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莫脫見他逃得遠了,放聲叫道:「都回來吧,你們不是他的對手!」

軒嘯與衛南華逃過一劫,實是不幸中的萬幸,心中對這笑面虎的莫脫有種說不出的敵意。

既然他們想拿下魏長老,為何在軒嘯和衛南華拖住他時,這幾位長老不一同出手?

這答案只有一個,他們早已達成共識,只需將魏長老逼走便可。

軒嘯對這血族越來越好奇了。(未完待續。。) 軒嘯狠狠瞪了一眼竺厲,沖殿外那剩餘五名長老喝道:「血族今日逢此變故,軒某可是始料未及,時辰不早,我兄弟二人就先行告退了,改日再來拜訪。」

莫脫看軒嘯的目光也不再和善,冷哼一聲,「軒公子我不知道你與魏長老之間有什麼約定,如今看來你與此事定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吧,既然來了我血族,就別急著走,我血族定會將二位當作上賓來招待的!」

軒嘯聞言,生得笑意,不過是冰寒無比,衛南華每次見得軒嘯這個笑容之時,都是他大開殺戒之時。

軒嘯的確與那魏長老之間有了個約定,否則軒嘯說不定已是冰涼的屍體。

本就一肚子窩火的軒嘯瞬時被這莫脫點燃了這怒火,而對五大長老毫無懼意,端劍遙指眾人,冷聲道:「今日我兄弟二人想要離開,我看看誰不怕死,想要阻攔!」

這血族的長老們從來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仙君大能,何時有過後輩敢如此對他們說話,見軒嘯如此放肆,橫眼怒望,只聞那莫脫陰聲言道:「今日我們還真不能讓你出了血族的門,難不成你把我血族當成了西納昆族不成?」

五人身影突進,瞬時將軒嘯與衛南華所有退路盡數封死,只要軒嘯有任何動作,這幾人會毫不猶豫地動手將軒嘯給宰了,這也許是有人特別想見到的事實。

此地氣氛極是緊張,一旦有個風吹草動,大戰立時便發暴發。

就在這關鍵的時候,人聲由遠而遠而近,「若老夫沒記錯,當年道祖結緣凌雲絕宮,早有交待,世代要與凌雲絕宮交好。怎的到如今,堂堂凌雲絕宮的長老在血族之內還能受到這種待遇,若傳出去,道祖的臉面可往哪兒放啊?」

人影飛來,緩緩踏地,無形式氣勁將兩名長老瞬時震開少許,讓他能自如地走進這五人合圍的圈子當中。

軒嘯見得來人之時,驚道:「顧左前輩,你怎麼會在此處?」

顧左不理軒嘯,望著那嘴角抽搐的莫脫。言道:「莫長老似乎不贊同我的話,不過軒小友乃我邕行的貴客,今日這人,你放也得放,不放也得放。在下又怎能眼睜睜看著你們幾位一錯再錯?」

血族子弟聽得一頭霧水,幾位長老何時錯過?

莫脫突然一笑,言道:「顧兄,你也是我血族中人,話可不能亂說。我不過是見竺少爺與軒公子頗為投緣,讓他在府中小住些日子,將一些事情弄清楚便可!」

顧左陪上一副笑臉,叫道:「這事怕是不能隨莫長老喜歡了。軒小友乃我邕行貴賓,至於這接待,自是由我邕行負責,就不勞煩莫長老操心了。至於你們想知道什麼,可隨時來我比武場,至少多年前還是一家人。大門隨時為血族敞開。」

言罷再不多看莫脫等人一眼,拉著軒嘯與衛南華便朝外走去。

莫脫身旁四名長老怒氣橫生,「你…….」

「不必阻攔!」莫脫叫道:「顧場主的貴客,那必是要在這赤咕城中久留,不在乎這一時半會兒!」

剩下那柳胥頓時不知所措,今天夜裡,發生這麼多的事,的確是他沒有料到的,肩上突然被人大力一拍,扭頭望去,原來是竺厲,聞其言道:「不用擔心,你師叔明辨是非,當知此事與你無關。」

柳胥心中極是忐忑,雖然知道軒嘯不會因此事而怪他,只不過以後再想與軒嘯交心,其本沒那個可能了。

……..

深夜,比武場內堂中。

軒嘯朝那顧左言道:「今夜之事,多虧顧場主出手相助,否則我就真成死人一個了!」

軒嘯與邕行的關係,興許連他自己也弄不清楚,自從軒嘯第一次出現在周掌柜的身前之時,便注意他這一生再無法與邕行分開。

軒嘯雖然不知道,可現下的邕行卻人人將軒嘯當作貴賓看待,生怕他有個閃失。

顧左本就身為血族支脈,平日里與族中何持著良好的關係,今夜卻為了軒嘯這一個外人,跟族中翻了臉,可見軒嘯的重要性。

此刻聞軒嘯這席客氣話,顧左亦是柔聲言道:「軒公子你言重了,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再說,就算我不出現,相信你兄弟二人也能全身而退,我不過是順手而為罷了!」

這般託大的話,軒嘯自然是不敢說的,撓頭笑道:「顧長老你客氣了,不過看顧場主在血族之中說話份量十足,想來場主在族中地位不低啊!」

顧左笑而不語,顯然不想回答軒嘯這個問題。

少時,軒嘯沉聲道:「今夜血族突出變故,堂堂的長老竟被他幾人逼走了。若我是莫脫,絕不讓魏長老活著離開血族,如此一來,後果不堪設想啊!」

顧左自是知曉軒嘯不過是投石問路之舉,不過是想知道血族今族今夜演這一出是為了什麼。

顧左也沒什麼好隱瞞的,當即言道:「魏長老原名,魏忠,乃是現任族長的得意弟子,否則也不會以他如此年紀便能升任長老。族長閉關之時,那結界封印掌握在他的手中,試想,如果魏長老永完不回來,會發生什麼後果?」

軒嘯與衛南華並非蠢人,瞬時便掌握到這個中關鍵,立時言道:「若魏忠不見了,血族之主自然是被封印其中,這血族不就群龍無首了嗎?」

顧左言道:「誰說血族群龍無首,不是還有個直系的小少爺,與莫脫這位太上長老嗎?」

顧左一語頓時將軒嘯點醒,說到底還是個權力,近些年來莫脫在血族之中威望越來越高,隨時有都可能取族長而帶之。

但是族內族長的勢力仍然根深蒂固,心急吃不了勢豆腐,只能一步步蠶食族長的勢力。

莫脫老奸巨滑,自然不會當著族人的面動手殺魏忠,不過他一旦出了血族主座的大門,橫死街頭,將再無法賴在莫脫的身上,果然是好算計。

軒嘯言道:「難道除了魏忠能解開結界之外,就再沒其他人能行了嗎?」

顧左言道:「這是族長閉關之時,由魏忠親自布下的,借得血源法珠無數長老的血力而布下的結界,血源法珠在魏忠手上,誰又有這本事破開結界,隨非那人已達至聖之境!」

軒嘯倒吸涼氣,盯著那顧左,還沒張口,便聽他言道:「你猜得沒錯,此次族子閉關,閉的正是破升關,只有他突破聖元之境,修入至聖境時,方可自行破界而出。到時不用魏忠也可以。」

憑莫脫幾位長老的實力,可輕鬆將魏忠留下,為何會任由他逃走?這原因只有一個,那便是真的想他死,他死了之後,族長再無重見天日的機會。

可軒嘯還是想不明白,既然是閉關那十有**都摸到了至聖竟的門檻,莫脫為何就這般肯定他一定不能突破呢?

軒嘯腦中突然一炸,想到了另外一種可能性,血族族長從閉關之時,莫脫就有十足的把握,知道族長一定出不來,這麼肯定也只有一個原因,他閉關興許是匪脫一手促成的。

軒嘯越想越是心驚,此人心智太過可怕,若沒猜錯,不久之後,他便會將竺厲推向高位,而莫脫則成了血族真正的主人。

這一盤棋下得真大,連軒嘯亦成了他們的棋子。

可這棋當真是他莫脫在下嗎?

顧左見軒嘯面色陰晴不定,便問道:「軒公子,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軒嘯沒有顧忌,直言道:「我在想,竺厲雖為族長的孫兒,不過還年輕,如果莫脫要將他推上族長之位,如何得以服眾呢?」

「克欽霍銘次!」顧左這簡單的幾字,將軒嘯心中所有的謎團通通給解開了。

軒嘯成為他們的棋子應當只是偶然,絕不可能是柳胥與竺厲早就挖好的坑,因為他們絕不可能會算到軒嘯來到南荒。

唯一合理的解釋是柳胥在竺厲面前不止一次提到過軒嘯,所以當軒嘯出現在他面前時,讓他有了危機感。

竺厲若想拿下族長之位,只有在克欽霍銘次上一舉奪魁方才有這可能,而軒嘯的出現,無疑成了他的絆腳石。

而礙於柳胥的面子,竺厲不忍對軒嘯痛下殺手,於是便想將軒嘯軟禁在血族主府當中。

公孫兆出現在赤咕城中絕非偶然,軒嘯立時朝那顧左言道:「場主大人,不知可否幫小子一個忙?」

顧左想亦不想,便重重地點了點頭。

軒嘯言道:「我有一個生死大敵來了赤咕城,經魏長老親口確認,他們已經碰過頭。此人陰險狡詐,那魏長老應當就是中了他的計,才落得如此田地,我想這不過是莫脫的一些小技倆。我與血族有些淵源,不想血族敗在他們幾人的手中,我想請場主將那公孫兆給找出來。」

顧左面露難色,嘆道:「赤咕城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要找一個人與大海撈針也沒什麼區別,若是有他的畫像,我倒是可以試試看!」

軒嘯心中一喜,拉著衛南華叫道:「那狗賊的容貌,我們兄弟自然記得清楚,此事交給我二哥,一日之內便可將畫像交給你!」(未完待續。。) 軒嘯推開窗,望著遠處那亞屹亞瑪山,山頂之上白雪覆蓋,經日月之光的照射,極是晃眼,有一種讓人眩暈的感覺。

正當他望得出神之時,房門突然被人推開,軒嘯不用回頭亦知道是衛南華來了,淡淡道:「二哥,有消息了嗎?」

衛南華接連喘了幾口氣,言道:「找到公孫狗賊的居所了,若沒有顧場主的幫助,我們永遠也不可能找得到他。」

軒嘯心中一喜,立時掉過頭,直接朝門外走去。

自那日顧左將血族之事道出之後,軒嘯便猜到斗神宮定在這赤咕城中有所動作,雖然猜不到他們的目的是什麼,但卻不排除,他們與魂族連成一氣,欲將血族連根拔起。

此時的血族亦正逢多事之秋,外憂加上內患,滅族也不是沒有可能。

軒嘯聽得那公孫兆的下落之所以這般激動,還有另外一個原因,他與衛南華來這城中將近二十日,該來的人為何還沒到,這讓軒嘯心裡沒底,但凡公孫兆出現的地方,總是伴隨著血腥與陰謀,從無例外。

「他在哪兒?」軒嘯見得顧左手下之人迫不及待地問道。

顧左還忙著給軒嘯與衛南華泡茶,見得軒嘯那著急的模樣,笑道:「軒公子不必著急!」轉而望著那下人,叫道:「多羅,快把知道都告訴軒公子,你是要急死他嗎?」

下人莞爾,朝軒嘯抱手言道:「軒公子莫急,據小人多日來的查探,那姓公孫的這些日子在城東平民窟中的一個小戶人家落腳。白日的時候,他從不出門,直到夜裡才會匆匆出去兩個時辰。」

軒嘯喜上心頭,問道:「多羅小哥,你可真是我的福星。這傢伙藏頭露尾的,既然是夜裡出門,你又是如何跟上的呢?」

多羅臉一紅,似有難言之隱,顧左沉聲道:「這有什麼不好意思說的,你這小子夜裡去喝花酒,與他撞個正著,這又不是什麼丟人的事兒!」

軒嘯與衛南華相視一笑,忖道:「當中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啊。多羅小哥這花酒喝得值,待此事一了,我做東,讓多羅小哥好生快活一回。」

多羅也沒想到自己喝花酒,還能有這麼大的功勞,十分高興,連道「不敢居功,不敢居功!」

「不知除了他一人之外,還有什麼發現?」軒嘯問道。

多羅想了想。言道:「那小宅子當中應當是關了什麼人,我昨日在外蹲守之時,聽見房中有叫喊,有男有女。」

這就是軒嘯想要的答案。立時來了精神,對衛南華言道:「二哥,你知道為何我這幾日總是心神不寧嗎?」

衛南華白了他一眼,「我還不了解你。晉家兄妹早該到了這赤咕城,到現在還未尋得我們,你是想說。他們極有可能,被公孫兆給控制了?」

軒嘯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按照使團的行程,這最後一站當然便是這赤咕城,還有兩日就是克欽霍銘次大會,能夠解釋他們不出現的,就只有種情況,那便是落入他人之手。

軒嘯十分冷靜,並未因這消息,而讓自己激動,沉聲道:「多羅小哥,據我所知,那公孫兆不是一個好色之人,這幾日的夜裡,他都是去同一家花樓嗎?」

多羅點了點頭,言道:「公子所言甚是,依我來看,那公孫兆絕非流連風月之人,這幾夜,他都是去同一家花樓,進同一間房,我問過那樓中的下人了,那間房屬於一位剛到赤咕城的姑娘的,據傳這女子生得貌美,絲毫不亞於樓中任何一位姑娘,這些日子八方賓客齊聚我赤咕城中,許多風流之士為求她一見,不惜耗費數十萬兩玄鐵。可她這些日子都只跟著那公孫兆在一起。」

軒嘯沉呤不語,忖道:「這小畜牲,何時變得這般好色了?」

衛南華覺得好笑,於側低聲言道:「三弟,何必多想,你可別望了,你已娶了三位弟妹,公孫兆與我們年紀相仿,人始終是會變的!」

一語點醒,令軒嘯哭笑不得,總喜歡將他們都想得如當年那般年幼。

軒嘯方才想起點什麼,突然被衛南華給打斷了,揉了揉額頭,言道:「這兔嵬子喜歡玩神秘,我就姑且當作沒發現他,待他夜裡出去之時,我們再行動,以免打草驚蛇。」

……..

入夜,軒嘯與衛南華隨多較穿街巷,終於在城東一處極是偏僻的小巷中,尋到了那座小宅。

軒嘯心中極是疑惑,所謂大隱隱於市,如這般偏僻之地,他公孫兆的出現,會不會太過惹人注目,而且以當日軒嘯見得公孫兆的那一瞬間,軒嘯幾近可以斷定他的實力與自己已是不相上下,以多羅的身手,怎麼會不被他發現?

軒嘯心中一緊,如果多羅不是一早跟公孫兆串通,那就一定是被公孫兆給利用了。

軒嘯背靠牆壁,瞥了一眼躲在也身側的多羅,念力散開,可清晰地聽見他那有些急促的心跳,傳音道:「多羅小哥,你很害怕嗎?」

多羅點了點頭,「能讓你軒公子和衛公子都緊張的人,該有多厲害,我現在想想,若是在跟他的地程之中被發現了,說不定我早已經遭了毒手!」

衛南華望了軒嘯一眼,明白他的用意,便言道:「多羅,這些日子辛苦你了,先回去吧,接下來的事,你不必在跟著了!」

多羅如蒙大赦,飛一般地逃了。軒嘯望著他的影子,低聲道:「這小子本身應當沒什麼問題!」

衛南華問道:「三弟,是不是發現了些什麼?」

軒嘯點了點頭,不用說,也當知道這公孫兆怎會這般輕易被他們發現蹤跡,若不是他變蠢了,那就是設的一個圈套。

軒嘯有些猶豫,與小宅不過一道院牆之隔,轉身一躍便能知道當中的情況,興許晉家兄妹正在當中。

一縷清風掠過軒嘯的臉龐,讓他頓時清醒了一分,指尖突然爬出一隻小蟲子,直接朝那小宅之中飛去。

軒嘯早該想到,以這噬魂蟲當眼,便能將裡面所有的東西看得一清二楚。

噬元蟲只有成群結隊之時,才會無比的顯眼,一隻小蟲難以引起人的注意。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