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能知道“蘇錦程”三個字的,絕對和蘇錦程和是有過接觸的人,這一點,完全可以肯定。

蘇逸現在心中也滿是好奇,霍老竟然會知道自己父親的名字,難道說當年蘇逸的父親和這個霍老也有過交集?

“小友,看來我猜測的沒錯,你和蘇家果然有關係,蘇錦程是你什麼人?”霍老雙眼緊盯蘇逸,笑眯眯的問道。

蘇逸回過神來,看了霍老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好吧,既然霍老你已經知道了,我也不對你隱瞞了,其實蘇錦程是我表哥。”

“表哥?”霍老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搞什麼飛機,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蘇錦程按照年紀推算的話,當初蘇錦程創業,到擁有巨大的蘇家,至少也已經三十歲,那個時候蘇錦程還沒有孩子。

也就是說,蘇錦程至少是三十歲纔有的孩子,到現在爲止,通過蘇逸的年級推斷的話,蘇錦程至少已經四十八九歲。

四十八九歲,就算是蘇錦程的長輩年紀再小,也有可能達到六十歲上下了,那個時候竟然還生孩子,開什麼玩笑。

“當然是表哥了,沒有想到霍老竟然連我表哥都認識,看來我表哥之前是不是拉過你?”蘇逸一臉認真的咧開嘴,笑眯眯問道。

“拉過我?什麼拉過我?”霍老被蘇逸說的一臉迷茫,完全不知道蘇逸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蘇逸倒是一臉的淡然,認真的看着霍老:“當然是拉過你了,我表哥可是很有名的出租車司機,在天海市享譽盛名,上一次聽說撿到了一個蘋果手機,還給人還回去了,這樣拾金不昧的好司機,很多人都稱讚啊,最主要的是,我表哥才二十九歲,年輕有爲,前途無限啊!”

霍老眉頭緊皺,雙眼緊盯蘇逸,想要從蘇逸的眼睛裏面看出什麼東西來。

蘇逸的表哥才二十九歲,也叫作蘇錦程,這事情絕對不可能,很有可能是蘇逸在說謊。

可是霍老眼睛一直沒有離開蘇逸的雙眼,但是結果卻告訴霍老,他根本就看不出任何東西,蘇逸的雙眼清澈無比,連一點點痕跡都沒有看出來。

霍老徹底絕望了,蘇逸年紀輕輕,但是城府極深,那一雙眼睛古井無波,這種眼神霍老以前從來沒在這樣年紀的人身上見過。

蘇逸的深不可測,讓霍老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好吧,那可能是我弄錯了!”霍老無奈的搖了搖頭,起身說道:“既然如此的話,那就當我沒有問過,不過小友,以後倒是非常願意能夠和你多多交流,以後不知道我有些需要掌眼的東西,能不能請你幫忙?”

“看我有沒有時間吧,你也知道,我課程很忙的,萬一耽誤了,掛科的話,怎麼辦?”蘇逸笑眯眯的聳聳肩,淡淡說道。

蘇逸的心中已經有所警醒,蘇家的痕跡實在是太明顯了,可能很多像是林凡周藏鋒這樣的人不知道蘇家的身份和存在。

但是對於霍老和唐天雄這樣的成名大商人,接觸的層面完全不同,他們對於蘇家自然也非常清楚。

一旦要是事情做不好的話,結果就是很有可能蘇逸會暴露自己的身份,暴露蘇家的身份。

如今這種情況,若是蘇逸暴露自己的身份,對於他來說絕對是滅頂之災,對於蘇家來說,更是如此。

最主要的是,現在蘇逸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到底在什麼地方,盲目的暴露自己的身份,很有可能讓自己的父母充滿危險。

這種事情,蘇逸絕對不能接受!

“嘩啦!”的一聲,學生們紛紛從裏面走了出來,一個個低聲討論着,臉上滿是震驚之色。

“霍老,謝謝你讓我們參觀這麼多古董,對於學生們來說,這些都是寶貴的經驗,非常謝謝你!”劉詩晴走到霍老面前,笑着彎腰鞠躬。

“哈哈,劉老師客氣了,能夠讓這些未來可能會成爲社會上的新星學習到一些東西,也是我們這些老傢伙應該做得事情,我已經老了,也是新一代的人該崛起的時候了!”霍老笑呵呵的揮揮手,臉上盡是淡然之色。

劉詩晴也笑着點點頭,歪頭看向蘇逸,臉上滿是驕傲神色。

有這樣一個學生,劉詩晴想不驕傲都不可能!

“好了,劉老師,大家也都參觀完了,吃過飯再走,我的人已經準備好了飯菜,走,我們移步去餐廳如何?”霍老笑着指了指外面,大步向着外面走去。

劉詩晴臉色一紅,急忙走到霍老面前:“霍老,我們來這裏已經很打擾您了,現在還要麻煩您招待我們,實在是有點……”

“哈哈,無妨無妨,以後只要我去找蘇逸的時候,劉老師不要給蘇逸記上曠課就行了,這樣的天才,以後我還想多多接觸呢!” 劉詩晴聽着霍老的話,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反駁,只能答應一聲。

周藏鋒很是感慨:“老大,你實在是太牛逼了,連霍老都這樣對你刮目相看,以後你可要發達了!”

林凡跟着說了一句:“就是,老大,記得帶着我們點啊,我們以後還要靠你呢!”

蘇逸笑眯眯的咧開嘴,剛想要說話,突然伸手拍了一下腦門。

糟糕,忘記了一件事情!

婚不可測 本來蘇逸還打算通過今天的拍賣會,讓雷破軍能夠順利的進入到蘇家的古董店之類的去打工,這樣一來,蘇逸也不用擔心雷破軍以後再去打黑拳,更不用擔心雷破軍爲了錢的事情發愁。

現在可倒好,被霍老這麼一弄,估計蘇家的人根本就沒來及出手呢,人就已經被霍老帶到霍家來了!

蘇逸心中暗暗鬱悶,這樣的好機會沒有了,下一次怎麼安排蘇家的人合理的出現,這個可是一個巨大的難題了。

無奈的搖了搖頭,蘇逸現在後悔也沒有用,只能等待以後有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咔嗤!”一聲,一行人剛剛走到外面,一輛紅車超跑從外面直接竄了進來,穩穩的停在了別墅門口。

霍老歪頭看了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

蘇逸也好奇的看過去,從車上走下來一道曼妙身影,蘇逸看到走下來的身影,雙眼不由一亮。

這身影看起來大約二十五六歲,一頭淡黃色的捲髮披在肩上,柳葉彎眉,徑直的五官鑲嵌在白皙的臉頰上,幼嫩的皮膚光滑如雪,點點紅脣,身上穿着一身職業西裝,裏面白色的襯衫被一對豐滿的巨大鼓鼓的撐出來,將衣服都險些撐開,兩條修長的美腿筆直眼神到地面,一身超凡脫俗的氣質看得蘇逸都忍不住挑了挑眉毛。

“我勒個去,老大,這個女人長得實在是太漂亮了!”

“此女只應天上有啊!”

林凡和周藏鋒也湊過來,難以置信的驚呼一聲。

蘇逸看着面前的女人,也忍不住吧唧兩下嘴,這個女人長得確實漂亮,尤其是這一身的氣質,絕對是堪稱極品!

“爺爺!”女子走到霍老面前,親切的稱呼一聲,轉頭看向蘇逸等人:“這些人是……”

“哈哈,這些是天海大學的學生,是我叫過來的,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蘇逸,是天海大學考古系大一的新生!”霍老笑呵呵的轉過身,對着蘇逸揮揮手:“小友,這位是我的孫女,霍蕊佳,現在是我們聽古軒的老闆。”

“霍蕊佳?”蘇逸唸叨一聲,名字倒是不錯,完全和這個女人的身份氣質相符啊。

“你好,我叫霍蕊佳,很高興認識你!”霍蕊佳客氣的伸出手,對着蘇逸笑了笑。

蘇逸看着霍蕊佳的小手兒,雙眼一亮,急忙伸出手來,和霍蕊佳爲了一下手,笑眯眯的咧開嘴:“霍老,你還真是有福,孫女長得真是漂亮!”

蘇逸一邊說,手卻絲毫沒有要鬆開的意思,霍蕊佳的小手兒實在是太嫩了,柔軟無骨,而且保養得非常的好,細膩柔滑,只要碰一下,蘇逸都覺得全身說不出來的舒服。

霍蕊佳倒是輕輕皺了皺眉頭,蘇逸的行爲讓霍蕊佳心中暗暗反感,一看蘇逸就像是那種就知道佔便宜的傢伙。

蘇逸倒是完全不在乎霍蕊佳的目光,反正以後見面的機會也基本上等於零,現在又便宜不佔,難道等到霍蕊佳都嫁人了再去佔便宜,不現實啊。

“哈哈,我的孫女可不僅僅是漂亮那麼簡單,對了,小佳,店裏面的情況怎麼樣?”霍老仰頭大笑一聲,伸手摸了摸下巴上的鬍子。

霍蕊佳臉色微微變了變,拉着霍老向着旁邊走了走。

蘇逸站在後面,看着霍蕊佳豐滿的翹臀,忍不住咧開嘴,不管從什麼角度看,霍蕊佳都實在太完美了。

要是有一個這樣的女人給自己暖牀的話,蘇逸估計用不了一年的時間,都會被榨乾。

實在是太美了,霍蕊佳和唐婉心完全不同,霍蕊佳身上除了性感之外,還有一種成熟的勾人氣質,只要看上一眼,就會被霍蕊佳的魅力吸引。

“竟然還有能夠和我的魅力匹敵的人,有意思,有意思!”蘇逸笑眯眯咧開嘴。

一轉身,蘇逸就看見周藏鋒和林凡正目不轉睛的看着霍蕊佳的背影,哈喇子差點淌下來。

蘇逸笑了笑,伸手摟住兩個人,擡步向着餐廳的方向走去:“行了,不用看了,這女人不適合你們,人家不可能看得上你們的,不用在這裏做夢了,還是先吃飯去比較好!”

兩個人吧唧兩下嘴,自然也明白蘇逸話中的意思,只能轉身前往餐廳。

過了半響,霍老才從外面走進來,笑呵呵的對着衆人揮揮手:“大家不用客氣,粗慘淡飯,大家隨便吃,要是有什麼需要的,直接和劉嫂說就可以!”

劉詩晴急忙點點頭,能夠得到這樣的待遇,劉詩晴已經有些受寵若驚了,繼續打擾霍老,就實在是有點不懂事了。

吃過飯,劉詩晴帶着衆人急忙和霍老告別。

蘇逸瞄了周圍一圈,別墅門口的跑車已經消失不見,看來霍蕊佳已經離開了別墅。

之前霍蕊佳過來和霍老暗地裏說了什麼,直覺告訴蘇逸,霍老的店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不然霍蕊佳不可能這樣不顧衆人在這裏還說這些事情,這可不像是大家族的風範。

蘇逸心中想着,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跟隨劉詩晴向着外面走去。

“小友!”霍老上前一步,走到蘇逸身邊,有些戀戀不捨的嘆息一聲:“真是沒有想到,這麼快就要和你分開了,老夫還真是有些意猶未盡,不知道過幾天小友有沒有時間?我倒是希望你能去我的古玩店看一看。”

蘇逸心中一動,臉上卻表現一副淡然的模樣,點了點頭:“當然可以了,反正我在學校裏面也沒有什麼事情,這樣吧,就這週日吧,週六我有約,不能和你去,週日倒是可以,到時候你來學校接我就行了!” 霍老雙眼一亮,急忙點頭答應下來。

旁邊的林凡和周藏鋒聽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霍老那是什麼人,那可是天海市赫赫有名的人啊。

之前沒有參加拍賣會之前,或許林凡和周藏鋒還不知道,但是之前在拍賣場的表現,他們就已經看出來,霍老一個人就在拍賣會裏面擁有那麼大的權力,宣傳那麼長時間的拍賣會說不繼續就不繼續,而且主辦方一句廢話都沒有,要是沒有實力的話,誰能做到這樣。

這就是霍老的實力,這纔是大人物。

可是蘇逸竟然就這樣讓霍老開車過來接蘇逸,這個譜是不是有點大了。

蘇逸倒是沒有在意林凡和周藏鋒的表情,轉過身笑眯眯上了客車。

回到學校,劉詩晴帶着衆人回到了教室裏面,讓大家好好吸收體會一下今天拍賣行的所見所聞,還有在霍老家看見的古董的感觸。

“蘇逸,你出來一下!”臨走前,劉詩晴對着蘇逸揮揮手,轉身走出了教室。

蘇逸笑眯眯的站起身,跟着劉詩晴走到了辦公室裏面。

“蘇逸,今天的事情你是怎麼做到的?你是怎麼知道魚腸劍是贗品?”劉詩晴好奇的看着蘇逸,不解問道。

蘇逸笑眯眯的咧開嘴,坐在沙發上玩味道:“我之前已經解釋過了,老師,我說的可是真的,魚腸劍確實就在我家,而且就是用來切菜的。”

“我纔不相信你說的話呢,蘇逸,從今以後,你不能再說這樣的話了,知不知道?”劉詩晴認真的看着蘇逸,小聲說道。

蘇逸挑了挑眉毛,好奇的撓了撓頭:“爲什麼?我說這些話有什麼影響嗎?爲什麼不能說啊?”

“總之不讓你說,你就不要說,這也是爲了你好,你就相信我的話就行了。”劉詩晴對着蘇逸說了一聲,靠在椅子上伸手拿出一份文件,低着頭看了起來。

蘇逸好奇的看着劉詩晴,也沒有多說什麼,擡步向着外面走去。

“砰!”的一聲,還沒等走到門口,辦公室的門被人從外面推開,兩道身影從外面大步走進來。

“李董事!”劉詩晴看見走進來的爲首身影,急忙站起身說了一聲。

李董事笑了笑,還沒等開口,就看到了站在一旁的蘇逸,不由皺了皺眉頭。

蘇逸倒是一臉淡然,笑眯眯的看着李董事,揮了揮手,擡步向着外面走去。

“劉老師,我這一次過來是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學校新來的德育主任,大家認識一下,王皓!”李董事沒有理會蘇逸,大步走進了辦公室裏面。

“王主任,你好!”劉詩晴也急忙客氣的答應一聲。

“劉老師你好,以後大家就是同事,合作愉快,不過我這個人喜歡公事公辦,如果你的學生真的有什麼錯誤的話,希望劉老師到時候不要包庇自己的學生。”王皓對着劉詩晴淡淡點了點頭,語氣出奇的深沉。

蘇逸剛剛走到門口,本打算回到教室裏面,心中突然一動,轉頭看向了裏面的王皓。

王皓說的話確實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但是蘇逸總覺得王皓的話話中有話,似乎是在提醒劉詩晴一般。

劉詩晴也愣了一下,不過隨即就點點頭,德育主任的工作就是這些,人家就算是說這些事情也沒有什麼問題。

王皓點了點頭,轉過身向着外面走去。

蘇逸站在門口,看着王皓的雙眼,王皓那雙冰冷的雙眸也緊緊的盯着蘇逸的方向,不過只是一閃而過,隨即王皓就和李董事離開了辦公室。

蘇逸看了一眼王皓的背影,聳了聳肩,轉過身回到教室裏面。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