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而天乾城的消息更替也是極快的,紀羽的這個約定也許曾經傳進來,但由於太過荒謬,最後被人當成笑話,不多時又會被其他消息給衝掉,因此才造成了現在的這一個局面。

「你就是當初在西北域的那個人?」果然,一個長老想起了不久前的一件事情,那是他出去的時候聽說的一個消息,有關於那個三年成皇的約定,但最後卻被他一笑置之的消息。

看著這位長老,紀羽真的感覺就像是見到了知己一般,重重的點了點頭:「沒錯!」

「三年成皇,你覺得你有可能做到嗎?」那長老沒想到竟然是真的,而且當事人還這麼認真的對待,不由心中有些感動,但感動歸感動,一切還是要從事實出發的。

「沒把握!不過我只有拼一拼。」紀羽說道。

「長老,別被他騙了!不可能的,三年成皇只是他的借口罷了!」有人喊道,以為長老被紀羽矇騙了。

「是啊……這怎麼可能!」

見到有長老相信紀羽了,眾人的臉色也變了,心底更是認為紀羽卑鄙,怎麼能說出這種話來。

「都別吵了,我還沒有老糊塗,自然是聽得出真假的!」那長老此時揮了揮手,輕喝道。

「我說你們也真是的,怎麼都說我騙人呢?難道我就這麼沽名釣譽了?」這時,紀羽也開口了,反倒讓那些長老有些驚奇的看著紀羽,他們也想知道紀羽要說什麼。

「你們說我欺騙長老就是自以為是,就是不知好歹就是自命清高,那麼我請問你們,我這麼做有什麼作用么?一個長老收我做徒弟,我的修為勢必會增強,我放著這麼好的機會不要,反而要那些空名,臭名,難道這些無謂的東西能在我危險的時候救我?」紀羽冷冷一笑:「說東西也不想清楚,我欺騙長老到底有什麼好處?除了成為你們的笑柄之外我還得到了什麼東西?至於那些不相信我說的話的人,你們大可以去西北域打探一下。」

果然,這時,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他們有些驚訝的看著就有,沒有想到紀羽竟然會跟他們說出這樣的話來,同時心中也有一些恍然了。

紀羽說這些……有什麼用?沽名釣譽?一個名氣對他有什麼用?在這個世界上,實力才是王道吧,紀羽放著大好的提升實力的機會不要,反而去要一些罵名,傻了么?

出聲的人越來越少了,他們似乎也意識到了,紀羽並不是在騙他們。

「對了!我想起來了,一個多月以前就曾經有個消息傳出來的,三年成皇的約定難道就是從你身上傳出來的嗎?」

這時,一個人苦思冥想,只覺得紀羽說的話他曾經在哪裡聽說過,現在才終於想起來了。

「對!」紀羽點頭,總算有人明白了,這樣他也不算是亂來。

「是這樣,我也想起來了,不過我一直以為那是誰傳出來的笑話啊,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恩……是有這麼一回事!」

越來越多的人閉嘴了,他們的的確確想起來了,有那麼一個消息。

一些人羞愧的低頭了,一些人不知悔改,反而有些戲謔的看著紀羽,三年成皇?那跟做夢有什麼兩樣么?

「好吧,紀羽,你真的是這麼打算的嗎?」這時,沉默已久的長老也開口了。

從這麼多人的耳中,他們也大概明白了一個事實,紀羽並不是在騙他們的,只是對於紀羽三年成皇的事情,他們還是搖了搖頭,實在是不可能。

「我希望進入天葉學院。」紀羽深呼了一口氣,緩緩說道。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在約定定下之後,了空就曾經給他推薦過天葉學院。

今天,紀羽就站在了天葉學院的門口,通過了它的考核招生,只希望能走入天葉學院。

「你……真不需要老師?有老師的教導,你的進步會更快的。」一個長老還是沒有放棄,不願意就此放棄這麼一個好苗子。

紀羽笑著搖了搖頭,他豈會不知道這老師在想些什麼,只是他不能……

「我希望天葉學院裡面,每一位長老導師前輩都是我的老師!」紀羽笑著說道。

說大話,荒謬!哪有人臉皮這麼厚的?

一些人對紀羽的說法非常的不感冒,紀羽這未免也太過霸道了吧?一般不管是導師還是長老都是有自己教導的徒弟的,哪有紀羽說的這樣,紀羽這簡直就是來者不拒,吃百家飯?

雖然這個形容有些問題,但也的確是紀羽現在的一個想法,變強,只有吸取所有人的長處,來彌補自己的短處。

「呵呵,好吧,那麼我們也就不勉強了!」

長老開口了,所有人都是一驚,難道他們就真的這麼縱然紀羽了么?

「多謝長老!」

紀羽嘿嘿一笑,似乎他早就知道這件事情會進展地這麼順利那般。

「嘿嘿,無妨,這麼做我也是有私心的,畢竟我也想見識一個三年成皇的天才,若是曾經被我教導過,那我會更加自豪的。」

一個長老嘿嘿一笑,

瞬間,周圍都安靜了下來,大家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般,只覺得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同意了?竟然真的同意了?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考核還是要繼續的,至於紀羽你,你就做好入學的準備吧,我們這些長老都在內門,若是你想要將我們找到的話,就想辦法進入我們的內門吧!內門的考核可不簡單哦!」這時,一個長老在紀羽身邊悄悄的對紀羽囑咐道。

紀羽點了點頭,做好了長老的工作,剩下的自然就要靠自己了,若是連內門都進不去的話,他也乾脆就不要修鍊了,直接收拾東西滾蛋吧!

……

長老們都離開了,圍觀的人群也都散去了,但紀羽走天梯的一幕又讓他們難以忘記,那實在是太精彩,太激動人心了!

紀羽帶著笑容走到了慕芊芊的身邊,嘴角撇除一個優美的弧線,笑道:「怎麼樣,我走得還可以吧?!」

慕芊芊白了紀羽一眼,儘管他也覺得紀羽不錯,但絕對不會當面說出來,更不會用那種花痴樣的崇拜目光去看紀羽,她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還不錯吧,有我一半了!」

紀羽嘿嘿嘿的傻笑著撓了撓腦袋。

這時,一個巴掌就拍在了他的肩膀之上,紀羽整個人精神一緊,正欲做出反應的時候,一個笑聲卻忽然傳來:「嘿嘿,紀羽兄弟別著急,是我啊!」

戰形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了紀羽的面前,他的表現同樣很精彩,走到了第五十層,若是沒有紀羽的話,他就是這一次最大的新人王了,比軒轅環還要厲害一些。

對於戰形,紀羽防備不多,畢竟可以確定這傢伙對自己暫時產生不了危害。

紀羽一個大動作的回身,最後發現竟然是戰形,一時間也有些無語:「額,還有什麼事么?」

戰形這傢伙應該也拜了老師才對吧,怎麼還沒有人出來管一管他呢?紀羽這麼想著……

只見戰形此刻是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弄得紀羽稀里糊塗的,「說吧,不然我就不理你咯!」

「別問他了,是我的事情!」就在此時,一個聲音忽然傳來。

紀羽微微一怔,軒轅環這小子竟然腦袋微低,朝著自己的方向走來。

對了

既有忽然想起來了,軒轅環這小子跟自己似乎有什麼賭局吧?那現在是自己贏了。

想到這裡,紀羽來了興緻,目光投向那軒轅環:「怎麼樣,你服不服氣?」

說著的時候他都有些汗顏,差點就給忘記了……

而此時,也有人將目光投在了紀羽跟軒轅環中間,他們似乎也是忽然想起了什麼,若有所思的看著二人。

「我服! 豪門獨佔:如果愛你是場意外 你比我厲害!按照約定,我不再想著染指慕芊芊小姐!」軒轅環咬了咬牙,說道。

「還有呢?」紀羽掏了掏耳朵,笑著問道。

此刻,眾人都看得出來,軒轅環在掙扎,那英俊又有些稚嫩的臉上有幾分掙扎。

但這個掙扎持續的時間並不長,便見軒轅環整個人忽然一個鞠躬:「老大再上,請受軒轅環一拜!」

眾人的眼球都要跌爆了,軒轅環是多麼高傲的一個人他們也是清楚,沒想到這麼高傲的傢伙竟然會選擇在紀羽的面前鞠躬,這……算是在服輸么?

紀羽同樣是有些意外的看著軒轅環,但也不禁暗自點頭,這傢伙真不是孬種。

「好吧!我看你也挺有誠意的,那就收下你這個小弟吧!」紀羽笑了笑,旋即說道。

「謝謝老大!」反正拜也拜了,軒轅環也不在乎再說一聲謝了,雖然在眾人眼中……這還是非常稀奇的。

紀羽擺了擺手,意思是讓軒轅環先離開,但軒轅環還站在遠處沒走,這讓他有些奇怪:「還有事嗎?」

看著軒轅環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紀羽就感覺這傢伙肯定不會這麼簡單,這麼甘心叫自己一聲老大的。

果不其然,軒轅環開口了:「老大,我還要向你發出挑戰!」

「哦?」紀羽也有一些興趣:「說說看?」

「老大,現在我跟你的修為同樣是處於天空戰師五階的位置,但若是有一天,我比你先突破戰將,你就不再是我的老大!」軒轅環一字一句,鏗鏘說道。

仔細的看著眼前這個軒轅環,不得不說,紀羽真的要對他刮目相看了,這小子不孬,而且還有一種從心底發出的傲氣,這樣的人真的很少見了。

紀羽還在尋思著,這樣的人自然是能永遠收作小弟的。

「好吧,我答應你就是了,不過你也別抱什麼期望,我知道你永遠也不會有機會超過我的!」紀羽想了想之後,便道。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這倒也不是說紀羽目中無人或者多麼自大,只是他心中想著,若是連軒轅環都超不過的話,三年成皇的約定怎麼搞?他還不如直接挖個坑把自己埋了算了?

在眾人耳中,這句話雖然有些自大,但他們也沒有人站出來辯駁或者嘲笑紀羽,他們都知道,紀羽有說這句話的實力,起碼現在紀羽的潛力還是比軒轅環強的!

此時,軒轅環雙眼直直的看著紀羽,最後才重重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現在說什麼都是扯淡,只有回去好好修鍊,時間才能證明一切。

「那現在……你是我的小弟了?」紀羽笑著問道。

「恩!」軒轅環想也沒想,直接就點頭。

「那好吧,帶路,我們也該入學了!」紀羽笑道。

豪門契約:女人你別想逃 軒轅環就開始作為一個開路的人,站在了紀羽的面前,帶著紀羽朝著天葉學院之中走去。

一些人自動給紀羽他們讓路了,他們知道,隨著紀羽的到來,天葉學院怕是不會再寂寞多久了。

「哈哈!紀羽兄弟,你可真行!軒轅環這小子傲得很,平時我都難讓他做什麼,你竟然能讓他這麼乖乖的聽你的話,你牛!我算是服你了!」戰形一路跟著紀羽,對紀羽更是讚不絕口,就像是紀羽的一個忠實擁護者似的,以至於一些擁護戰形的人看到戰形這副模樣,都有些奇怪……這真的是戰形么?

對此,紀羽僅僅是淡淡一笑,他只知道戰形接近自己是有目的的,但還不清楚戰形的目的是什麼,也不好多做什麼事情,不然不小心給自己樹敵了就不好了。

再說,戰形還沒有做出什麼對他有害的事情,甚至還幫他解決過一些小麻煩,他這才不說什麼的。

至於慕芊芊,就像是一個家屬一般被紀羽拉著手,帶進了學院。

天葉學院很大,最外圍的就是之前招生所在的那個廣場了,那廣場本身應該是一個戰鬥用的地方,而走過廣場,穿過一片幽靜的小竹林之後,一塊巨大的碑石出現在了眼前,碑石前不遠,又有一扇形式上的門豎立。

「等等!你們是做什麼的?這裡是我們天葉學院的學生呆的地方,沒什麼事的話就走遠點!」

就在紀羽他們剛剛接近的時候,幾個守著門的學生便站了出來,說道。

其實他們這次來也是帶著目的性的,平日里這裡是不可能會有什麼學生守著的,因為不會有什麼不長眼的人敢來搗亂,但他們接到一些任務,要教訓一個人,這才急急忙忙的走過來。

「咦,這裡怎麼忽然有人守著了?」果然,戰形就一頭霧水了,他也不是沒有來過天葉學院,但有人守著的大門他還是第一次見到的。

一聽到戰形的這句話,紀羽心中一沉,但臉色不變,帶著笑容迎了上去:「幾位大哥,我們是學院的新學生,還請你們讓個道。」

軒轅環此時也沒有說話,雖然他心中覺得奇怪,但既然紀羽都出面說話了,他作為小弟,自然也要退到一邊。

「新學生?」那為首的比較雄壯的一個學生眉頭一挑,似乎有些不相信紀羽說的話,之後又伸出了一隻手,道:「證明拿出來看看!這段時間亂七八糟的人太多了,我必須保證你們的身份無誤!」

其實他說的這些也只是形式上的好聽話,他們只知道那個人的名字,並不知道長什麼樣子,所以才會讓這些學生拿出證明的,以免打錯人。

「哎我說你們這些傢伙是哪來的?我才記得學院應該沒有守門的吧?」這時,戰形也奇怪的站了出來,問道。

那雄壯的學生隨意的瞥了一眼戰形,但很快他就反應過來了,戰形啊……這傢伙不就是戰形么?據說他們要找的那個人就跟戰形一起的吧?那也就是說……

想到這裡,他朝著左右都示意的瞥了一眼,他左邊那個一頭黃色頭髮,高高瘦瘦的小弟很快就反應過來了,而右邊那個小弟同樣也是慢慢的朝著紀羽他們的方向靠攏了。

紀羽看出了一些端倪,但他還是沒有亂動,只是對戰形擺了擺手,將自己的證明拿了出來:「我是紀羽,證明在這裡,現在我可以進去了吧?」

「等等!」紀羽剛剛說完,那個雄壯的傢伙又開口了。

「怎麼?」紀羽面不改色,但實際上也已經隨時做好了戰鬥的準備,這幾個傢伙就是來找茬的!

「你身邊的這個小妞呢?她的證明呢?」雄壯的傢伙看了一眼慕芊芊,嘴唇便乾燥無比,生生的吞了口口水,我勒個娘啊,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漂亮的人!

「她的情況我已經向長老說過了,所以不需要證明。」注意到眼前這傢伙看向慕芊芊的眼神之後,紀羽的神色越來越不善了,看來……有的事情真的是不能和平解決了。

果然,紀羽剛剛說完這句話之後,那雄壯的傢伙就立刻介面道:「那可不成!一切只是你口頭上說的而已,你!跟這個女的留在這裡,我現在懷疑你們進入學院另有目的,也許會對學院造成危害!」

找到了下手的原因,他再也沒有任何的留手了,一聲大喝,左右兩個小弟就走了上來,伸出來想要拉扯紀羽。

啪!

然而,沒等紀羽動,軒轅環倒是先動了,速度飛快,朝著那兩個小弟的手打了下去。

紀羽讚賞的看了一眼軒轅環,看來這小子還不傻怔,懂得看清情形明辨是非。

「幾位,說出你們的目的吧!我並不相信你們是因為這樣站不住的理由攔下我的!」

既然事情都發展成這個樣子了,紀羽也懶得再多說什麼,直接便挑明了說道。

「嘿!小子,看來你倒是也聰明……」這時,那雄壯的傢伙也不裝下去了,反而是一臉不懷好意的看著紀羽,冷笑著說道:「不過你還是不明白,這個世界里,有的人你是不能得罪,也永遠得罪不起的!」

「哦?你的意思是,我得罪你了?」紀羽似笑非笑的說道。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得罪我倒是沒什麼,可惜你得罪的人,連我也惹不起!」雄壯的傢伙冷冷笑道,那看向紀羽的眼神,就像看著一個可憐又無知的螻蟻那般。

聽了這句話,紀羽自然也是明白了,他不知道什麼時候觸動了一些人的利益,以至於那些人要來找自己的麻煩了,眼前這個傢伙僅僅是一個代言人吧?

軒轅環緊緊的將紀羽護在身後,此時他也是有些緊張,雖然說他是天才,有自己的驕傲,但他也看得清眼前的人的修為,天空戰師八階,比他還要強大兩個等階,打起來他絕對不是對手!

但既然已經被紀羽收作小弟了,出於心理,他還是不能拋開紀羽就此離開的。

「那小子,我知道你叫軒轅環,也只是你有一點點潛力,但你也要知道,你有的僅僅只是潛力而已,在我們的面前……你什麼都不是!現在我給你機會,自己滾遠點,別惹上這件事。」雄壯的青年冷冷的對軒轅環說道。

紀羽也不動聲色的看著軒轅環。

「哼!要戰就戰,別說廢話!」

軒轅環原本便傲,現在被人如此輕視了,心裡哪裡會舒服,之前的那些緊張也一瞬間被惱怒給代替了,他冷哼一聲。

「呵……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看來不教訓一下還真以為自己永遠都是天之驕子了!阿甲,你去給他點顏色看看!」雄壯的青年冷笑一聲,又對身邊那黃色頭髮的青年說道。

「嘿嘿……我最喜歡教訓的就是天才了!」阿甲陰森的笑著,朝著軒轅環走去。

他的修為也有天空戰師六階,打起來的話他也有信心讓軒轅環吃癟。

然而,就在他準備靠近軒轅環的時候,紀羽卻動了,一下子出現在他的面前:「這是我們之間的恩怨,我不希望波及到其他人!」

「喲!小子,你還真的以為自己有多了不起了?我告訴你,打你是我給你面子!」那阿甲被紀羽忽然出現嚇了一跳,便一拳朝著紀羽轟去。

那帶著戰氣波動的拳頭,紀羽卻連看都沒有看一眼,火靈變加持在拳頭之上,九天琉璃戰體的威力催加了起來,他隨意一拳便朝著阿甲打去。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