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肯定是一個狐狸精,長著一張狐媚臉,不然怎麼能勾搭的清冷的離笙尊上收她為徒!

女的恨不得划花了路瑾的臉,日日詛咒她毀容,一些男人都對這位連清冷的不染凡塵的離笙尊上都能勾到手的無雙美人,備感好奇。

此時八卦的主人公——路瑾和離笙,兩人坐在冰天雪地里,大眼瞪小眼。

「統砸,你說我這會兒要是提出讓他幫我驅除蠱蟲,他會不會答應。」在環境森林裡,這位離笙尊上檢查了她的體質后,就單方面強勢的收她為徒,還沒等她拒絕,人就被他提溜著到了這落雪峰上。

路瑾這會兒對這位離笙尊上有些看不懂,難道是他修為太高,所以能看到本姑娘與那些凡人不同,有著無雙的美貌?

路瑾心裡捉急,也就跟系統發發牢騷,要她真的對上離笙尊上那雙清冷如雪峰冰蓮,不然纖塵與六欲的琉璃眸,她還真說不出話來。

「想問什麼便問出來,為何要偷偷摸摸偷看本尊?」如那雙冰雪琉璃眸一般清冷的聲音,冷的路瑾一個激靈。

她不好意思的撓撓頭,露出友好而不失尷尬的微笑,「那個尊上,我能不能……求你個事?」

離笙尊上微不可查的蹙了蹙眉尖,「我收你為徒,你以後尊我為師父便可,至於有事相求……說出來,為師定會幫你辦妥。」

聽到這話,路瑾差點感動哭了。

原來您老清冷的外表下,也有一顆沸騰的心。

「尊上,你能幫我把臉上的蠱蟲逼出來嗎?」

離笙尊上聞言,盯著她那比厲鬼還可怕的半張臉看了良久,認真且沒有一絲嫌惡的眼神,路瑾都以為他看的是自己另半張臉。

「月兒,你這蠱蟲是被誰種下去的?」離笙尊上聲音平淡,只是那聲月兒……

路瑾驚得摔了個四仰八叉。

從地上爬起來,揉了揉今天受到了幾個暴擊的心臟,她強撐著問:「是一個仇人,尊上可有辦法驅逐蠱蟲?「

「尊我師父。」

路瑾:……

「師父,你老可有辦法替徒兒驅除蠱蟲?」

系統:emmmm……師徒戀什麼的最刺激了……

師父叫出聲后,路瑾恍然覺得自己周身的溫度都上升了幾個度……

「可以。」離笙尊上點了點他尊貴的頭顱,「但是為師要準備一些東西,月兒你在等一段時間。」

路瑾急忙點頭,在得到離笙尊上的同意后,飛一般的速度跑進房間。

月兒,離笙尊上叫的這個稱呼真的可怕到恐怖。

第二日本該是為離笙尊上舉行收徒大典,但是最後眾人連落雪峰都沒能上去,只能作罷。

路瑾被離笙帶到落雪峰后,就見不到離笙的人影,轉悠了一圈,發現這裡除了靈氣濃郁之外,整座山上,連一隻活物都見不到,只能帶著快餓死的棍子走人。

聽說山下的那群妖怪說,這離笙最喜歡的事就是閉關修行,就連真元派的掌門都沒見過他幾面,可見,她要是等下去,可能離笙出關后,在見到的,就是轉世投胎的我。 血色劍芒凌厲,似無堅不摧,剎那間就斬碎了穆思明的護體靈力。

隨即,劍芒從穆思明的胸口橫穿而過,一片血花飄灑而起。

「你有殺我之意,我也無放過你之心。」

這一刻,李瀟的面色越發蒼白,但其眼中卻閃爍著濃郁的殺意。

如一顆蒼勁的古樹,屹立在原地,給人一種無敵的感覺。

「他……殺了穆思明!?」

「這回闖禍了!」

……

四周,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驚駭無比。

這是李瀟第二次在八玄宗內出手殺人了,並且這一次殺的是第七峰的御靈一重的弟子!

要知道,凡是御靈境弟子,都是八玄宗的中流砥柱,非同一般,豈能說殺就殺!

很多人都認為,李瀟這一次恐怕是要受到懲罰了。

然而,不等刑法堂的人趕到,李瀟又做了一件讓人驚駭無比的事。

只見他目光凌然,眼中殺意暴漲,盯著第七峰的山頂,怒吼一聲:「李坤!下來領死!」

「什麼!?」

「他還要殺李坤!?」

「這是要翻天啊!」

……

剎那間,所有人都凌亂了,甚至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坤可是第七峰主的親子,身份高貴,不必玄開峰弟子要差多少。

現在,李瀟殺了穆思明,又要殺李坤,這是要鬧哪樣?是要掀翻這八玄宗嗎?

「屢次三番破壞八玄宗宗規,如今又口出狂言,欲殺吾親子,你眼裡還有沒有八玄宗?!」

這一刻,第七峰山頂上,一道怒喝傳來。

頓時,眾人感覺到一股磅礴的威壓瀰漫,喘口氣都難。

一個身穿黑袍,目光如鷹的男子,凌空而行,幾步之間,便來到了廣場之上,站在了李瀟的身前。

「御靈四重,有些棘手。」李瀟眉頭緊皺,盯著眼前的男子,心中卻無任何恐懼。

「國有國法,宗有宗規,你屢次犯錯,今日我便代替刑法堂,好好懲罰你一下!」這男子指著李瀟,聲音冰冷。

甚至,李瀟在這男子的眼中,看到了殺意!

「你想怎麼懲罰我?」李瀟眉頭一挑:「第七峰主,李江峰,你的親子唆使別人給我下挑戰書,又在切磋之時,想要殺我,這事你覺得是誰錯?」

「哼!李坤雖然不懂事,但也不會做出這等無視宗規之事!」 帶着女兒嫁豪門 李江峰冷聲道:「按照八玄宗宗規,我將廢除你的修為,將你逐出八玄宗!」

這話一出,四周頓時靜寂了下來。

八玄宗功臣,又被花久留和歐陽秋庇護,連刑法堂都不敢定罪李瀟。

現在,李江峰卻要廢除李瀟的修為,將其逐出八玄宗,這……究竟是何意!?

「這算是徇私枉法嗎?」李瀟冷冷的一笑,隨即搖了搖頭,嘆息道:「八玄宗峰主,就這個德行?亦或者說,是八玄宗已經沒落,宗內以無光明,高層都以腐敗到了這種程度?」

「你這是在質疑我!?你有何資格!?」李江峰怒喝,決口不提李坤之事。

很明顯,李江峰將這一切的罪,都放在了李瀟的頭上!

並且,李江峰認為,李瀟雖然被歐陽秋和花久留重視,但他身為第七峰主,哪怕是廢了李瀟,歐陽秋和花久留都不會怪罪他什麼。

畢竟,他的身份擺在那裡!

「護犢子是吧?」李瀟面色蒼白,動用天命之力后,體內氣血更是虧損,傷上加傷。

軍火之王 但是,他現在卻笑了,笑的很燦爛。

「第一峰主和宗主早已察覺到了這裡的事情,他們到了現在都不曾出手,你難道還不知道,在峰主級別的人物面前,你區區一個弟子,根本就不足掛齒。」李江峰自信滿滿。

到了如今,他已經不需要掩飾什麼了。

若是歐陽秋和花久留真的要護住李瀟,早就該出現了。

到了現在沒出現,那麼李江峰可以確定,這一次他是勝了。

四周,無人敢多說一句話,甚至連月白雪,都蹙著眉頭,沒有開口。

只不過,她看向李江峰時,眼中充滿著厭惡之意。

「呵,那你就好好的護犢子,把你家的李坤給護好了,別給我抓住機會,若不然——殺之!」李瀟眯上了眼睛,似笑非笑的樣子,著實讓人猜不透他在想什麼。

尤其是,他如今面對著李江峰,自身修為都快不保了,既然還敢放這種狠話,這是囂張,自信,亦或者是說,他已經放棄了抵抗,只不過是在做最後的尊嚴挽回罷了。

「你沒這個機會了。」李江峰笑容越發冰冷,眼中輕蔑之意濃郁。

這一刻,只見他抬手,御靈四重的氣勢爆發,如一頭猛龍蘇醒一般。

手掌抬起,空中一隻掌印顯化,如山嶽一般,朝著李瀟蓋壓而下。

「這架勢,恐怕不是要廢了我,而是想要殺我吧?」李瀟笑嘻嘻的說道:「可惜,你沒這個能力。」

話音剛落下,眾人突然感覺四周的溫度暴漲,宛若身處岩漿之中,灼熱難當。

一片火光,從第七峰的入口閃爍而起,一道倩影邁著蓮步而來。

其腳步並不大,但每一步落下,都會跨出千米。

猶如縮地成寸,僅僅是瞬息之間,這倩影便站在了李瀟的身邊,與其並肩而立。

此人,乃妖妖!

「他要殺你呢。」妖妖笑盈盈的樣子,沖著李瀟柔聲道。

年紀尚幼,卻以風華絕代,這笑容出現,這天地都為之失色。

那些弟子,在看到妖妖出現,看到其臉上的笑容時,腦海之中頓時一片空白,似乎忘記了一切,滿腦子只剩下妖妖。

「這一掌要落下了,你不走嗎?是要陪我殉情?」李瀟似笑非笑的看著妖妖,指了指頭頂上空。

「你又輕薄我呢。」妖妖聲音很柔,微微抬頭,道:「有我在,這掌印怎會落下,我會保護你的呢。」

也正如妖妖所說,當她站在李瀟身邊的那一刻,李江峰的掌印就停頓了下來。

直到現在,掌印消失,李江峰臉上出現了一絲恭敬之意。

「妖妖,這事和你無關,快退下吧。」李江峰笑道。

「我若不退呢?」妖妖臉上的笑容消失,美眸盯著李江峰,一片冰冷。

似乎,她只會在李瀟面前,才會展露出那絕世的笑容。 聽說山下的那群妖怪說,這離笙最喜歡的事就是閉關修行,就連真元派的掌門都沒見過他幾面,可見,她要是等下去,可能離笙出關后,在見到的,就是轉世投胎的我。

只因你在內心深處 路瑾打聽了天元大陸最大的中心森林后,就背著棍子,去了離中心森林最近的一座城池——中心城。

中心森林從東到西,橫跨整個天元大陸,裡面的魔獸更是多到你難以想象。

路瑾到中心城的時候,棍子就已經按奈不住自己饑渴難耐的「胃」,路瑾給它自由后,後者一頭扎進中心森林裡。

如魚兒入大海,連繫統都撲捉到了它的歡快。

中心城也算是個大型的交易市場,裡面來來往往天南地北的人,路邊隨處可見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這些都是從中心森林裡帶出來的,但都是一些無用的東西,也就騙騙一些不識貨的人。

真正的好貨是在店鋪里和拍賣行里,在這裡,還有一個特殊的行業——雇傭兵。

就算是你是一個廢物,只要有錢,也可以雇傭一支強大的傭兵隊伍進入中心森林。

路瑾帶著半面的鏤空暗金色面具,遮住了恐怖的半張臉,一襲白衣,風度翩翩,再加上氣度不凡,惹了不少小姑娘的回頭。

「掌柜的,來間上房。」

「客官真是抱歉了,我們這已經沒有房間了。」

路瑾頓了頓,「那就不要上房了,換一間。」

大明星的失憶嬌妻 「這位客官可能沒聽明白在下的話,小店是一間房間都沒有,連柴房都沒有了。」胖乎乎的掌柜站在櫃檯后,一臉笑眯眯的。

路瑾:……

中心城的生意這麼火爆嗎?

接下來,路瑾一連問了好幾家店,都得到了第一家店同樣的回答。

有個老闆跟是個狠人,竟然連屋頂的位置都賣出來了,這絕對是個經商鬼才!

同時,她也得到一個消息。

——中心森林前段時間天降異象,似有神獸降生。

天元大陸就流傳著一個傳說,傳聞這裡以前是上古神獸棲息的地方,最後不知遭到了什麼災難,天元大陸變成了現如今的樣子,靈氣溢散,所以才長達千年,也就出過一位仙人。

這次神獸降世,這個傳說又被人拉出來說道,說的頭頭是道,就跟他跟的見過神獸一樣。

路瑾沒想到自己這麼不敢巧,現在連個住的地方都沒有。

不過再一想,要是真有神獸降世,那肯定逃不過棍子的「狗鼻子」,到時候還是要進入棍子的嘴巴。

那個上古神獸應該很厲害吧?

棍子吃了它后,說不定能「功力大漲」也說不定。

路瑾開始呼叫棍子。

一陣系統也掃描不出來的鳥語交流,得到這個消息是真的,還得一個意想不到的消息——離笙也來了。

系統:……就問這是誰發明的神仙語言!

路瑾:辣雞統就是辣雞統,沒用的辣雞統。

系統:……

……

為了掩人耳目,路瑾雇傭了一支高級雇傭兵一起進入中心森林。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