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菲羅斯那面念動力之盾竟是硬生生的被聶冷一拳轟成了粉碎。聶冷的拳頭順勢轟在了菲羅斯的身上,一拳將菲羅斯轟入了地下。

「好厲害沒有想道他的真正實力竟然那麼可怕,竟然連念王都能夠擊倒。」那無數蝙蝠迅速凝聚形成了妮蒂雅,她看著聶冷一拳將菲羅斯轟入地下,心中充滿了震駭。她和翠碧絲兩人拼盡全力連菲羅斯一片衣角都碰觸不到。

此時妮蒂雅雖然臉色蒼白力量大減,可是她的身體所受的重傷都已經痊癒。她拍打著蝙蝠雙翼很快飛到了翠碧絲的身邊。

「該死的聶冷你惹怒我了就算是得罪王天雄那個怪物,我也要將你撕成粉碎」轟的一聲巨響,地板炸裂,菲羅斯從地面飛出。他的嘴角帶著一絲鮮血,眼中充斥著無盡的瘋狂。

菲羅斯憤怒一抓,龐大無比的念動力如同最鋒利的刀刃一般衝天而起,席捲了整個房間向著聶冷瘋狂的斬擊而去。

在那鋒利的念動力刀刃之前,就是坦克也要被斬成兩截。

菲羅斯的念動力也是經過了二次蛻變的強大異能,威力無窮。

面對那彷彿將整個空間都要切割下來的念動力之刃,聶冷感應著天地元力的流動,腳踏玄奧的步伐,時隱時現,彷彿閑庭信步一般在那念動力之刃的海洋之中行走,從不可能的縫隙之中穿梭而過,出現在了菲羅斯的身前。

聶冷眼中寒光一閃,右手元力瘋狂的壓縮了五次,狠狠一記石崩向著菲羅斯轟去。

「念動力之盾」

菲羅斯心念一動,迅速的凝聚起了一面念動力之盾擋在他的身前。

聶冷一記石崩轟在了那念動力之盾上,將那念動力之盾轟成了粉碎,重重的轟在了菲羅斯的身上。

伴隨這一聲巨響之聲,菲羅斯身上的護體念動力鎧甲也被聶冷轟成粉碎,他噴出一口鮮血,彷彿炮彈一般向著下方掉落,轟穿了一層又一層的地板,向著樓下掉落。

那驅魔師部隊正在向頂樓行去,突然之間菲羅斯轟穿了天花板,掉落到了地上,噴出了一口鮮血昏了過去。

「這不是菲羅斯大人嗎?他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是誰傷了他?」

看著那倒在地上的菲羅斯,那驅魔師小隊的隊長臉色一變,大聲的命令道:「所有人立即撤退立即撤退」

能夠擊傷菲羅斯的存在可不是就算這棟寫字樓之中所有的驅魔師加起來也不一定是對方的對手。

聽到了那驅魔師小隊隊長的命令,那些驅魔師們如同潮水一般的向著外面逃去。那名驅魔師小隊長也背起了菲羅斯向外逃去。

撤退並不丟人,如果遇到那無法抵抗的存在,那麼立即撤退,然後向總部彙報,這才是歐洲除魔聯盟的戰鬥方法。

「妮蒂雅,我問你,為什麼要暴露我的身份?難道你以為,身為我的僱主。我就不敢對你出手嗎?我已經完成了和你的契約,現在是你欠我的而不是我欠你的。你難道忘記了這一點?」聶冷目光一寒,看著妮蒂雅直接向妮蒂雅開了一槍,一發破魔子彈射入了妮蒂雅的肩膀之中。。.。

更多到,地址 石要塞。位於白石山谷北端。是「條寬不過百米的通出糊口最狹窄處僅能通行兩輛大馬車,但在烽火九年的時候,大夏制定了擴張的政策后,這條道路經過開鑿以及溝坑填充,已經形成一條寬達二十餘米的寬闊道路,不過修到谷口之後。就因為發覺北方的危機,所以沒有繼續延伸。

白石要塞位於谷口中段,整個白石山谷形狀如同一個大葫蘆,由大小兩處山谷組成,而白石要塞則位於葫蘆嘴的位置,後方就是一片小讓。谷。說是與後面的大山谷比較而言的,這處小山谷東西也有三十餘里寬,南北足有五十餘里,面積也十分寬闊。天之城獲得殭屍大軍南下的消息甚至還在張須坨一行回到白石要塞之前,在大批殭屍有所異動之後,張須坨就以猜測的口吻發回了一個消息。而消息傳到天之城的兵部后。楊林不敢有半點的耽擱,馬上入宮見夏羽,夏羽聽聞到計劃成功了一半,當即也是興奮非常,隨後,下令已經整備齊全的兵馬立刻北上。

大夏道士團,滿編人數五千人。由五行道士組成,這五千人幾乎是萬里挑一,其中不乏女道士,按照五行,金木水火土設置,不過這五行道士的人數卻是不固定的,儘管選的是五千人,按照妾行分配,每一種應該有千人,但實際上五行道士中,水火土三係數量最多,尤其是水系。可能是因為北方屬水,所以水系道士最多,足有一千五百餘人,而金木兩行,全部加起來也不過七百餘人。

道士團衣著全都是特製的,使用金屬絲線與蠶絲編織而成,具有一定的防護能力,上面按照五行不同分別綉著五行麒麟獸紋,看起來十分漂亮,而手中還有一根道士法杖,是夏羽從遊戲中獲得的啟發,參考魔法師一樣,利用獸靈之魂以及獸骨製造而成,而藉助法杖上的獸靈之魂。道士可以釋放出遠超過自己法力的法術來,威力增幅十分可觀,而為了打造這樣一支道士團,夏羽至少花銷了上千萬銀圓,而這還不算三清道觀自己掏的腰包,三年來,獵殺的大部分中高級的玄獸之魂幾乎都用在了這支道士團的身上。

九月底,得到北方的消息,幾乎只用了一天的時間準備,夏羽就御駕北上,隨行的還有麒麟兩衛的精銳禁軍還有就是五千道士,兵馬大約有岳萬五千人,另外還帶著大部分的新造出來的烈炎粉末以及箭矢等物資。與殭屍大戰,人數並不是關鍵,後勤才是關鍵。

道士團的指揮任命是張天師。張天師是大夏道門的祖師,也是大夏國師,地位崇高,不過這道士團的意義也是非凡,因為這是一支獲得大夏承認的道門組建的道兵,而且也將是常設的編製,而不是臨時組建的。而平素練卻是由道門負責,儘管這支軍隊要聽從皇帝的調派,但對於道門來說也是一個可喜可賀的事情,手中有了這個道士團,就意味著道門在大夏的永久興旺,並將道門與大夏徹底的捆綁在了一起,而不是只作為一個宗派而存在。

這個道士團的指揮還是張天師自己主動上表要求的,夏羽想了想后。最後同意了,一來道士團組建是開天荒的第一次,隸屬歷史上下,道士成軍也是新奇的事情了,這也就是在烽火大陸,否則道門很多的東西都只是傳說,是神話,雖然神乎其神,但也都是一個夢,並不現實。但在烽火大陸上,一切不現實都變成了現實,否則這個世界也不會存在有殭屍這種死物。

夏羽要御駕,倒是在內閣和中樞兩邊引起一些震動,不過眾臣也只是上書勸服一番,並沒有那般激烈,一來皇室子孫興盛,夏羽如今兒女十餘人,最大的也已經快到成年的年歲,雖然還沒有立太子,但太子之位只要是明眼人都看的出來,肯定是要由大皇子夏麒擔任,夏麒本身就受到麒麟祝福,乃是玉麒麟附體之身。跟夏羽略顯平凡的相貌不同,夏麒的身上有著一股天生的貴氣。當然這也跟環境有關,而且夏麒聰慧過人,由皇后,內閣閣輔輪流教導。雖然還未成年,卻已經是學富五車。至少比他老子夏羽有才學,而且大夏的皇室還是很有人情味的,畢竟夏羽和周紫晴都是現代人,對於兒女遠沒有那般的苛玄,太子溫良淑德,才德兼備,甚至連謝安,張居正等人都讚不絕口,認為大夏後繼有人。

也正是因為如此,夏羽的御駕才沒有遇到堅決的阻止,要知道這些年夏羽真都快被這皇宮給逼瘋了。 鈔煩入盛 不過殿內的大臣卻是寸步不讓,畢竟大夏國新立,國基不穩,如果身為大夏皇帝的夏羽有個三長兩短,這偌大的江山不說土崩瓦解,但也絕對會矛盾叢生,而且大夏蒸蒸日上的勢頭也將受到重挫,畢竟隨著大夏的崛起,已經形成了一大批新的權貴階層,這些人出身不同,自然也不可能是一個籬笆上的樁子,陸軍八大鎮守府,雖說不至於對立,但是因為差異的戰功制度,財政制度,讓八大鎮守府是處於競爭的位置上。而四大海軍府也同樣如此,而且海軍之間的山頭更加嚴重,李俊,文達自成一派,江天華和劉仁軌成一派。早在大夏初期,劉仁軌任大夏水軍指揮的時候,山頭就已經確立。

不過不管如何,無論是大夏軍中還是內閣之中,如今都有一個平衡。也是制衡,夏羽雖然才能不顯,也沒有什麼王八之氣,但卻知道平衡之道的重要,一個,國家內部不可能沒有矛盾存在,重要的是怎麼去利用矛盾,舒緩矛盾,比如內閣,就分為南北兩院,漢大臣四,番大臣五。而其中只能由漢人為首輔,次輔兩邊一人一個,但是閣員上卻是番蠻大臣多一人,而番蠻大臣中,有一個皇帝任命之人,就是從乞木扎的山蠻部落選拔出來的,專門負責蠻族事務,平素不管內閣事務,但卻是平衡的基點,也是皇帝操控南北兩院的扛桿。

自從上一次外出,已經又有一年多沒有離開過天之城了,天之城雖美。但看的久了,也會厭煩,而這一次出行,夏羽感覺有種脫出牢籠的感覺,當皇帝是每一個,人的夢。但當了皇帝之後才知道當皇帝的辛苦。

五萬餘兵馬行走起來並沒有花費太久,從天之城通往白石谷地的官道早就修通了,而且禁軍的兵馬就算不是騎兵,也要求懂得騎馬,這是一項最基本的技能,而騎著馬,雖然不至於狂奔,但速度也很快,沒有三天時間,五萬餘兵馬就穿過北部的諸州縣,進入白石谷地內部,又花費一天時間到達了白石要塞。

夏羽一行到達白石要塞的時候。已經是殭屍大軍兵臨城下的第三天頭上,不過殭屍大軍仍然只是在聚集,並沒有發動攻勢,張弈旬書曬加凹姍不一樣的體蛤兒廣領著要案內的眾多武將親自開正門仰接,白石要塞內炮刁吼泣扎著三軍兵馬,不到四萬,加上夏羽帶來的兵馬也還不到十萬,加上沿途留守部分,白石要塞內駐紮的兵馬只有七萬左右,倒不是大夏沒有更多的兵馬,而是沒有必要派遣太多的兵馬,那樣反而不利於之後的計戈



白石要塞將軍府,夏羽坐在上首的位置,張須坨,乞木扎,赫連博。張天師,軍師沮授分坐兩側,乞本扎和赫連博是在八月的時候從中原調回來的,按照事先的約定,為了保證各鎮守府都能從中原撈取到好處。所以各軍採取輪換的方式進駐大宋。搶奪多少全憑本事,而如今在大宋內部的大夏騎兵,除了幾個主將沒有更換之外,大部分將士都已經更換了一遍。

「張指揮,你將白石要塞的情況大體的介紹一下吧!」夏羽才喘勻氣,喝了口水,也沒有去休息。直接大馬金刀的坐在上首座椅之上,精神奕奕的問道。

「是,陛下!」張須坨說著站起身。對著夏羽行胸禮,單手握拳捶在胸前,頗有氣勢的一個動作:「陛下。白石要塞建立與烽火五年,明州衛軍敗退北方之後,盤踞白石山谷為抵擋北部諸侯襲擾才建立起堡塞。后被斯拉夫人佔領,堡寨被廢棄。我們佔領這裡之後,歷經三年時間不斷完善,採用山中大石,水泥等物打造出這座要塞,因為設計的時候就考慮到北方殭屍的威脅,所以整個要塞採取半西式堡壘建築,橫亘在谷口位置,兩側與山壁交接,深入山體之內,外圍城牆高達六丈,因為谷口面積狹所以整座城堡採用層次遞增的建築手法,大大的增加了城堡可駐紮兵馬的數量以及物資儲備,而且比起單一的城牆防禦,更具有優勢。」

半西式堡壘,實際上就是中國的城池與西方城堡有機的結合的一種建築,實際上算是兩者的結合體。城堡外有一圈堅固的城牆,城牆與城堡之間有天拱橋相連,城牆與城堡之間擁有一段大約五十餘米的距離。而這段距離幾乎是一道天塹。下面是一條插滿倒刺的刺林,掉下去。絕對十死無生,所以就算是對方佔據了城牆也不要緊,還有一座堅固的城堡等待著你。西式城堡屬於複式結構,內部結構複雜,但是也大大的增加了人員和物資儲備空間,看似面積不大,但是裡面藏的人要比正常可多容納兩三倍的人,這就是西式城堡的好處,不過也有一點麻煩,那就是西式城堡建造起來太過麻煩,複雜無比。如果不是大夏有一個落魄的但是卻很有才華的西方建築師,這種東西或許根本就不會出現在大夏的土地上。說起來大夏目前很多的城池都採用半西式,比如說新建造的海之角。這座城池在海上島嶼上的要塞就採用了西式城堡樣式。

整座白石要塞安置投石車一百三十六部,各式床弩一千餘張,被儲備著大量的箭矢,滾木鐳石。火油爆裂桶,甚至還有三十餘門大小將軍炮。總之大夏能造出來的武器在這裡都能找的到,整個就是一個刺蝟,加上佔據著特殊的地利,想要打下這座要塞,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不過這座要塞面臨的不是一般的敵人。而是一群殭屍,一般的武器,比如石頭車,床弩除非使用特製的烈炎箭,否則作用微乎其微,而且殭屍是一種沒有懼怕,沒有思想的死物。就算是漫天的箭雨飛蝗,這些殭屍也不會出現什麼士氣低落,恐懼之類的思想,所以對付殭屍與對付活人有很大的差別,而且茅山國還有大量的飛僵,是可以飛的,可以說在冷兵器時代,茅山國開創了空軍的先河。而相比起大夏的熱氣球,顯然能夠自由飛翔的飛僵更具有殺傷力。

在將軍府內,自然是看不到什麼,隨著張須坨的介紹,一行人出了將軍府,在城堡上下巡視了起來,而最後才來到警戒森嚴的外圍城牆,整座城牆幾乎是用側面大山之上的青石打磨堆砌而成,而且東西兩側貫通大山,幾乎與兩側的山壁融為一體,城牆厚度達到了三丈近十米,並排跑四輛馬車都不成問題,就算是用大將軍炮打,估計能打掉一點灰渣。但想要打倒這座城牆,除非將後世的那種導彈拿來或許能炸毀。

站在城頭上,秋風颯爽,身後的披風在風中飛揚,夏羽從身側接過望遠鏡,沖著下方的谷口盡頭望去,在白石要塞前方百米左右還少有殭屍,不過仍然有幾個,但是過了百米之外,殭屍的數量就開始越來越多了起來,甚至在往遠處望去,甚至可以用屍頭攢動,屍山屍海來形容。密密麻麻的看上去猶如一片黑壓壓的烏雲,看的夏羽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得要多少殭屍才有這效果。

「張將軍,前面能有多少殭屍!」夏羽扭過頭,詢問的道。

張須坨苦笑一聲,道:「陛下。末將只能用很多來形容,至於具體多寡,只是這谷口就應該有五六萬之多。至於在外圍有多少,我也不知道。這兩日外出的探查海東青沒有一隻能夠回來,而下面我們根本就過不去,所以殭屍大軍究竟有多少。我們也無從得知,但應該會很多,前幾日在平原南部的時候,就有至少不下二十餘萬殭屍對我們圍追不過殭屍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了,所以讓我們從容的退回,不過沿途還是受到飛僵的襲擊,而我們回來之後,就陸續的有殭屍來到谷口,這兩日數量越發的多了起來。」

「那你估摸著,這殭屍大軍會在什麼時候發動攻擊!」夏羽繼續問道。

「不知道,不過我倒是希望他們正越晚動手越好,雖然那陛下帶了一批物資過來,但說實話,如果打起來。這些東西甚至不夠用上半天的。」張須坨卻是實話實說,因為在野外,他們就曾經打過一場,那一次面對的殭屍屍群大約有四五萬左右。但卻足足耗費了二十餘萬箭矢。不過效果卻十分明顯,弓箭對於行動緩慢的殭屍來簡直就是致命的武器,但同樣的,如果面對百萬殭屍大軍,需要多少箭矢,大夏的作坊製造產出到是夠了,但是烈炎粉末卻不可能無限度的提供,所以打一場小規模的戰爭,足以應付,但如果是長時期的大戰,大夏的後勤根本就應付不過來。

夏羽點了點頭,對於張須坨的話還是很認可的,儘管已經將大夏全部的丹藥師都集中了起來,但是每日煉製出來的藥粉卻不會超過萬份。而且這裡面還要考慮一個問題,儘管大夏境內有幾處大規模出產太陽草的地方,但是這些太陽草作為野草的時候確實很多,但現在一旦有了用途后,卻顯得有些少,畢竟他們不可能一次性的將這些太陽草都採光。還要留下一部分作為種子,比讀繁育而且太陽草生長周期也遠比想象中的長,不似舊壩洲尋草。一年中不斷的生長,一兩個月就能長到膝蓋高,太陽草只有每年陽光最充足的幾個月內才生長,而一旦光能不足,就會消耗太陽草本身的能量,從而萎縮,也就是說,每年頂多能長個幾厘米就不錯了幸好此番計哉」只是要將殭屍大軍放入到谷內,然後啟動詛咒祭台,而不是一點點的消滅殭屍,否則這場戰鬥不知道要打到猴年去。

夏羽在白石要塞內呆了五日,殭屍大軍仍然沒有動靜,夏羽倒是還能安之若素,並沒有顯得太過急躁,然而到了第六日頭上,也就是十月十四日,一聲嗚咽的號角之聲在整個白石要塞上空響起,而聞聽到號角之聲,夏羽飛快的跳起身,才穿好衣物,乞木扎就已經走入房間,對著夏羽道:「陛下,殭屍大軍有動靜了,看北面!」乞木扎說著上前拉開



外面的驕陽正是初生之時,朝霞映照著半片天空,天已經朦朦大亮。而順著窗口,望向北面的天空,一團黑壓壓的烏雲向著白石要塞壓了過來,如果在仔細看去,就會發現,這片黑壓壓的烏雲其實是大片的飛僵造成的,遮天蔽日,將北方的天空都給遮掩住了,這是何等的數量。

夏羽雖然早就做好了面對茅山國的心裡準備,但是真正面對的時候。夏羽才徒然發覺,這個茅山國崛起的太快了,也太出人意料了,茅山國軍隊簡直就是一個妖孽一般的存在。一個諸侯想要養百萬雄兵幾乎要撥盡心思的賺取錢財,儲備糧草,就算這樣也無法支撐太大的戰事,就算是大夏倉儲豐盈,但發動百萬大軍的會戰,也頂多支撐三個月,而這就需要調集大半的國力才能支撐,比如攻打山東,大夏出動兵馬多達七十萬,而與此同時,還動用了四大海軍府大部分戰船,三次徵召商船才勉強維持後勤供應,但是茅山國卻全然沒有這個方面的顧慮。

一個全是死人組成的殭屍軍團,不需要吃喝,不需要穿著鎧甲,不要使用兵器,也就是說殭屍大軍是一支超級廉價的軍團,而烽火大陸上。多達千億的人口,在不斷的大混戰中,形成了無數的死人,就算是蠻荒之地的北方,光是地里的屍體挖出來都足夠利造出千萬殭屍大軍,而這支軍隊是不需要消耗任何的物資的,除非製造的時候耗費一些法力外。幾乎成本為零,這也是最為人所忌憚的,如果是諸侯之間的戰鬥,就要考慮種種因素,並不是有足夠多的軍隊就可以爭霸天下了,但是茅山國卻是其中的另類。

夏羽快速的著好麒燃鎧,佩戴好兵器,在乞木扎個一乾親衛的簇擁下。來到城堡上的指揮台,這處指揮台位於城堡中部,高達十二丈。從這裡可以俯暇整個山谷北面谷口,以及白石耍塞的城頭,而此刻這裡已經站著城內的一幹將領,以及大量的士卒。附近的一些高塔,隱藏的箭樓都露出鋒利的獠牙,探出一個個鋒利的弩箭,它們可以保護這裡不會受到半點的威脅,而在前方,麒麟衛的重甲戰士排列成行,弓手置於兩側。加上這裡屬於半敞開式的露台,所以很保險。「陛平!」

「恩,都起來吧,布置的如何!」縣羽揮了揮手,直接問道。

「士本都已經登上城頭,各處箭塔。高塔,傳令兵正在確認,另外道士團也已經登上了城牆,不過暫時安置在藏兵洞內,只要一聲令下,隨時都可以加入戰場。」

「風雨欲來啊!」夏羽點了點頭,望向北面的那已經壓來的飛僵大軍。長出了口氣的道。

「各弓弩,上弦,床弩調整角度。對準半空,準備。」城頭上,一聲聲的喝令聲傳出,整個城頭上三千餘士兵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最後的準備。儘管那團黑壓壓的飛僵群壓的人透不過氣來。

超過五萬的飛僵忽扇著翅膀壓向白石要塞,這五萬飛僵有獸體飛僵,也有人獸合體,飛僵本身戰鬥力並不強,但最大的優勢就是速度和能夠飛翔,五萬飛僵並沒有空手而來,每一個飛僵手中都帶著一塊石頭。有的則是幾隻拉著一張藤網,上面裝了大量的石塊,殭屍本身沒有思想,但是控制殭屍的人卻是有思想的。而兩者結合起來,所能產生的力量就足以讓人不可忽視了。

「第一波次,大型弓弩放!」大型弓弩的射程能達到近千米而且採用了烈焰弩箭之後,已經能夠對將士造成巨大的破壞力,烈炎弩箭上面附著的烈炎粉末是普通刀劍的三倍。而這種弩箭數量並不算多,但面對眼前這種密集的飛僵群,卻是最好的殺手餉。

整個城桓上,大約百張巨型床弩同時發出一聲弦響,嗡的一聲,好像超音速飛機從上空飛過,而化作百道燃燒火焰的弩箭快速的劃破空氣。射入飛僵群中,頓時那黑壓壓的飛僵群中,就有大量的飛僵向下栽落。就好若一個個燃燒的火團在半空中燃燒,解體,化作一抹灰塵,洋洋洒洒的隨著風消逝而去,百道弩箭掠去數百飛僵,但是面對那龐大的群體,幾百飛僵卻是可以忽略的數字,而巨型床弩,雖然殺傷力不但同樣裝填十分耗時,而飛僵的速度奇快,片刻后,已經進入五百米的視野內。

「第二波弩箭,放!」這一波弩箭要遠比第一波數量要多出許多,但同樣,也無法對那巨大的飛僵群造成毀滅性的打擊,丟下上千飛僵的屍體之後,飛僵快速的突進,距離城頭不足兩百米,不過有意思的是,這些掉落的飛僵手中的石頭紛紛砸入自家的屍群,惹的下面的黃金屍將頻頻對著天空發出一聲聲不滿的吼聲。

城頭上的營指揮使此刻手心裡也已經是布滿了汗水,儘管他依舊保持著冷靜的神色,但心裡說不緊張那是騙人的:「弓箭手,城頭列陣,陛下在後面看著我們,都拿出你們的勇氣來,虎威!」

「虎威,虎威,虎威」。從下方的藏兵洞內,一排排的弓箭手快速的在城頭上列下陣型,百人一個方陣。足足有有三十多個方陣橫列在城頭之上,一聲聲的喊聲,直透雲霄。 豪門契約,獨寵小情人 那種氣勢就算是後方要塞內的夏羽也為之動容。

「虎威!殺!」夏羽站在指揮台上,運足了氣,對著前方一聲大吼。夏羽一個人的聲音自然不能跟數千人的齊聲比,但卻勝在中氣十足。讓城頭上的每一個士兵都聽的清楚。

「殺!」弓箭手張弓拉弦,百米的距離,隨著一聲令下,數千箭矢組成密密麻麻的飛蝗箭陣,向著飛僵群覆蓋了過去。,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肌凶叭,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聶冷十分生氣,他原本想和平解決問題。歐洲除魔聯盟乃是一個巨大的勢力,他也不願意輕易得罪。

十二王乃是歐洲除魔聯盟之中,中生代最強的十二人。每一人都擁有超凡脫俗的實力。如果聶冷沒有達到溝通天地之境,他早被菲羅斯的念動力之刃斬成粉碎了。

面對菲羅斯一人,聶冷有把握將之戰勝。可是十二王之中,如果有三王齊聚,聶冷也只有逃的份了。

妮蒂雅的右肩膀被聶冷一槍打穿,絲絲白煙不斷的從她的傷口之處冒出,讓她露出了痛苦的神情。

破魔子彈對於血族來相當於劇毒,縱然妮蒂雅是純血的血族,可是被那破魔子彈命中,她依然會感受到劇烈的疼痛。

「你想幹什麼?如果你要想對公主殿下出手,那麼請先殺了我再說。」翠碧絲登時向著聶冷怒目而視,一下擋在了妮蒂雅的身前向著聶冷喝道。

「翠碧絲,你先讓開」妮蒂雅強忍痛楚撥開了翠碧絲,雙眼之中閃動著倔強的光芒盯著聶冷道:「你原本打算只救我一人,放棄翠碧絲是不是」

聶冷沒有任何猶豫,冷冰冰的說道:「那是當然,你欠我三億美元。時間一到,你的靈魂和肉體都是我的所有物,我自然會救你。至於她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她的死活不關我的事。」

如果當時菲羅斯冷靜一點,聶冷說不定還能夠和他達成協議。畢竟菲羅斯本人也是一名可怕的強者,雙方有談話的基礎。

「翠碧絲是我最親近的人,她如果死了。我也不會獨自活下去。就算我死後靈魂歸你所有,我的這幅肉體也不會屬於你。我希望你能夠保護她作為交換,我願意完完全全聽你的話,就算你要我當你的玩具也沒有關係。」妮蒂雅拍打著蝙蝠雙翼飛到了聶冷身前,趴在了地上,低頭親吻著聶冷的鞋子。

「公主殿下,你可是尊貴的岡格羅一族公主。我們一族的希望,你不能夠為了我而屈服與這個人類。」翠碧絲髮出了一聲悲鳴,眼中寫滿了憤慨,向著聶冷沖了過來。

聶冷食指一屈,然後一下彈在了翠碧絲的腦門之上。

那翠碧絲旋即如同敗絮一般重重的撞在了牆上,無力的跌倒在了地下。

「這是我向你的效忠。一個聽話懂事的玩具,總比一個只懂聽從你的命令的玩具價值更高吧」跪在聶冷身前,妮蒂雅抬頭望著聶冷,那漂亮的紅色雙瞳之中寫滿著自信和驕傲。

看著這隻擁有絕色容顏童顏.巨乳的血族公主跪在身前親吻著自己的靴子表示臣服,聶冷心中也生出一股異樣的征服感和滿足感。

「很好我答應你,保護這個女人。不過你也要實現自己的諾言。我知道你有很大的野心,我也會給你實現自己價值的舞台。不過這次的事,我不希望發生第二次。你明白了嗎?」聶冷挑起了妮蒂雅下巴,眼中閃過一抹冰寒,冷冷道。

「是我知道,我的主人。」妮蒂雅眼中閃過一抹野性的光芒,馴服的說道。

聶冷淡淡道:「走吧這裡不能久留。」

歐洲除魔聯盟只是暫時退卻,不久之後一定會派遣大量高手前來這裡圍剿諸人。聶冷也不願意在這樣的是非之地多呆。

「好翠碧絲,撤退」妮蒂雅站了起來,向著翠碧絲命令道。

翠碧絲旋即發出了一聲尖銳的利嘯之聲。

聽到那聲利嘯之聲,在那寫字樓之中殘存躲在各處的混血血族們都拍打著蝙蝠雙翼,向著外面四下飛散。

妮蒂雅、翠碧絲也跟在聶冷身邊,飛入了暗夜之中。

「三億美元,你弄到手了嗎?」飛翔在那漆黑夜色之中,聶冷突然問道。

這個倔強的血族公主極為果斷,當初就以欠下三億美元作為代價讓聶冷幹掉了毀掉她一族的敵人。欠下三億美元的巨款之後,這名血族公主依然沒有放棄希望,破壞了血族的規矩,大肆的在普通人之中發展後裔,就是為了擺脫聶冷手中那份惡魔契約的束縛,將自己的靈魂贖回去。

只不過妮蒂雅還是低估了歐洲除魔聯盟的勢力,在這一次狩獵血族的過程之中,她很快就暴露了出來。被歐洲除魔聯盟派遣高手直接殺到了她的老巢之中。

「我只籌集到了八千萬英鎊。」妮蒂雅訝異的瞧了聶冷一眼,緩緩答道。

聶冷問道:「市政府的混血血族恐怖襲擊事件是你指使的嗎?」

「不是。我就算是再無謀也不會做出這麼無腦的舉動。不知道是哪個蠢貨竟然這樣干,他真該死」妮蒂雅咬牙切齒的說道。她簡直恨透了那指使混血血族向市政府發動恐怖襲擊的那個血族蠢貨。

如果不是那混血血族向市政府發動了自殺性的恐怖襲擊,歐洲除魔聯盟也不會那麼快發現她的小動作,立即派遣高手摧毀了她這幾天利用發展後裔苦心經營的小勢力。

聶冷繼續問道:「那名失蹤的億萬富豪是你綁的嗎?」

「不是綁架名人、巨富雖然來錢快,可是社會影響太過巨大,太容易被人發現。我沒有綁一個名人、巨富。」妮蒂雅搖搖頭,繼續說道。

「那麼你是怎麼聚斂了八千萬英鎊?」聶冷好奇的問道。八千萬英鎊,這也是一筆巨款,如果按照妮蒂雅的斂財方式,三億美元說不定還真有可能讓她在一個月弄到手。

猶豫了一下,妮蒂雅才緩緩說道:「我讓翠碧絲去發現了許多後裔,然後向感染一樣,利用那些後裔再去發展後裔。這幾天,我已經有了兩百三十名的部下。我讓那些部下們到處去弄錢,他們就弄來了八千萬英鎊。」

聶冷聽了心中也微微一凜,短短几天之內翠碧絲一人就讓那兩百三十人變成了血族,這種感染速度當真可怕之極。

「這種感染方法是違背了血族章程的行為。只要歐洲除魔聯盟向血族聖域一彙報,就算我是純血的血族,血族聖域也會派遣強者將我和翠碧絲抹殺。主人,你可能將會面對血族聖域派出的高手。」妮蒂雅用那雙美麗的大眼睛盯著聶冷道。

這原本就是一個瘋狂的賭博,妮蒂雅她不想靈魂落到聶冷手中,因此下了極重的籌碼。她一賭輸,便會面臨可怕的懲罰。

「你可真會為我惹麻煩。」聶冷捏了捏妮蒂雅的臉蛋,有些頭疼的說道。

血族聖域,裡面高手如雲。甚至有活了千年的老怪物,也是歐洲里世界之中的恐怖存在。

「主人您一定會有辦法的。」妮蒂雅向著聶冷嫵媚一笑,伸出粉嫩的小舌頭在聶冷的手上輕輕的舔了一下,宛如一隻勾人的小狐狸精。

「不過,也值了。」看著那童顏.巨乳容顏絕世的妮蒂雅,聶冷心中一盪靜靜想道。

作為血族的公主,妮蒂雅也擁有巨大的潛力,當她完全成長起來之後,要遠遠強於目前已近是s級高手的翠碧絲。

翠碧絲雖然是純血血族,不過她的潛力有限,s級強者已經是她目前的極限。要想突破到達下一個境界,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機緣,她最少還要修鍊五十年。血族擁有悠久無比的生命,五十年對於它們來說不長也不短。

而妮蒂雅只要一滿十六歲就會擁有翠碧絲的力量,在十八歲就能夠擁有可以媲美人類溝通天地強者的力量。這就是她純正血統的力量。抵達溝通天地之境后,就算是妮蒂雅要想繼續晉級也變得十分困難,最短也需要五十年才能夠再次晉級。

就在這時,聶冷的手中突然一熱,一個奇異的符印亮了起來,從那奇異的符印之中傳來了勾羅的話語:「聶冷,中大獎了。敵人在十秒前發動了對溫莎堡的進攻。攻勢很猛烈,這一片區域已經被他們用電子儀器完全屏蔽了遠程通話,外部的救援估計只有你了。對方很強,如果你不能夠及時趕回來,估計只能夠看見我們和那老太婆的屍體了。對了,你剛收的小美人在我身邊,如果你不回來快一點,她可要被人搶走了。嘿嘿」

「我知道了我會儘快趕回來。」聶冷迅速的回答道。

這個符印乃是王天雄麾下精研符咒的道士為聶冷三人刻印下的通訊咒。在三百公里以內能夠只有的通訊。雖然通訊距離比不上手機,可是卻不受電子干擾,在任何情況下都能夠自由的通訊。除非對方有精通道術的強者。

「對了,你的那個公主情妹妹要不要我幫你保護一下。如果不需要,我就不理她了。保護人最麻煩了。」另外一邊勾羅大聲的說道。

「你看情況,順手就幫她一把。如果不行,你就自己逃。英女皇那邊也是,如果見事不可為,立即撤退。你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任務如果失敗,我去對師傅解釋。慶雲,你在聽吧同樣,如果事不可為,你立即就逃,不用理會他們的死活。」聶冷沉聲說道。 「這可是王天雄布置的任務,如果失敗了,說不定你的弟子之位就要飛了。這樣也沒有問題嗎?」勾羅聽了聶冷的話心中一暖緩緩道。他已經有為任務犧牲的決心,可是聽到聶冷對他重視的話語,心中還是一暖。

「沒有關係。弟子之位飛了就飛了。我會繼續努力讓他承認我。你們如果死了那可就什麼都沒有了。慶雲,你聽著,我現在是你的直屬上司。我命令你,如果出現無法抵禦的強者,立即撤退。」聶冷沉聲命令道。如果不用命令的方式,李慶雲說不定會為了任務直至戰死。

「是」李慶雲冷冰冰的應道。讓人絲毫看不清他的內心。

「畢維斯,我有一個消息告訴你。我們一直防備的恐怖分子目前已經向溫莎堡發動了襲擊,如果你們除魔聯盟的高手不到,那麼估計就只能夠看到英女皇的屍體了。」聶冷打通了畢維斯的電話道。

「什麼?他們發動了襲擊?不可能吧?我們可一點都沒有接到通知。」遠方的畢維斯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現在通信設備如此發達,如果溫莎堡真的被進攻,他們在第一時間就會得到通知。

「對方對那片區域進行了電子通信干擾。」聶冷淡淡的說完之後,關了手機,迅速的向著溫莎堡的方向飛去。

不是到萬不得已的地步,聶冷都要確保任務的完成。

此時在溫莎堡這歷史悠久的城堡周圍,響起了密集的槍聲。一群來歷不明身穿迷彩服的人手持突擊步槍,高爆手雷等戰鬥兵器向著溫莎堡發動著猛烈的攻擊。

皇家護衛隊被那些來歷不明的迷彩服戰士突然而來的襲擊深深重創,數十名皇家護衛隊的戰士在沒有任何反應的情況之下被打死。

那些恐怖份子趁勢向著那溫莎堡之中攻了進去。

總算那皇家衛隊之中並非儘是草包,在那皇家衛隊隊長的指揮之下,那些皇家衛隊的戰士旋即利用地形,節節抵抗固守待援,遏制住了那些恐怖分子的進攻。

不過恐怖分子們突如其來的進攻還是在溫莎堡之中引起了巨大的恐慌,在那溫莎堡之中的人們許多都驚恐的尖叫尋找著掩體四處躲閃。

「索菲婭索菲婭原來你在這裡。跟我走吧,我會保護你的。」在那慌亂的人群之中,漢克來到了索菲婭的寢宮,他一看到索菲婭,頓時臉上一喜,大聲的說道。在危急的時候挺身而出的男人最容易贏得女人的芳心,漢克十分清楚這一點。

「謝謝你,漢克」索菲婭如同漢克所料,也十分感動。她沒有任何猶豫,便答應了和漢克一同逃走。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