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葉清音看一眼玩得認真的豆豆,「嗯,去吧,這裡有簡馨,我們可以互相照應呢。」

墨北辰同意,「豆豆,爹地回去給你帶換洗衣服好好聽媽咪和簡馨阿姨的話。」

豆豆這下停下來,來到墨北辰的面前,「知道啦,爹地,」

墨北辰隨意的摸了摸豆豆絨毛的短髮,隨後就離開。

葉清音看了一眼簡馨,「馨子你你說這沈醫生最近老是相親,會不會有鐘意的對象啊,」

現在兩個男士不在,豆豆也在一邊自己玩自己的,所以葉清音終於有了機會和簡馨說一點悄悄話。

簡馨知道葉清音又在打什麼主意,「誰知道呢,要是有了鐘意的人才好,這樣就不會整天來煩我了,」

葉清音認真的看著簡馨這句話是說真的還是假。

簡音別過臉,「清音,你這麼看著我做什麼,你該不會是不相信我吧?」

清音笑了笑,「馨子,怎麼聞到了一股酸味,不過我可告訴你,沈醫生可是有很多搶著要呢,現在他一直追你,可是倒貼了啊,」

簡馨明白葉清音這是什麼意思,只是她還沒有想清楚。

「隨緣吧,清音,我這剛從這個牢籠里出來,可不希望自己再鑽進另一個牢籠。」這是她心裡的想法,因為她現在真的不知道該不該相信愛。

葉清音陷入了沉默,她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勸了。

「我知道你其中因為我,之前和沈溪發生那樣的事情,可是我覺得沈醫生一直都是一個明事理的人,所以,你不需要因為我,還有沈夫人,我知道她比較勢利,可是,之後你要嫁給的沈醫生,要不我和墨北辰親自去和沈夫人解釋?」

葉清音不希望因為自己的關係,所以錯失了這個機會,只是沈夫人因為沈溪對於他們的誤解特別的深。

簡馨不由的一笑,「清音,你覺得像那位沈夫人說話咄咄逼人,就算是去道歉了有用嗎?」

簡馨可不認為可以簡簡單單就那麼順利了,她覺得沈夫人就是打心裡不喜歡他們。

清音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勸了,「馨子,其實你可以不用去考慮這些的。」

她覺得真的沒有必要去理會這些事情。

簡馨沒有回答,因為她自己還沒有確定自己的心意,所以這件事,她自己不知道該怎麼說。

墨北辰回家拿來了衣服之後,見葉清音和豆豆已經回到了病房。

墨北辰看著豆豆,「豆豆,今晚想吃什麼,爹地去給你買吧,」

豆豆特別的激動,「爹地,豆豆想吃糖醋排骨可以嗎?」

他現在想著能夠,現在就想著自己能夠好好吃東西。 打開識海之後,楚雲曦終於可以內視了。

絕世乞女 神念一掃,他的面色突然一喜,因為秦子墨體內的經脈竅穴,和他一模一樣,沒有任何區別。

外界同樣也有天地靈氣,只不過濃度不高,大約只有他所穿越世界的百分之一。

「是了,這裡的靈氣復甦剛剛開始,可以理解!」

微微點點頭,楚雲曦接引一股天地靈氣,過天門,走天地之橋,下十二重樓。

這股天地靈氣在十二正經中穿梭,經過一處處經脈穴竅,完成了小周天循環,化做一縷如揮臂使真氣,儲存在丹田氣海中,好像一道飄渺的白色煙氣。

「喳喳……」

麻雀的叫聲傳來,黑影一閃,又有一隻穿過防盜窗上的窟窿,朝楚雲曦殺來。

之前的一幕再次重演,菜刀上浮現出一抹白光,輕而易舉的就斬殺了這隻巨型麻雀,還沒有砍卷刀刃。

同伴被屠殺,盤旋在窗外的覓食的麻雀群,直接被楚雲曦的行為激怒了。

可惜,鋁合金落地窗上的窟窿就那麼大,麻雀只能一隻只排隊往房間里鑽,楚雲曦乾脆直接躥到落地窗前。

手起刀落,就有一隻麻雀被斬首。

「嘭嘭嘭……」

血液四濺,一隻只麻雀的屍體順著巨大的慣性,撞在已經被染紅的破爛牆壁上。

「嗤……」

異變突生!

青色的光芒突然在最後一隻麻雀身上亮起,它張開鳥嘴,居然吐出一顆巴掌大小的月牙光刃,閃電般射向楚雲曦的胸口。

面色微微一變,楚雲曦迅速揮動左手的平底鍋揮擋,同時腳下用力,拚命地轉身躲閃。

「艹,居然是法術!同樣做鳥,你為何這麼優秀?」

楚雲曦實在是忍不住吐槽的慾望,口吐芬芳。

掌握法術的力量,代表這隻麻雀已經完成了一次生命的進化,進入真位一重天。

這是質的飛躍,已經可以稱之為1星妖獸了。

當!

巨大的力量傳來,直接崩斷了楚雲曦的虎口。

要不是他鬆手及時,連左手都要被這股力量折斷。

好在藉助這股力量,楚雲曦直接飛身而起,躲開了青色光刃帶給他的致命危機。

唰!

在青光的加持下,麻雀的速度暴增,爪子上也亮起光弧,朝著楚雲曦腦袋抓去。

正在空中無處借力的楚雲曦,乾脆順著慣性,一個大風車。

身子在空中翻滾,躲避麻雀爪子的同時,一刀斬中它大開的中門。

「嘭!」

鳥血濺了他一臉,牆壁猶如豆腐一樣,被這隻麻雀的爪子穿透。

與此同時,它的五臟六腑和腸子,也順著巨大的慣性,撞爛在牆壁上。

以某種極為搞笑的姿態,把自己的軀體,鑲嵌在牆壁上,漸漸失去了生命氣息。

以手撐地,單膝跪在血泊中的楚雲曦,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濁氣,剛剛真是太險了。

反應哪怕稍微慢上一點,秦子墨的這具軀體,恐怕連渣都無法剩下。

「幸虧這隻麻雀妖獸,也是妖獸中的菜鳥,根本不擅長戰鬥,也沒有戰鬥經驗。換成我那個世界,面對一隻身經百戰的妖獸,死得就是我了!」

剛剛在心裡感慨完,楚雲曦突然想了起來,這不是他的身體,就算之前操作失誤,死得也不會是他。

「貌似利用別人的身體,我真的可以日天啊!生死看淡,不服就干,我將無所畏懼。」

想到這裡,楚雲曦頓時放開了膽量,挺直了腰板。

「大佬!你太厲害了!我都沒有反應過來,你的戰鬥居然就已經結束了!」

秦子墨滿臉興奮,剛剛他嚇得根本不敢出聲,深怕打擾到掌控他身體的大佬。

萬一出了什麼問題,受傷的可都是他自己。

「好多進化之光啊,大佬你趕快吸!剛剛那群麻雀,估計是這一片的霸主。殺了它們,我這裡暫時就安全了。」

說起來,秦子墨買的這個房子,其實還是很不錯的。是一座偏向城郊的兩層小樓,還自帶花園和草坪。

不是他有錢,而是這個平行世界的土地資源,沒有那麼緊張。

放眼望去,周圍都是這樣獨門獨院的房子,他這個還屬於戶型偏小的類型。

城市裡的高樓大廈,都聚集在靠近市中心的區域。

房間內,一團團進化之光漂浮著,被楚雲曦用神念之力,直接攝入體內,根本不用再通過身體接觸的方式,慢慢吸收。

「算了!神念雖然最重要,可戰鬥力的發揮,還要看身體素質和真氣質量。」

想到這裡,楚雲曦乾脆把進化之光一分為三,分別融入身體,用於轉化真氣,以及提升神念之力。

不得不說,這個進化之光的功能,當真是逆天無比,為他帶來了火箭般的飆升,實力突飛猛進。

「咔嚓」一聲,彷彿有什麼東西,在楚雲曦,不,秦子墨的體內破碎了。

玄妙無比的力量從天而降,湧入識海之中,化做一顆帶有九個孔洞的彩色珠子。

莫名其妙的,楚雲曦就知道了這是什麼東西。

天賦神通,這是宇宙意識賦予進化生命的自然饋贈。

在這個宇宙,所有生命體,每一次打破自身的生命極限,都能覺醒一種天賦神通,或者最少3種天賦技能。

前者質量高,後者數量多。

毫無疑問,天賦神通要比天賦技能更為划算,有時候數量真的沒有質量重要。

混元九竅丹:丹生九竅,可九倍提純體內力量,額外提高九倍修鍊速度。且能藉助不同品級的妖獸內丹,複製出不同品級的混元子丹,並具有同樣效果,從一竅到九竅不等。

註:混元子丹,每多開一竅,就代表著多出一倍效果。等到妖丹中的力量耗盡,效果消失。妖丹等級越高,支撐的時間越久;使用者實力越強,混元子丹的消耗就越大。

「大佬!請收下我的膝蓋,您幫我覺醒的天賦神通,實在是太給力了。」

秦子墨覺得,自己真的是抱上了一根很粗很粗的金大腿。

「好了,我先回去了。記住我的行功路線,好好修鍊,別掛了!」

楚雲曦突然想起,自己好像也快要掛了。

如果秦子墨的好處,他都能分享到一半,不知道進化之光,是否能治好他的傷勢?

「不要啊,大佬!你走了我怎麼辦?」秦子墨下意識的問道。

「什麼叫你怎麼辦?該怎麼辦,就怎麼辦?你還真打算讓我幫你包辦一切啊?」

無語,難道眼前這位穿越者,還是傳說中的媽寶男?

問題是,楚雲曦也不是他爹媽啊!

「我不是這個意思!現在環境這麼危險,您走了,我怕自己hould不住,小命難保!」

秦子墨趕緊解釋,並開口祈求。

「要不您再帶帶我,就當我是你的小號,先把級別練上去,您再離線掛機!」

其實他的想法是,要不幹脆讓這個大佬把自己升到滿級,走上宇宙巔峰,那樣最安全了。

「滾滾滾!我哪來那麼多閑工夫,擱你這耗著?遇到危險呼我,現在下了!」

對付這種二皮臉,楚雲曦很有經驗。

千萬不能給一點兒臉,不然肯定順坡打滾,直接纏上來。

「大……」

還不等秦子墨把話說完,他就發現,身體已經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掌控之中。

欲哭無淚! 墨北辰知道豆豆在生病期間胃口不是很好,所以這個時候他覺得自己可以去給豆豆買東西。

墨北辰看了一眼豆豆,「好,爹地現在去幫你買,」

過了一會,病房門有人敲門,葉清音猜著墨北辰不會這麼快就回來了,她定睛的看著門口。

這個時候門突然打開了,葉清音這個時候看向門外,是衛威斯。

葉清音看著他的突然出現,她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衛威斯看向葉清音,「我來看看豆豆,」因為自己心虛,所以他現在整個人看起來都有點不好意思。

「孩子怎麼樣?」衛威斯知道自己不是有意找他們的,就是為了可以多和葉清音多接觸接觸。

所以他今天過來了,這個時候葉清音看著衛威斯有點不好意思,「嗯,孩子挺好的,醫生說明天就可以出院了了。」

超級巨星經紀人 豆豆知道自己有兩個外公的時候,心裡還是很疑惑的,只是他們都看來看自己,他當然覺得特別的高興。

「外公,豆豆很快就好了哦,」豆豆特別認真的說,只是這一句甜甜的話讓在場的人內心起了波瀾。

衛威斯心裡有點感動,「好孩子,等你出院了想吃什麼,外公給你做。」

葉清音一直抿著嘴巴不說話,因為她還沒有想好要認回他。

豆豆聽到吃特別開心,「好呀,好呀,謝謝外公。」

病房裡因為豆豆的笑聲,整個病房大家都十分的開心。

這個時候,墨北辰剛好從外面回來,見到衛威斯在這。

「您來了?」衛威斯看著墨北辰手裡拿著的東西。

墨北辰一邊把東西都放好,一邊看著自己的兒子,「豆豆,爹地問了醫生,你現在有點咳嗽,所以爹地暫時不給你買西紅柿炒蛋,等好了我們再吃好不好。」

他知道兒子肯定會答應,只是他需要事先和他好好說。

豆豆點點頭,「知道啦,爹地,豆豆可以吃了嗎,好餓哦,」

墨北辰這個時候立馬把包裝打開,「當然可以啦,吃吧,爹地幫你拿。」

這個時候墨北辰看向旁邊的衛威斯,「不好意思,不知道您要來,所以我只買了…」

衛威斯擺擺手,「沒關係,我已經吃過了,現在只是過來看看豆豆,」

墨北辰遞給葉清音,「吃吧,我買了你愛吃的西紅柿炒蛋。」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