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而如今修為已經達到尊階的陸源其儲存量更是能達到數十個同階武者的水準。

也就是說陸源花一個人的入城費卻能享受數十人吸納靈氣的總量,所以在聽聞雲風城啟動玄天聚靈陣的時候他才會那般的興奮。

尤其是近年來根本沒有哪個城池啟動玄天聚靈陣,以前儲存的靈氣早已在修鍊中消耗一空,雖然身上也有些資源,可以進行儲存,但那可關係到自己年底要交租金的問題,若非必要,陸源多少還是有些捨不得,如今這樣的機會他自然不會錯過。

進入靜室一個月的時間,陸源感覺自己除了修鍊所需要之外也已經儲存了大約十個同階武者所能吸收的靈氣的總量,又哪裡能不得意呢?

不過在接下來的幾天,陸源的眉頭卻漸漸皺了起來,因為他感覺攝入的靈氣數量似乎減少了許多。

頓時陸源立刻放棄自身的修鍊,而是專心致志的將靈氣吸入體內儲存起來,如此一來儲存靈氣的速度又提升了一倍不止。

而有這個感覺的不僅僅是陸源,幾乎在雲風城中的所有人都有著這樣的感覺,不過大家也只是微微皺眉而並沒有說什麼。

「城主,看來這次這些人中又有驚艷之輩了!」不僅是那些武者察覺到靈氣的變化,城主府洛浩同樣也有所察覺,此時他手下的左護法孫正鋒眉頭微皺地說道。

「有就有,這與我們有何關係!」洛浩卻是微微一笑,「能與驚艷之輩結下一個善緣也不是什麼壞事!」

所謂驚艷之輩,那是指有著驚艷於初尊界實力之人。

每當開啟玄天聚靈陣的時候,偶爾總會有驚艷之輩現身,能稱之驚艷自然有其過人之處,比如在玄天聚靈陣中超人一等的吸收靈氣的能力。

無論是其修鍊的功訣還是自身的天賦能做到這步之人,未來的成就必定會超越其他武者。

對於這樣的情況,洛浩心中有數,那些修鍊中的武者同樣明白,所以此時他們只得一個個加快著功訣的運轉,希望能在這樣的環境下多吸收一份靈氣。

又數日,靈氣的濃郁層次再減!

又數日,再減……

「城主,這情況好像有些不對!」在玄天聚靈陣開啟的第四天,孫正鋒帶著幾分驚恐地說道。

一直以來玄天聚靈陣一旦開起,靈氣將會在第三個月末達到巔峰,從第四月開始逐漸減弱,但速度卻十分緩慢,而如今雲風城的靈氣濃度比起啟動玄天聚靈陣之前卻已經強不出不少。

這個速度顯然太過詭異,哪怕這一次雲風城聚集了太多的武者,但也不可能達到這樣的速度。

「這……立刻安排人去暗查一下各靜室的靈氣情況,同時令巡邏的城衛留意觀察看看那些露天修鍊武者中誰有異常!」洛浩也意識到情況有些不妙,

按初尊界的不成文規定,啟動玄天聚靈陣就不得暗察靜室中武者的吸收情況,畢竟這等窺人隱私之人乃是大忌,而且一旦被對方所察覺,也極可能引來對方的敵視,沒有誰願意去得罪一個有著這等潛力之人。

可是如今的情況洛浩卻必須要把這個情況搞明白,否則一旦觸動眾怒,到時城中的那些武者發起瘋來,可根本不是他們雲風城所能承受的。

孫正鋒亦同樣明白事關重大,立刻將洛浩的命令傳達下去,兩天之內便有了消息反饋。

各個靜室靈氣波動一切正常,露天武者修鍊並無異常,而靈氣稀少的關鍵而是玄天聚靈陣散發出來的靈氣不足。

聽到這個消息洛浩臉色頓時大變,如果說是有人強行掠奪大量的靈氣他還可以解釋,可如今是自己的陣法出了問題,那自己就要承擔這份在責任了。

此時顧不得多想的洛浩立刻召來修鍊玄天聚靈陣的一眾陣師對陣法再次檢查起來。

不查不知道,一查的結果更是令一眾陣師和洛浩都傻起眼來。

啟動玄天聚靈陣乃是數千萬極品靈石為陣基,借陣法之勢將方圓數十萬里的靈氣吸納過來的同時,亦將那數千萬靈石的靈所一起激發起來,方可形成堪在稱造化的靈氣。

按理說那些靈石的靈氣慢慢釋放怎麼著也得要陣法力量消失之際才會被放完,可是如今眾人去檢查之際,那些靈石已經幾乎顆顆油盡燈枯。

「查……立刻查,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若是查不出結果,你們都得死!」 豪門情斷:夜少的廢妻 面對著這樣的情況,洛浩不由暴跳如雷起來。

就算是陣法出了問題靈氣變少,只要能支撐滿玄天聚靈陣的周期,洛浩還可以咬死與自己無關,可眼下那些靈石的情況明顯連第四個月都支撐不完。

那到時候就不是別人能不能吸收靈氣的問題,而是他自己的陣法出了問題,到時眾怒難犯之下,那些人勢必會要他退回靈石。

如此一來,這一次不僅顆粒無收,還要血本無歸,雲風門能佔據此城除了打身的實力,還少不得向著上邊的勢力給一些打點,一下子虧了這麼多靈石,今年沒有打點的本錢,也許明年這雲風城就得改一個名字了。

想到這些,哪怕距離聖尊境中期只差一步之遙遠,此時洛浩也感覺到一股莫名的驚慌。

「是!」看著城主發如此大火,那些陣師哪裡還敢多呆,立刻分散向陣法的各處,希望能從中找出原因給洛浩一個交待。

同樣知道事態嚴重的他們知道剛才洛浩那番話絕對不僅僅只是威脅…… 鏗鏘!

驚天劍光直衝天際,漫天鬼氣瀰漫,一道巨大的鬼影,凝聚而出。



鬼影咆哮,無邊陰森鬼氣籠罩,驚天動地。

“江道明,入黃泉吧!”

巨大鬼影怒喝一聲,引動無邊鬼氣,鬼爪遮天,鎮殺而下。

江道明神情冷漠:“一羣見不得光的邪祟,也敢在本殿主面前放肆!”

右掌輕揚,萬千劍芒匯聚,龍象劍掌!

絕情之劍,洞徹天地,所過之處,虛空扭曲,鬼氣破滅。

鬼掌還未落下,直接被絕情之劍洞穿,劍掌卻是無阻,殺向巨大鬼影。

下方萬千劍光到來,江道明天魔場域震動,四季變幻,寒暑交替,冷熱之力交織,劍光瞬間破滅。

江道明神情冰冷,御空而下,磅礴龍象之力,如同滔滔江河,轟擊而下。

萬千劍光匯聚,化作屏障,抵擋龍象之力。



龍象劍掌落下,巨大鬼影轟然炸裂,化作無邊鬼氣,籠罩天際,將江道明和整個山頂都籠罩在內。



鬼氣籠罩,周圍場景瞬間變幻,一條漆黑河流嘩啦啦流淌,江道明已經立足在河流上方,一座石橋上。

石橋盡頭,一個亭子,一名老婦人,立於亭內,面色慈祥。

“雕蟲小技,也敢班門弄斧?!”

江道明神情冰冷,體內龍象之力再無隱藏,浩浩蕩蕩,鎮壓四方。

轟隆隆

恐怖的龍象真氣,神聖的鎮壓之力浩蕩而出,底下石橋碎了,河流也在消散。

亭子內的老婦人慈祥的面容一僵,瞬間化爲陰寒:“江殿主好實力,沒想到幽冥也困不住你。”

“這種手段,本殿主早就見過,比你強多了!”

江道明冷嗤一聲,一步踏出,已到涼亭之內:“拖延時間?今天,誰也攔不住本殿主!”

殺心已起,殺意沸騰,絕情道人法相,融入蒼天,漠視着這一切。

老婦人面色一寒,體內陡然釋放出一股純正的幽冥之力,陰森之中,帶着一絲神聖。

一道虛幻老婦人法相凝聚而出,手捧石碗,幽冥之力升起。

“殺!”

黑暗之中,五位御妖師顯化而出,他們手持漆黑鎖鏈,如同勾魂使者,鎖鏈如同黑龍,飛向江道明。

“殿主,飲下這碗湯,忘記所有煩惱。”

老婦人面露森然笑容,手中出現一個石碗,裏面是五顏六色的湯,全是劇毒!

嘩啦啦

鎖鏈破空而來,虛空都在動盪,無邊陰森幽冥之威,帶着一股特殊壓制之力。

五顏六色的湯衝出石碗,猶如滔滔江河一般,連綿不絕,淹沒而來。

江道明神情冰冷,周身九龍九象交織,道魔太極圖顯化而出。

右掌向天,左掌按地,再現龍象鎮天印。

一步踏出,登空百丈。

天魔場域撐開,北斗高掛,如絲真氣蔓延,天意四象融入場域之內。

轟隆隆

恐怖的鎮壓之力蔓延,鎖鏈停頓在空中,五顏六色的毒湯,剛進入天魔場域,道魔太極圖運轉,毒湯倒飛而回。

神聖鎮壓之力籠罩,鎖鏈在碎裂。

五位御妖師和老婦人面色大變,驚恐地看着江道明。

此刻的他們,才知道,江道明的可怕。

之前以爲認清了江道明實力,現在看來,還是低估了!

“快逃!”

老婦人大喝出聲,腳下浮現陣法紋路,抵擋鎮壓之力,身形逐漸消失。

“全部給本殿主留下!”

江道明神情漠然,再次踏出一步,龍象登天步,第二步!



第二步踏出,無邊鬼氣空間靜止,陣法紋路一頓,竟是被壓制住了。

暖愛成婚 老婦人正在消失的身軀,再度凝實,難以動彈,背後的法相劇烈震動,卻是無法掙脫鎮壓之力。

另外五位御妖師,比她好不到哪去。

手中的鎖鏈,已經完全破碎,再無絲毫威能。

江道明擡步踏出,天魔場域擴張,將六人全部籠罩在內,如絲真氣蔓延,纏繞六人。

情人劫 真氣絲線,猶如刀鋒一般鋒利,切割六人身軀。

剎那間,六人如同一塊塊碎片一般,散落開來。

“擊殺武者,掠奪命元1。”

“擊殺武者,掠奪命元1。”

“擊殺……”

轟隆

無邊鬼氣動盪,虛幻消散,江道明再次出現在建築羣上空,劍光化作光幕,庇護建築羣。

江道明五指曲張,絕情劍掌按下,四季之力融入其中。

轟然一聲,劍光屏障炸裂,恐怖的氣浪衝擊,席捲整個雪山上空,將鬼氣衝散了大半。

江道明控制的很好,沒有毀壞下方建築羣。

目光俯視下方,卻並無聖雲宮弟子身影,倒是最大的一座宮殿內,有聖雲雪的氣息。

“聖雲雪,本殿主來了!”

江道明冷喝一聲,一步踏出,卻見劍光再起,從下方升起,直衝而來。

“小手段,能攔住本殿主幾時?”

江道明神情漠然,一掌拍下,劍光潰散,再度踏步。



劍光再次出現,江道明皺眉,再次破滅劍光,踏出一步,又有劍光出現。

一步一劍光,一步一殺機!

每一道劍光出現,都讓江道明的耐心消耗一分,殺意越發恐怖,幾乎要實質化。

前方的宮殿,此刻突然變的遙遠起來,明明近在眼前,卻又給他一種遠在天邊的感覺。

“你,讓本殿主憤怒了!”

江道明黑髮飄揚,衣袍鼓盪,最後一絲耐心耗盡。

下方建築羣沒有聖雲宮弟子,那麼,也不用擔心傷及無辜。

“聖雲宮,重建吧!”

江道明神情冰寒,雙手結印,九龍九象,諸多道魔武學匯聚,凝聚成一方大印。

虛空在扭曲,天地在顫慄,蒼天好似無法承受一般。

龍象翻天印!

龍象翻天印放射萬道金光,無盡龍象之力,融合道魔之力,衝擊四面八方。

轟隆隆

龍象之力過處,建築羣粉碎,劍光還未出來,直接破滅。

“這個瘋子!”

宮殿之內,上官雲丹看着外界一切,面色難看。

一位黑袍人臉色陰沉:“沒想到,江道明的實力,竟然強到了這個程度。”

這實力,太恐怖了!

轟隆

就在這時,龍象翻天印震動,一道恐怖氣浪衝擊,虛空出現裂痕。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