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而聽聞這話,江南也是愣了一下,隨後神色也猛地寒了下來,點上了一根菸,沉聲答道:“弟弟,爲什麼我的神識徹底不能用了。”

江北:“……”

他哥有神識的事兒他差點都忘了,但是這一百米,也就是個合谷一階的神識,不好用是正常的吧。

但是他!可是闢海境的神識啊!怎麼可能直接被縮短了一半!

難道這就是老爹說的殞神禁地的威壓嗎!但是不可能啊!之前神識一直都是好用的很啊!

“沒事……”江北搖了搖頭,只能如此安慰道。

但是他的眉頭卻是一直緊皺着,此地不宜久留是必然的,但是到底繼續向前走,還是退回去,這是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幹!退什麼退!來都來了!不往前走那是個什麼道理!退得了一時,退得了一世嗎!

江北心也是發起狠來了,“朝着前面繼續走,起碼也得走出這片林地。”

而江南,便是這第一個邁出步子的人。

小騰龍盤繞在江北的肩膀上,尾巴也是死死的纏着江北的胳膊,甚至江北都能感受到,他到底是受了多大的驚嚇。

而真正讓他心涼的是,本以爲小藤龍在這山上能做出他所說的那種隱藏他們身形的陣法,只是如果山上也是這個情況,那江北還真是不好說了。

但是眼下能明白的是,憑藉着他這合谷三階,或者說是隨時可以晉級成爲合谷四階的實力,加上老哥以及發揮不出來全部實力的小藤龍,還有剩下的兩個合谷二階的,加上完全就可以忽略不計的侯煙嵐……

再失去了小藤龍陣法的庇護,他們去了就是明晃晃的送人頭啊!

所有的一切,彷彿都在朝着不好的最差的方向前進着。

而又走了約莫一炷香的時間,讓江北意外的是,他還沒發現什麼了不得的東西,只是那陰冷的氣息更爲誇張了不少。

甚至身旁的侯煙嵐都不由得顫抖了起來,能活生生的把一個天境強者凍成這樣?就算是零下三十度也不可能吧!

江北攥緊了侯煙嵐的手,輕聲說道:“煙嵐,要不你們先去水元珠裏避一避吧。”

“我沒事,先繼續趕路吧。”侯煙嵐搖了搖頭答道。

江北也沒再勉強,也只能如此,天色越來越黑,剛落下了不久的太陽也像是迷戀着家裏的母太陽一般,林間竟也升起了本該早上纔會出現的濛濛霧氣。

江北皺了皺眉,應該不是毒氣。

因爲他運轉吞天魔功之時,加速了這霧氣的吸收,非但沒有什麼不自在,反而是顯得痛快了不少。

果然……是魔域!

看來這登天山應該也就算是真正的魔域入口了吧。

江北不由得暗歎了口氣,只能一手牽着一個,繼續朝着前方走去,而更讓他吃驚的是,他的神識,竟然再一次遭到了壓縮!

這一次,神識能延伸出去的距離僅剩七百餘米!

而讓他欣喜的是,他終於也看到了那登天山的山腳…… 衆人走的一直很慢,也分辨不出方向,皆是由着江北在帶路。

倒是這次,看到江北的表情露出喜色,大家都明白了過來是怎麼回事,肯定是終於要走出去了!

倒是關於自己神識再一次被壓縮的事,江北沒有說出來,神識這種東西,是個人都能明白到底有多重要。

而且老哥這種天賦的猛男,合谷四階就孕育出神識,在這地方都不能用,看來還是有點詭異的。

江北也明白了過來,這種神識的壓制,並不是針對闢海境的實力,而是單純的針對神識,不然老哥那合谷一階的神識……

既然他們都被壓制了,那其他人呢?

想到這,江北更是笑了,太刺激了,看來好像並不是走上了一條絕路啊,他神識都被壓縮成了這樣,別人?能有就不錯了!

以後自己在後面保持個五六百米的距離,沒事偷雞摸狗一下,感覺,好像也很美呢。

倒是關於那幫魔門聖子來這裏的目的是什麼,江北還不知道,就連那葉靜蘭都不知道,只是被宗門告知來尋寶而已。

俗稱,高級挖礦仔!行吧,還是挖礦……

但是吧,人家還是有點牛逼之處的,比如說,尋常之人根本就不敢靠近的登天山,他們敢,別人尋不到的高級靈草,他們可能能找到。

找到了,那就是錢!

一時間,江北的心也激動了,管他三七二十一,上去就開搶,打得過就幹翻他們再搶,要是打不過,那就跑,跑一圈,也不把他們甩在後面,照常刷刷分,回頭再晉個級什麼的,然後,幹翻了再搶。

反正,老哥說得對,不管我們看到的,聽到的,有一個算一個,都可以劃在我們江家的仇人氛圍內!

江北很開心,甚至是興奮,早先那種被壓制了神識而出現的難受感也幾乎消失不見了,但是吧,這玩意也有例外。

比如三分鐘之後……

江北竟然發現一個很嚴肅的問題,那就是,他竟然看不到林地外面的景象了!

此前還有七百餘米的時候,他可是還看得一清二楚,但是現在,他卻看不到了!

絕對不可能是走錯了方向,那只有一種可能……

他的神識被再一次壓縮!現在,竟然連六百米都沒有了,也就五百餘米!

直接被壓榨了四分之三的程度,江北說不慌是不可能的,如果進入那登天山之後,神識就無法使用了怎麼辦?這太可能了!

衆人走的很慢,特別慢。

因爲江北走在最前,步伐也早就降了下來,緊皺着眉頭,再一次的感受着神識的變化,細緻入微。

倒是讓江北心涼的是,幫着自己掌控神識的小魔靈,卻是一直都沒叫喚起來,這可不是個好事。

小魔靈不說話,僅代表着一點……他沒有任何異樣,或者說,識海之內也沒有任何異樣。

那麼……就不是他的身體出了問題,而是這整個山周圍,都存在着能屏蔽神識一類的東西!

想找出來原因可太難了,而江北思索片刻,也只能認命。

不是他屈服,而是這本就如此詭異的樹林,再加上神識又出了這種事,誰還敢考慮這些沒頭沒腦的東西?

倒是江南一直無所謂,畢竟也就一百米的神識,沒了就沒了,雖說有些可惜,但是弟弟還有,那就無所謂了。

合谷一階的神識,那還不是一壓就沒了?

而隨着江北等人的繼續前進,距離林地二百米的時候,江北也終於能把神識探到了林地的邊緣。

神識的範圍……已經被壓制到了十分之一的程度,僅僅二百米!

江北緊皺着眉頭,絲毫不敢放鬆警惕,小藤龍還纏繞在江北的胳膊上,腦袋搭在江北的肩膀上,一臉的膽怯。

在這種陌生,且詭異的環境下,江北也是生怕出現什麼意外。

一步一個腳印,不管怎麼說,先衝出去!

倒是讓江北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彷彿這片林地就是用來給他們的一個威懾一般,除了感受到神識被壓制,根本就沒有其他的突發事件!

而江北在看到外部昏暗的景色之時,也終於長出了一口氣。

也……倒吸了一口冷氣。

一個個大小不一的山洞,一座座被活生生劈斷的樹,交織在一起,猶如一座座墳墓一般,讓人不寒而慄。

配合着漆黑的夜色,和後方張牙舞爪的樹木,江北的心狠狠抖了兩下。

就連一直跟着江北的侯煙嵐都不由得攥緊了江北的手。

“沒事……”江北輕輕拍了拍,安慰道。

“弟弟,這是什麼東西?”江南也是疑聲問道,很顯然,眼下的這種環境也超出了他的認知。

在他眼中,山,那就得是平平整整的啊,再不濟坑坑窪窪的也行,這麼大的山,搞出來這麼多洞,不怕塌了?

“不知道,要不過去看看?”江北有些嚴肅的問道,心中也是發寒,想要上山,肯定得經歷這些洞口,而且看起來,這些山洞根本就不是什麼尋常的洞!

江北想要用神識探查,但是卻發現,僅剩一百米的神識,根本就不夠到達那山腳下的閃動近前。

風起。

這閃動之內也是同時爆出了“嗚嗚嗚”的詭異聲響,如同……是那閃動都在同時哭泣着一般,不光如此,就連江北這邊也發出了同樣的聲音。

江北只覺得頭皮一陣陣發麻,特麼的,是不是走錯片場了啊!

老子堂堂一個富二代,爲啥要來這種恐怖片男豬腳的主場?這不是進來就要半條命嗎?

等等……什麼玩意在老子身邊哭!

江北心當時就涼了半截。

很想扭頭,但是不敢扭,封建迷信這玩意現在真是不得不信,大家確實都相信科學,但是這個世界,特麼的,就差是個人都會飛了,還怎麼科學!

江北喉嚨連續的滾動着,狠狠地嚥了幾大口唾沫,一手摸向腰間的小騷騷,一邊扭過頭去,隨時都可能給那詭異的東西致命一擊!

“嗚嗚嗚~嗚嗚嗚~我想回家,滅霸哥,這山不對勁啊~”

小藤龍的聲音終於傳入了江北的耳中,江北也終於轉頭和他來了個四目相對……

“砰!砰!砰!”

“你再叫!你再給老子哭!”

“嗚嗚嗚~滅霸哥,你揍我幹啥啊?嗚嗚嗚~”

“你特麼……” 半刻鐘後,小藤龍終於發現了,可能是自己的問題,平時對自己最好的大嫂二嫂都一臉冷漠的看着他。

很可能是它配合了那風中傳來的聲音,把大傢伙都給嚇了一跳。

很尷尬。

江北也覺得很尷尬,這節骨眼上,打人是一件不太好的行爲。

想到這,江北不由得摸了摸下巴,轉頭看向那盤坐在地上,還一臉委屈的小藤龍……

小藤龍也擡起頭,張了張嘴,想說什麼,但是實在是沒敢說話。

滅霸哥最近有點兇,動不動就惦記揍他,但是他又沒什麼脾氣,滅霸哥這種猛男,連那麼可怕的小母龍都能給弄了,更別是說他了?

“那個……我最近是不是有點兇了?”江北略帶尷尬的問道,畢竟小藤龍是他們的夥伴,而不是他小弟。

總這麼對人家,不好。

“滅霸哥!不兇,一點都不兇!”小藤龍渾身就是一個激靈,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

江北也是明顯的爲之一愣,咧嘴一笑,拍了拍這三炮弟弟的小腦袋,這纔開口道:“那就行,下回可別亂叫了哦,不然我真是忍不住揍你。”

侯煙嵐本還以爲這王八蛋良心發現呢,結果又這樣,差點倆眼一黑暈過去。

但是現在,所要面對的,還是眼下的形勢,到底該特麼怎麼辦!

就今晚這狀況,別說是上山了,就是住都沒法住!這地界,誰敢在這休息!

重生之夫榮妻貴 終於,江北還是開口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