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而此時竹樓慘案的始作俑者高戰卻已經樂呵呵地走在了打道回府的路上,眼睛中充滿了對馬嘯天和啞巴這兩個辦事效率頗高者的鼓勵。

二公主朱芳梵和三公主詩琳彤眼睛狐疑地望著笑眯眯的高戰,不知道他為何如此高興。

跟在高戰後面地托尼賈和蒙多臉色也顯得頗為難看,雖然兩人沒有直接參加竹樓的破壞行動,但是這樣設計泰國人民心目中神一樣的人物,心中總感覺有些不安。眼見兩位公主都拿眼睛向他們兩人詢問,回答不是,不回答又不是,沒辦法只好裝聾作啞,腦袋一扭,裝作什麼都沒看見。

此時三公主有了私心,笑著對姐姐朱芳梵說道:「姐姐,我有些事兒想要和高先生單獨談一談,你看能不能讓我們單獨相處一會兒?」

朱芳梵怔了一下,從小到大她從來沒有和妹妹爭過什麼,但是此時心中竟然隱隱地有股酸溜溜地感覺。

她不禁問自己,我這是怎麼了?急忙將心中的思緒拋開,囁喏道:「那好,你么你小心點!」

高戰揚揚手沖重馬嘯天四人說道:「你們就保護二公主回去吧!千萬給我記住,公主殿下出了什麼事故,我可饒不了你們!」

朱芳梵沒想到他竟會對自己如此關心,禁不住心中一熱。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三公主詩琳彤把高戰帶到「茗香閣」這間茶樓的時候為自己回到了香港。

只見整棟茶樓的布局都充滿了濃郁的中國色彩,木雕的桌椅板凳,高山流水的清雅布局,還有秀美的服務小姐們身上所穿的中國旗袍,以及古色古香的中國山水畫和悠揚動聽的古箏奏樂,都令高戰有一種回到家的感覺。

詩琳彤時似乎是這裡的常客,迎賓的女孩子一見到她就充滿熱情地問候道:「歡迎您,敬愛的阿彤小姐,歡迎您再次光臨茗香閣!」

詩琳彤優雅地微笑了一下,然後甜甜地對著她說道:「還照老這樣子做,先把我的那一套茶具拿來!」

女孩笑吟吟地遵命去辦。

坐在比較安靜一點的茶桌上,高戰笑問道:「你經常來這裡么?看起來她們好像都認識你!」

「偶爾,不過我喜歡這裡無拘無束,還有這裡修身養性的情調很吸引我,對你們的中國文化,我是嚮往已久哩!」

「其中也包括茶文化么?」

「當然了,要不然我也不會辛辛苦苦找到這樣一個地方,要知道,我來這裡都是喬裝打扮的,沒人知道我就是泰國的三公主!」

原來還會玩微服私訪啊,這小丫頭倒挺有意思的。高戰想道。

「這裡裝修得不錯,布局也很有特色,只是不知道這裡的老闆是何許人物?」

詩琳彤笑道:「這裡的老闆跟你一樣也是個中國人,而且他還有一個很漂亮的女兒!」

「是么?看起來我們中國人遍地都是呀,只要有泥土就能生根發芽。端得生命力強大!」

「咯咯,沒想到你也會夸人,正好,老闆地女兒過來了,我介紹你們認識一下!」

這時候就見一名年輕漂亮的女孩子從一側走了過來,詩琳彤招呼道:「阿靜。我在這裡!」

那女孩子看見他們笑著走了過來,伸手颳了一下詩琳彤的鼻子道:「阿彤,你已經好久都沒有來了,是不是把我這個朋友早給忘了!」

「冤枉啊。阿靜,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父親管我很嚴的,好不容易才能跑出來一趟…」

「好啦,我是跟你說笑的,看你認真的樣子,委屈得像只受了氣地小貓咪一樣!」

詩琳彤裝作很委屈地撅了撅嘴道:「你知道就好哩,吶。現在我不是已經來了嘛,不僅來了還給你帶來了一位朋友…」指了指高戰,「他叫高戰,跟你一樣也是華人,剛剛從自美麗的香港過來!」

「你是香港人?」阿靜驚訝道。

高戰笑著摸了摸鼻子:「怎麼,不像么?」

「哦不,只是有些吃驚罷了。現在泰國很亂,很多華人都千方百計地想逃回去,很少有人會這個時侯過來!」

高戰:「我是個生意人。向來喜歡冒險,越是危險的地方我就越感興趣!」

阿靜眨了眨眼睛道:「我雖然有些不明白,但還是歡迎你來泰國!另外,既然你是阿彤的朋友,也就是我地朋友!」熱情的模樣溢於言表。

詩琳彤插嘴道:「那你要怎樣歡迎新朋友啊?這席茶水是不是要免費?」

阿靜裝作生氣地翹了翹嘴角:「你這調皮鬼,就知道敲竹杠。好啦,不僅茶水免費,我還額外送你們一些我親手做的點心!」

詩琳彤哇地大叫道:「我們這下子有福嘍,是不知道阿靜做點心的手藝曼谷第一!」

阿靜噗嗤笑道:「再被你吹捧幾下我就要暈了!」

這時候詩琳彤讓人取來的專用茶具已經備好,阿靜手法熟練地給兩人倒了兩杯龍井茶,笑道:「這可是正宗的龍井茶,雖不是用杭州的虎刨泉煮地,但多少也有七八分韻味,兩位可以品嘗一下!」

高戰看著阿靜倒茶的手法嘆道:「你是杭州人么?」

阿靜:「你怎麼知道?」

高戰:「只有杭州人才後有如此美妙的斟茶手法,顯示出對茶道的精髓體會。」

一旁詩琳彤感興趣問道:「哦?怎麼說?」

高戰淡淡道:「一茶一份情,七分至化境。秀手走游龍,水龍吐銀虹。點滴不外泄,香盈自滿傾。只有好的手法,才不會糟蹋掉這樣好的茶水,令色香味縈繞杯底,然後再自杯底釋放出來,讓客人一飲而盡時唇齒留香,滿腹芳華!」

阿靜嫣然一笑,被高戰說得很高興,這種文雅的稱讚比起一般地馬屁要有效的多,尤其在這樣感覺還不怎麼開化的泰國,這樣地讚美真的是絕無僅有,頂多只是贊一句,好茶,喝著夠香,夠爽口。其實並沒有那麼多套路,只是學著她爸平時的倒茶習慣而已,她頓時對這個「老鄉」倍生好感,不禁多瞧了高戰幾眼,道:「您說的這些我可是愧不敢當啊,只是時間長了手法熟練而已!好了,我先失陪一下,為兩位準備一些好吃的點心!」說完,再此看了高戰一眼,這才起身走了出去。

詩琳彤頗有玩味的望著阿靜美麗背影,她拿起桌子上已經準備好地茶具,開始為高戰泡茶,嘴角洋溢著會意的微笑,是女人就最好不要太靠近高戰,沒有女人可以輕易的擺脫那種無處不在的溫柔與霸道,邪魅與張狂的立體輻射

兩人還沒有端起茶杯,就見一名舉止略顯輕浮的泰國女子偕同三名男子走了過來。

他們是詩琳彤以前在此地認識的幾名少爺小姐,都是一些喜歡附庸風雅,冒充高貴的膚淺人物。當然。他們還不知道詩琳彤的真正身份,只是詩琳彤地美貌早已經征服了那三名男子。此刻慫恿那名女子領頭上來攀談。

只見那名姿色平庸的女子道:「阿彤,在這裡喝茶也不叫上我們,這人是誰?你又結交了新朋友了么?」

其中一名泰國男子妒忌道:「交朋友也要交一個好一點的,看看他的模樣,除了身上有點肌肉以外。哪一點有高貴的氣質?嘖嘖,還學人來喝中國茶,也不照照鏡子!這裡是高貴的,高尚地。高雅的地方,決不允許粗鄙的人進來!」

高戰不慍不火地笑了笑,顯得極其有涵養。

那女人被他的笑一下子給迷住了,心說,這個男人地笑為何會如此迷人呢?他是不是在對我笑?你看他嘴角勾勒的弧度,多麼有誘惑力啊,還有他的眼睛深邃。明亮,充滿剛勁有力的陽剛之氣,看人一眼,只讓人渾身發軟,就像被太陽灼熱了一樣,男人啊男人,在泰國怎麼會有這樣有魅力的男人?

旁邊有人咳嗽了一下。「走火入魔」的女人這才算清醒過來,見眼前高戰根本就沒有搭理自己的意思,甚至從頭到尾連看都沒有看

眼。自顧自地掏出一根捲煙大口地抽了起來,哇,他連抽煙的動作都這麼帥耶!

不過馬上,一向自詡為美女的她感覺受到了嚴重的侮辱,該死的傢伙一定是個有眼無珠的木頭。於是就拿腔拿調地說:「在這樣高雅的場合,竟然大口抽煙,也不問一下別人介不介意,真是大煞風景!」

高戰陰陰一笑,忽地站起來抓住一名泰國男子地衣襟,像揪鵪鶉一樣,把他整個人提了起來,獰笑道:「我抽煙,你介不介意啊?」眼神中爆射出令人心悸的殺機。

男子嚇呆了,他哪裡見過有如此大力氣的人,一隻手就把自己給提了起來,驚慌失措地說:「不介意,真地不介意!」

高戰回頭,惡狠狠地問另外兩個男人:「你們呢?」

看著對方冰冷的目光,那兩人嚇得渾身發抖,急忙一起擺手道:「不介意,您請自便啊!」

高戰啪嗒一聲鬆開那名男子,很有風度沖女子攤手說:「你看,我都已經問過了,他們都不介意!」

泰國女子,暈,還有這麼強勢的男人!!

不服輸地說:「他們雖然不介意,但是他們都不抽煙,就你一個人抽,你不覺得不好意思么?」

高戰:「他們都不抽么?那我就教他們抽!」啪地一聲將煙盒扔到桌子上,眯著眼睛說:「我數到三,要是你們嘴上還沒叼上煙的話,那麼以後你們就都不用叼了!」手指輕輕一彈,眼前的茶杯驟然碎裂!

飛快地,幾乎是瘋搶似地,三個泰國男人全都合格地進化成了煙民,嘴巴里顫抖著叼著煙捲,好像叼著炸彈似的,嘴裡冒著煙兒…

泰國女子,無語啦。

高戰:「煙也抽了,交情也攀了,你們是不是該走人了?」

一聽這話,早已經坐立不安地傢伙們急忙點頭哈腰地宣布告辭,並且在心裡說,後會無期!

眼看高戰三下五去二就趕走了這伙討厭的蒼蠅,詩琳彤不由地沖他伸了伸大拇指

茶過半盞。

高戰隨意道:「你請我來這個地方不會真是只請我喝茶吧?」

女人一般邀請男人的目的性,要比男人邀請女人的目的性強得多。高戰深知這個道理。

果然,三公主詩琳彤微笑著點頭道:「似乎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你,我只是想知道上次你和我父王商談了些什麼?」

高戰輕描淡寫道:「能有什麼,還不是一般的交際話。」

「不會這麼簡單吧?」

「那你希望我們談些什麼呢?」高戰用眼光審視著她。

偏執老公霸道寵 詩琳彤猶豫了一下,柔聲道:「其實我只是想替父王分憂,泰國如今的情況很是不妙,從當日你救我的時候你就應該能夠看得出來,那些可惡的軍人根本就沒把我這個王室看在眼裡,在他們的心目中我們只是象徵意義上的泰國統治者,沒有半點的殺傷力,每當看到父王憔悴勞累的樣子,我就一陣心疼,心疼他的身體,更心疼泰國人民的未來…」

「你是個女子,是不應該操那麼多心的!」

「女孩子?我記得你們中國也有個花木蘭,她能夠做到的,我詩琳彤也能做到,為此我可以在所不惜!」

詩琳彤自信地挺了挺胸部,高戰可以聽得出來她話中的含義,為了她父王,為了泰國人民她可以對自己獻出一切,包括她的身體。

高戰邪惡地笑了笑:「有時候不要說那麼出格的大話,說大話會閃住舌頭哦!」

詩琳彤沒想到自己已經夠委婉地將話說明白了,對方還是不信,倔強道:「你可以試試看!」

高戰,操,你這是在故意挑戰我的忍耐性。

於是就挪動位置靠近詩琳彤很直接地將大手放在了她的膝蓋上。

詩琳彤身子顫抖一下,忍著沒有躲避。

高戰個頭較高,此刻兩人坐得很近,高戰低頭就可以看見詩琳彤胸前那對青澀卻雪嫩的乳鴿堆積起的雪白乳溝。女孩胸部獨有的挺翹刺激著高戰這頭色狼的道德底線,他在她耳邊輕輕吹一口氣道:「你不覺得這樣做犧牲很大嗎?」

詩琳彤臉上流露出一股與她發育不怎麼相稱的成熟韻味兒,說道:「我已經長大了,不再是小女孩了,自己會判斷自己所做的對與錯!」

詩琳彤再次挺起自己那嬌嫩的胸部,似乎是想證明自己的成熟,眼波流轉似乎是想營造曖昧的氛圍,那份高貴中慢慢釋放出的一股嫵媚風姿極其迷人。

高戰暗道,不知死活的丫頭,想放你一馬你倒是充起英雄來了,本色狼要是不大發淫威的話,還不被天下男人恥笑?

大手帶著攻擊性的心理撩起詩琳彤下面裙子的裙擺,向裡面滑去。

詩琳彤貝齒緊咬,低下頭從鼻中逸出輕微的呻吟,那宛如暖玉般冰清玉潔的身體從來沒有經過男人的撫摸和滋潤,此時變得極為敏感,尤其還是大白天在這高雅的場所之內,當高戰作惡的手快要到達她那神聖禁區的時候,她再也忍不住了,有一種躲避開來的衝動。

高戰微微一笑,縮回那隻作惡的魔掌,端起茶杯品嘗了一口香郁撲鼻的清茶,淡然道:「看起來想吃你朋友親手做的點心有些難啊,等了大半天還不見點心的影蹤!」

詩琳彤原本羞紅的臉微變,阿靜不是那種言而無信的人,而且她和自己交往已久,向來都是言出必行的,除非…她心中頓時湧起一陣不祥的預感,阿靜的美貌令她在茗香閣不曾一次遭受過無聊客人的騷擾,尤其在如今混亂的泰國,那些舉止粗魯好色貪花的男人更是多如牛毛,萬一哪個不理智的男人衝動…詩琳彤已經不敢再想象下去,她無助的望向輕嘗清茶眼神卻是凌厲無比的高戰。

高戰挑挑濃眉,笑道:「我還是親自去看看吧,說不定阿靜姑娘臨時變卦又捨不得自己的好手藝了,等著我親自過去討要呢!」

高戰嘴角掛著淡淡笑意走出他們的茶桌,在經過一間微掩的房間門口時,猖狂淫褻的笑容充斥耳畔,其中阿靜微那熟悉的嗓音讓他眼眸中充斥著陰沉和恐怖。

他保持著淡然的微笑推門而入,眼前的一切讓他感嘆地獄中是不是真的缺鬼呀,為什麼這麼多人都活膩味了呢。

只見剛才所見的阿靜姑娘此刻正被四個模樣猥瑣下流的中年男子圍在中間,神色憤怒但是沒有絲毫的慌張,極力抵擋那些猥瑣男人手腳上的佔便宜,原本恬靜無邪的臉上因為羞憤而顯得粉頰通紅。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時,一個模樣臃腫,眼神卻充滿淫邪的胖大男子道:們幾個剛從印尼來到泰國,就遇到了這麼標誌的華人姑娘,還是中國姑娘好啊,皮膚白皙,摸起來舒服,操起來更是讓人慾仙欲死啊!」矮個男子說道:「是啊,不跟昨晚找的那些泰國女人一樣黑不溜秋的,關了燈就找不到人了,皮膚粗糙的像是搓板似的,摸起來直硌手…干那些華人姑娘才叫有意思哩,哭哭啼啼,半推半就那才叫爽呢,也不知道這個怎麼樣,還是不是處女,幹起來夾得緊緊的才爽哩!」話,身邊另外兩個中年男子也都淫穢的大笑起來。

高戰的眼神充滿了嗜血的光芒,就像是一頭野獸嗅到了獵物的味道,愜意地舔了舔嘴角。媽的,竟然有印尼人在這裡胡作非為,不要以為所有華人都跟在你們印尼的華人一樣好欺負!

「魯奇閣下,你別說,這妞還真不賴,就跟她斟倒的茶水一樣,芳香可口,引得人食慾大動啊,嘎嘎嘎,您剛來泰國就有這樣的極品貨色送上門來,看起來我們這一次是福星高照啊,此行所辦的事兒必定順利!」矮個男子向胖大男子諂媚道。

被叫做「魯奇閣下」的胖大男子聽得大爽,放聲淫笑,他的目光更是一直在阿靜豐滿完美的胸部流連。

另外三人似乎明白了魯奇閣下欲求不滿的意思,對著阿靜的動作漸漸粗野起來。

阿靜在掙扎中那件精美的絲綢刺繡上衣被扯開一根緞子,胸口春光咋泄的瞬間讓這群色狼**大漲,恨不得立馬撲上去快活一番。

見到高戰高大挺拔身影的阿靜,堅強的眼眸出現一抹脆弱的求救信號,此刻她多麼希望他能出手拯救自己,讓自己擺脫這些令人厭惡的男人。

高戰給了她一個鼓勵的眼神,彷彿在說,放心吧,我一定不會袖手旁觀地!

那一刻。阿靜心中竟然有一種說不出的寧靜,不知道是對高戰的信任,還是對自己的處境的不再擔憂。

媽的,真的和這些畜牲動手還真就髒了我的手,這些都是馬嘯天和啞巴那些傢伙乾地活,我一個做老闆就應該有格調一點,顯得有身份一點——可是殺人還真是一個令人歡愉的遊戲啊。

高戰在矮個子男子的注視下,微笑慢慢走到那位受尊敬的魯奇閣下地身後。不等矮個子開口詢問:「你是誰,你進來幹什麼?」他的左手已經抓住了大胖子粗大脖子間的頸椎骨,咔嚓一聲,瞬間抓裂!

叫也不沒叫出一聲。一條卑微的性命就此消失,胖大男子臃腫地身體躺在地上,褲襠中的老二因興奮而依舊挺立不倒,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瞳孔散,死不瞑目!

那些處於亢奮中的色狼們一個個嚇得面無人色,全都駭然地望著一臉笑意的高戰,驚呆地說不出話了。眼前這個微笑著男人竟然旁若無人輕描淡寫地隨手就殺害了令人尊敬的魯奇閣下!難道他不知道殺害魯奇閣下地下場是什麼嗎,顯然這位倒在地上地魯奇閣下可不是一般地人物!

矮個男子首先從嚇呆中反應過來,伸手去拔腰間的手槍。可惜高戰地動作比他還要快上一步。他突然感覺一隻大手卡住了他的脖子。然後咔嚓一聲,他看見了自己的背部。他的腦袋被高戰生生擰了過去!

臨死前他只記得那副極度邪魅的臉孔,散發著極度嗜血的光彩。

高戰回過頭,沖兩外兩位早已經嚇得軟癱的男子說道:「你們實在是太不乖了,老子很生氣!」

語氣陰冷,嚇得那其中一個中年人立刻就尿了褲襠,一股尿騷味充斥在房間內。

高戰扇了扇鼻子,媽的,這膿包真沒用,還沒動手就嚇得尿褲襠了,

高戰面無表情地從矮個子的脖子上把手拿開,順手將矮個子的屍體推倒在地,然後拿起桌子上的陶制茶壺,應著壺嘴兒把手沖洗乾淨,再用自己的手帕擦拭了這一下自己殺人的左手,微笑道:「殺人的感覺真的很好,你們有空的話也可以試一下,我不想自己動手,你們兩人中只能活一個!」

說完,陰沉地把玩著矮個子的手槍,眼睛不懷好意地瞟向兩個極度害怕的男人,以他的槍法絕對可以令他們一槍斃命。

其中那位模樣俊朗不凡,行為舉止卻有些猥瑣不堪的印尼男子口齒不清哭喊道:「先生,這事兒和我無關啊,都是我們的魯奇閣下見她長得俊俏起了歪心,而我們只是想和這位姑娘開開玩笑而已,沒有其他意思,絕對沒有!」

另一個人外強中乾的印尼男

道:「你知道你殺得人是誰嗎!他是我們偉大印尼的兵團司令魯奇閣下!你慘啦你,你殺了他已經惹禍上身,不要說印尼的陸軍方面不會放過你,就連泰國政府也不會視而不見,你就等著接受法律的制裁吧!」己的手掌,注視著眼前這兩個垂死掙扎般的鳥人。

森然道:「你們兩個是不是把我說的話當做放屁?」槍口對準了兩人。

那兩個倒霉鬼沒想到高戰會軟硬不吃,頓時僅剩的囂張氣焰也消失殆盡,那個猥瑣的中年人痛哭流涕的跪在地上求饒道:「這位先生啊,我只是一個助理而已,與您遠日無怨近日無仇,您就當我是個沒用的臭屁放過我吧!!」砰砰砰,直接對著地面磕了三個響頭。

眼看對方那副卑躬屈膝的奴才樣子,高戰直想作嘔。

另一個人:「你不要欺人太甚啊,你要知道,你已經與偉大的印尼人民為敵啦!」

他不提印尼還好,一提印尼高戰的火氣就不打一處來,什麼***狗屁印尼,完全是他媽混蛋的國度!想起每一次在那裡所發生的排華事件,就像有一根針深深地刺進他的心裡…印尼暴徒焚燒搶掠華人商店住所,數以百計華裔婦女被強暴,逾千人死亡,甚至連小女孩都不放過。殘忍的暴徒竟然在她稚嫩的下體插上木頭…

高戰的眼睛射出駭人地光芒來,用來自地獄一般冷酷的聲音說:「兩個只能活一個,我數到三,一,二…」

「三」字還未出口,就聽見那名外強中乾的印尼男子仆倒在地上,他的背後差插一把鋒利的匕首,此刻猥瑣男子渾身發抖。撲通一聲,再次跪倒在地上,可憐地說「我已經殺了他,你瞧…我真的殺了他。你可以放過我么,我就算活著對您也沒有半點威脅,就象我剛才所說的那樣,我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屁。您就放過我吧!」

脫困地阿靜有些膽怯地走到高戰身邊,剛才血腥的場面真得把她給嚇住了,但是在泰國生活了這麼久,血腥的場面也不是沒見過。本身已經有了超強的免疫力,至少不會現在看見屍體就要彎腰嘔吐。

阿靜望著這位從香港過來泰國冒險地高先生,想到剛才那股無與倫比的煞氣和掌控別人生死的霸氣。她心裡湧起一陣濃濃的暖意。但是一想到人家是阿彤地好朋友。心中就有一種說不出的失落感,阿彤實在是一個招人喜歡的女孩子。自己要是男子的話也一定會喜歡上她,頓時,心裡空蕩蕩地讓人抓狂。

高戰沒想到自己隨手幹掉的竟然是印尼的陸軍總後備兵團司令,我靠,長這種模樣地鳥人竟然還是個兵團司令?高戰橫看豎看也看不出來那具老二依舊朝天臃腫胖大地死屍有哪一點像兵團司令,在他地印象里那些司令員都是騎著高頭大馬耀武揚威的牛人,絕不會這麼齷齪兼窩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