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至於那個所謂的魂契,等救出魔聖再說也不遲。

只可惜他們不知道,魔聖也早就中了張謙的魂契了。

張謙心裏很高興,因爲干將莫邪最終同意他接觸到他們守護的祕密了。

一路跟隨他們回到了蒼茫宮,進入了那個神祕的空間,跟着他們一路七拐八拐,最後張謙終於見到了他們一直以來守護的那個祕密了。

看着擺放在這個練功室中央的那個東西,張謙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這個就是我們一直以來守護着的蒼茫宮最大的祕密,也是蒼茫宮最大的祕寶。”莫邪說。

“就是靠着它,我們的修爲才得以一日千里。”干將說。

“擦!”系統樂了,“這下牛b了!” 干將是一個不喜歡說話的人,莫邪和他正好相反。

所以莫邪還在那滔滔不絕:“這個東西可是聖君在常羊山附近發現的,而且是他冒着生命危險弄回來的,我們本以爲這東西沒什麼了不起,但是沒想到這上面居然蘊含着無與倫比的魔力!”

“聖君的修爲在四位聖君中一直處於領先的地位,靠的就是這個東西!”

……

但是她說的這些話張謙一句話都沒聽進去。

因爲張謙在聽到系統那句話的時候就陷入了呆滯狀態。

而系統說的是:“這個東西,就是刑天的頭!”

沒錯,出現在張謙眼前的就是一顆巨大的頭顱,這顆頭顱面目猙獰,五官囂張,顯得有些醜惡,而這妥妥的就是刑天的腦袋!

張謙當時聽到系統這話的時候只覺得腦子裏轟的一聲!

“有了這個東西,刑天的實力肯定能再進一步。”系統說到這有些感慨,“我真的是有些佩服蒼丘魔聖,常羊山那裏可不是一般人能進出的,而且鎮壓守衛刑天頭顱的都是一些高手,我怎麼也想不到他居然能把刑天的腦袋給弄出來。”

張謙吞嚥了一口唾沫,身體不受控制的、慢慢的走近這顆腦袋,干將和莫邪臉色都是一變。

“你幹什麼?”莫邪問。

張謙沒理他。

干將衝了過去,一把抓住了張謙的胳膊。

張謙一個愣怔,這才清醒了過來。

干將皺着眉毛,一臉嚴肅的看着他:“你找死?”

張謙看着近在咫尺的刑天腦袋,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剛纔居然不自覺的走向了它,於是趕緊說道:“抱歉抱歉,我剛纔整個人都蒙了,所以不由自主的靠了過去,不好意思,我真不是想奪取這個東西的!”

莫邪輕笑了一聲。

傅先生請深愛 干將的表情也有些古怪,慢慢的鬆開了手。

莫邪笑着說:“你不用跟我們道歉,我們也沒以爲你要搶奪刑天頭顱,但是……你得謝謝干將。”

“啊?”張謙一愣。

干將用一種看傻子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轉身走了。

系統說道:“上古魔神中,蚩尤嗜殺,刑天好戰。雖然現在刑天只有一個腦袋在這,但是那上面的狂戰肅殺之氣也不是你能受得了的。”說到這系統笑了:“你還真得謝謝干將,要不是他拉住你,等你靠近這顆腦袋,你就會被腦袋發出的氣壓成肉泥的。”

“那你怎麼不攔着我?”張謙問。

“還沒到真正危險的距離呢,到了我自然會制止你的。”

但不管怎麼說,干將確實是救了自己一次,張謙和他們明明沒什麼交情,而且還有那麼一點矛盾,但是他能在這種時候出手相救,這說明這傢伙其實還是可以的。

張謙沖着干將一抱拳:“多謝!多謝出手相救!”

干將沒理他,莫邪說:“但是,我其實有點不明白,聖君在被抓走之前跟你說這個東西能救他,但是怎麼救?怎麼用這個東西去救他?”

“就算是我們,也沒有辦法靠它太近。”干將說。

張謙攥緊了拳頭:“我有辦法!”

“你有辦法?”倆人一愣,“你有什麼辦法?”

“但是我得叫個人來。”

干將莫邪兩人當時就不樂意了:“什麼?爲什麼要找人來?”

“這裏不準別人進入你知道的!能讓你進來就是看在聖君的面子上,你還想叫別人來?”

“叫他來是最好的選擇。”張謙說,“我知道你們可能接受不了,但是如果你們見到他,那你們肯定會接受的。”

“絕對不行!”干將說。

不管張謙怎麼說,這倆人就是不同意,還差點和張謙翻臉。

最後張謙琢磨了一下說:“要不這樣吧,我叫他來,但是我不讓他進來,讓他在外面你們先碰個面,然後再決定讓不讓他進到這裏來,怎麼樣?”

干將莫邪一聽,莫邪說道:“任何人都不準知道這裏的祕密!”

張謙有些無奈:“我不說這裏的祕密成不?”

“不行,”莫邪說,“我們不會輕易見任何人!”

“我靠你們怎麼這麼固執啊!見個人還能死啊你們!”張謙說。

“這是規矩!”干將說。

“我們不允許外人知道我們的存在,更不允許外人知道刑天頭顱的存在!”莫邪說,“你應該知道刑天頭顱的重要性吧?當初聖君可是在九死一生的情況下才能帶回來這顆頭顱!”

“如果被外人知道了,咱們都難逃一死!”

“我不說,保證不說,等他來了,你們悄悄的看他一眼,然後你們再決定!”

莫邪說道:“我現在有點懷疑你的目的和動機了。”

“這有什麼可懷疑的啊!”張謙無語了,“我的目的和動機就是要救出他們,就這麼簡單!”

“恐怕沒這麼簡單。”莫邪說。

張謙翻了個白眼:“行了,我現在不說什麼了,我叫他來你們見見就行了,我不說別的。”

說完,張謙大步往外走。

但是干將和莫邪卻攔住了他:“你現在哪都不能去,除非讓我們消除你的這些關於刑天頭顱的記憶!”

干將面無表情:“我們不能冒任何風險。”

“靠,這絕不可能!”張謙說。

開什麼玩笑,從來都是他消除別人的記憶,別人要想消除他的記憶這沒門兒!

“那你哪都不準去!”

“行,”張謙伸出手指指着他們,“行!我不去,我哪都不去!”

說完,他趕緊通知了一下待在五莊觀的自己的分身去找刑天。

刑天也不知道張謙爲什麼找他,但是看張謙焦急的樣子,他還是跟着分身一路來到了蒼茫宮。

在張謙分身的帶領下,他來到了議事堂書架外面開始砰砰砰砸書架。

干將和莫邪聽到了聲音全都是一驚,猛地站了起來:“張謙,你做了什麼!”

“我沒做什麼,只是叫他來了。”張謙點起一支菸說。

“你!”莫邪憤怒了,“你居然敢隨便叫人來,找死!”

干將也一臉怒氣:“做好準備,不管來的人是誰,格殺勿論!”

正說着呢,轟的一聲,書架被刑天轟成了碎渣,刑天頂着兩魂四魄飛了進來:“格殺勿論?我看誰敢殺我!” 聽到這個嬌滴滴卻帶着殺氣的聲音,干將莫邪立刻擺出了戰鬥姿勢。

但是隨後,他們就愣了。

щшш●ttκā n●C 〇

因爲他們感覺到了後面安置頭顱的地方突然傳來了猛烈的氣!

他們以爲張謙趁着他們不注意去搶奪了,但是轉頭一看就蒙了。

張謙仍然像個流.氓一樣蹲在那一口一口的嘬着手裏的菸捲,根本就沒往刑天頭顱那邊挪動一下,這股氣是刑天頭顱自己發出來的!

而與此同時,刑天身上的兩魂四魄也不受控制的飛速轉動了起來,刑天也呆住了!

他的心底突然有了一種感覺,很神奇很玄妙的感覺!

然後他的目光就越過了干將莫邪,落在了頭顱上面。

這是……!

他猛地瞪大了眼睛!

他邁開大步,然後起飛,然後猛地加快了速度衝了過去。

干將莫邪立刻吼道:“止步!”

“再往前一步格殺勿論!”

刑天根本不鳥他們,他們剛要動手,張謙說道:“你們難道還沒看出來這人是誰?”

“不管是誰,都…”

“行了!”張謙扔掉菸屁股,拍了拍衣服站了起來,“她是這個腦袋的主人,所以你們老老實實站那吧!”

“這個腦袋的主人?!”

干將莫邪的眼珠子差點瞪出來。

這難道是…刑天?

不對啊,刑天不是一個光着身子的壯漢嗎?怎麼變成一個嬌滴滴的人類嫩妹子了?!

“你們最好別攔他,否則惹火了他被弄死了我可不管。”張謙說。

其實幹將莫邪也沒有機會了,刑天的速度多快?況且他和頭顱之間的距離也不遠,放個屁的功夫人家就已經飛到頭顱面前了。

看着這顆擺放在地面上的碩大頭顱,刑天臉上的表情真的是……百感交集。

張謙也是唏噓不已。

這世界上有太多讓人想不到的事情了,居然能在這裏見到刑天的腦袋,神奇,真是神奇!

而干將和莫邪都驚呆了。

他們一直在這裏看守着刑天頭顱,並且利用刑天頭顱上散發出來的魔氣修煉,所以他們對這顆腦袋算是比較瞭解的。

他們深知靠近這顆腦袋的後果,想當初,莫邪不小心靠近了頭顱十米範圍之內,結果就被頭顱飆射出來的一道神氣打中了,差點當場掛掉。

而現在,那個嫩妹子已經走進十米範圍內,甚至蹲在腦袋面前伸手去摸了,卻是一點事都沒有!

難道這個嫩妹子真的是刑天?

他們也感覺出來那兩魂四魄蘊含着強大的威力,但就是不太敢相信!

“彈指一揮,轉瞬萬年。”刑天撫摸着自己的腦袋,“想不到還有再次見到你的一天!”

這其實是一個很嚴肅的時刻,但張謙差點笑場。

刑天這傢伙……怎麼,你把你的腦袋當成你老婆孩子了嗎?

系統嘆了口氣:“差不多,都是從身上掉下來的肉。”

“靠,你這話真他.媽絕了!”張謙服了。

就在這時,刑天頭顱上突然出現了一白一紫兩道光芒,張謙看的一愣。

刑天身上那兩魂四魄立刻衝了上去,與那兩道光芒糾纏在了一起。

“這…這難道是?”張謙楞問。

“沒錯,這是刑天的一魂一魄。”系統說,“這其實不算祕密,自從刑天戰死,他的天魂和中樞就飛進了他的腦袋裏去了,只不過刑天自己並不知道罷了。”

“所以天庭纔會在常羊山佈下重兵,鎮壓看守這顆腦袋。”

“難怪,”張謙一點頭,“那你爲什麼不早說呢?”

“因爲我覺得以你們現在的實力,去常羊山就是死路一條,所以按照刑天的性格來說,我覺得最好等以後再告訴你們。”

“那現在…”張謙掰着手指頭算了一下,“現在刑天有三魂五魄了!就還差兩魄了!”

“對,就還差氣魄和力魄了。”

張謙興奮了,刑天這邊進度差的不多了,他估計也能很快去救出來孫悟空了!

“別高興的太早,剩下的兩魄估計沒那麼容易。”系統說。

“我有心理準備。”張謙一點頭。

另一邊,干將和莫邪始終都保持着呆滯的狀態,傻愣愣的看着刑天和他的腦袋。

刑天慢慢的攥起拳頭,那一魂一魄也終於跟着其餘的兩魂四魄鑽進了刑天的身體裏。

緊接着,轟的一下,刑天的身上爆發出了恐怖的氣勢!

張謙和干將莫邪他們沒有防備,被這股氣勢硬生生的撞飛了出去!

靠,這麼猛的嗎!張謙爬起身,摸了摸腦門。

干將莫邪也趕緊站了起來,一臉莫名的驚駭和恐懼!

三魂五魄從他的身體裏鑽了出來,圍繞着他的身體歡快的飛速旋轉了起來!

恐怖的氣勢再次爆發了出來,這次張謙有了準備,趕緊召喚玄武之力抵擋,好不容易給擋住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