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而這條蛇,看上去醜陋無比。

這妖人之地果然儘是稀奇古怪的東西,就連一個遺迹,都是令人不解的存在。

那條蛇彷彿並不知道高寒等人的實力如何,剛剛清靈道君的那一劍,雖然給它重創,但是並不是什麼致命的傷害。

在它的看中,高寒等人彷彿是美味到不行的食物一般。

安靈道君剛剛想讓高寒解決掉他,畢竟,高寒自從被控制以來,他還沒有看到過高寒是什麼樣的實力。

但是,沒想到清靈道君倒是雙眼之中儘是戰意。

自從進來碰到高寒等人之後,他就連連的失利,先是被高寒等人羞辱了一番,做了一次球,和高寒幾人玩了一個盡興。

接著,和高寒等人分開之後,被九靈道君一頓羞辱,最後,居然跟自己的仇人結成了盟友。

即使不是真的,這也令他心中壓抑無比,這次終於可以好好發泄一次了,他怎麼可能放棄這個機會呢。

淡淡的瞥了一眼高寒等人,心中得意的想到:「就讓你們看看我清靈道君真正的實力吧!」

想著,他手中的劍鞘猛地射發出去,對著那條毒蛇的一隻眼睛,就如同一道火光一般。

但是,那條蛇明顯反應也不是很差,頭只是微微一縮,便躲過了那一劍鞘。

清靈道君動作連成一氣,在那蛇頭剛剛躲過的時候,就迅速的來到那條蛇的頭上,高高舉起自己手中的那柄劍,狠狠的向那條蛇劈了過去。

「牙痕!」

清靈道君口中爆喝道,手中的劍若秋水,按著一種波動就朝著蟒的頭上劃去。

那劍不斷的在空中變換自己的位置,就像是一條蛇一般,彎彎曲曲的劍路,砍倒那條蛇上的鱗片上。

不過,那條蛇的鱗片太過堅硬了,居然無法給之造成任何的傷害。

高寒原本認為,這清靈道君的實力,也就如此了而已,卻發現,那劍還在動,這次是按著鱗片上的曲折波動。

「嗤……」

劍插進肉里的聲音,響徹整個空間,高寒目光一凝,那一劍,原來並不是為了破掉那蟒蛇的防禦,而是順著鱗片,尋找出鱗片之間,縫隙最大的地方,刺進去。

「牙痕,不過,這一招倒不想完結的招數啊!」高寒疑惑的想到。

畢竟,雖然刺進去了,但是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最多就像肉食動物一般,尋找對方的薄弱地點下口。

沒有讓高寒驚訝多產時間,這個傢伙就開始有動作了。

只見,清靈道君的劍刺進去之後,整條蟒蛇都開始扭動著,埋身於下面的半截身子也終於顯現在人的面前。

二十多丈的長度,讓高寒等人尤為心驚,那條蛇瘋狂的嘶吼著。

高寒定睛一看,上面清靈道君並沒有動,如同生根在那條毒蟒的身上一樣,手中的劍,卻是不斷的散發出劍氣。

那些劍氣凝而不散,以劍尖為軸,到劍柄的地方,那些劍氣已經擴散開了,就像是一個劍氣組成的漏斗一般。

忽然,那些劍氣瘋狂的轉動起來,將擋在劍氣與劍氣之間的肉,給絞成了碎末。

若是此人生活在現代,一定是一個移動版的絞肉機。

並且,清靈道君的劍,隨著那劍氣的轉動,開始慢慢的向裡面移動,那條蛇則是不住的翻滾自己的身體,想要將清靈道君從自己的身上摔下去。

不過,清靈道君的身體外面包裹著一層防護罩,已經進入到那條蟒身的身體之中了。

怎麼可能再被摔下去呢,不過一會兒,那條蟒蛇漸漸的失去了生命的氣息,也停止了掙扎,只不過,由於神經還在,也在不住的抽動著。

清靈道君從剛剛進入的地方,一個飛身出了蟒蛇的身體,手中拿著一團血糊糊的東西。

正是那條蟒蛇的蟒膽,高寒來到那傷口面前查看,居然發現,這條蟒蛇那傷口的位置,那形狀,真的像一個巨齒的形狀。

「九靈道君,看來我不能夠太過輕視啊,每一個人都不是這麼簡單的人物,以前太小看清靈道君了!」高寒心中默默的想道。(未完待續。。) 隨着身形一晃,我便已出現在地下村落之中。剛要朝家中跑去,便聽到小凱的聲音高喊道:“村長,來這邊。”

“小凱?”只見小凱此時正躲在公共道路旁邊臨時挖出來的一道小洞之中,小洞外則有一大羣魔怪嘶吼着,朝小凱殺去。只不過,卻沒有一隻能夠傷到小凱分毫的。

提寶劍殺出一條血路,我便擠進了小凱的小洞中,同時問道:“你怎麼躲到這裏來了?牧場建的如何了?”

小凱聞言不禁嘆息道:“唉,甭提了,原本我是要躲在牧場裏的,但我卻突然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

“嚴重的問題?”我不禁皺眉道:“什麼問題嚴重了?”

小凱頓時鬱悶地道:“提起來就生氣,是動物,咱們養的動物少了,一開始我還以爲是被熊孩子殺的,但剛纔我躲在牧場裏殺怪時終於發現了兇手。”

“兇手?是誰?”聞言,我也不禁面色凝重起來。

只見小凱搖頭道:“說出來你都猜不到,是魔怪,想不到這些魔怪竟然還會獵殺人類飼養的動物。”

“什麼?竟然會這樣!那現在如何了?”聞言,我頓時心中一急,閃身便要跑去牧場看個究竟,卻一把被小凱拉住道:“村長,你要去幹嘛?”

“去看看咱們的牛羊啊,可別被怪物都殺光掉。”

“村長別去,剛纔我就是怕動物被殺光,纔會從牧場跑出來的,要知道,屍潮是隻追着人類刷出來的,沒有人類在的話,只要有光,就不會刷怪物。”

“但裏面已經有怪物了,難道說就讓他們在裏面肆意獵殺咱們的動物嗎?”

小凱聞言,頓時也無語了,搖頭道:“其實,你說的我也想到了,但卻沒什麼辦法,只能是聽天由命了。所以,一看到你回來,我馬上便喊你過來,也許你會有更好的辦法。”

聽罷,我也不禁無語道:“我能有什麼辦法,跑進去看,只能刷出來更多的怪物,不去看,便如你說的那樣,聽天由命吧。看來,以後在鬧屍潮的時候還真不能再呆在牧場裏了,簡直就是災難啊。”

就在我跟小凱的無奈煎熬之下,屍潮終於退了下去,身形連閃,我和小凱頓時第一時間便朝公共牧場跑去。一推門,兩個人頓時便全都傻眼了。

只見偌大的牧場,原本擠滿了牛羊,但此時卻是滿地的靈珠和碎肉,雖然已經不見了魔怪的蹤影,但好不容易繁殖出來的幾十只小羊此時竟然只剩了三隻,而小牛倒好,一隻也沒有了。

“怎麼會這樣?我的小牛,我的小羊。”小凱悲泣,頓時淚如雨下。

閃身在牧場中轉了一圈,將掉落的靈珠、碎肉及羊毛牛皮之類的東西收好,我不禁沉聲道:“以後,村裏便立下規矩,每當屍潮來襲,誰也不能留在牧場之中。還有,在牧場中多放些海晶燈,可別讓這裏自行刷出魔怪來。”

取出海晶燈,我與小凱馬上便將牧場再一次進行了改造,令整個牧場看起來一片光輝燦爛。相信,如此高的亮度,應該不可能再刷出魔怪來了。

做完了這一切,小凱不禁問道:“村長,牛沒有了,這可怎麼辦?”

我頓時嘆道:“算了,還好剩了三隻羊,跟牛相比,咱們目前的任務還是要多采集一些羊毛,你便重新進行繁殖吧,至於小牛,以後再說吧。”

“哦,我聽村長的。”小凱點頭,隨即疑惑道:“對了,村長,你不是去找史萊姆了嗎?這麼快便回來,是不是已經找到了?”

“哪那麼容易。”我不禁搖頭道:“史萊姆沒找到,我卻找到了另一件珍貴的寶貝。”

“哦,是什麼寶貝?”小凱聞言頓時便來了興志。

我則輕笑道:“我先問你,之前讓你改建的那處地下洞穴改建的如何了?”

“村長是說地下那處用來做林場的大洞嗎?我已經把地面整理過了,還種上了草方塊,只不過光源好像不太充足,等以後有錢了,多買些海晶燈再裝飾一番吧。”

“嗯,海晶燈的確是個不錯的光源,比熒石可是氣派多了,以後咱們村便以海晶燈爲主要光源吧。”說罷,我不禁取出採收來的叢林樹苗道:“你看,我得到的什麼寶貝?”

“叢林樹苗!”小凱一見之下頓時大喜,欣然道:“村長好厲害,這東西一定很難搞到吧?”

隨手將樹苗遞給小凱,我不禁淡然道:“還行吧,其實說難不難,說容易也不太容易,我在另一片大陸找到了叢林樹森林,並在那裏設下了封印,以後若是採集叢林樹苗便可以直接傳送過去。”

“真的?”小凱聽罷頓時興奮道:“快告訴我封印地址,我也要去採樹苗。”

“你呀,還是先把林場弄好吧。”我不禁輕笑道:“樹苗我會再去採集一些的,這些你便先種到林場吧。”

說罷,將傳送地址告訴小凱之後,轉身便朝自己家中走去。身後則傳來小凱興奮的聲音道:“村長放心,我一定會把林場弄好的。”

將滿滿的揹包重新整理了一下,我便再一次傳送回了叢林樹森林之中。按計劃,我可是還要再採集一陣子的。不過,這片森林還真是很大呢。站在高大的樹冠之上,只見旭日東昇,將整片森林映照的一片生機勃勃。

“咦,那個難道是!”目光微凝,只見在對面山嶺的一棵叢林樹上,竟然有幾點暗紅色的小點,是可可豆!沒錯,就是可可豆。哈,想不到竟然還能採到這種寶貝。

心中高興,馬上從樹冠上滑下來,一路披荊斬棘便朝對面山嶺上爬去。不過,就在我爬到山嶺的平臺上時,卻又驚喜的發現了一隻大西瓜。

這不禁令我心中大喜,真是一箭雙鵰,想不到這叢林中還真是一片寶地,各種資源非常豐富。不過西瓜目前村子裏已經開始繁殖了,是我從系統商店中買來的,但對於這野生的西瓜當然也不會放過了,幾斧子下去,直接便將西瓜給收入包中。 所有人都驚異的看著這條毒蛇,對於這麼大的一條蟒蛇能夠成為毒蛇,新中是很驚訝的。

正在此刻,高寒看到七魔同行之巨力,居然向著那條蟒蛇的頭顱走了過去,那隻巨大的頭顱,居然比他的身高差不多少。

「不錯嘛,長得很高嘛,恩恩,不知道做一條蛇羹,味道嘗起來如何?」

這小子一直在那嘀嘀咕咕的,高寒附耳一聽,滿頭大汗,這傢伙,居然在那裡感嘆,怎麼處置這條蛇。

高寒正在無奈的笑著,他忽然發現了一絲異常,那條蟒蛇抽動的身體,高寒等人倒是可以理解,但是,隨即那條蟒蛇的頭也向旁邊的巨力魔君咬去。

那速度快若閃電,高寒也是堪堪反應過來。

但是,巨力魔君的速度可沒有高寒那麼快,所以還是沒有反應過來,眼睜睜的看著那條蟒蛇的嘴向自己咬來。

加之距離又近,所以,巨力魔君原本就沒有逃走的可能性。

高寒急中生智,雙手忽然觸摸上那漆黑的鱗片,上面土腥的氣息令高寒作嘔,不過,依舊是堅持下來了。

手上的寒氣爆發出來,瞬間就布滿了整條蟒蛇的身體,那條蛇頭上的動作,居然慢慢的遲緩了下來。

最後,整個血盆大口,在巨力魔君的面前停了下來,整個身體都冰封住了,上面掛著點點冰絲。

「呼……」

他狠狠的呼出一口氣,他沒想到,死了的蟒蛇居然還能夠咬人。

其實,那是高寒沒有生活常識,據說,就算是普通的蛇,只要死的時間不長,還有會有攻擊人的可能性的。

因為在死前。這條蛇遭受到重大的威脅,所以,在神經上還是條件反射的想要將四周一切有生機的東西完全的咬死。

這種事情在凡人之中,一般被稱作「蛇的復仇」,其實不然,這隻不過是在正常不過的一種生理反應,並無關復仇之說。

……

高寒正驚訝著,忽然感覺旁邊的河中有著一點異常,剛剛那條河雖然波濤洶湧,但是。並沒有散發出光來,而現在,則是散發出波光粼粼的光芒。

「有東西!」高寒下意識的說道,身處在這裡,所有的人剛剛被那猛蛇復仇已經驚訝的合不攏嘴了,心中怦怦直跳啊。

現在,又忽然聽高寒說出這句話,幾乎是下意識的向整條河面上看去。

那上面的場景有著強烈的視覺衝擊感,所有的人都覺得自己的呼吸彷彿都停滯了。心中毛骨悚然。

本來,那條河的寬度也並不算寬,只不過五十多丈而已,對現在的高寒等人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的事情。

但是,現在這種場景,卻讓他們感覺這不算寬的河流,十分的恐懼。

偷心蜜戰:老公輕點愛 原來。在不算寬的河流之下,正遙遙的飄下一枚枚的妖獸蛋,就像是從遠方飄來一大片的白色泡沫。

那些妖獸蛋在距離高寒等人的不遠處。就開始破裂,從中飄流而出很多細小的蛇來,那些蛇比小手指還細。

卻很多,密密麻麻,將整個河面都布滿了,它們的身體絢麗多彩,但是,五光十色的光芒之中,卻暗藏殺機。

看到那密密麻麻,布滿了整條河面一層的蛇,高寒等人身上都忍不住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這是什麼妖獸,居然這麼多,而且,看上去好噁心啊!」巨力魔君忍不住感嘆道,旁邊的七魔同行其餘幾人認同的點了點頭。

而安靈道君與高寒卻面無表情:「剛剛的蟒蛇,現在的剛剛出生的也是蛇,我估計,這是一片蛇的世界!這裡面的霸主,就是蛇吧!」

他們兩個,都覺得事情不是這麼很簡單了,若是說,整片世界之中都是蛇,而且看那些妖獸蛋,就知道這些蛇的繁殖速度十分的快。

整個地方就太可怕了,而且,沒有其他妖獸的存在,這些蛇會首先將他們視作食物的。高寒無奈的想到。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