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而這出路口,都有着一座形狀怪異的跨河之橋,很難想象,這座氣勢磅礴的大橋,居然會在這南蠻妖族之地出現。

奪鳩躲避某處高點,望着遠方那妖來妖往,守衛嚴密謹慎的橋頭橋尾,不禁陷入沉思。

“師父,看來,你的那個說法是真的。” 無賴總裁之離婚請簽字 奪鳩意識一動,‘洞天’空間中便凝聚出一具神識之軀。

“哦?何以見得?”尚宇一直都藉着奪鳩的視線觀察着外界地情況,聽奪鳩如此肯定的說道,心中雖然有些得意與喜色,但還是疑惑問道。

“兩條大河連接一處,從那類似於護城河的分歧河流,還有那通完懸崖內陸島嶼的通道口來看,這內陸中心定有一個蓄水點。”奪鳩看了看奪鳩,用着一種極其肯定的語氣推測着。

“恩。”尚宇摸摸下巴,笑着點頭。

“而上次聽聞你那麼一說,那所謂的妖族聖湖定有奇異之處,或者真的無底。”當說到這裏時,奪鳩語氣有些沉重。

“那真空洞穴也定然存在,天妖修煉之法,想必也一樣有着。”說到這裏,尚宇的臉龐露出一抹喜色。

“可是,你看這種嚴謹的陣容,我該如何進入其中。”奪鳩聽他那麼一講,頓時愁眉苦臉,撇嘴說道。

“呵呵,若是別人,但你就一定能。”尚宇淡然一笑。

“我就能?爲何?”奪鳩不解,疑問着。

“你有瞬移。”說到此處,尚宇的笑容逐漸燦爛起來。

“瞬移,難道瞬移就能避開那些守衛的視線不成?”奪鳩聽他那麼一言,依舊不解,還有些糊塗。

“不,我的意思是,你的瞬移,與同境界,同層次的修者想必,有很大的不同之處。”尚宇神祕兮兮的笑着說道。

“不同之處?”奪鳩一聽,頓時眉頭微微一皺,沉思起來。

見奪鳩好長時間都未想到,尚宇也只能無奈提醒道。

“你的瞬移,雖然距離不長,但已經相當於一種小型傳送,這就好比當初你遇見的那月獸一樣,它的天賦乃是形成數個微型空間,自身藏入其中,讓人尋覓不到。而你的瞬移,也是創造一種微型空間,然後你自身轉入這空間中,一剎那又 傳送出來,藉着這種空間傳遞來移動自身位置。”

“恩,可這不是很常見嗎?”再奪鳩看來,幾乎所有人的瞬移都是如此。

“不,通常,五行境界之下的修者根本無法做到,尋常修者的瞬移,乃是用神識之力的燃燒,在瞬息間讓自身速度形成一種爆發力。這種空間的爆發力根本無法穿透空間,只要有些手段的修者,便能遮擋下來。而你,則因我的關係,所以瞬移這種神通直接進化,成爲一種小型空間傳送,勉強可以稱呼爲瞬閃。”尚宇搖頭答道。

“原來如此。”奪鳩頓時恍然大悟。“我說先前那奪跡老鬼追擊我,我瞬移過去,他直到我現身的那剎那方纔發覺,原來還有這層原因。”

“恩,沒錯,他雖然乃是五行境界,但根本未曾料到,你的瞬移居然會是進步一層次的瞬閃,怎麼可能會提起防備之心。我琢磨着,他那時估計以爲你進入自身‘洞天’空間了。”說到這裏,尚宇嗤笑一聲。

“嘿嘿,我雖然達到四宿境界,但還未到達那最後一層次,身軀根本無法承受的住‘洞天’所擁有的那種排斥力量。”奪鳩撇撇嘴,尷尬笑道。

“不要灰心,達到四宿境界,那些層次,以你的修煉速度,那是指日可待。”不知爲何,尚宇對於奪鳩那是充滿了信 心。

“恩!”奪鳩也是堅定的點了點頭。

隨後,兩人交談了片刻,商量好潛入計劃後,奪鳩那具神識分身潰散消失,意識重歸‘腦海’深處的魂魄中。

奪鳩還未到達五行境界,自然不能意識分神,一邊控制神識分身,一邊掌握本尊肉身的控制權,所以自然要覆滅自身神識分身,方纔能完美無瑕的操控本尊肉身。

現在時間還早,乃是正午時分,按照奪鳩與尚宇所商量的計劃,潛入時間定爲夜晚。因爲奪鳩的瞬閃乃是最基層的,移動過程時會帶起細微的風,或許一般妖獸無法察覺,但對於那些境界略高,警惕性略強的妖獸可就不同了。

就這樣,奪鳩潛藏於茂密的樹幹上,盤膝閉眼,讓自身陷入空明狀態,打算一舉恢復巔峯狀態。

時間流逝飛快,轉眼間,夜幕便就降臨。

炎黃世界的星空比起那些‘洞天’空間,可謂是強上數倍。

不單單是那星芒的光點,還有的就是那種奇異的力量。

以前奪鳩境界太低,還無法察覺,可是這夜幕降臨時,羣星璀璨時,那股氣息緩緩充斥天地間,奪鳩猛然睜開了雙 眼。

“好磅礴的靈氣!”奪鳩一陣驚訝。

“呵呵,現在知道爲什麼有些有靈性的妖獸能夠吸取日月精華,羣星璀璨的力量爲己用了吧!”伴隨奪鳩心中的驚訝之聲,尚宇那帶着笑意的聲音緩緩響起於奪鳩心中。

奪鳩聽後,感受着那股璀璨靈氣的同時,也重重的點了點頭。

“現在尚早,等待真正的夜深人靜時刻。”尚宇藉着奪鳩的視線望了望天,提醒道。

“恩。”奪鳩微微眯眼,看着那依舊守衛森嚴的妖獸們,不禁點頭回復。

很快,轉眼那輪明月便正值於夜幕中心,奪鳩也開始了他的行動。

奪鳩已經達到四宿境界,他瞬閃的距離自然增加不少。

原本,只是十來米的距離,如今卻成爲百米百米的瞬閃。

這對於初臨四宿境界的修者而言,恐怕是沒有幾人能夠做到,這還是不算上奪鳩的瞬閃相當於小型空間傳送的情況 下。

不過,儘管是百米的距離,可因爲這滔滔河流的禁空陣法阻礙下,奪鳩依舊無法橫渡河流。

縱然奪鳩的瞬閃何等奇特,可在那針對飛行,傳送的大陣下,則依舊顯得有心無力。

所以,能夠讓奪鳩安然通過的地方,也只有那兩座氣勢龐大,刻有奇異形狀的橋樑。

奪鳩剛想動身,施行瞬閃,執行那想象中的潛伏計劃,可是,一件奇異的事情卻令他停緩下來。

“那是。”奪鳩靜靜望着那閃爍淡淡光華的橋樑,心中一陣驚訝。“這橋,沒我想的那麼簡單,居然在吞食天地間的靈 氣。”

白天,在太陽的光的照耀下,或許看不出什麼,可是一到這深夜,尤其是這種烏雲短暫遮蔽明月的情況下,很容易便能察覺。

“嘖嘖,看來,這妖族的人對於這聖地,很是看重呀!居然捨得將那赫赫有名的法寶,‘生死雙橋’,放置於此。”尚宇聽聞奪鳩那般驚歎,當即意識一動,藉着奪鳩的雙眼,觀察起那座橋樑。

“什麼?生死雙橋?”奪鳩心中一陣疑惑,下意識疑問着。

“是啊,據聞,這生死雙橋,乃是妖族五寶之一,擁有大威力,大神通的法寶。好像這法寶真正的威力,已經達到六道境界的強者的全力一擊。”尚宇一陣感慨。

“這麼厲害!”當聽尚宇這麼一講,奪鳩爲之動容,心中充滿了震驚。

“呵呵,我也只是聽聞而已,這妖族五寶,我也並不是很清楚,至於究竟有沒有那等恐怖的威力,我也只是道聽途說。不過,我能肯定的是,這等至寶,只有實力強大的修煉者才能操控,發揮其最大的威力。”尚宇挑眉一笑。

奪鳩點了點頭,開始慶幸自己發覺那一異狀,不然後果,可想而知。

“這橋,恐怕很難度過,不過,還難不倒我。”尚宇見奪鳩臉色肅然起來,當即狡猾笑道。

“哦?師父你還有什麼辦法不成?”奪鳩一聽,心中頓時冒出一抹喜色。

“哼哼,這橋雖然奇異,但是,也是有人操縱的。”尚宇眉開眼笑,淡然說道。“看這橋墩的色彩還有殘繞的水草,也知道,這橋嘛,放置與此的時間定然已經很久很久。” 聽聞尚宇這麼一說,奪鳩心中雖然有些不明不白,但依舊是點了點頭。

“這法寶定有主人,放置於此,想必也是爲了防止外人入侵。你看這護島之河,以及那外力造就的天險地勢。那兩座以法寶爲橋樑的進出之口,你不覺得有些奇怪嗎?”尚宇沒有直接將一切講述與奪鳩聽,而是提醒着他,讓他自己想。

這麼做的目的,很顯然就是不想令奪鳩對他有一種徹底依賴的想法。

“這麼做的目的…顯然就是爲了要人往這橋上走,這樣一來,這生死雙橋的主人,也能知曉來者的身份。”奪鳩微眯雙眼,沉思道。

“的確,由此可見,這法寶主人的修爲一定很高,至少是這南蠻妖族中的高手。既然能夠掌握這妖族五寶中的其一,那這高手的修爲是可以的揣摩的,五行境界那是定然。”尚宇淡然一笑,緊接道。“據我所知,這妖族五寶可不單獨屬於某人,而是屬於整個妖族,想要獲得這等寶物,也只有站立於高峯。”

“想要長期擁有,自然要讓自己永遠前進,不被其他妖族擊敗。這可謂是妖族的一種激勵之法,不過很管用。”尚宇笑容有些輕蔑之意,顯然對此有些不屑一顧。

“恩。”奪鳩點了點頭,細心聽着的同時,也開始獨立思考起來。

“常言道,人都有私心,這妖族也是如此,爲了讓自己長久佔據這等寶物,自然要好好修煉一番,讓自身實力更加強悍。所以,你認爲,如今這生死雙橋,還有人時刻掌控着嗎?”尚宇話只說一半,疑問着奪鳩。

“我知道了!”奪鳩是聰明人,一聽尚宇這麼一說,當即恍然大悟,臉上露出一抹會意的笑容。“師父的意思是,這法寶此刻無人操控,我就算橫渡,那法寶主人也未必能夠察覺。”

尚宇一聽,當即搖搖頭,心中納悶,奪鳩還是有些稚嫩。

“難道不是?”奪鳩的神識分身望見尚宇那搖頭納悶的樣子,當即有些尷尬。

“不,你的想法是對的,只不過,你忘記了,無論什麼法寶,都有着一種靈性。那兩座橋長期接觸妖族,自熱就會記住那種妖族特有的氣息,而你是人族,與妖族不同,那股妖氣,你根本無法擁有。也正是因爲這種緣故,形成了一種天然性的警覺線,繫着外人一觸碰,便會發聲響的鈴鐺。”尚宇無奈嘆息一聲,當即只好詳細解說道。

“原來如此,師父,你的意思是,我只要一觸碰這橋,這橋就會通報給他的主人?“奪鳩興中也是無比納悶,這尚宇說了那麼多,直到這最後一刻,方纔說道重點,確實挺無語的。

“恩,就是這個意思。”尚宇見奪鳩終明白,當即沒好氣的說道。

“那這樣說來,就算我從橋這邊瞬移到那邊,對方也能知道咯。”奪鳩臉色一沉,忽然問道。

“是的,按理來說,對方很容易發覺。”尚宇見奪鳩那沉思的模樣,當即肅然點了點頭。

“嘿嘿,如果,我渾身上下帶上一股妖氣,這法寶的靈性,就不會識別咯!到時候,我只要躲避那些守衛,就行,對吧。”奪鳩臉上露出一抹笑意,眉開眼笑道。

“恩,的確是這樣,只是,這妖氣你從何而來?”尚宇微微眯眼,含笑問道。

“嘿嘿,奪靈功法當真霸道無比,我如今已經修煉到那種真正霸道奇異的地步,奪他人的源力,爲己用。按照我的猜測,只要用這奪靈功法殺死一隻妖獸,便能夠暫時擁有那種妖氣。”奪鳩一聽,臉上露出狡詐的笑容。

“呃,沒想到,這奪家血脈所傳承下來的功法,居然還有這種能力!”尚宇聽之,當即眉頭微揚,臉龐上呈現一抹嫉妒之色。

“是啊,我也有些難以置信,可它確實就有這般奇特。”奪鳩感慨道。

“這也是你的造化,你的氣運,既然有了想法,就快去做吧,小心遲則生變。”尚宇笑然說道。

“恩。”奪鳩點了點頭,隨後心念一動,意識迴歸魂魄之中,那神識分身頓時潰散成縷縷氣息,飄入無邊無際的識海中。

很快,奪鳩便找到了獵物,一頭第三境界的熊類妖獸。

那是一頭狂暴熊,實力不高,肉身堅固程度,僅僅只是比一般的妖獸要強上一些。

這妖獸據說乃是傳承大地狂熊的那部分暴戾血脈,所以相對於熊類妖獸而言,它算的上是一個脆皮,奪鳩完全有信心,將其一招秒殺之。

此刻,奪鳩所要做的便就是等待時機。

“必須想個好辦法,殺人不見血,而且不引起很大聲響的辦法。血液的氣息,太容易惹起一些嗅覺超常妖獸的察覺。”奪鳩微微眯眼,雙眼爆射寒芒,他死死盯着那緩慢爬行的狂暴熊,開始沉思起來。

沒過會兒,那皮毛在月光照耀下閃爍淡淡光彩的狂暴熊,僅僅走了那麼幾步距離後,奪鳩腦海中靈光閃爍,很快便想到一個萬全的辦法。

“雖然有些兇險,但總比在這裏苦等,浪費時間與機會的好。”想到這裏,奪鳩雙腿暗暗蓄力,猛然一蹬,那股衝擊力被他完美的控制,居然僅僅只是令茂盛的樹枝微微晃動而已。

伴隨依稀的‘嘩嘩’聲響,那狂暴熊警覺,連忙轉身,卻望見一道閃爍淡淡黑色光暈的身影,它還未來得及怒吼,便只覺得胸口一陣刺痛,直接倒下。

一道漆黑如墨的光彩環繞着這具碩大身軀,一閃而過後,只見一道冷白色的焰火忽然閃爍,這胸口留有恐怖血洞的碩大身軀,瞬間化爲灰燼。

奪鳩眉頭微微挑起,臉上露出一抹笑容,隨後一揮手,那團灰燼便被氣勁吹走。

整個過程行雲流水,一氣呵成,彷彿經過上萬次演練一般,沒有任何不協調之處。

從那狂暴熊轉身到猛然倒下的時間不過瞬息間,而這瞬息間,奪鳩便將其直接秒殺,這實在令他自己都有些不信。 不過奪鳩確實做到了,就那般輕而易舉的將狂暴熊秒殺。

奪鳩望了望四周,不假思索的朝着不遠處一棵樹葉茂盛的枝頭躍去,眨眼間,便盤膝於那微微晃動的粗壯樹幹上。

“妖氣。”奪鳩右手緩緩揚起,那緊握的拳頭緩慢張開,一縷內部攙和淡淡黃光的黑光呈現於奪鳩視線之中。“這就是妖氣嗎?”

雙眼微眯,死死盯着那淡淡黃光的奪鳩,用着一種極其微弱地聲音喃喃唸叨着。

奪鳩臉上露出一抹淡喜的笑容,他未曾多想,直接右掌揚起,託着那縷光彩,直接拍入眉心間。

頓時間,一道暴虐的血光在其漆黑眼眸裏深深燃起,一股略微沉悶暴虐的氣息在其身軀四周緩緩環繞。

若有一些實力尚可的修者再次,在未曾看見奪鳩的情況下,定會以爲那茂密樹枝後面潛藏的是實力強大的妖獸。

“這氣息只能持續一個時辰。”奪鳩微微眯眼,不動聲色的轉身,朝着後方那河流大橋所處位置躍去,四周枝頭茂密的參天古樹,隨着他身形的騰躍而飛快替換着,奪鳩逐漸開始快速思考起來。“一個時辰內,必須混入對面的那座懸崖島嶼。”

以着奪鳩如今的速度,很快,他便來到橋這邊的某處樹葉茂盛,枝幹粗壯的大樹上。

短暫盤膝調息後,奪鳩猛然睜開雙眼,開始望着那數十米開外的橋對面。

望着那守衛森嚴的橋對岸唯一通道,奪鳩嘴角不禁微微上揚,露出一個自信的笑容。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