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而掌握了遍布整個京城的「天網」監控系統的陳援朝,還有什麼事情能夠瞞得了他呢? 她起身,打了個車去了風成集團。

從公司保安那兒拿到了鑰匙去了辦公室,找到了成瑾的電話號碼,直接用座機撥打過去,“成瑾,你知道少宸現在在哪兒嗎?”

深更半夜的,陸少宸沒回來,她真的有點擔心。

雖然今天是陸家人做事非常過分,讓她很是惱怒。

但現在情緒平復了很多,她自然也理智了很多。

“boss他好像回老宅了。”

“什麼?會老宅了?”

“對,是的。蘇小姐,怎麼了?”成瑾知道她三更半夜打電話過來一定是有事的。

“成瑾能不能麻煩你現在幫我去老宅看一下少宸?他的電話打不通,我現在的身份不適合去老宅。”

今天差點喪命老宅,她現在當然沒有膽子回去。

她纔不會那麼傻傻的送死呢。

“好,你等我消息。”

得到了對方的消息,蘇薇兒懸着的心方纔落了下來。

整個晚上她都在公司,靜等着成瑾的電話。

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眼看着已經到了凌晨三點,對方一點消息都沒有。

蘇薇兒徹底坐不住了,拿着座機撥打着成瑾的電話,還沒有打出來,對方的電話已經打了進來。

“蘇小姐,不好了。 林九九的錦鯉日常 boss他在山崖下面失蹤了。”

“什麼?你說什麼?”

蘇薇兒有些崩潰,“他怎麼可能在山崖下面?”

“boss去老宅找你,老爺子說你已經在山崖下面死了。所以他就去找你,現在人消失了,已經派出去很多人都沒有找到。山崖下面豢養了很多猛獸,boss很危險。”

成瑾把情況如實告訴了蘇薇兒。

蘇薇兒擡手揉了揉眉心,很是無奈而又擔心陸少宸的情況。

怪不得今天老爺子想要將她退下山崖,原來不僅僅是想要她死,而是想要被那些猛獸給分屍了。

Www●ttkan●c o

實在是……太殘忍了。

她第一次覺得陸老爺子心狠手辣,令人髮指。

“好,我知道了。”

蘇薇兒掛斷電話,難以平復了情緒。

最後離開了公司,臨走之前用五千塊錢買走了公司保安的一部二手手機,換上自己的手機卡,攔了一輛的士,朝着老宅而去。

在路上,她回到了別墅,在裏面拿了一些裝備,便朝着遠處出發。

一路上,她心情極爲忐忑,又怕又擔心,可是陸少宸到底是爲了她選擇去了山崖下面,她不可能不管不顧。

因爲,那男人是她的心頭摯愛。

抵達了老宅的後山,剛剛停下來,就發現了不遠處站着一人,那熟悉的背影讓蘇薇兒驚詫不已。

一邊跟司機付錢,一邊盯着那個人,感慨道:“閻烈?我去,搞什麼鬼,他怎麼會在這兒?”

下了車,司機離開。

蘇薇兒走到閻烈面前,望着他,“你……你怎麼會在這兒?”

太詭異了吧,深更半夜的,很嚇人。

閻烈側目看着她一眼,“我不來,你是打算今天死在這裏面?”

“那你怎麼知道我會來這兒?”

她只是臨時做的決定,誰都沒有告訴誰,閻烈怎麼可能知道呢?

她怎麼想都想不明白。

閻烈擡手,指了指自己的太陽穴的位置,“腦子。”

得意的樣子,就好似在說她沒長腦子一樣,莫名的讓蘇薇兒心裏很是不爽。

“你妹的,什麼意思?”

“你走不走?”

閻烈冷着一張臉,質問道。

“走走走,當然走了。”

有閻烈負責開道,蘇薇兒當然不怕。

但總是覺得閻烈突然出現讓她會不由自主的浮現出靈異恐怖小說,索性擡手捏了捏他的胳膊,確定有溫度,有手感,方纔咧嘴一笑,“真的是你?”

“那你覺得會是誰?”

“沒,沒誰,就是覺得有點意外。”

天知道陸家老宅的背面是有多麼的陰森可怕,蘇薇兒一個女孩子,在這種地方遇到了閻烈,怎麼可能會不害怕。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陳援朝所掌握的力量,已經可以算是國之重器。

有「天網」在手,陳援朝就相當於多了無數雙眼睛。世界不敢說,華夏也差點意思,但在京城這一畝三分地兒上,還真沒什麼事兒能瞞得過他!

「也就是說,胡大元之前「倒陳」的那些小動作,你都是知道的了?那你之後的修為盡失,鋃鐺入獄……都是假裝的嗎?」柯望被自己的猜測嚇了一跳。

「修為盡失,自然不是假的。」陳援朝的話剛讓柯望稍稍安心,一個轉折便又嚇到了他,「不過修為盡失,那也是我計劃的一部分,要不然也瞞不過那個老傢伙!」

黑!真黑!卻也黑得高明!

這些老傢伙玩起心計來,真是有夠狠的啊!不止對別人狠,對自己更狠!

原來陳援朝這些年來在明處一直沒有取得太大的進展,反而是「魔」,退下來之後暗中發展的力量越來越大,甚至一度將靈異調查局的後勤權力都給奪了去。

陳援朝不甘心束手待斃,便打著金蟬脫殼,與「魔」換位的主意。他故意散去修為,裝出一副研究補天陣失敗的模樣,借著東瀛陰陽師大鬧京城的機會「不小心」暴露了出去。甚至為了麻痹「魔」,自願進入靈獄之中,囚禁自己。還將明面上的計劃交給令狐月來實施,讓她站出來吸引火力,自個兒則在靈獄中穩坐釣魚台,暗中操縱局勢。

前段時間的靈獄獄卒反水,修真者大越獄,魔門強勢崛起,也是出自他的手筆!

等等!

柯望忽然想起來之前與「魔」分道揚鑣時,他所乘坐的軍方專車,依稀寫著「朝陽」的字樣,難道……

「胡大元已經被你抓了嗎?」

陳援朝嘆息道:「那個老傢伙的反應可比你快多了,在路上就發現了不對勁兒,打死了我派去的那些人,跑了。」

「魔」跑了!

不知為何,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柯望不覺失望,反而暗暗鬆了一口氣。按理來說,「魔」是柯望的殺父仇人,母親也被「魔」派去的手下追殺而死,他應該對「魔」恨之入骨才對。可在實際接觸下來,柯望卻絲毫感受不到「魔」對他的敵意,甚至柯望還感覺到「魔」一直都在保護他。這麼說的確是很違和,所以柯望強迫自己去恨他,總有一天,他要與「魔」做個了斷!

話說回來,不管是設下陷阱的陳援朝,還是早早識破計謀的「魔」,都是玩弄陰謀詭計的高手。他們之間的爭鬥,就好像神仙打架,柯望這樣的凡人摻和進去,根本玩不過他們,就是一個當炮灰的命了!

「你做了那麼多的事,到底是為了什麼?」柯望有些糊塗了。

拯救世界?別逗了!這事兒,「魔」一直都在干,而且就快成功了,這點柯望知道,陳援朝也知道。但他還是要坑「魔」,並且坑得毫不猶豫,根本不管「魔」失敗之後,世界會變成什麼樣。相比起「魔」,陳援朝才更像是一個瘋狂的魔!

不是為了大義的話,那是為了什麼?

論地位,論權勢,論……什麼都好!陳援朝已經達到了一個修真者在世俗界能夠達到的頂峰,再說他都這麼大歲數了,完全沒有必要這麼勞心勞力的去算計。修真者,凡間一切皆是虛妄,得道成仙才是大道!他不去修仙,執著於奪取凡間權力,究竟是為了什麼呢?就為了跟胡大元斗?

柯望可不認為曾經與他父親、「魔」並稱「華夏三劍客」的「勇劍斬天罡」會這麼幼稚。

但是事實上,陳援朝的回答比柯望想的那些要更加讓人無語。

「如果我說,這是為了正義,你信嗎?」

「你這是什麼意思?」柯望感覺自己被耍了,偏偏他又發不了火,只能這麼憋著了。

「很多年前,我也問過同樣的問題,對你父親。」陳援朝的眼神中充滿了懷念。

「那他是怎麼回答的?」柯望詢問道。

「他說,他也不知道前路如何,但有些事,總要有人去做,即便最後證明是錯的。做了就還有機會去修正,沒做的話就連修正的機會都沒有了!」

「所以他後來連個全屍都沒保全下來……」柯望對自己的父親還是充滿怨氣,說話也是毫不留情,「即便到最後,證明他才是對的!」

陳援朝站起身來,推開窗戶。窗戶之外,是陰雲籠罩的京城,正如現今華夏的局勢一般,黑沉沉的,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誰能想得到在背後推動這一切發生的人,就是眼前這個看起來沒幾年活頭的糟老頭子?

「看起來很蕭條是嗎?」陳援朝嘆息道。

柯望也站了起來,走到陳援朝身邊,看著與記憶中天壤之別的京城,內心中忽然湧起一股怒氣:「要不是你的計劃,京城怎麼會蕭條成這樣?你知不知道因為你的計劃,死了多少人?午夜夢回,你就不會被噩夢驚醒嗎?」

面對柯望的憤怒,陳援朝卻只是笑了笑:「一切的犧牲都是有價值的。只要最終的結果是正義的,過程怎麼樣,無所謂!」

「這是強盜邏輯!」柯望既然已經開噴,那便顧不得什麼顏面了,「以正義之名,行卑劣之事,最終得到的,又豈會是個好結果?說到底,你跟胡大元都是一丘之貉!」

陳援朝沒再說話,房間里的氣氛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柯望現在卻是豁出去了,不管不顧的,一定要說個痛快。

「你用蠱毒控制住修真者,逼著他們抓人入伙兒,為了防止他們反抗,還下了降階禁制,這就是你的正義嗎?」

「你把修真者放到了普通人的對立面,刻意挑起雙方之間的矛盾,讓他們自相殘殺,這就是你的正義嗎?」

「大鰲海難,沿海地區資源近乎全滅,國內經濟緊張,物資匱乏,你不想著拯救蒼生,卻只顧著爭權奪利,這就是你的正義嗎?」

「如果這就是所謂的正義,那這正義,不要也罷!」 柯望難得硬氣了一回,只可惜卻沒能取得他想要的效果。

陳援朝並未動怒,甚至連臉上的微笑也沒有消失。他輕輕地關上了窗,將那個蕭條的世界擋在了窗外。

「你覺得你父親是個怎樣的人?」

柯望很不滿:「我不是說了,不要再談論我父親了!」

「是你問我,為什麼要那麼做。」陳援朝坐了下來,伸手示意柯望也跟著坐下,「我的回答是為了正義。而這,正是你父親教會我的!」

「我父親可不會為了一己之私,罔顧天下蒼生!」雖然柯望對自己的那個便宜父親為大義而舍小家的行為非常不滿,不過在人格魅力上,他還是十分佩服的。

「可是他死了,死得沒有一點價值。」陳援朝抬起頭,直視柯望,眼神中帶著那抹揮之不去的哀傷,「每個人都是兇手,連我也是幫凶!」

「你想聽故事嗎?一個從前的故事。」陳援朝的狀態明顯不對,柯望本能的想要拒絕。

不過還沒等柯望說出口,就被陳援朝抬手攔下:「你先聽我說。等我說完,你再反駁也不遲。反正,咱們現在的時間多的是,你就當是可憐一個活不了多少時間的老頭子,聽他講一個從前的故事好了。」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即便柯望反對,又能有什麼用?只要他敢輕舉妄動,門外那數以萬計的修真者就能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不過柯望也是有脾氣的,雖然已經打算屈服了,卻是依然沒個好臉色,悻悻坐下之後,擺著張臭臉,一副「你只管說,我愛聽不聽」的模樣。

陳援朝也不以為意,娓娓道出了一段陳年往事。

……

故事要從很多年前那場慘烈的戰爭說起。

時值民國,推翻清朝統治的一代人傑中山君在北伐途中病逝,隨後便爆發了曠日持久的繼承人戰爭,華夏大地陷入空前的混亂之中。東瀛人看準時機,尋了個蹩腳的借口便開始侵略華夏,從東三省一路推到了當時的首都金陵。

那個時候的華夏才剛剛睜眼看世界,雖然知道今非昔比了,思維模式卻還停留在農耕時代,完全沒有意識到工業革命給世間帶來的衝擊有多麼巨大。面對東瀛人的堅船利炮,軍隊幾乎沒有任何還手之力,結果可想而知。

他們敗了!

那是一場徹徹底底的大敗,華夏輸的毫無懸念!軍隊從東三省退到魔都,又從魔都退到首都金陵,如今首都金陵也要陷入東瀛人之手了!

驚神時代 陳援朝那時候還不叫這個名字,之前在華山上當了百八十年的長老,依然不改其火爆脾氣。眼見門內眾人只想獨善其身,他一怒之下便叛離了華山派,下山加入了中山君的軍隊。經過多年努力,他與另外兩個志同道合的好友一同組建了「華夏之劍」。中山君病逝於北伐途中,北伐被迫終止,「華夏之劍」也返回了金陵修整,正好撞上了氣勢如虹的東瀛陸軍。

個人的勇武在百萬大軍面前,是那麼的弱小,即便他們是修真者,可是時代變了,靈氣潰散,修真者「強無敵」的好日子也早就到頭了。

「華夏之劍」損失慘重,原先的成員十不存一,領頭的「三劍客」也是拼了老命,才從東瀛人的包圍網中突圍出來。

邪魅修羅擒夢妃 「三劍客」有感修真無用,分散各方尋找救國之路。胡大元去了西方世界學習科學技術,想要師夷長技以制夷;韓中華根據卦象北上尋找潛龍,欲為華夏做最後一搏;陳援朝則是留在了金陵,偽裝成叛徒,遊走於東瀛人與叛軍之間,暗地裡卻是在積蓄力量,傳送情報,伺機反撲。

之後的事情,便是世所周知的了。經過數年血戰,華夏人民終於把東瀛人給趕了出去。

「三劍客」再度聚首,交換這些年來的經歷,卻是有了一個驚人的發現。

那伙燒殺搶掠的東瀛禽獸,居然曾經擁有過天命!儘管極為短暫,且非常不穩,但天命氣運這回事兒,在修真者眼裡是何等神聖的存在,決計是錯不了的!不只是東瀛人,就連西方那些列強,只要是在華夏奪過租界的,也曾經擁有過偏霸之命!

這個發現讓三人的世界觀都開始崩塌了。望氣之術是假不了的,祖上傳下來的道書也做不了偽。那就是說,自漢代便從天庭流傳下來的天命五德輪迴之說,是假的了?

三人都不敢相信這個事實,分開之後,又在各自的領域裡去尋找答案。 絕世神帝 最後,他們終於得出了一個結論:古往今來的修真者都被天庭給耍了,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天命,人類的命運只屬於他自己!

也就在這時,「魔」找上了他們三個。對,是他們三個人都被「魔」找上了!

「魔」告訴了他們一個更為震驚的事實。西方列強也好,東瀛人也罷,這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所謂天命,善惡有報,只不過是天庭的謊言。他們不想要一個穩定的人間界來收取信仰,那樣既不安全也收不了多少信仰,每隔一段時間收割一波兒才更符合他們的利益。治亂輪迴,這才是這片土地永恆的主題!想要打破這個輪迴,就必須要先打破制定這一切的天庭!而第一步,就是重啟三界之門,讓被天庭掠奪的人間界靈氣重新復甦!

因著「魔」的身份,一開始他所說的話,三人並不相信。可隨著時間的推移,尤其是華夏建國之後所遭受的種種冷遇,以及新一波兒戰爭陰雲的醞釀,都在告訴他們。

「魔」說的,有可能是對的。

最先與「魔」接觸的,並非「魔」現在的宿主胡大元,而是柯望的父親,以智計著稱的「智劍平八方」韓中華!

當時陳援朝和胡大元都認為韓中華瘋了,居然會相信一個「魔」所說的話。這也直接導致了後來的「胡韓之爭」,陳援朝退隱,兩不相幫。

但是,後來他們都知道了,他們都錯了,韓中華才是對的!

以善之心,行惡之事,這個世上最悲哀的事莫過於此…… 閻烈不說也就算了,但現在突然這麼說,讓蘇薇兒更加蒙圈。

所以說,她一個人跟閻烈和冷寒兩個人的關係都非常不錯?

可之前她找出來的那一些視頻裏面,她跟冷寒兩人關係非常好,甚至還有人傳出來她是冷寒的未婚妻。

這就讓她非常的困惑了。

“我跟冷寒關係怎麼樣?”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