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聽着流月說的如此輕鬆,那些天使不由的發出了譏諷:「你既然這麼懂律法,這麼按著住性子,那你又怎麼會被關進來呢?說到底還不也是跟我們一樣的。」

「我可不跟你們一樣,」流月說:「你們…最多就是基於復仇的原始衝動罷了。」

「你!」跟流月相鄰房間的天使聽到原始衝動四個字,總覺得流月是在諷刺她們就像是野獸一樣,不由得有些生氣。

「那你會被關在這裏,也比我們好不到哪裏去!」

流月沒有立即反駁那天使的話,因為對方說的很有道理。

她會被關進來,本質上也是衝動,但是:「我得聲明一下,我進來是因為技術性犯罪,別把我跟你們混為一談。」

她流月畢竟是鶴熙與凱爾的妹妹,犯錯也一定是要有技術含量的犯錯。

但是其他天使卻一臉懵逼——什麼叫技術性犯罪??

「能說的再具體一些嗎?」

面對眾人的請求,流月清了清嗓子,正準備開口時,外面傳來了天使的厲聲呵斥:

「關禁閉呢?!真把這當家了!」

原本只有流月一個人的時候是不配有天使監管的。

但是現在不同,幾十個天使被關在了這裏,如果不派個人監管一下,那她們還不從白天聊到晚上?

一點面壁思過的想法都沒有……那怎麼行?

由監管天使結束了流月等天使的閑聊,凱爾那邊也終於回到了家中。

徑直的穿過客廳,凱爾走進了衛生間。

背後傳來「咔」的一聲,是門在她進來后關閉了。

而後便是一陣嘩啦啦的流水聲。

窈窕的身影在朦朧的玻璃門上若隱若現,一束長發解了又系。

「咔。」

踩着濕漉漉的拖鞋,凱爾穿着一件白色的體恤,胸前印有一對白色的雙翼,綉著金色百合花的下擺將緊翹的臀部也包裹起來。

雪白的雙腿上還有幾滴水珠在緩緩的向下流去。

「吁~這位美麗的小妞,你穿着這一身,是準備去誘惑誰呢?」

「涼冰?」

「嗯哼。」

站在門口吹口哨的正是天啟王涼冰。

後者雙手叉腰走進了客廳,先是環顧了四周,發現一切都與自己當年見過的沒有兩樣:

「這麼多年,就沒想過改下裝潢嗎?」

凱爾走進廚房,然後端著一個托盤又走了出來,聽到涼冰的話后她笑着搖了搖頭,將托盤上的茶壺端起,倒了一杯清茶給涼冰。

「謝謝。」

「沒事。」

然後自己又倒了一杯,握在手裏,身子向後靠坐在沙發上,細細的抿了一口茶后又吐出了一口濁氣。

「呼~鶴熙是說過要改,但是我這個人…念舊。」

「倒是你,拿到了數據不去研究,又來我這裏做什麼?」

「沒事還不能看看你了?」

「當然可以,」凱爾從微蟲洞中拿出了一盒餅乾,遞到涼冰的身前,問:「要嗎?」

後者可沒有拒絕,連忙伸手去拿:「我聽鶴熙說這都是你自己烤的,我是真的喜歡…能不能教教我怎麼做?下次就不用麻煩你了。」

「等會兒我寫份教程給你發去,不過還是說說吧,你來找我的真正原因,你知道我不是個喜歡玩猜謎的人。」

聽到凱爾的話,涼冰摸了摸頭,哈哈大笑幾聲,不過還沒兩秒就因為氣氛的尷尬而停下了。

「……呃…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你先前的數據里…」

「有問題?」

「不是,是我發現了一個有意思的東西,想要借過來研究一下。」

「你是指…」凱爾看着涼冰,手裏的茶杯緩緩放在了桌子上。

涼冰瞅著凱爾的手,指了指,道:「就是那個黑色的手環。」

——暗鐵手環?

凱爾沒有過多猶豫,很快就將暗鐵手環遞給了涼冰。

同時還說道:「這是純暗鐵製造的,其中蘊含着巨大的能量,所以不要試圖去驅動它。

我平時也是將其當做一個穩定器。

不過暗鐵的操控難度你也知道,即便是我,在沒有任何輔助的情況下也不敢去試。」

暗鐵擁有增幅的功能,但是這種功能如果不是塑造成新的合金,那麼想要激發就必須通過輸入強大的能量才能夠辦到。

但是還沒有人能夠明確的計算出激發這種功能具體需要多少能量,所以即便是凱爾也不敢輕易去嘗試。

因為巨大能量的傳輸鏈接是不能突然中斷的,萬一凱爾在輸入的過程中突然斷開鏈接,很有可能就是一枚當量無法計算的氫彈發生爆炸。

凱爾不想因為自己的試驗而讓這個千萬萬天使創造的和平時代糟受什麼重大的傷害。

因此,她再次提醒了涼冰,不要試圖去驅動這個暗鐵手環。

涼冰拿到了想要的東西,當然是一邊激動的端詳,一邊像凱爾保證她不會隨便驅動這個手環。

「那我就先走了,拜拜~」

「喂,涼冰!餅乾的教程還要不要發了?」

「算了,你自己留着吧!」

「這個涼冰……」

見她跑的那麼快,凱爾真是哭笑不得。

靜靜的坐着,她又獨自飲了一杯清茶。

空曠的客廳內連清風都不曾來到,雖然身體與杯中都充滿了溫暖,但是凱爾的心裏卻始終感到發涼。

因為,一個比天渣還要強大的存在,正在暗中觀察著天使們,就像是潛藏在陰影中的毒蛇一樣。

沒人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咬出第二口。

但是凱爾明白,自己這種通過虐殺天渣讓女天使們泄憤的事情,唯有第一次是有效的。

如果不能在毒蛇發起第二輪進攻之前找到他,那麼,再犧牲的可能就不止是一位天使了。

不過,一直過去了一百年,那條毒蛇也不曾再發起過進攻。

似乎是對天使有了忌憚,又或者是他也有着自己的打算,但是不管怎麼樣,凱爾依舊抱着警惕的心態。

而再強的警惕心也會隨着時間而磨滅的,並且曾經被關百年的流月也終於走出了禁閉室,重新回到了天使之城,並且成為了一名隊長級天使。

這對凱爾來說是一件難得的喜事。

並且為了補償過去對流月的忽視,退役后的凱爾,經常會在流月空閑的時間,教授她一些自己所了解的知識,從劍術到暗能量的運用,幾乎只是要流月願意學的,凱爾就會教。

也就是在這種和平之下,凱爾漸漸失去了當初對那條暗中毒蛇的警惕之心。

而當她徹底忘記了那條毒蛇,也是經歷了漫長的八千年。

在這漫長的八千年間,天使的科技發生了一次又次的「大爆炸」。

先是天啟王涼冰改善了天使的時空理論,並且突破了微蟲洞搬運只能搬運死物的「鐵律」。

在數以萬計的時空學天使面前,涼冰親自演示了一下,自己是如何通過微蟲洞將自身搬運到一個完全封閉的金屬空間內。

而在那之後,因為涼冰完善的空間理論,與之相關的暗能量理論也跟着一併被其改進並完善。

但正如一片大海之中不會只有一隻鯨魚,緊接着涼冰的暗能量理論完善。

天基王鶴熙也宣佈正式進軍恆星能量的研究領域,並且在那之後的第三百年,她與凱爾一起改進了天使的能源系統。

讓天使對能源的完全使用度又提高了十個百分點。

不過,真正將天使重新帶回宇宙霸主地位的,是凱莎對基因學的研究。

在三王帶領天使們走過五千五百千年後,天刃王凱莎破解了三代天使的基因密碼,並且完全的掌握了如何讓二代天使晉陞為三代天使的方法。

在那之後的一百年內,陸續有天使通過凱莎所掌握的方法晉陞為三代天使。

這第一次的晉陞,後來被凱莎命名為——第一代造神工程。

第一代造神工程為天使迎來了八位新神,她們分別是——凱莎、鶴熙、涼冰、雨桐、艾蘭、若寧、流月、琳。

八名三代天使,無疑是將天使的戰鬥力又提高了一個層次。

只是,有歡喜就會悲傷。

在漫長的時光中,凱莎為了尋找一個「正確的,有意義的,並可以讓全體天使為之奮戰一生的」信仰。

她開始帶領女天使在宇宙征戰南北。

在這一過程中,凱爾參與了至少一千場的…葬禮。

其中的熟人並不少,甚至包括凱爾最初的侍女…三小隻,她們都死在了這場為了天使信仰的戰爭之中。

凱爾曾不止一次的在獨處的環境中質問過凱莎。

「我們這樣做真的值得嗎?!為了莫須有的信仰,讓無數的姐妹同胞去送死!」

但是凱莎卻從來都不反駁凱爾。

在這種時候,她總是會直視凱爾雙眼,用一種極其平靜的語氣說:「首先,凱爾,如果想讓永生的我們不會墮落為天渣那樣的存在,那麼那個信仰就是必須追尋的存在。

第二,戰士死在戰場上,是死得其所、是犧牲,而不是什麼送死。」

凱莎的語氣總是如此平靜,哪怕是在最近的一場戰爭中,涼冰與鶴熙差點死亡,她也依舊是這樣回答著凱爾的又一次質問。

這免不得讓凱爾的心中有了怒火。

不過,這怒火,很快就被凱莎的一個舉動所熄滅了。

只見當時凱莎在又一次平靜的回答了凱爾追求「正確的,有意義的」簡稱為「正義」的信仰是對是錯后。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