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艾斯德斯的力量並非直接作用於時空,而是藉由恐怖的凍結之力冰封時空,凍結之力也是矢量的一種,如此一來,依舊難逃被一方通行反射、操控。

摩珂缽特摩雖然將一方通行籠罩,但是並沒有凍結了一方通行的時空,凍結之力全部被一方通行反射了。

不過也僅僅是反射了,能夠凍結時空的力量,一方通行還沒有能力去操控,反射已經是極限,在他身外全都是摩珂缽特摩凍結的時空,一方通行在這時寸步難行。

摩珂缽特摩就好比一個琥珀,而一方通行就是琥珀當中的那隻蟲子,反射凍結之力留下的一點點空隙當中的空氣根本不足以讓一方通行維持生機。

艾斯德斯微微皺眉,這種困死敵人的方式並不符合她的戰鬥風格,奈何『矢量操控』這種能力,短時間內她的確想不出什麼方式正面破解。

一方通行也很難受,不僅僅是氧氣不足的問題,他的矢量操縱需要通過皮膚去接觸,剛剛接觸那一剎凍得他全身都失去了知覺,幸好能力很強,將所有的寒氣都反射了出去,否則就算擋住淡藍色半球,人也成了冰雕了。

學園都市第七學區,都市傳說之一,『沒有窗戶的大樓』內,白露姿態隨意的坐在一張太師椅上,猩紅的魔槍[刺穿死棘之槍]就插在椅子旁,面前是魔術實時映射的艾斯德斯圍困一方通行的實時轉播。

白露手搭在魔槍上,看著對面頭上腳下的浮在直徑四米、長十米、裝滿淡紅色液體的生命維持裝置當中,身穿綠色手術衣的學園都市建立者、掌控者的亞雷斯塔,輕笑道:

「看來我們的第一位似乎堅持不了多久呢。

你應該明白我的來意,給個答案吧。」

亞雷斯塔面無表情,淡綠色的瞳孔看著白露,淡淡的道:

「如果是交易,應該拿出合適的籌碼。」

白露眯起眼睛,坐直了身體,拿起魔槍橫在身前,左手輕輕拂過槍身古樸簡約的紋路,淡淡的道:

「這柄魔槍是不是很漂亮?上面的弒神之力你應該感覺得到,雖然無法弒殺神王級別的神靈,但是滅掉一個偽天使,還是很輕鬆的。

你覺得呢?」

虛數五行學區機關的核心,風斬冰華就是『天使』,配合御坂妹妹們御坂網路打造的人工天界,就能化身『科學天使』。

白露也不知道風斬冰華到底算不算得上天使,不過根據這個世界魔術偶像論,或者說信仰成神的基礎,集合了學園都市所有能力者無意識散發的精神力誕生的天使,無疑是具有很高神性。

神性越高,弒神之力的傷害越大。

御坂妹妹們出現的根源就是為了構建人工天界,為了『天使』風斬冰華服務的,核心在於風斬冰華。

白露一槍把風斬冰華捅死,御坂妹妹們就失去了必要性,亞雷斯塔的計劃也就徹底化為泡影。

而一方通行的存在關係到亞雷斯塔的另一個重要計劃,推動『幻想殺手』,即上條當麻成長的計劃,現在一方通行也快要被困死。

這是赤裸·裸的威脅,交易需要籌碼,白露的籌碼就是捏住了亞雷斯塔的七寸。

「···」

亞雷斯塔沉默,氣氛突然寂靜。

白露也不著急,耐心十足的等著,他等到半夜十二點也行,不過被困在摩珂缽特摩當中,氧氣不足的一方通行大概連三分鐘都堅持不下去。

除非亞雷斯塔願意放棄多年的布局,否則沒得選擇,就算還有著一千多年壽命的亞雷斯塔等得起,魔術側的那些教派也不會給亞雷斯塔更多的時間。

亞雷斯塔最終開口道:

「我可以將『最後之作』交給你,並封禁銷毀全部與第三位『超電磁炮』相關的計劃,但是,你需要在日後,幫我化解一次令學園都市覆滅的危機。」

「成交。」

白露很痛快的答應了下來,他本來也沒打算空手套白狼,之前的威脅只不過是坐地起價罷了,一味的逼迫並不是什麼好選擇,能夠雙贏是最好的結果。

更重要的是,他記得沒有什麼能夠威脅到學園都市的事情發生,魔術側的人做過這樣的事情,但是應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失敗了,甚至在日後科技側和魔術側爆發的第三次世界大戰中,學園都市還成為了勝利者。

所以說,亞雷斯塔的條件對於先知先覺的白露而言,和沒有沒什麼區別,白露不介意大方一下。

原來影帝他也暗戀我 當然,這個威脅程度是亞雷斯塔判定的,如果亞雷斯塔認為需要白露出手,白露還是要出手的。

亞雷斯塔對於白露的回答並不意外,淡淡的道:

「那麼交易達成。」

——————

艾斯德斯看到白露出現,解除了摩珂缽特摩,掃了一眼躺在地上貪婪呼吸著空氣的一方通行,走到白露身邊,挽著白露的手,淡淡的道:

「超能力是不錯的力量,我們也可以開發嗎?」

白露點了點頭,輕笑道:

「當然,艾姐你要試一試?」

「有些興趣。」

艾斯德斯的態度很坦然,見識到原子崩壞和矢量操控,她的確想要看一看自己的超能力是怎樣的,大部分原因是好奇,另一部分原因是她的帝具力量幾乎開發到極限了,短時間內很難有幅度較大的提升。

白露欣然應允。

「我認識的醫生那裡有開發設備,明天帶你去試一下。」

超能力的基礎是『個人現實』,往往超能力的類型也表現了能力者內心的某一個面,或是嚮往,或是畏懼。

同理,根據一個人的表現,也可以大概的推測對方的能力類型,當然,這個大概的範圍相當的大。

白露和艾斯德斯一邊說著能力開發的事情,一邊漫步在街道回家,完全無視了身後已經逐漸從缺氧狀態恢復過來的一方通行。

一方通行第一次體驗到了死亡逼近的感覺,自從有了超能力,又經過各種實驗開發之後,一方通行的能力幾乎無敵,從未遇到過危險,然而今天完全被壓制到瀕臨死亡的程度,讓一方通行深深的體會到了無力感。

一方通行一直在留意艾斯德斯,結果發現艾斯德斯完全無視了自己,這讓他無比憤怒,說不清是因為畏懼還是別的。

「你這個混蛋,做了那種事,就像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離開嗎!?」

一方通行咆哮著發動了能力,利用反作用力將自己反射彈了出去,如同一顆炮彈一樣兇狠的撞向了艾斯德斯。

看起來很沒有技術水平,事實上這已經是一方通行的最強一擊。

矢量操控也不是沒有局限性,最關鍵的前提條件就是,矢量需要一方通行經過皮膚接觸,然後才能操縱。

所以想要最大程度發揮自己的超能力,一方通行必須接近艾斯德斯才行。

然而並沒有什麼用,艾斯德斯不會給一方通行那個機會,直接將身後的空間凍結了一片。

嘭!

一方通行的速度談不上有多快,但是經過矢量操縱,撞擊力不亞於天基武器的攻擊,與空間屏障碰撞產生的餘波就在地上轟出了一個直徑百餘米的大坑。

結果卻是一線天埑,空間屏障另一面的艾斯德斯和白露毫髮無傷,就連地面都依舊是平整的。

「又是這種東西!」

一方通行神色猙獰的看著淡藍色薄膜的空間屏障,之前就是這種東西憋得他差點窒息而亡,現在又阻攔他。

一方通行心中很是不甘,想要全力發動能力,但是想想後果,一方通行還是沒有那麼做。

能夠讓地球停轉五秒的矢量操縱在一個點爆發,僅僅是餘波也足以夷平學園都市,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

提升能力的本意是成為無敵,不再傷害別人,參加Lv6絕對能力者計劃,殺那些弱小的克隆體就捏著鼻子忍了,但是學園都市的人都是無辜的,也都是活生生的人。

一方通行盯著艾斯德斯,彷彿過了很久,又彷彿過了一剎,蠢蠢欲動的能力平息了下去,不爽的『戚』了一聲,轉身離開。

艾斯德斯見狀有些意外的道:

「看起來不像是輕易放棄的人啊。」

早在前世通過原著知道一方通行是什麼人,白露聞言笑了笑道:

「那傢伙本性不壞,只是被人帶上了邪路,所以之前我才讓你盡量留他一命的。」

「原來如此。」

艾斯德斯瞭然的點了點頭,在她看來對方是什麼人無所謂,確定是敵人就碾壓、蹂躪、擊殺,白露還是一如既往的善良。

不過艾斯德斯並沒有說什麼,惻隱之心就是白露的性格,卻不是優柔寡斷,關鍵時刻也不含糊,該殺人的時候一樣殺伐果斷,這就足夠了。 「誒,你在剛才感覺到這裡有沒有人出現過?」

時空管理局的總部大門,是我們的兩個人其中之一眉頭突然一皺。

對著站在自己身邊的那一個人問道。

雖然剛才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的氣息的存在,但是他總有一種感覺,剛才好像自己是一直被窺探著,但是又找不出任何一點不對的地方。

「錯覺吧,這是什麼地方?又怎麼可能有人私自進來?」

另外一位不在意的說道。

這裡是什麼地方?這裡可是時空管理局啊,是管理著整個世界所有的時空的。

哪怕是那一些在外面不可一世的強者來,到了這個地方也得盤著,不敢有任何一點放肆。

又怎麼可能有外人有那個膽子敢到這裡來窺探,活膩歪了不成。

要知道他們的時空管理局的局長,可是這個天地當中最為強大的存在。

先婚後愛:甜蜜過招36式 「別想太多,估計是你最近實在是太累了,該休息一下,你想啊,要是有人真的闖入到了總部,局長難道還不知道嗎?局長那是什麼樣的存在,還有人能夠瞞得過他的眼睛。」

「所以你這樣的事情就不要你我來操心了。」

「局長都沒有表現不到的地方,所以剛才一定是你的錯覺。」

另外人看到自己的同伴,還是有一點懷疑之色,不由得再一次勸道。

在他想來這個地方是絕對不可能有外人闖入的,有可能是自己的同伴,這幾天實在是太累了,導致於自己並沒有休息好,所以才產生了這樣的錯覺吧。

「也對,這裡畢竟可是神戶管理局不是什麼人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

聽到自己的同伴的話之後,他覺得說的也有點道理。

這裡可不是什麼別的地方,這裡的強者如雲,一旦有任何人膽敢闖入到這裡,絕對會在第一時間被發現。

這樣的事情你就不用自己來操心了。

「或許是真的,最近實在是太累了吧,真不知道那一些傢伙怎麼有那個膽子敢來光明正大的違背時空管理局定下的規則,是真的不怕死。」

他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絲不屑。

竹馬是隻狼 最近這個世界實在是太忙了,私自來穿越時空或者是打破時空界限的人,不知道為何變多了起來。

這樣的人完全就是無視他們時空管理局的存在,他們是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人繼續在這裡放肆下去的。

所以這些天以來,他們外出這些任務的次數的確有一些多了。

也很有可能是太累了,導致自己產生了這樣的錯覺。

他也不再去想那個問題,繼續的來執行自己的任務了起來。

……

而這一邊的林牧離開了時空管理的總部之後就立克的馬不停蹄的趕到一個小世界當中。

這個小世界是這個即將晉陞為高等世界的中等世界吞噬的眾多世界之一。

和大部分小世界一樣,並沒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至於林牧為何後來到一個如此普通的小世界,那自然就是要在這個小世界當中布局一番,至少讓那個仿製的時空之輪失去效果。

…… 世界突然看不懂了,御坂美琴回到酒店房間夜不能寐,凌晨時才睡去,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已經快中午時分。

被窗外耀眼的陽光晃得眯了眯眼,幾秒之後清醒了過來,想到昨天在研究所遇到的事情,連忙拿起手邊的掌上電腦和床頭櫃的座機連線,然後以此為入口,發動能力入侵學園都市資料庫,搜索關鍵詞。

一條條信息迅速從界面刷新了出來,御坂美琴很快就看到了自己想要看的內容。

研究所關閉、S製藥公司查封,公司高層、研究人員起訴、判刑、關押。

真的是···太好了!

御坂美琴呼出一口氣,提著的心終於放下,一直背負的重擔也放下,露出了開心的笑容,仰身倒在了床上,望著天花板,眼前不禁浮現了白露淡笑的樣子。

「唔,到底,不,要怎麼感謝才好啊!」

御坂美琴陷入了小小的煩惱,想到白露對自己曖昧的態度,耳朵尖微微泛紅。

「白露。」

白露一如既往的下班之後準備走路回家,路過醫院旁邊的小活動場時,聽到了炮姐的聲音,循聲望去,在路邊一棵樹下的公共座椅上看到了茶色短髮的少女,心情愉悅的輕笑道:

「炮姐···妹妹們已經接出來了,要去看一看她們嗎?」

「那個,我還沒有做好面對她們的準備。」

御坂美琴稍加遲疑,最終搖頭拒絕,儘管破壞了Lv6絕對能力者計劃,但是之前對妹妹們造成的傷害是無法挽回的。

作為提供DNA的素體,不論當初是什麼原因提供出去的,但是妹妹們的誕生,妹妹們的死亡都和她有著莫大的關係。

御坂美琴一時之間還沒有做好準備。

妾上無妻:王爺別貪歡 「我今天是來感謝你的,謝謝你,謝謝你救了妹妹們,也謝謝你讓我解脫。」

白露笑著微微搖頭,忽然道:

「炮姐你相信前世嗎?」

「哎?」

御坂美琴聞言一怔,有些跟不上白露跳躍性的思維和話題轉變。

你指尖跳躍的電光,是我永恆不滅的信仰,唯我超電磁炮與世長存。

白露心中默念前世近乎宗教口號,卻讓人心潮激蕩的話語,淡淡的笑道:

「炮姐,你指尖那一縷電光和璀璨的電磁炮,就是對我最好的謝禮。」

「···」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