘就是被殺。) 血盟騎士團,公會名稱縮寫為『kob』,是艾恩葛朗特攻略組中公認實力最強的公會,會長為希茲克利夫,總部設在第55層的都市『格朗薩姆』,公會徽章是白底色紅十字。

作為sao頂尖的公會,率領所有高級玩家成員的團長,也是在sao頗具傳奇的人物。

希茲克利夫擁有【神聖劍】稱號,同時,他也在一對一中從未戰敗過,沒有人見過他的hp下降到40%以下,被稱為sao中最強玩家。

面對這樣的人會召見自己,夏目多少有些吃驚。

於是,對於這種召見,夏目只想到了兩種比較極端的可能性。

一:他想要借著這個機會來試探自己,把自己拉入公會當中作為他的道具使用。

二:有可能是將自己騙到其他地方,進行捕捉,解決自己這個逍遙法外的紅名玩家。

在夏目看來,這種兩種可能性最大。

他知道希茲克利夫的真實身份,不過就算現在告訴了亞絲娜也於事無補。

不如說那樣一來反而會讓事情變得麻煩。

因此,夏目沒有拒絕和血盟騎士團團長見面的要求,跟著亞絲娜一起來到了第55層的都市『格朗薩姆』的中央傳送門。

這一層顯然比起其他地方要更加繁榮,在這種大公會的庇佑下,普通玩家都會感到安心,紅名玩家也會十分收斂。

走下傳送門,原本忙碌的經過這裡的玩家都停下腳步。被兩人奇特的組合吸引了視線。

sao中。頂尖公會血盟騎士團的副團長『閃光的亞絲娜』。還有sao的頂級殺人魔『紅之眼的聖劍士』,不管是在哪裡都會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吧。

夏目將左側披風旁邊的風帽戴在頭上,緊緊跟在正前方的亞絲娜後面,極力隱藏自己的存在。

只不過這種行為完全是徒勞的,不少玩家在看到兩人之後都開始議論起來。

可能是公會的行動已經傳了出去,從玩家口中,夏目倒是聽到了一些信息。

「喂喂,那個血盟騎士團要雇傭那個殺人魔是真的嗎?」

「不清楚。但是走在前面的那個就是血盟騎士團的副團長吧,果然長得不錯。」

「別想了,比起這個,今天的攻略進度要怎麼辦?取消嗎?畢竟那個紅之眼的聖劍士都來了。」

「那就這樣吧,都小心一點吶。」

「真是奇怪的組合,不知道以後可不可以和那位副團長大人組成搭檔!」

夏目聽著他們的談話,看來血盟騎士團有人將內部的決定透露了出來,在這個信息化的遊戲世界,被傳來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加快腳步,前方的亞絲娜也知道現在的情況。於是帶著夏目快速的穿過了中央街道,往血盟騎士團的所在地趕去。

途中。在人流量稍稍變少,卻還是被矚目的當下,亞絲娜減慢速度之後和夏目搭話。

「真是有些抱歉,明明知道你的身份還是要你跟著我來。」

「不用,畢竟紅名玩家遭到這種敵視也是很正常的。」

「那些人完全不清楚不你解決的人都是殺人公會的人啊……」

「但從本質上來說,我還是做了一件錯事。」

夏目對自己殺人的行動感到懊悔,但是他卻不能夠停下腳步。

如果自己不做的話,像是櫻美他們那樣的悲劇就會繼續發生,那是夏目永遠不想要看到的不幸。

走過了街道,往左側行走繞過一個大教堂之後,道路盡頭出現了一個氣派的建築。

乾淨的牆壁上方插著血盟騎士團白底色紅十字的徽章,門口的大門處站著幾個負責守衛的玩家。

兩個人手持長槍,在確認了從入口進來的亞絲娜的身份之後,一起低下了頭。

亞絲娜往前走去,不過夏目卻在途中被攔了下來。

且不提自己是紅名玩家,並非血盟騎士團的成員想要進入他們的基地也是會被拒絕的吧。

「你們讓開,那是團長要找的人,並非敵人。」

我們知道了。

兩人輕易的給夏目讓出一條道路,不過瞳孔中所射出的殺人般的眼神緊緊盯著夏目。

冷王的替補新娘 真是讓人困擾的公會。

夏目不太適應這種環境,所以更加奠定了他不會加入公會的信念。

隨著亞絲娜穿過了庭院,走過了一條較長的走廊之後,視野盡頭出現了一道大門。

亞絲娜停下腳步,她轉過身來望著夏目說道

「記住了夏目,別再裡面亂說話哦,雖然你是被團長親自召見,但是如果亂來的話,可是有被敵對的危險呢,你也不想和血盟騎士團為敵吧。」

「我當然明白,視情況而定吧。」

「別說的這麼曖昧啦,真是的,如果有問題的話就躲在我身後,讓我來處理,知道了嗎?」

「是是是。」

給我認真聽講!

亞絲娜像個老師一般叮囑夏目很久的,在看到夏目點頭稱是,全部複述一遍之後,亞絲娜才滿意的點點頭。

「很好,跟我走吧。」

「……」

沉默不語,夏目思考著接下來的行動。

被血盟騎士團雇傭的確不錯,他沒有拒絕掉委託的意思,只是,突然想要測試一下。

推開門,打頭陣的亞絲娜進去之後往左邊一站,而夏目則是站在右邊。

內部,坐在書桌後面,兩隻手交叉撐在桌子上,以背後的巨大分塊落地窗戶為背景,身穿白色騎士風的裝束的中年男子看著來到此處的兩人。

「團長,我把人帶來了。」

「很好,閣下想必就是被稱作『紅之眼的聖劍士』的人吧,百聞不如一見啊。」

「不敢當,希茲克利夫團長。」

「哦?知道我的名字嗎?」

「是的。」

夏目低頭,最後又抬了起來。

「而且希茲克利夫團長還是sao公認最強的玩家,所以——」

將手放在裝在刀鞘裡面的湖中劍的劍柄上,傳來的觸感讓夏目安心不少。

接著。

「能否和不才的我單挑一次呢?」

在亞絲娜驚訝的表情下,還有希茲克利夫後方生氣的幾人的行動之下,夏目做出了宣戰的公告。 重生之二代富商第四百零九章進攻江原道

叉城算是徹底淪陷了,唯一讓韓國政府值得慶幸和安慰兄凡捌鮮人民軍並沒有對漢城有任何的破壞,除了少部分有標誌性的建築物被損毀外,整個漢城還和以前一樣。

打手,月口號上午十一點,朝鮮官方正式對外公布攻破漢城,並且將漢城列為了朝鮮的直轄市,朝鮮這種迫不及待證明的方式看起來很是可笑。

國際上沒有一個國家承認朝鮮把他國都變為自己直轄市的做法,朝鮮戰爭還在繼續,儘管漢城丟了,可整個韓國大部分都還在。

韓國還有四十多萬的軍隊和三十萬的雇傭軍,在武裝力量上來說並不懼怕朝鮮。

口號下午三點,雇傭軍重裝部隊抵達大田,雇傭軍暫時駐紮在大田。根據朝鮮的動向來決定新的軍事行動。

十萬雇傭軍的到來讓大田市的韓國居民心裡穩定了不少,大田距離漢城只有一百七十公里,漢城淪陷后大田的普通幣民也變的人心惶惶。很多人都收拾家當向後撤退,有條件的人都忙著出國避難。

車侯羅自從和保羅深切交流之後對保羅的態度也改變了很多,漸漸的保羅在軍中也有了自己的威望。對於保羅來說,這也是他第一次參加這麼大的戰役,這次戰鬥的好壞對他在雇傭軍的地位也有著直接的影響。

不過兩人有一點已經達成了共識,那就是實實在在的執行安德烈的計劃,把戰爭給拖住,讓雇傭軍名正言順的留在韓國境內。

號下午四點,朝鮮人民軍向三八線再次增派了二十萬6軍。加上這二十萬朝鮮已經動用了八十萬的軍隊,看來這次朝鮮是準備全力以赴是拿下整個韓國。

在國內朝鮮也沒有放鬆,三十萬預備役被緊急動員起來,加上其他的部隊防守在北方邊境,預防華夏或者俄羅斯來偷襲他們的後方。

朝鮮軍增派的二十萬6軍停留在了三八線附近,原本在那裡駐紮的二十萬軍隊立即進入韓國境內,這樣算起來,韓國境內目前只有六十萬,去掉死傷大概也就五十多萬。

舊號凌晨,六萬朝鮮軍攻破了仁」韓國又一重要城市被朝鮮佔領。此時京畿道內除了華城市,龍仁市,平津術和安城市外,其他地方都已經被朝鮮所佔領,江原道也只剩下了寧越郡和原州市兩地,其他地方全部淪陷。

韓國,大田。

個車隊快行駛到了雇傭軍軍營之外,被攔在了外面。

「將軍您好,我們已經驗證過您的身份,您現在可以進去了」

五分鐘后,哨所的雇傭兵對著車裡的一斤。人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隨後打開營門讓車隊進入到裡面。

車隊緩慢的在軍營內行駛著,車上一個六十多歲帶有半頭白的老將軍默默的看著窗外,這座軍營內有三萬雇傭軍駐紮,可是他聽不到一絲噪雜的亂響。

軍營內,每隔一百米都有兩個哨兵站崗,他們的車隊經過的時候這些哨兵只是淡淡的看了他們一眼,身體連動都沒動,就像石雕一樣的豎立在那裡。

很快,車隊來到了第二道警戒哨所,這次車隊沒有全部進去,只有三輛車被允許通過。其他人都被臨時安排到了別的地方。

裡面的人漸漸的變的多了起來,不時有一隊隊的雇傭並兵走過,還有一些雇倪兵正在調試著裝甲車和坦克。不過無論做什麼事的人都專心的做著自己的事情,除了遠處有幾隊雇傭兵例行的練外,幾乎聽不到別的聲音。

「這才是真正的軍人那,我們的士兵要是有這種素質,朝鮮那些人怎麼可能敢冒犯到我們這裡來?」

老將軍嘆了口氣,慢慢的搖了搖頭,司機和警衛都點了點頭,這些雇傭軍確實不一般,進入軍營內他們就感覺到了一股壓力也一股肅殺的氣氛,這都是真正經歷過戰場的人才能釋放出來的。

車子最後停在了一條小路邊,十幾個人已經站在了路邊等待著他們。

「朴將軍您好,我們司令親自接您來了」

名雇傭兵高級參謀走上前對著車裡的老將軍敬了個禮,車上這斤。人就是韓國前線最高指揮官,朴正明。

「朴將軍您好,在下車侯羅」

穿著上將軍裝的車侯羅向前走了兩步,先是敬了一個軍禮,隨後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朴正明急忙回了個軍禮,然後才將自己的手伸了出去,仔細打量著面前這個黑皮膚的年輕人,和朴正明相比,只有三十五歲的車侯羅絕對算是年輕。

「英雄出少年那,難怪雇傭軍有如此的軍威」朴正明感嘆了一聲。在來之前他其實對雇傭軍還是有很多的懷疑。後方傳來的信息他總認為有誇大的成分在,可真正面對雇傭軍,見到雇傭軍的時候他才明白。後方並沒有誇大,這些雇傭軍確實不一般,不愧是打敗了美國6軍的強大部隊。

「朴將軍您客氣了,這是我們前線總參謀保羅」車侯羅微微笑道。並且把保羅介紹給朴正明,在前線,保羅只在級刷上比車侯羅低一級。

「保羅將軍您好」朴正明急忙再次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朴將軍好,裡面請」保羅微笑和這位老將軍握了握手,雇傭軍成立時間不長,軍官普遍性年齡不大,保羅也就三十多一點而已。

朴正明這次到雇傭軍親自來主要就是商議聯合作戰的事情,雙方早在合作之初就有明文說明,戰場上雙方各自為戰,互不干涉,但可以在戰術和支援上互相配合,以達到最好的效果。

會議室內,朴正明只帶來了一個副手和兩個參謀長,為了不顯得客大欺主,雇傭軍這邊也只留下了四個人,車侯羅的一個副司令還有保羅手下一個高級參謀。

「朴將軍,前線打的不容易啊」

保羅先笑呵呵的說了一句,朴正明臉上微微有些紅,二十萬的韓軍被他打的只剩下了十二萬,這的確很不容易。

「將軍您別誤會,我沒別的意思,這次朝鮮不要命的進行進攻,若不是你們在特殊的地理上無法正常揮,也不至於顯得

保羅急忙又說了一句,保羅什麼都好,說話有時候容易讓人誤解卻是他致命的大毛病,還好保羅很會觀察。知道自己彌補失誤。

「哎,醜事就不說了,我這次親自來,主要想和兩位將軍商議一下之後的戰局,我相信有強大雇傭軍的幫助,朝鮮那些小丑一定會被趕回去的」

「朴將軍過獎了,我們會儘力而為」車侯羅微微笑道,把朝鮮打回去,等以後在說吧。

「朴將軍和朝鮮軍已經交了幾次手,相信對他們的戰法也有一定的了解了,還希望將軍能不吝賜教,讓我們多增加一些警覺」

保羅也微微笑道,朴正明剛才被保羅說的有些難堪的心總算恢復了

「朝鮮軍很硬,他們雖然裝備落後。可是打起來卻勇猛的很,特別是他們的敢死隊很讓人頭疼,有很多人根本不怕死,他們願意拿著炸藥包來和你同歸於盡」

想了一下,朴正明才慢慢的說道:「和他們對上,一定要充分利用遠程武器和重型裝備,保羅將軍說的沒錯,漢城太重要了,對我們也有很大的局限作用,短兵相接對我們很不利,加上其他因素才造成了漢城的丟失」

說到漢城的丟失,這位老將軍的臉上又露出了一股痛苦的神色,不過很快便恢復了過來。

「還有,這一次的朝鮮軍和上一次不同,他們打的很穩,佔領漢城之後他們並沒有急著向前進攻,看來是想穩定佔領區后在繼續前進,這是他們吸取了上一次的教」

朴正明所說的上次是指的第一次朝鮮戰爭,那一次的朝鮮軍隊更為勇猛,一口氣打到了韓國釜山,只可惜後防空虛,讓美國大兵趁虛而入來個中間一刀切,最後才造成了慘敗的局面。

「沒錯,從他們不斷在三八線上壓著重兵也可以看出來這點」保羅點了點頭:「如果這樣的話對我們有利也有弊,有利的地方是我們可以有時間做更多的準備,弊端是朝鮮軍會變的很穩,讓我們尋找破綻的機會變少了許多」

「保羅將軍說的沒錯,也說出了我的心裡話,這次的朝鮮軍是有備而來,很難纏那」朴正明點著頭,大聲的感嘆道。

車侯羅看著朴正明,慢慢問道:「將軍您是怎麼打算的?」

「我是這樣想的,你們從原州市進入江原道,對朝鮮軍目前佔領的橫成和平昌郡的朝鮮軍下手,那裡的朝鮮軍目前不多,相信以諸位的能力會很快拿下兩地」

「不錯,之後呢?」車侯羅點了點頭。

「你們進入到江原道之後一切的戰術安排你們做主,我希望你們能在江原道製造壓力,吸引住一部分朝鮮軍,讓我們這裡能有更大的精力來收復漢城」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