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而這條靈脈的運用方式十分的粗糙,張碩都能夠看得出這靈脈與古堡相連的情況非常的差,如果不是靈脈中的能量對於個人來說很強,不然亞瑟的一擊就足以將靈脈保護的古堡輕鬆的破開了。

「我先斷開它的使用。」張碩說道,而後手中的靈氣按入了靈脈之中。

整個靈脈都動蕩了起來,在上面的人都感覺到了一股震動,不過震動來的快去的也快,不到一下就消失了。

「搞定。」張碩對著眾人說道。

此刻亞瑟當即拔劍朝著古堡的位置一劍重重的斬了過去,在之前丟人的情況讓亞瑟對古堡十分的痛恨,這一劍斬在古堡上當即是用了全力。

轟!!

古堡的一面牆壁當場被亞瑟一劍給轟塌了,看著殘骸延伸到了一段距離,亞瑟對於自己的成果還是非常滿意的。

「走,我們把這座古堡給摧毀了。」亞瑟招呼起圓桌騎士們動手了起來。

那些開著設備的直接就操縱著這些大型設備對著古堡進行破壞,沒有大型設備的則是用鬥氣進行破壞。

有亞瑟這些圓桌騎士們做拆遷工,可以說將這座古堡破壞得非常的乾淨,不到一小會整座巨大的古堡就被摧毀得完全坍塌了下來,留在原地的只有一大堆的石頭殘骸,那些傢具等等都被埋在石頭下。

「這裡不是說有血祖之類的大魔頭嗎?怎麼沒有出現?」張碩看向了趙符問道。

這種古堡雖然有些詭異,但詭異的只有那副油畫,其他的有啥詭異的?就算是有血族也都是一些實力中等的血族而已,連那些頂尖的血族都沒有見到。

這樣的情況讓張碩覺得有些興師動眾了,看來之前那些進入的人修為太菜了,被油畫迷惑了之後接著就被那些實力不怎麼樣的血族給幹掉,所以把這些圓桌騎士們都弄得膽小了。

「我怎麼知道,不過酬勞還是不錯的,反正也沒白跑一趟。」趙符搖頭說道。

雖然沒有遇上強敵,但該給的酬勞還是要給的,而且他們還收穫了一副不錯的油畫,這一趟算是賺到了。

「主人,地下有空間。」花魅來到了張碩的身邊說道。

花魅也想不到在這裡居然會發現一處地下空間,先前她是沒有感應到的,可是在古堡被摧毀后她就發現了。

這種情況讓花魅懷疑是不是之前陣法連接著古堡,所以在陣法的保護下古堡下的空間被隱藏了起來。

而張碩破壞了靈脈的能量供給,陣法失去了功效后就失去了掩蓋的能力,所以地下空間暴露了出來。

而此刻亞瑟等圓桌騎士們破壞了古堡后也是臉色有些不好看,在沒有出現強敵的情況下還向外召集了這麼多的高手過來,簡直就是讓人看笑話,特別是他們以著大代價將張碩等人請來,這簡直就是坑大了的說。

「亞瑟騎士長,讓人將這個位置挖開,下面有空間。」張碩來到了亞瑟的身邊說道。

此刻的亞瑟本來就臉色不好看,聽到張碩的話有些意外,他們剛剛進行破壞的時候都沒發現這個情況,誰會想到這裡還有地下空間?之前在沒有破壞靈脈的時候他們可都是沒有發現這一情況的,怎麼現在發現了?

「挖。」

亞瑟對張碩的實力還是了解的,至少在這種情況下張碩應該不會和他開玩笑,張碩說下面有空間那麼肯定不是什麼小空間的事情。

操縱著設備的圓桌騎士們又再度挖了起來,這些大型設備在挖土上真的是非常的拿手,不到一會就挖出了一個巨坑出來,而在挖掘了一點后就看到了地下真的有一道石階入口,不過這道入口很小,只能讓一個人進入,兩個人都無法並排在一塊。

而這些圓桌騎士們也沒有停手,而是繼續挖了起來,既然知道下方有空間,那麼挖開就是了,不一定從這處石階進去。

當大型設備挖了一會的時候,突然哐啷的一聲,挖土的工具好似挖上了什麼堅硬的東西一樣,這一下讓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看著那挖掘土地的工具上都彎了,這一下讓眾人把目光看向了挖出來的坑下,結果看到的是靈脈的位置,不過這個靈脈上有一個坑,這個坑是通往下面的。

「靈脈太堅硬,普通的東西挖不動,我們就這樣下去吧。」張碩看了眼靈脈后微微皺眉說道。

靈脈的堅硬有些超乎想象,至少先前張碩並不覺得靈脈挖不開,畢竟這個世界的靈氣並不濃郁,特別是在西方。

但眼前的情況讓張碩知道這座靈脈礦有些不簡單,所以也就沒有在勉強,直接第一個來到了這個入口處直接進入。

趙符與花魅兩人是張碩最堅實的跟班,在張碩進入后他們兩個也都跟隨了進去,一點猶豫都沒有,對張碩是十分的信任。

「我們也下起吧。」亞瑟對著眾人說道,率領圓桌騎士們也都跟了進去,有張碩3人在前面打頭陣,亞瑟也放心,至少這不是他要求的,而是張碩自作主張的,遇上危險也怪不到他。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com。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com 張碩帶頭前進,沒有點起火球或者光球之類的照明工具,直接就這麼通過感知進入,雖然說感知有的時候會被欺騙,但如果連感知都被欺騙了,那麼靠兩隻眼睛也不夠用。

亞瑟等人也都沒有刻意的點火照明,甚至連光明教廷的老牧師等人都沒有,不過老牧師在想了想之後還是放出了微弱的聖光覆蓋在眾人的身上。

這道微弱的聖光中蘊含了一些驅邪的能力,如果遇上了血族的話那麼就會產生一些波動示警,同時也在這道微弱的聖光下,眾人也都有些能夠通過眼睛看到一些場景。

這條通道真的很窄,一些身材魁梧的圓桌騎士們走在這條通道中都有些感覺擠,如果發生戰鬥的話,那麼很容易就會影響到他們的發揮。

張碩一路直接走到底,下方的位置還是比較深的,至少眾人算是進入到了地下上百米的位置了。

這麼深的位置就算是以後有人動工的話也不可能挖這麼深,更別說上面還有靈脈保護,想要挖也挖不到這麼深。

「這裡的靈氣變得濃郁了。」趙符說道。

對於他們東方修鍊者來說,靈氣就是他們的根本,所以靈氣的濃郁對於修士來說是極為敏感的,只要一出現在這裡馬上就會感知到。

「這座靈脈看來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張碩說道。

對於這樣的情況,張碩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繼續向前走,在進入了這條通道中后,整個空間就有些寬敞了起來,這條通道至少能夠讓7人左右以上並排了,除非身材魁梧得不行那些。

而走在這條通道上,沒多久張碩就感受到了一股濃郁的血氣以及死氣,如果說血氣是屬於血族的話,那麼死氣就相當於亡靈生物的了。

在血族的身上是沒有死氣的,血族雖然是黑暗生物但卻不是亡靈生物,他們不是殭屍,他們更像是吸血蝙蝠一樣的妖物。

「大家小心一些,這裡可能會有危險。」張碩對著後方跟來的人提醒了一句。

雖然說張碩不覺得這裡會出現什麼強力的東西,但還是小心為上,誰知道會不會突然就爆出了什麼厲害的東西來。

如果是自己一個人的話,就算應付勉強一些還能逃走,可其他人就有些危險了,要是傷亡太大的話那也不好。

亞瑟等人看著張碩身邊閃爍著一些劍芒,這些劍芒的閃爍雖然看著有些漂亮,但他們都感知得出這些劍芒很鋒利,如果對他們出手的話可能會瞬間殺死他們。

「果然如同趙符所說一般,這個張碩當真是東方厲害的修鍊者。」亞瑟心中想道。

而張碩等人走了一段后,前方當即分開了左右兩條路,這裡就像是一條丁字路一般,而除了分路之外,牆壁上也多出了大量的鐵門。

這些鐵門都很大,裡面的情況都無法通過鐵門來查看,只能夠打開才能知道裡面到底有什麼東西了。

「要不要打開一個看看?「張碩看向了亞瑟問道。

張碩只是通過這裡的血氣與死氣來判斷這裡有厲害的東西,但到底有什麼東西還沒搞清楚,而這裡的鐵門與牆壁明顯有特殊處理,就算是神識都無法滲透。

「打開一個看看吧。「亞瑟猶豫了下說道。

亞瑟作為隊長,這裡的事件本來就是幫助圓桌騎士們的,所以張碩自然要求證一下亞瑟的意見。

而亞瑟同意了后,張碩馬上就讓開了位置,讓亞瑟等圓桌騎士們去開門,反正他是不會當冤大頭的。

亞瑟臉上一黑,感覺自己是不是被張碩給耍了,之前說這裡有危險,現在還讓他們去開門這不是坑人嗎?之前亞瑟想的是讓張碩去開門,就算有危險的話,以著張碩的實力想來也不會有受傷之類的情況了。

結果現在張碩讓他們的人開門,亞瑟自然不會放心讓手下的人幹了,這一個不好可能就是要出現傷亡的,所以他直接上去動手了。

鐵門的樣式很古老,上面就以著一個鎖頭鎖住,完全沒有現代那種各種鎖一樣,而亞瑟的一劍斬了上去,鎖頭當即被斬斷。

張碩微微一笑,這個鎖頭其實並不堅硬,就算不是亞瑟出手,一個普通人拿來一些利器費點勁還是可以弄掉的。

但這個鎖頭也不簡單,就好像東方的玉,玉本身就很脆弱,正常人用點工具都能輕鬆破壞,但如果灌入靈氣的玉,卻是能夠發揮出超常的能量來。

而鎖頭落了下來后,亞瑟先是退了一步防備,眾人也都紛紛有出手的準備,因為誰都懷疑裡面有東西。

但鐵門一點動靜都沒有,就好像裡面沒有任何東西一樣,這種情況讓亞瑟猶豫了下,用劍尖將鐵門打開。

鐵門內很黑,黑得有些可怕,好似光都被吸收了一樣,這樣的情況讓張碩等人都紛紛用感知能力去感知裡面,但卻是沒有感知得了,感知一觸及到那黑暗就會被吸收或者被阻隔,這樣的情況更加讓眾人不敢輕易的進去了。

「哼,能夠阻隔感知,我就不信你連攻擊都能阻隔。」亞瑟冷哼一聲,手中的重劍上已經凝聚出了一道鬥氣準備斬進去了。

這個時候鐵門上出現了一隻豎起來的猩紅眼睛,這隻猩紅眼睛出現得十分的突兀,讓眾人都被嚇了一跳,不少人都在這麼一嚇之下就直接將準備好的攻擊給丟了過去。

亞瑟凝聚出來的鬥氣斬都還沒準備好也在這一嚇之下就斬了出去。

這隻豎起來的眼睛不小,讓人看著都有些本能上的恐嚇一般,而眾多攻擊打了過來,黑暗中也猛的衝出了一隻巨大的老鼠。

這隻巨大的老鼠衝出來馬上就在牆壁上爬行了起來,避開了眾人的攻擊后朝著一名牧師沖了過去。

「這是什麼老鼠,居然長著壁虎一樣的腳趾,居然能夠吸住牆壁。」張碩沖了過來就是一腳將這隻大老鼠給踹飛了出去。

大老鼠全身都是黑的,在體型上與老鼠上沒啥區別,主要是體型比較大而已,而說特別的是它是單眼以及腳趾不一樣。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com。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com 「這是黑暗生物?」

亞瑟與老牧師兩人馬上就想到了這種情況上,這隻老鼠太大了,如果僅僅只是大也就算了,那如同壁虎腳趾一樣能夠吸附牆壁上的情況以及那猩紅的單眼,無一不是說明這是黑暗生物的象徵。

「黑暗生物?」

張碩一方以及傑斯一方卻是沒有聽說過這一情況,不過看著這隻大老鼠,想來其中有著他們不知道的東西。

「黑暗生物是我們修鍊界古時的一種專門對人類獵殺的生物,它們與正常的生物都不一樣,它們嗜血、殘暴、極具攻擊下。「亞瑟對著眾人簡單的解釋道。

此刻眾人自然都能夠看得出,這頭獨眼老鼠的眼睛中透露出一股極度嗜血的表現,讓人只是看一眼就能看出它想要將眾人殺死並吃掉的想法。

嘰嘰!!

在雙方相互打量的這麼一小會,獨眼老鼠終於是做出了反應,一聲尖叫中猛的發起了衝鋒。

這一次獨眼老鼠像是用出了什麼技能一樣,那衝鋒上來的速度非常的快,可以說比之前都要快上了一半的加成。

這樣的情況下,亞瑟等人都紛紛臉色巨變,本能的使用出了防禦手段進行防禦,面對獨眼老鼠的攻擊,誰都能清楚的知道如果讓它在自己的身上來那麼一下,那麼後果真的是不敢想象,這一下會不會就直接將他們給撕成兩半。

獨眼老鼠的腳趾雖然是特別的情況,但並不代表它就沒有利爪了,那隱藏得如同貓爪子一樣可以收縮的情況,在它發起衝鋒的時候就延伸了出來。

張碩看著獨眼老鼠的攻擊而做出了與其他人不一樣的反應,直接就衝到了獨眼老鼠的後方,一把就抓住了獨眼老鼠的尾巴上。

獨眼老鼠的力量本身就很強,至少普通人根本就沒法按住它,更別說是將它給抓住了,而現在獨眼老鼠還爆髮式的衝刺攻擊,那速度之快都只能讓亞瑟等人本能性的施展防禦能力進行防禦。

「不是把?抓住了?」

張碩抓住獨眼老鼠的尾巴時,當即是讓獨眼老鼠的衝刺給停了下來,而獨眼老鼠那尖利的爪子剛剛好就差一丁點停留在了一名圓桌騎士的鬥氣護罩面前。

這一情況當即是讓眾人都被小小的驚了一下,而後猛的反應了過來,紛紛朝著獨眼老鼠發起了攻擊。

獨眼老鼠估計都想不到它這樣的速度還能有人可以抓住它,而尾巴被張碩這麼一抓住的情況下,在獨眼老鼠衝刺的速度中就差點點讓它把尾巴都給扯斷了,那疼痛的效果絕對是杠杠的。

而此刻反應過來的眾人發起的攻擊,讓獨眼老鼠也從疼痛中反應了過來,但已經有些來不及了,眾多攻擊全部落在了獨眼老鼠的身上。

轟轟轟!!

張碩都能夠感受到這些攻擊到來的力度,當攻擊停下的時候,張碩已經鬆開了抓住獨眼老鼠尾巴的手。

獨眼老鼠整個趴在地上鮮血淋漓,雖然是黑暗生物,但黑暗並非指的是魔物,不是血族、狼人那些擁有黑暗之力的魔物,而是區別於其他正常生物的嗜血變異生物而已。

獨眼老鼠的鮮血開始從身上流淌了下來,流淌的地面上都堆積了一大片,而此刻被重創的獨眼老鼠顯然已經有些活不過來了。

雖然黑暗生物比起普通的生物在體質方面有很強的優勢,但這並不代表著他們就真的不會不死,只要給它們造成足夠的傷害,那麼就能夠讓它們也都被廢掉。

「這裡應該是關押黑暗生物的地方吧?不過這些東西有什麼好關押的?」張碩看著那一個個牢房說道。

「不,我想他們這是在圈養這些黑暗生物來提取優質的血液。」老牧師開口說道。

這種情況十分的明了,可以說老牧師以及亞瑟騎士長兩人一眼就看出來了,只不過這麼強的獨眼老鼠,就算是他們對付起來都要費上一些手腳,那圈養黑暗生物的血族實力怕是不簡單了。

「圈養著吸血?」張碩想了想點點頭,如果是一個實力強勁的血族,想來還真的會這麼做,也有能力這麼做,同樣也有需要這麼做,畢竟實力強大就代表他要吸的血品質要高,而普通人的血液怕是滿足不了它了。

「那麼我們接下來怎麼辦?將那個隱藏中的血族找出來?」張碩問道。

之前遇上的那些血族顯然不屬於古堡,而是在圓桌騎士們發現了古堡之後消息稍稍有些泄露,所以才引起了一些血族們的到來潛入。

「估計這座古堡的主人還在沉睡中。」老牧師說道。

「我們可以先清理這些黑暗生物,這些黑暗生物身上的一些東西還是挺值錢的。」亞瑟對著眾人說道,此刻他已經開始讓圓桌騎士們將這頭已經死亡了的獨眼老鼠運走了。

黑暗死亡本身沒有魔性力量,有的只是嗜血的本能,而這樣的嗜血本能與它們的身體毫無干係,可以說它們的肉質非常的有營養,它們的爪子非常的鋒利堪比一些特殊金屬,而它們的血液有一定強化素質的能力。

張碩馬上就想明白了亞瑟的想法,這傢伙是想靠著眾人的力量來幫他對付這些黑暗生物了,不然以著圓桌騎士的能力就算能夠拿下這裡眾多的黑暗生物,想來都要付出極大的代價,甚至出現的傷亡也不會少。

「分配怎麼分?」傑斯也有些了解到了黑暗生物的情況后說道。

他們可不會白做苦力,所以不可能讓圓桌騎士們黑下好處,怎麼都要分配上一些好處才行,不然他們立馬罷工。

「我們獨自分組吧,不然到時不好分配。」張碩提議道。

獨眼老鼠被黑,張碩沒什麼想法,就算黑暗生物如同靈獸一樣全身是寶,但也是有所極限的。

但張碩也不可能做苦力,想想剛剛獨眼老鼠的情況,每個人都除了力,分配上絕對麻煩,所以想要不引起爭端,乾脆自行分組好了。 張碩提議分組,這樣在利益分配上就不會出現紛爭,只是這樣的話,那麼就得憑藉自己的力量來看收穫了。

亞瑟的臉色又稍稍黑了下,不過馬上也妥協了,首先利益分配不均就足以讓他想黑眾人都沒法黑,畢竟在場的都不是傻子,沒人會傻到給別人當苦力,所以在這一情況上,眾人是沒法反駁的。

「那麼這樣的話,我們和張他們走那邊的通道好了。」老牧師開口說道。

從這條丁字路上分左右,現在眾人是在左側這邊第一個房間位置,而老牧師選擇右邊,也是不想與亞瑟組隊,估計就是怕被亞瑟等圓桌騎士當槍使。

而張碩這邊人數雖然少,但張碩實力強勁,可以說整個團隊中所有人里,張碩的實力是最強的,這點就算眾人沒有明說,但也都心裡清楚。

「好,我們就這樣分配好了。」

看了所有人一眼,亞瑟最後還是點頭同意了,在利益之下,眾人明顯沒法太過於合作,而就算是在對付血族上,除了因為是報酬原因外,還有就是不想讓血族對人類造成極大的傷亡。

在古時,交通與信息都極其落後的年代,血族瘋狂殺戮無數人的事情簡直就是家常便飯,到了現代好了不少,但那也是血族被殺掉的太多而實力弱了不少的緣故,若是有某個實力強大的出來了,他們可就不好過了。

而張碩3人的想法並不多,這趟過來明顯就是為了豐富的報酬的,圓桌騎士付出的報酬很高,只要不是殃及性命的情況下,眾人也就沒有什麼想法了。

「那麼就分隊吧。「張碩帶著花魅以及趙符向著右邊通道走去,在右邊通道的情況與左邊的情況都是一樣的,在修建這裡的人估計都有將這裡布置得十分對稱的想法,不然也不可能連牢房門都建立得非常的準確。

張碩等人沒有想要在路口最近的第一個房門打開,畢竟眾人都在這裡,從這裡放出黑暗生物的話,那麼無法將其鎮壓轟殺,那麼就會如同獨眼老鼠一樣鬧得一番混亂。

張碩3人向著右邊通道深處走去,老牧師臉上帶著微笑的也跟了過去,不過他也沒有讓光明教廷的人跟著走得太靠近。

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知道要各自對付黑暗生物,對付了的黑暗生物各自分配,如果對付不了跑到了其他人的位置,那麼被其他人殺死了那麼也只能是被其他人收了。

「老張,你有多少把握?咱們的人是最少的,一個不好會讓黑暗生物給跑了。」趙符對著張碩問道。

在這裡他的實力是最弱的,而張碩是主力,花魅應該是輔助,他好像連攔截都沒把握吧,如果因為攔截上出問題,那麼黑暗生物跑了對眾人來說也是危害極大的。

「不用擔心,有我在呢。」張碩看出了趙符的擔憂,但這些事情都不在張碩的擔憂範圍內。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