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而這卻給了宇文天一個大好的機會,他再次沖向了一個虛靈十重天後期的武者,這個人,是場中戰力最弱的。

眼看噬神槍就要刺中那人的頭顱了,宇文天的神色瞬間劇變,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突兀地生出,身體禁不住打了個冷戰。

想也沒想,他本能地向著左側一移。

「嗖!嗖!」

可是,已經有些遲了,兩道箭影突然襲來,一道真元化成的恐怖箭影貼著頭皮閃過,削斷了他幾根頭髮,而另外一道箭影,卻是劃過了他的臉頰,留下了一道一寸長的傷痕,金色的血滴瞬間溢了出來。

很恐怖的攻擊,如果身體不偏,這兩道真元箭矢會直接射入宇文天的腦袋,摧毀他的識海和元神。

恰巧這小小的兩寸距離,卻救了他一命。

暗道驚險的時候,宇文天卻並沒有放鬆,反而身體一動,瞬間又變換了位置。

「轟……」

就在宇文天剛剛呆著的地方,一股狠戾的能量爆裂開來,瞬間消散,只見一支黑色的短箭插在了地面的黑石上。

而當宇文天站定的時候,便看到南嘯風和唐錚二人拉弓瞄準了自己。

前面的兩道真元箭矢,是南嘯風以流風箭矢發出的,而後面的那支短箭,則是唐錚手中的那把黑色的弓弩發出的。

宇文天聽宋致遠說過,唐家有一把聖器,名為暗影弩,很有可能便是唐錚手中的這把。

真是驚險的一局,連環射殺,如果不能當機立斷,只有被斬殺的結果。

當然,暗箭傷人,也只有偷襲才能得手,正面較量,距離太近,宇文天要躲過這兩把致命弓弩的襲擊不難,甚至可以做出回擊。

!! 看到自己的必殺攻擊被宇文天避過了,二人的神色難看之極,而這時,宇文天已經舉起了噬神槍,轟殺過來了。

急婚蜜令:夫人,乖! 「沒有機會了!走!」南嘯風眼中閃過一絲不甘,殺氣絲毫不減,對著唐錚大喝一聲,瞬間,二人化作兩道殘影,掠向了石室的門口,轉眼間沒了蹤影。

而宇文天的恐怖一擊,難以收回,直接轟在了不遠處,那裡有一個人,一個受了重傷的虛靈境巔峰的武者。

「我命休矣!」看到漫天的槍影轟來,那人驚叫一聲,卻無法避開,直接被槍影籠罩。

光華散去,地上只留下了一堆碎肉。

其餘幾個倖存者見勢,眼中閃過一絲絕望之色,但看到了不遠處的那道石門,不敢遲疑,飛也似的逃竄而出。

宇文天已經動了殺意,被他們這樣逃了,那怎麼行?

「修羅屠神!」

大喝一聲,噬神槍幻化出巨大槍影,彷彿佔據了整個石室,對著即將飛奔而出的幾人轟了出去。

「啊……」

慘叫聲響起,幾道身影皆被轟飛了出去,有的落在了石室之外,一人卻砸在了石門邊沿,受傷嚴重。

他掙扎著,想要起身,卻聽到了一道冷哼聲傳來,艱難轉身,便看到了宇文天那冰冷的眸子。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做牛做馬我都願意!」那人苦苦哀求,全無武者神態。

「有些事,錯了,便沒有回頭路!早知今時,何必當初!」宇文天冷冷地念了幾句,噬神槍一動,瞬間刺入了這人的眉心。

一個虛靈境巔峰的武者,瞬間殞命!

「呼……」

緩緩吐出一口濁氣,看著石室中的幾乎屍體,宇文天心中略微地慨嘆了一下。

這一戰,非常艱難,斬殺數人這個光鮮的事實下,掩藏的是他隨時都有可能斃命的危險,若非地方對自己有利,南唐二人放不開手腳,恐怖,這個時候,倒在地上的會是他。

至今,他不能忘記剛才二人的連環箭殺,躲過了,不是自己實力強大,而是運氣太好!

他服下幾枚丹藥,收起了各個屍體上可以利用的東西,然後走到了書架前,看著那被下了禁制的古雅書架,感嘆連連。

石室激戰,餘威堪稱恐怖,這兩道書架難以避免,但是,卻沒有任何影響留下,可見其不凡之處。

而書架上的那幾本古籍,依舊靜靜地躺在其上,任戰鬥如何激烈,也喚不醒沉睡的它們。

宇文天收起噬神槍,右手抓向了一本古籍。

「嗡……」

但是,剛一觸碰到這本古籍,一道無形的能量釋放出來,震開了他的手。

不過,這股能量非常柔和,沒有一點爆烈的氣息。

宇文天眼中閃過一絲訝色,再次伸出手抓去,瞬間,那股能量又彈了出來,阻擋他觸碰古籍。

不過,這一次,宇文天卻是釋放了剩餘八成的罡氣,很快便穿過了那層能量防護。

書的質量很好,封面似乎是一些異獸的皮做成的,不過,當宇文天打開之後,看著那幾個古老的文字,他的臉瞬間沉了下來。

《風水雜記》!

「你大爺的!耽誤老子半天工夫,差點在鬼門關上走了一遭,得來的就這麼個破玩意兒!」宇文天憤怒了,完全處在了爆發的邊緣。

這麼好的古籍,原本以為會是一本功法秘典,誰知道竟然是一本講風水的。

「這老棒子,不會是看著這本書,給自己尋得目的吧!」眼中閃過一絲苦澀,宇文天隨意翻了幾下,看不出有什麼不同之處,便將書扔在了書架上,然後抓起了另一本翻閱起來。

可惜,越看越失望,幾本書掃完之後,他臉色極為難看,狠狠地將書砸在書架上,對著屋頂大罵道:「姓高的,坑我差點被殺,你竟然收藏了這麼個破玩意兒啊!好歹你也是一尊聖人,就不能拿出幾件不丟身份的東西來嗎?這玩意兒,凡人世界幾文錢一本,你難道要那它裝文雅嗎?」

這六本古籍,全部都是記載風水墓地之類的,對宇文天來說,暫時沒有什麼實用價值,甚至,偌大的世界,沒有多少人用到它。

「算了!老子認了,坑就坑了!」無奈地苦嘆一聲,宇文天大手一揮,六本古籍全部被收進了空間戒指,然後垂頭喪氣地走出了石室。

……

百多個武者蜂擁進入六個石室,有人運氣好,進入的石室中自然有不虛一行的寶物,有些人則是比較倒霉,不是在爭搶中被殺,就是什麼也沒有得到,宇文天就是其中之一。

但是,基本上每一個人都對石室中的寶物充滿了嚮往,不過,其中到底有什麼寶物,就只有那些看到的人知道了。

不過,人群中卻只有一個人,對六個石室毫無感覺,他從燭光亮起的一瞬間,眼睛就緊緊地盯著殿台上的那具聖屍,死人一般的面孔上,竟然露出了從未有過的熾熱和貪婪。

「一定要拿到它,一定要!有了這具聖屍,我可將其煉成身外化身,可以藉助其聖威磨練本尊,參悟聖屍中的大道紋理!這是我的!」棺中人神情激動,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鎮魂棺出現在手中,慢慢地向著聖屍移去。

整個大殿中,以聖屍為中心,輻射出的聖威瀰漫在整個大殿中,越靠近聖屍,聖威越強。

聖威對眾武者來說,只要不靠近聖屍一定的距離,那麼它只是起震懾作用,如果靠的太近,眾人會被其碾壓,只有一些特殊的體質或者對大道領悟較深的武者才會不懼那種震懾力。

棺中人雖強,但他的體質顯然不屬於那些特殊體質中的一種,而他對大道的領悟,在人群中處於第二層次,死亡意境的巔峰,只落後於宇文天和殘劍無名。

所以,他才能比其他的武者優秀一些,可以與聖屍靠的更近。

「這具聖屍雖然比九頭妖狼的准聖屍強很多,但聖威流失太快了,似乎有種莫名的力量在破壞著它,不然,以我的修為,恐怕只能站在兩百丈左右的位置!」看著百丈外的聖屍,棺中人頭頂鎮魂棺,眉頭緊皺,暗暗思揣道:「真是奇怪,怎麼會有種心悸的感覺呢?聖屍死去了千萬年了,按理說不會自動攻擊,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他不解,總有一種被餓鬼盯上的感覺,彷彿一不小心會被吞吃了。

不過,聖屍的誘惑太大,眨眼間他又忘記了這股莫名的危機感。

漸漸地,他終於移動到了距離殿台五十丈的地方,而聖屍,距離他不到六十丈,這個距離,似乎已經是他前行的極限了,他只能停了下來。

「只能在這裡了!」原本蒼白的臉色,此時更顯的虛白,額角布滿了汗珠,棺中人佝僂著身子,雙手舉起鎮魂棺,對著遠處的聖屍,扔了過去。

「去吧!」

嗖!

鎮魂棺三息便平穩地飛到了聖屍之前,而此時,棺中人雙手十指在虛空划動,口中念念有詞,似乎是在吟唱著咒語。

幾息之後,鎮魂棺突然散發出了一股聖器的力量,周圍有淡淡的白光閃現。

怪哉!

本來鎮魂棺只是一件天階極品的特殊器物,連准聖器都不如,但此時確確實實散發出了只有聖器才有的氣息。

有一些人自然是注意到了這一點,驚嘆不已,但又疑惑不解,不過,這時棺蓋大開,一道玄奧的圖紋出現在鎮魂棺上方,如同遠古的圖騰一般,兩丈大小,散發著璀璨的金光,向著聖屍籠罩,似乎要將其拉扯進鎮魂棺中。

看到這道圖紋,多數人依舊是茫然不解,但一些人卻認出來的。

聖紋!

這道圖紋是聖人篆刻出來的大道圖文,如同陣法一樣,有著特殊的力量,被人俗稱為聖紋,也有人叫做聖圖。

而鎮魂棺上的這道圖紋,正是一種聖紋,屬於鎮魂棺的聖紋,似乎蘊含有一種接近於空間法則的力量,可以收容一些物體。

嗡!

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鎮魂棺上的聖紋一出現,似乎與聖屍的聖威之間發生了戰鬥,屬於聖道之間的戰鬥。

聖紋要將聖屍拉扯進鎮魂棺之中,而聖屍,卻是要吸收聖紋之中的聖力,補充聖力的消散。

只是,兩種恐怖的力量相抗之下,鎮魂棺被逼退了三丈,而聖屍,也被聖紋的力量震落了椅床,身後的那個如同磨口的黑暗深洞出現在了棺中人面前。

「這……好恐怖的洞穴啊!之前沒有仔細探察,想不到它會有這樣的感覺,這到底是通向哪裡?莫非是最終的藏寶處?」看到這個深洞,棺中人只感覺心中的那股驚悸加深了許多,但他鬼使神差地又想到了寶物,瞬間驅散了恐懼。

「不管它,聖屍為重!」打量了一眼這黑暗深洞,棺中人感覺有一股極為詭異的力量,彷彿要將他的神魂拉扯出去。

他當機立斷,轉移了目光,繼續驅使鎮魂棺,收取聖屍。

可是,就在這時,那黑洞之中蔓延出了一陣陣黑霧,緩緩向著大殿擴散,三息時間,便覆蓋了三丈範圍,聖屍和鎮魂棺,逐漸被這黑霧吞沒。

!! 嗡!

突然,聖屍似乎感受到了黑霧的出現,瞬間放棄了與聖紋的戰鬥,聖威壓向了黑霧,阻止其繼續蔓延,而鎮魂棺中的聖紋,也釋放出了一股聖力,阻擋黑霧的肆意擴散。

果然,黑霧的擴散瞬間一滯,不再增多擴散。

「這黑霧中藏有大恐怖,聖屍的存在,是在震懾它,不知何人布下這等陣法!」看到感受到聖屍的存在意義,棺中人心中疑惑的同時,也有些猶豫。

不過,當他看到黑霧中隱隱可見的聖屍時,心中的貪婪狂涌而出。

「不管了,這具聖屍我得定了!得到它之後必須儘快離開,不然這黑霧一蔓延開來,無一人可生還!」暗自思忖一番,棺中人繼續施法,十指翻飛。

瞬間,鎮魂棺上的聖紋收回了阻擋黑霧的聖力,向著聖屍籠罩而去,欲全力收服它。

但是,缺少了聖紋聖力的威懾,聖屍的威懾方向也被轉移了,黑霧再次獲得自由,迅速冒了出來,向大殿蔓延,幾息便覆蓋了二十丈範圍。

而這個時候,棺中人感覺自己對鎮魂棺的控制似乎被某種神秘的力量阻擋了,幾乎起不了作用。

「不好!情況有變!」

他立即發覺了不對勁,全力施為,放棄了對聖屍的收服,要將鎮魂棺收回來,在他眼中,鎮魂棺就是他的生命,比什麼都重要。

可是,無論他怎樣施展秘法咒語,鎮魂棺卻沒有絲毫要回來的跡象,彷彿與他之間的那一息關聯被切斷了。

「麻煩了!」數息之後,他感覺神魂與鎮魂棺之間沒有了絲毫關聯,心中一驚,也不顧聖威和黑霧的恐怖,立即沖了過去。

他寧可毀去肉身,也不願失去鎮魂棺!

很快,黑霧吞沒了他的身影,恐怖的碾壓力和腐蝕力蠶食著他的肉身,衣衫盡毀,面目全非。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