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芙拉也在衡量雙方的實力,現在羅奇脫困,她對上羅奇沒有必勝的信心。

而自己的船員對上羅奇身邊的柏莎等人,也不會佔多少便宜。

她雖然看不上柏莎的性格,但對柏莎的實力,還是認可的。

至少在她看來,普蕾恩並不是柏莎的對手。

對於接下來可能發生的戰鬥,芙拉有些糾結起來。

但這時蒙多突然推開了聚過來的烏拉諾斯。

「你什麼意思?」烏拉諾斯沒有防備,差點被推倒,他有些不解的看向蒙多。

蒙多卻氣鼓鼓的說道:「少在這裝了,你做了什麼,你自己清楚。」

烏拉諾斯想了想,轉身對羅奇說道:「抱歉,之前我一個人去調查伊芙的身份。」

「住嘴,她不是我母親伊芙!她是可惡的海賊,芙拉!」柏莎手中長劍指向烏拉諾斯。

「還有你們所謂的叛軍,不是早就和花蛇達成了同盟嗎,現在裝成這幅樣子,給誰看?」

柏莎的聲音有些嘶啞,現在的她好似隨時都會失控。

不過她說出的話,卻讓羅奇摸不著頭腦。

叛軍和花蛇?這是兩個八杆子打不到一塊的組合,這也能組成同盟?

烏拉諾斯很沉穩,也有著同樣的疑惑:「我不知道你的意思。」

「等一下。」羅奇攔在了中間:「到底怎麼回事?」

「船長,你走後叛軍就將我和柏莎一同鎖在了屋子裡。」

蒙多的話還沒說完,一個清脆的女聲就接過了話:「我是和花蛇達成了協議,目的就是一同幹掉萊恩。」

不妨錯到底 艾琳邁著大長腿,帶著眾多的叛軍,包圍了整個庭院。

「為什麼?」烏拉諾斯有些不明白。

「因為目標相同。」艾琳給出了她的答案:「而且,現在也不是繼續亂斗的時候,萊恩已經回來了。」

「什麼?」芙拉驚訝的開口:「明明康莫給我的消息……」

「該死的康莫,他竟然倒向了萊恩,可惡。」芙拉反應過來了,萊恩能提前回來,並瞞著她,必然是康莫做的手腳。

因為關於萊恩的消息,一直都是康莫負責。

羅奇迷迷糊糊的,感覺塔思科簡直太亂了。

「現在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我來的時候,萊恩已經靠岸,估計要不了多久,他就會帶著國王軍來到王宮。」艾琳如此說道。

「不對啊!」羅奇反應過來了:「你既然和花蛇是一夥的,那讓我來找伊、嗯,芙拉的意圖?」

「啊,我明白了。」羅奇突然想到了那個被他破壞的鐵籠。

他將已知的線索一連,一下子全明白了。

怪不得他找到芙拉的時候,在芙拉的房間里會有鐵籠。

原來在他離開的時候,艾琳應該就和芙拉通過了電話蟲聯繫。

芙拉在這裡,根本就是在等著羅奇自投羅網。

「你們還真能整!」羅奇額頭有青筋鼓起。

原來從自己進入奧特開始,就被人當傻子耍了。

「抱歉。」艾琳誠懇的說道。

「呵呵。」羅奇誠懇的回應。

艾琳一時也有些不知說什麼好。

在她本來的想法中,她是想要勸下羅奇,等明天大戰之後,再讓羅奇和花蛇的人,狗咬狗。

這也是她將芙拉部分真實情報,說出來的原因。

但沒想到羅奇如此衝動,在她將花蛇的事情說出后,還會選擇硬沖王宮。

愛在初晴後雨 這樣子,艾琳只能選擇聯絡芙拉設下陷阱,抓住羅奇。

到時候不用她出面,等到第二天萊恩發動祭祀,芙拉就會將羅奇在祭壇釋放出來,並對羅奇動手,逼他變身。

只是沒想到芙拉失敗了。

蒙多和柏莎,又趁她不注意,一路從叛軍所在的城牆下跑了出來。

夢魘之召喚師傳奇 現在一下子就讓局勢變的尷尬起來。

羅奇卻不管她,轉身看向柏莎和蒙多:「要痛快的打一場嗎?」

蒙多揮動了一下手裡的火炮:「你說的算,船長。」

「芙拉留給我,其餘隨便。」柏莎冰冷冷的說道。

「喂,等一下。」烏拉諾斯攔在了羅奇的前面:「雖然艾琳做的不對,但現在將萊恩打倒才是最重要的!」

羅奇搖了搖頭,撥開烏拉諾斯:「我其實本來還蠻看好你的。」

「但你怎麼還不明白,什麼萊恩,叛軍,花蛇,其實都是敵人。」

「既然是敵人,說那麼多幹什麼,全部打飛就完事了!」

羅奇的話還沒落,手中的黑影已經朝著距離最近的艾琳砍了過去。

烏拉諾斯愣在了原地。

艾琳長腿一擺,將羅奇的刀踢偏:「哼,果然海賊什麼的,從一開始就靠不住。」

「叛軍也好不到哪去。」羅奇反唇相譏,同時抬腳將一旁偷襲來的叛軍雜兵踹飛。 蒙多的火炮也在這時發出了一聲轟響。

柏莎則筆直的朝芙拉走去,普蕾恩推開戴維,擋在了柏莎的前方。

羅奇的後背翅膀綻放,既然要以三人之力,將所有人打敗,那人型,顯然就不適合這場戰鬥。

羅奇的突然變身,讓艾琳心中暗道一聲糟糕,但已經來不及阻止。

黑色的羽翼將羅奇帶到空中,手中的刀上也燃起了一層幽藍火焰。

緊張看著事態走向的護衛們,瞪大了眼睛看著突然出現的死神。

那些前沖的叛軍,同樣停下了腳步。

他們雖然知道首領曾和羅奇有著交易,現在又翻了臉,但卻不知道羅奇竟然是死神。

「是死神!」

「死神來了!」

「死神回來了!」

「神靈還在庇護著我們!」

……

艾琳看著庭院中滿是激動的人們,很是無奈。

這種倒戈的情況,她早就預料到了。

只是一直以來,她都對自己的計劃有著足夠的自信。

認為這種倒戈只會發生在國王軍中,從沒想過自己會提前和羅奇處在對立面。

羅奇飛在空中突然笑了。

他什麼也沒說,只是長刀上帶著火焰,直指艾琳和芙拉的方向。

但羅奇沒有發現,一條巨大的鉤鎖,突然從黑暗中穿出,直奔他而來。

一張巨大的照片,突然橫在了羅奇和鉤鎖中央。

大照片中不斷的飛出一張張小照片,小照片迅速層層疊加,讓自己變得更加厚實,想要抵擋住鉤鎖。

只是鉤鎖上的力量太大了,哪怕它盡了全力,也被逼的飛速後退。

羅奇在照片出現的瞬間,就發現了這突發的情況。

他身上火焰大漲,將整個庭院照亮。

這時人們才看到,那鉤鎖竟然是從王宮中心祭壇處飛來的。

鉤鎖的另一頭,正攥在一個二十幾米高的猙獰巨人手中。

羅奇飛快的閃到照片側面,用力將照片拉出鉤鎖的正面攻擊範圍。

但鉤鎖卻在照片上留下了一到長長的划痕。

巨大的照片一陣變換,恢復了烏拉諾斯本來的樣子。

只是他的身上,多了一道從左肩一直到腹部的巨大傷口。

傷口中血液噴涌,烏拉諾斯嘴中也溢出了鮮血。

羅奇眼中充滿了怒火。

如果不是烏拉諾斯,這鉤鎖將會擊中沒有任何防備的他。

羅奇用手中的冰焰,小心的緩緩凍結了烏拉諾斯傷口,讓其不在繼續噴血。

冰焰作用在活人身上的效果不好,這種冰凍維持不了太長的時間。

但這是羅奇唯一能夠想到的止血方式,他畢竟不是大夫。

巨大的鉤鎖,一擊不中又被巨人給拉了回去。

只是沿途的王宮,卻被黎了一遍,不少護衛和叛軍都倒在了鉤鎖下。

萊恩站在祭壇上哈哈大笑著。

「這才是真正的神靈,什麼死神,不過是過氣的傢伙,塔思科傳說的神靈,從今天開始,將是我恩斯克·萊恩!」

在萊恩回來的路上,他殘暴的在鎖石鎮發動了活人祭,鬼神較之在亞非亞小鎮時,更為強大。

並且為了除去後患,他還派人一直跟著黑馬海賊團,一有機會就會做掉他們。

他要讓那個有機會破壞他獻祭的船長,永遠葬身海底。

現在的他相信,只要在奧特的獻祭完成,他將無所畏懼。

而能阻擋他的,就是那個能點燃靈魂的死神。

所以在回來的第一時間,萊恩就登上了祭壇,發動了獻祭。

總裁爹地酷媽咪 並在注意到羅奇在王宮出現后,毫不猶豫的命令鬼神發動了偷襲。

偷襲雖然沒有取到萊恩想要的效果,但這巨大的聲音,卻成了一種信號。

國王軍和康莫帶領的海賊,在這聲巨響后,對整個城市發動了攻擊。

萊恩帶領的國王軍,早就已經不是那個守衛國家的國王軍,他們更準確的說,就是萊恩為自己的海賊團準備的海賊手下。

所以炮轟奧特這種事情,他們做起來沒有任何負擔,甚至十分熟練。

寂靜的夜色被打破,炮聲的轟鳴、人們的慘叫響徹了整個奧特。

羅奇,艾琳甚至是芙拉,都沒有想到萊恩會這麼果斷。

羅奇將重傷昏迷的烏拉諾斯交到了蒙多手裡,這混亂的情況下,想找醫生可不簡單。

並且不解決萊恩,羅奇想帶人離開也不容易,那鬼神已經再次舉起了鉤鎖。

羅奇神色冰冷的張開翅膀,飛速朝祭壇飛去。

艾琳和芙拉之前對他的算計,這筆賬他可以晚點再算,但萊恩必須現在就死。

他已經真正的激起了羅奇的憤怒!

艾琳同樣組織起人手,哪怕之前叛軍有倒戈的跡象,但當萊恩出現后,他們還是選擇跟隨艾琳。

畢竟死神也朝那裡飛去了,討伐萊恩,變得順理成章起來。

甚至那些王宮衛兵,也隨著叛軍動了起來,他們的目標同樣是曾經的國王,現在的海賊,萊恩。

芙拉猶豫了一下,將普蕾恩三人招過來,也準備去見見萊恩。

不管怎麼樣,現在她和萊恩還沒正面撕破臉皮。

萊恩還是她名義上的副船長,就是不知道康莫背叛她到了什麼程度。

一想到康莫,芙拉不由看向普蕾恩。

柏莎握著手中的劍,良久,她就那麼看著芙拉帶人離開。

她嘆了口氣,緩緩走到了蒙多身邊。

「你去幫他吧,烏拉諾斯由我來照看。」

說著柏莎坐了下來,雙手抱膝,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