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莫宇辰淡然說道。

畢竟這裡是北道宮的地盤,他不想將動靜鬧得太大。

不然將動靜鬧大的話,北道宮源源不斷的援兵如同蒼蠅一般,沒完沒了。

既然非動手不可,那他就必須給對方來個雷霆一擊,快速的解決戰鬥。

此時馨兒也知道輕重,只是給莫宇辰一個眼神,似乎在告誡莫宇辰小心一點。

隨後,孤狼等人呈品字狀,將馨兒牢牢的保護在中間跟隨在莫宇辰後方,怒沖對方封鎖線。

咻!

突然間,莫宇辰一馬當先,直接劈出一道凌厲的劍氣。

「不好,快散開,攔住後面的人!」

粗狂男子怒目驚呼。

面對莫宇辰所發出的劍氣,只能快速的避讓,就連胯下坐騎都只能捨棄不管。

轉眼間,霸道的劍氣一閃而來。

噗哧!

待在原地來不及躲避的凶獸,被莫宇辰強悍的劍氣切成兩半。

然而,因為所有人都在躲避莫宇辰這一劍,包圍圈瞬間被撕開一道缺口。

莫宇辰也緊緊的抓住這個機會。

將馨兒他們送出去,繼而調轉馬頭擋在路中間。

「找死,一個都別想走。」

那粗狂男子再次吼道。

跟在他身邊的北道宮弟子也一臉猙獰的怒視著莫宇辰:

「敢對我們北道宮動手,你死定了!」

「你以為這樣就跑得了嗎?在拜月帝國,得罪我們北道宮能跑得了的還沒出世!」

「識相的就自己乖乖束手就擒!」

……

對於這些威脅的話,莫宇辰如同老僧入定,毫不在意。

依然仗劍擋在路中央,一點退讓的意思都沒有。

鏘!

當北道宮弟子威脅的話,說完的時候,他更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在地上劃出一條線。

「越線者,死!」莫宇辰冷聲道。

一點面子都不給北道宮留下。

就算你再強又如何,他莫宇辰向來就不是一個畏懼強權的人,只要誰敢冒犯。

無論是誰,結果都是一樣,那就是,殺!

繼而,身上的氣息猛然散開,渾身劍意盡露無疑,給人有種面對的是一把驚天神劍的感覺。

粗狂男子一雙毒辣的眸子不停的打量著莫宇辰,非常的謹慎。

當莫宇辰劈出第一劍的時候,他已經深切的感受到那股危險的氣息,絲毫不懷疑莫宇辰的危險性。

畢竟他經常遊走在這種灰色地帶,對於什麼人物比較危險還是非常有心得的。

不然也不會至今還活著,早就被人大卸八塊了。

但是,他不敢輕易越莫宇辰那條線,並不代表他手底下的人也有他這般眼力。

「你們幾個,上去將那小子宰了!」

粗狂男子眼中露出狡猾之色,理所當然的吩咐道。

「遵命!」

隨後,他手下的幾人猙獰的看著莫宇辰,臉上掛著陰笑。

「小子,今天爺爺們就踩線給你看!」

其中一個北道宮弟子用舌頭舔著刀口,擺出一副嗜血的樣子,非常狂妄的一腳踩在莫宇辰劃在地上的線。

咻!

就在他踩在線上的那一刻,莫宇辰抬手就是凌厲的一劍。

噗!

踩線的北道宮弟子應聲而倒。

喉嚨上的鮮血正好流在地上的那道線上,將地上那道劍痕徹底染紅。

而其餘的北道宮弟子見狀,紛紛止住自己抬起的腳,一臉震驚的向後退了一步。

「小子你敢!」

「看來你是打算,徹底將我北道宮得罪透了!」

粗狂男子目眥盡裂的喝道。

用他憤怒的聲音來掩飾心中的恐懼。

就在剛剛,他竟然沒看清楚莫宇辰到底是如何劈出那一道劍。

他不由得暗自慶幸自己沒有貿然行動。

不然的話,就算以他天武境二重的實力,面對那麼快的一劍。

恐怕就算不死,也得留下身上一點零件吧!

「哼!」莫宇辰轉身就走。

此時,他心中暗想,按照時間算,馨兒他們應該跑得夠遠的吧。

自己也差不多跟上了,不然的話,距離太遠,他也不放心。

「追!」

「不能讓他跑了。」

莫宇辰前腳剛走,後面北道宮的弟子隨即肆無忌憚的追上。

然而,就在他們剛剛踩過莫宇辰地上的那道線時。

不遠處傳來一聲冷喝。

「裂天七劍,碎山河!」

轟!

一股龐大的劍氣朝他們席捲而來。

呃啊!

幾個北道宮弟子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頓時被鋪天蓋地劍氣撕成粉碎。

原地只剩下粗狂男子一人咬牙切齒的站著。

望著周圍四散的血肉,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

「該死的小子。」

「此仇不報,我嚴華誓不為人。」

他萬萬沒想到,莫宇辰竟然如此強悍,自己帶出來的幾個師弟竟然被他盡數斬殺。

但是貪生怕死的他又不敢追上去找莫宇辰拚命,只能憤怒的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莫宇辰劈出那一劍后,不再回頭,快馬飛奔的追上馨兒他們。

但他卻沒想到,這一次由於他沒有斬草除根,後面給他帶來了非常大的麻煩。

粗狂男子嚴華吃了莫宇辰這麼大的一個虧后,立即回到了北道宮。

然後添油加醋的挑撥著那些實力更加強橫的師兄弟們。

說莫宇辰對北道宮是如何的挑釁,並且成功的糾結了,一大幫師兄弟同仇敵愾下山追捕莫宇辰這個狂徒。

在拜月帝國中,向來只有他們作威作福的份,就算是本土的其他勢力也不敢明著與他們北道宮作對。

如今,竟然有一個外來的狂徒不但蔑視北道宮,還膽敢斬殺北道宮弟子。

這要是傳出去,他們北道宮還有何臉面。

對他們來說,在拜月帝國任何膽敢挑釁北道宮的人都得死。

然而,莫宇辰此時已經追上了馨兒等人,繼續向拜月帝國的帝都前行。

絲毫不知道一場針對他們一行人的追殺正在無聲無息中悄然運轉…… 約莫過了一個時辰之後,莫宇辰一行人已經即將到了萬靈殿的勢力範圍。

但是,莫宇辰現在卻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但是總想不出是哪裡不對勁。

只能催促著眾人,加快步伐,趕緊趕路,免得節外生枝。

只有到了拜月帝國帝都,他才能放心。

畢竟在帝國的帝都,無論是誰想鬧事,都得掂量掂量。

不然的話,暗月使可不會因為你是誰而輕易饒恕。

如今,莫宇辰煉體方面已經達到了天武境一重。

但是,靈氣方面卻依然還在地武境中徘徊。

所以,如有發生什麼大意外的話,他實在沒有十全的把握將馨兒保護得完好無損。

「少爺,沒什麼好擔心的。」

「就那些就剛才那些軟腳蝦,真正打起來還不夠孤狼一人殺!」

孤狼傲氣的說道。

全然沒有將北道宮的弟子放在眼裡。

對他這種經歷過屍山血海的人說,死都不怕,更何況幾個宗門子弟。

「孤狼說得沒錯!」

「我們三人受了少爺大恩,實力如今更是達到了地武境巔峰。」

「至今都還沒為少爺出過一絲力。」

「想想都覺得慚愧。」

夜寒附和道。

平時夜寒無論什麼時候,都是悶葫蘆一個。

沒想到今天卻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話,可謂是非常的難得。

這時,莫宇辰不由得回頭看了夜寒一眼,笑了一笑:

「你們三個,我不擔心,我擔心的是馨兒。」

「少爺,您又小看馨兒了!」馨兒粉拳對著莫宇辰比劃了一下,性感的嘴唇劃過一絲驕傲的弧度。

此行,莫宇辰一行人前來拜月帝國,在即將進入拜月帝國的時候。

他將隨行的兩百個親衛留在衡越山脈,讓他們在山中修鍊,並沒有跟著進入拜月境內。

畢竟如今他不再是王國的重臣之子,只是個普通的世家子弟,太過招搖更容易節外生枝。

但是,儘管莫宇辰一再想低調行事,卻總是有人不讓他如願。

「麻煩來了!」

「看來還沒將他們殺怕!」

「孤狼,夜寒,仟影,這一次你們出力的時候來了!」

莫宇辰嘴角上揚,身上殺氣迸發。

如今,他已經不再是那個丹田盡廢的小子了。

他不想惹事,並不代表他怕事。

他給那粗狂男子留一絲生路,沒想到還沒完沒了。

「柳師兄,就是前面那小子辱我北道宮!」

嚴華看到前方莫宇辰四人,咬牙切齒的說道。

此時他,不再是前呼後擁,而是如同一個馬前卒一般,低頭哈腰的陪在他口中的柳師兄旁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