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能爬上這個位置,都是在生死場上廝殺出來的,危機感遠超與他人。

「相爺。」

見到憔悴的李儒,董卓卻是一陣的神傷:「文優,你何必如此。」

「相爺,曾聽坊間傳聞,相爺與奉先因一舞女,豈不讓人笑話。」見董卓欲言又止,李儒又搖頭道:「相爺,此女與赤兔相比如何?」

「遠遠不及!」

武夫好馬,更喜好馬!

赤兔乃萬中選一的好馬,豈是一女子可以媲美的。

「當日相爺尚且能為了大業誅殺丁原,結交呂奉先,獻出了赤兔馬,今日為何因一女子而與呂奉先鬧有隔閡?」李儒旋即搖搖頭,嘆息道:「相爺難道忘記了,他呂奉先當日可以為了赤兔馬殺了待他如子的丁原,那麼日後,難免他會為了此女陷相爺與險境中。」

靜靜的坐在那裡,如同一座肉山一般的董卓驀然間起身,額頭上,滴著油膩的汗水,已經小的看不見的眼睛裡面滿是驚懼,這些年來,他的日子未免過的太安穩了,連這點安危意識都差不多快沒了。

「可殺了他!」

聽君一席話,董卓殺意暴漲!

二話不說,就想殺了呂布。

「主公以何名義誅殺呂布?」

李儒與董卓對視,平靜的眼神,平靜的話,卻把董卓給問住了。

旋即,眼眸中閃過一絲的陰鷙:「本相殺人,何須給人解釋!」

「錯。」李儒當即搖頭:「在以往或許可以,但在眼下,卻是難了。」

聞言,董卓思慮一番,當即明白了,臉色鐵青難看的要命:「該如何?」

「有兩條路。」李儒豎起兩根指頭:「要麼殺了她,要麼把她賞賜給呂布,今後無論如何,相爺不可在碰此女。」

「儒告辭。」

見董卓陷入沉思中,李儒深嘆一口氣,躬身一禮,當即退去。

等董卓回過神后,卻早已經不見李儒的身影。

在回去的路途上,李儒徹底的死心,方才董卓所言要殺呂布,殺意不似作假,原先他還以為董卓因危機到頭,是真的準備殺了呂布,然而在一舞女面前,董卓卻猶豫了。

要是換做了他,定然是殺人!

留著遲早是一個禍害。

「只是早與晚罷了。」

………….

司徒府內,王司徒臉色陰沉,董卓命人傳話的內容讓王允心裡很不舒服,快要到收穫果實的時候,結果突然果實飛了?

「諸位該如何?」

王允沒有半丁點辦法,只能向楊彪等人求救,成功在即,就此放棄,豈不是功虧一簣,他所付出的豈不是白白浪費了。

「如此最好。」

就在眾人愁眉不展時,坐在的楊彪卻是笑了起來。

「文先為何發笑?」王允最是心煩意亂之際聽聞楊彪的笑聲,心頭難免存有怒氣,不過很快的他就反應過來,神色間帶著喜色:「難不成文先可有妙計了?」

「妙計不敢說,子師只需等月余后,以個人名義邀董賊過府一敘,屆時,只需讓其義女貂蟬與董卓來一次不期而遇的見面,只需貂蟬找董賊哭訴一番,料想最後局面只會比如今好,而不是差….」

一語驚醒夢中人,眾人都愣在那裡一言不發,只有王允爽朗得意的笑聲,如此簡單的關竅,他怎麼沒有想到,如今被楊彪一語點破,頓時腦海中的想法猶如浪潮一般,翻滾不熄。

「既無事,我先告辭。」

一言成災:這個總裁不聽話 留在司徒府太久了,也不是一件好事,旋即起身離去,他一動身,其餘人都紛紛起身,只留下還在沉思中的王允一人,付出這麼多的代價,要王允放棄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踏上了這條不歸路,那麼他選擇在這條上路一路走到黑。

回到府邸內的楊彪獨自一人,對著搖曳的燭光則是陷入了深思中,一人坐著喃喃自語:「看來行程需提前了。」

求人之事,與應允人之事。

本來就是一場交易。

如今交易已經進行,他也要實現他的諾言。

「可惜了…..」

………….

相對與長安的詭譎,佔據東郡的曹操卻是平穩了許多,一切都在有有條不紊的進行著,逐漸一步一步的鞏固自己在東郡的地位,同樣的,曹操向袁紹示好,與袁紹結為同盟。

理由很簡單!

要糧草!

一時屈辱罷了…

只要糧草能到手,這些對曹操而言都是無關緊要的事情。

有了糧草,就等於有了兵馬!

有了兵馬,他就能快速的發展起來,距離興復漢室的目標就能更進一步。

「主公,黑山褚燕的信使來了。」

曹操並不住在郡守府,而是住在軍營,與大部分諸侯不同,曹操可以說是一個文武具備的高端人才,在軍營中,只需要出現任何的事情,他就能進行應對。

東郡的局勢看似穩定,然隨時都存在變數。

而兵權則是變數的最佳手段!

「請!」

沒過多久,一人在夏侯惇的帶領下來到曹操的軍營中,旋即,來人脫開袍子,藏在黑袍裡面到底臉,恰是張越!

「黑山二張,今日得見其一,有幸了!」

黑山褚燕因其義父乃張牛角,自其父身亡后,褚燕更名為張燕!

「見過曹太守!」

黑袍下張越不以為然,躬身深行一禮。

「應曹太守之邀,越今日來了」 」命令兵聯隊、7口步兵聯隊,配合巡警第六兆隊晨對27高地起總攻!」小林次一依舊是那樣的面無表情:「也許當明天太陽再次下山之前;我們就會站在2,7高地上,中國人累了,他們也沒有任何的後備力量,勝利就在我們的面前!」小林次一認為自己的思路是非常清晰的,只要佔領了27高地,中國人失去陣地只是早晚的事情!

而此時在27高地上,國防軍第一旅旅長程德遠卻站立在夜色中。平靜的看著山上山下的一切。在他看來今天的戰鬥算不了什麼,真正的戰鬥還沒有開始

第一旅在27高地的一線陣地上的士兵已連續惡戰了整整一天。戰鬥從開始就幾乎沒有停止過。山。頭早就成為了火海焦土,雙方將士屍橫遍野,讓人觸目驚心

空氣中瀰漫著血腥之氣、硝煙之氣。大地變得煩悶、燥熱

27高地有如一道鋼鐵閘門,擋住了成千上萬敵人潮水般的攻擊敵人象波浪一般反覆向陣地上涌過來,每一次都留下了大片死屍、傷兵。觸在中國士兵組成的銅牆鐵壁之上又成郡成郡地退回

一方拚命攻擊,一方捨生死守,幾乎每個山頭都已經成為了屍山血允

「旅長,今天敵人一天的攻勢很猛。沒有估計會更加兇狠,是不是考慮動用預備隊?」第一旅的參謀長驚醒了沉思中的程德遠

程德遠微微搖了搖頭:「預備隊一個不用,我就是要讓敵人以為我們已經動用了一切可能動用的力量,然後在最關鍵的時候給敵人致命一擊!

山下的小林次一永遠也不會想到,27高地的中國士兵,在第一線抗擊敵人進攻的僅僅只有不到一半。近一半的士兵被程德遠當成了總預備隊,就算在白天戰鬥最激烈的時候他也沒有動用

這是中國將軍的謀略,日本人永遠也無法想到在戰鬥如此慘烈地情況下,中國人竟然還不肯動用他們的預備力量

山頂上一陣夜風吹來,程德遠覺得非常舒服,頭上繁星閃爍,程德遠忽然笑了一下,既然日本人願意把自己士兵的生命葬送在這裡,那麼他願意給日本人這樣的待遇

天才剛剛亮地時候,日軍主力就對27高地起了攻擊小林次一堅信在今天的戰鬥結束后,2,7高地一定將成為日本人擁有陣姚在這天的戰鬥中8o步兵聯隊、7步兵聯隊和巡警第六大隊就投入了全部的主力小林次一敏銳地現2,7高地地左翼陣地是戰場上一塊非常具有戰略價值的地方,只要奪取了這裡,日軍就可以俯視整個戰坑

為了奪取這塊高地小林次一專門調上了自己所最信任的8o步兵聯隊。

小林次一先命令炮兵對37高的左翼進行猛烈轟擊,待炮聲一停,日軍便不顧一切的撲向高糊第一旅第二營的主力早已蓄勢以待,由於山勢徒峭,2營的士兵們紛紛從山崖之上朝下面的敵人投擲手榴彈,數挺機槍封鎖了幾處容易攀爬的平緩之地,日軍也算得上奮勇向前了,但卻進展甚微

這時候,和左翼陣地互為犄角之勢的許忠平看到敵人正在攻擊左翼陣地,立玄命令機槍手以猛烈的掃射打擊敵人的側翼

日本人根本沒有想到附近的山頭也有中**隊,慌張中以為陷入了包圍,開始向後退卻

日軍8o步兵聯隊聯隊長高網正左現,如果想要拿下左翼陣地,則中**隊第一營把守的陣地是個巨大威脅,高岡正左決定兵分兩路,一路向左翼陣地進攻,以牽制山頭上守衛的中**隊,主力則向則中**隊第仁營進攻,以掃掃除利翼威脅。

幾百多名日軍氣勢洶洶的趕來。日本人尚未到達攻擊動線,第一營的陣地上成了一片炮彈的海洋。日軍炮火不停的向則第一營上傾瀉

忠平命令他的士兵散布在陣地的各處,這樣不易為敵人的炸彈炮火造成較大的傷亡,雖然做出了防備。但敵人的轟擊太為密集了,仍有一些戰士犧牲

終於,日軍的炮火停止了。敵人開始向山頭衝擊

許忠平讓士兵們從隱蔽處回到預先設置的陣地,向沿著山坡向上爬的日軍選擇最佳射擊點,其實那已經不叫陣地,幾乎每一處都是一片片的焦土

「聽我的命令一起射擊!

許忠平伏在陣地前沿,觀察著敵人的「他看到大約名日木十兵成散兵隊形,邊胡擊蜘從甫槍。一邊貓著腰慢慢向山坡上行進

豐**隊第一營上靜悄悄的毫無反應,日軍不知是否鋪天蓋地的轟炸已經使堅守陣地地中**人失去了抵抗力見陣地上沒有動靜,日本士兵索性也不再射擊,但他們也不敢大意。只是小心謹慎地向山嶺上爬來

一直等日本人前進到高地前3o多米的時候,許忠平才一聲令下:「打,給我狠狠的打!

立剪,三挺重松槍率先鳴響,當先的日軍到下了十餘名。剛剛卧到在山坡上的日本士兵又受到了成群非來的手擅彈的襲擊。其中的一些在空中爆炸,雖不足以致人於死地,但四處橫飛地彈片卻使日本士兵傷痕纍纍

隨後,第一營的中國士兵的槍支瞄準了這些日本人不斷射擊

日軍似乎被這密集的火力打暈了頭,一個日本士兵驚慌失措的爬起來往山下跑去眼明手快的一名中國士兵一個點射,將他打翻在山坡上

日本人並不願意就這麼撤退。待稍事喘息后,又哇哇怪叫著向止頭射擊,一些日本士兵開始藉助灌木與岩石耳朵掩護,企圖摸向山嶺之上

「大家注意西面」。許忠平不停地向戰士們喊道。

他對敵人的進攻企圖始終都保持著高度的警覺

2排地三挺機槍在許忠平的指揮下,向陣地前沿的敵人猛烈掃射。 豪門孽戀:高冷老公,再見 日軍完全被壓制在山坡上,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一個日本士兵藉助灌木叢的掩護。溜到了陣地左側,用手裡地步槍擊倒了一名中國士兵,亂叫著爬進了戰壕。

非常悲哀的是,他很快被幾個憤怒的中國士兵用槍托給活活的打死在了陣地里

高網正左在山腳看到他的部隊難以動彈,命令炮火再度向則中**隊第一營轟擊,但由於雙方距離太近了,竟然有幾霉炮彈都落入了卧伏在山坡上的日軍當中

一時間日本人鬼哭狼嚎,四處奔逃。潰散到山下去,有些負傷的日本士兵忍不住破口大罵

此時中**隊第一營上又沉寂下來

「敵人好像撤退了。一個年輕的士兵說道。

「他們很快又會進攻的。許忠平對那個戰士說道。

趁著戰鬥的間隙,他察看了一下戰士們的情況。形勢非常嚴峻,在敵人的狂轟爛炸下,已有7名戰士陣地,十多人負了傷

戰士們坐卧在陣地上,有的人掏出了乾糧,有的舉著軍用水壺在大口喝水,大家心裡都消楚,接下來的戰鬥將更加激烈

許忠平想了下,走到士兵們面前。高聲對他們說道;「兄弟們,形勢非常危急,這一點大家也都很清楚,我不想對你們隱瞞些什麼。我想要告訴所有的人,我們是國防軍第一旅的士兵,我們將戰鬥到最後一人。 寶寶不乖:釣個總裁當老公 決不放棄陣地!」

這一玄,也許再說什麼都是多餘的,許忠平從戰士們堅毅的臉色和眼神中,感到他們之間的所思所想已經完全交融

一個胳膊已被炸斷的士兵站起來,向許忠平決然地說道:「營長,咱第一旅沒有孬種,即使今天大傢伙兒都把命送在這了,我們也決不後退一步!」

士兵們紛紛看了一眼,決心已經下定,他們將眾志成城,以鮮血和生命來守衛這塊彈丸之地,他們的命運已緊緊連接在一起

在接下來的戰鬥中,焦急的高網正左不斷催促他的士兵向則中**隊第一營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攻擊。大炮更加頻繁的向中國人的陣地上投擲炸彈

而中**隊第一營恍如被急風驟雨擊打的孤堡,但許忠平和他所親自掌握的2排卻如磐石般地屹立在這高地上,

最後,被炮火削得快妾平的則中**隊第一營上只剩下了許忠平和兩名重傷員

許忠平將所有的手榴彈都搜集到了一起,他細心的把它們堆集在了一處,自己抓起枚手榴彈看了下,這才放心的把手插彈的導火索全部拉住。他的臉上看起來非常的平靜,

「兄弟們,我們就要去了。有怕死的嗎?」

許忠平的大腿已經被子彈打穿,他有些痛苦的倚靠在陣地上,但臉上卻浮現出了最燦爛的笑容! 」兄弟們,我們就要尖了,有怕死的嗎。」「※

許忠平的大腿已經被子彈打穿。他有些痛苦的倚靠在陣地上,但臉上卻浮現出了最燦爛的笑容!

兩名重傷員以決死的神態說道:「沒什麼,咱們已經夠本了,日本人也不過如此,要是咱的大炮拉了上來。哪來輪得到他們猖狂排長,拉吧,咱死得一點也不冤枉!」

三十多名日本士兵終於爬上了山頭。當他們看到身上堆滿了手榴彈的許忠平,才認清了讓他們死傷累累的對手

許忠平突然對著那些日本人笑了笑,接著靜靜的拉響了導火索,

一聲巨響之後,許忠平和包圍上來的日本士兵同歸於盡

陣地上一瞬間忽然靜悄悄的。炮聲和槍彈聲彷彿一下子都消失了,那些還沒有衝上陣地的日本士兵目睹了這悲壯的一幕,他們在慶幸自己沒有那麼早衝上去的同時,也終於明白了他們的對手是一些多麼可怕的士舟

這些中國士兵從來就不知道退縮。在他們的字典里,戰鬥中只有勝利或者犧牲,在死神面前他們一樣可以從容面對,和這樣的士兵作戰,自己真的能有取勝的可能嗎?

許忠平和他的2排兄弟並沒有白白犧牲,一個連的中國士兵在日軍還沒有站穩腳跟的時候就起了衝鋒,將日本人從則中**隊第一營上全部趕了下去,並迅重新鞏固了陣概

而高網正左似乎已經被中國人這種大無畏的精神給打敗了,他甚至沒有勇氣再動新的攻勢,只是不停的向小林次一上校請求援兵

戰鬥打得空前慘烈,在每一處陣地、每一塊土地都在生著激烈的搏殺,中國士兵不懂得什麼叫退後,不懂得什麼叫撤出陣地,經常會出現和許忠平一樣的英雄,在敵人衝上陣地的同時拉響懷中的手榴彈或者炸藥包

小林次一在望遠鏡中看到了一切。他在震驚於中國士兵頑強戰鬥力的同時,也不禁對這場戰爭的前途產生了些嚴重的擔憂

迫於無奈的小林次一再度增加了援軍,現在他期望自己手裡最後部隊的參戰能夠扭轉戰場上的被動。及早奪取這裡的陣姚

小林次一的孤注一擲,讓戰局果然起到了效果,中國人的一些前沿陣地失守了,部分敵人甚至接近了第一旅的核心陣概

歡呼雀躍的日軍士兵受到了極大的鼓舞,勝利就在他們眼前了,這促使他們開始了更加瘋狂更加兇狠的進攻,在他們看來中國人就快要崩潰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