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葉飛揚用手颳了一下鼻子,“這裏燈光昏暗,顯然適合作案!”冷冷一笑後,他竟是循聲朝跑步聲傳出處走去。

而在他走到拐角處不久,三名戴着墨鏡,身穿西裝的男子,也是出現在了他跟前。其中兩人手中,正擡着一名女子。

女子四肢被繩子捆着,嘴巴被膠帶綁着,見到葉飛揚的剎那,女子身體頓時晃動了起來,那樣子似是在跟葉飛揚呼喊,“救我,快救我!”

“臭小子,給老子滾一邊去,不然老子殺了你!”這個點不該出現在這的葉飛揚,頓時惹得空手的墨鏡男子,唾罵不已。

生怕葉飛揚耽誤他們一秒鐘,他趕忙跑到葉飛揚跟前,蠻橫的將葉飛揚朝一邊推去。

但令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在他手伸出,要碰到葉飛揚的剎那,只見葉飛揚掏在口袋中的雙手猛然彈出,不等他靠近,葉飛揚竟是猛的攥住了他的手,之後,葉飛揚微微一用力,被他攥住手的男子,臉色立馬變得慘白起來。

再之後,就聽到男子如殺豬般難聽的嚎叫:“啊——”

伴隨着嚎叫聲的響起,墨鏡男竟癱在了地上,滿是害怕的看向葉飛揚,“你是誰?爲何要跟我作對!”

“跟你作對?”葉飛揚瞪了墨鏡男一眼,隨即朝另兩人望去,“還不把她鬆開?”

“跟你拼了!”即便之前一人,輕易被葉飛揚放倒,但擡着女子的兩人,並沒顯得有一絲恐懼,相反還擡着女子,如瘋狗般的朝葉飛揚衝來。

葉飛揚一動不動,靜靜看着衝來的兩人。

“快跑!”就在兩人要撞到葉飛揚時,其中一人猛的一開口,另一名男子就跟着他朝一側跑去。

顯然,兩人這般衝向葉飛揚,並不是想跟他硬碰硬,而是想欺騙他,趁他不注意,朝一側逃跑。

但……他們太小看葉飛揚了,還沒等兩人跑出去幾米,葉飛揚嘴角猛的一抽動,之後就看到向前衝的兩人,轟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速度之快,就連倒地的兩人,都不知發生了何事,再次看向葉飛揚,兩人身體顫抖不已,生怕葉飛揚殺了他們,兩人也是蜷縮着身子,朝後方狼狽的逃離。

而在兩人逃離後,先前那名被葉飛揚打倒的墨鏡男,纔不甘的離開了停車場。

葉飛揚走到女子跟前,輕輕將綁着女子身體的繩子,還有封着她嘴巴的膠布拿掉。

不拿不要緊,當葉飛揚做完這一切的剎那,女子也是一把將葉飛揚抱在了懷中,淚流滿面的捶打着葉飛揚後背,“嚇死我啦,嚇死我啦!”

“美女,都嚇死你了,幹嘛還要使勁捶打着我?”嗅着女子沐浴完的芳香,感受着胸膛處,與女子只有薄薄一層相隔下,兩團柔柔的突起,葉飛揚下面的小兄弟,不禁昂起了頭,生怕被女子察覺到,他趕緊朝女子打斷道。

女子哭的傷心欲絕,哪能停下手,聽到他的打斷聲,更是加大了捶打的力度,“壞人,你也是壞人!嗚嗚……竟然不讓我打,竟然不讓我打,都欺負我,欺負我!”

葉飛揚一臉無奈,“是我救了你,你還說我是壞人?”

女子略微停下捶打,用充滿晶瑩淚珠的雙眸,掃了葉飛揚一眼,“就是,不然你爲什麼不讓我捶打?”

啞巴吃黃連,碰上這種女子,葉飛揚還能說什麼?

無奈之下,葉飛揚只能打消脫離女子懷抱的想法,讓她如何刺激着自己的小弟。 “葉飛揚啊葉飛揚,平時你不是挺有能耐的嗎?怎麼,才被女孩碰了這麼幾下,就受不了了!你要是敢對這女孩不軌,你就是大禽獸!”被女子體香,及軟綿綿兩團,刺激的小兄弟雄赳赳,氣昂昂的葉飛揚,不斷咬着牙,將身體向一側平攤,似是想降低小兄弟,與女子大腿翹臀觸碰程度。

可誰知,他不動不要緊,這一動卻是讓捶打着他後背的女子停了下來,用一種異樣的眼神看着他。

葉飛揚滿臉通紅,“難不成她發現有什麼不對了?”

“葉飛揚啊葉飛揚,你怎麼這麼沒出息啊,平時號稱熱血男兒的你,怎麼連這種事,都抵不住?更可恨的是你的小弟,平時見到蒼老師及各種老師,也沒見這麼挺拔過,可現在,竟是……”

“沒出息的傢伙,再給我擡頭,我一刀砍了你!”

剎那間,什麼欲練此功,必先自宮的畫面,又出現在葉飛揚面前,不自覺的,葉飛揚竟把自己當成了大俠,比如嶽不羣,嶽老前輩啦,或是東方不敗,東方美女啦!

不對,東方不敗是男的,還是女的?這個嘛,真的無法考證。

而在他聯想翩翩時,一直盯着他看的女子,也是張開了嘟着的小嘴,“我叫秦小雨,忘了問你叫什麼名字了!”

“嗨……問名字你怎麼不早說啊!”聽到這話的葉飛揚,終於鬆了一口氣,還好秦小雨沒有發現異常,不然自己這張臉往哪擱啊。

呼了口氣後,葉飛揚也是熱情的點了點頭,“你好,我叫葉飛揚!”

“葉飛揚?”秦小雨轉動着迷人的眼眸,就在她與葉飛揚目光對視的剎那,她似是如被電流觸動了一般,小心臟撲撲跳個不停,再接下來,她忽然感受到翹臀下,有個如火的東西,在不斷跳動着,“那是什麼?”

疑惑中的秦小雨,不由動了動翹臀,似是想感受一下,那個如火的東西。

“啊……”誰知她翹臀剛剛扭動,被她壓着的葉飛揚,不由【呻】吟了一聲,頃刻間,秦小雨臉色就變得難看起來,“流氓!”

伴隨着罵聲響起,秦小雨噔的一下就跳了起來,只留葉飛揚小兄弟,高高挺立着,頂的褲襠如支起了帳篷一樣。

剎那間,葉飛揚的臉,就變成了赤紅色,整個人恨不得找個坑跳進去,“葉飛揚啊,葉飛揚,你怎麼這麼不爭氣!你怎麼能在秦小雨面前,發出那種聲音呢!這下,你偉大的形象就沒了,唉——”

果然,在葉飛揚暗歎不妙時,秦小雨竟扭頭開始往回走,並且越走越快,那樣子似是如身後有狗在追一般。

“咚!咚!咚!”

停車場內,又昏暗又安靜,朝停車場外走去的秦小雨,只聽到腳步聲來回迴盪。

“剛纔那幾個壞人,會不會在出口處等着我!”走了沒幾步,秦小雨就感到了害怕,不自覺的,行進步伐也變得緩慢起來。

而在她擔憂中,幾道人影也是出現在停車場外,在那兒來回走動着,“可惡,他們竟是沒走!”

看到這幾道人影的秦小雨,果斷回過了頭,朝小臉依舊通紅,雙手向後支地,坐在地上的葉飛揚呼喊道:“喂——給我過來!”

“過去?”葉飛揚指指自己,顯然不相信,秦小雨是跟自己說話。

“不用看,就是你!”秦小雨點點頭,催促道:“快給我過來!”

“不怕我這個流氓了?”葉飛揚不解的拍了拍屁股上的灰,隨後來到了秦小雨跟前。

秦小雨背起雙手,如私塾先生,在教導學生,竟是圍着葉飛揚轉了幾圈,咋舌道:“嗯!身體倒挺結實,怪不得能把那幾個壞人打跑!雖說長的醜了點,但還算過得去!這樣吧,以後就給我當保鏢吧!”

“靠!”葉飛揚使勁拍了自己額頭一下,“美女,你沒搞錯吧!我長這麼帥,你也說長得醜!那當保鏢這事,就免了!”

“……”秦小雨語塞,“喂,本小姐眼光可是很高的,你這個造型,在本小姐眼中,就是醜的要死!”

“那還讓我給你當保鏢?”葉飛揚撇了撇嘴。

秦小雨點頭道:“當然,有個恐龍級的保鏢在身邊,顯然要安全的很!”

“那你就不怕,我這醜陋的臉,噁心的你吃不下飯,睡不好覺?”

“那還不至於啦!”秦小雨搖搖頭,“本小姐忍耐力還是相當強大的!”

葉飛揚搖搖頭,“那也不行,我這個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車見車爆胎的帥哥,被你降低身份,那可不行,除非叫我帥哥!”

“嘻嘻!”秦小雨做了個鬼臉,“本小姐從不說違背良心的話,這樣吧,一個月給你5000!”

“不行!”葉飛揚搖搖頭,“本帥哥可是有原則的,不承認我是帥哥,一切事都免談!”

“切!”秦小雨翻了個白眼,“懶得理你!不就是保鏢嗎?我現在打電話找兩個!”

扭頭轉身的剎那,秦小雨便掏出了手機,準備向外走。

可當她看到停車場外,攢動的人影,不禁又害怕起來,“這傢伙怎麼那麼自戀,非得讓人家叫他帥哥,雖然他很帥,那我也不能承認啊,不然……以後還不得讓他欺負啊!嗚嗚——門口的壞蛋們,你們快走好不好啊!”

葉飛揚四十五度,仰望着房頂,故裝淡然無事的樣子,“有錢不賺,那纔是王八蛋!可惜,門口有壞人等着,秦小雨,秦小美女,你不叫我帥哥?看你怎麼出去?”

“哼!就不用你!”看到葉飛揚四十五度仰望房頂的得意樣,秦小雨頓時打消了要叫他帥哥的想法,轉而就要打電話找保鏢,可誰知,當她撥號的剎那才發現,這裏被屏蔽了信號。

剎那間,秦小雨連死的心都有了,“不帶這樣欺負人家的,嗚嗚——”

故裝可憐樣的秦小雨,也是撅着個嘴,拉了拉葉飛揚的衣角,“喂——再問你一次,要不要做我的保鏢!”

“除非你叫我帥哥!”葉飛揚吹起口哨。

“不叫!”秦小雨倔強的一搖頭,之後,竟猛的一下衝進了葉飛揚的懷中。

“啊?”葉飛揚一臉錯愕,“她這是要幹什麼?要獻身與我?”

在他揣測中,秦小雨已拿着手機,啪啪的拍了幾張照片,“嘻嘻,我再問你一句,做不做我的保鏢!”

“不做!”葉飛揚搖晃着腦袋,但心中已泛起了嘀咕。

果然,在他犯嘀咕時,秦小雨將照好的照片,放在了他眼前,“看到你沒有,你要是不當我保鏢,我就說你威脅我,要強【奸】我,哼!”

講到這的秦小雨,故意在葉飛揚跟前,晃動起手機。

放眼望去,葉飛揚果然看到了秦小雨貼在自己身上的照片。此時的秦小雨,雙眼赤紅,臉上流滿了眼淚,一看就是受了極大的委屈。

不要說警察叔叔,就連葉飛揚初一看到,都想上去揍,秦小雨跟前的‘壞人’,因爲,秦小雨的演技真的太好了,竟是把自己楚楚可憐的表情,數百倍放大了出來。

“怎麼,當不當我的保鏢!”秦小雨逼問道。

葉飛揚撇撇嘴,這妮子還真是個表情帝,如此表情,真像自己把她強【奸】了數百回一般,雖說自己如今還是處男一隻,可警察叔叔們,見到這張照片,會相信自己嗎?

“臭小子,看人家姑娘臉色多麼難看,你還想狡辯?脫光衣裳,給我在大街上跑十圈!”

剎那間,一副萬人圍着自己【裸】體追看的畫面,就浮現在了眼前。

“喂——你到底做不做啊?”在葉飛揚遐想中,秦小雨再次拉了了他的衣角。

“做,做,肯定做!”有錢不賺纔是王八蛋,生怕萬人圍看的畫面發生,葉飛揚也是狠狠心,點頭道。 “嘻嘻,這纔對嗎?”聽到葉飛揚的服軟聲,秦小雨不由拌了個鬼臉,“好啦,門口有混蛋堵着,你幫本小姐解決掉!”

“你確定那是混蛋?”葉飛揚瞥了門口一眼。

秦小雨點點頭,“廢話,大晚上的堵在停車場門口,不是混蛋是什麼?給我狠狠的揍他們,不然,你的照片……”

“好,我會狠狠的揍,照着多少錢的標準揍?”葉飛揚狠狠心。

“一千塊!”秦小雨伸出白皙的手指頭。

“給我錢!”葉飛揚討要道。

“沒帶!”秦小雨爲難的搖搖頭,“先欠着吧!”

“好!”葉飛揚陰笑一聲,竟不顧跟前的秦小雨,興沖沖的就跑到了門口。

門口站着十多名保安,瞅見葉飛揚到來的剎那,其中幾名趕快溜了,只剩下幾名不知情的,在那兒傻站着。

看到葉飛揚衝來,其中一名保安還拿出警棍,冷哼道:“臭小子,你真當我們保安是飯桶啊!竟然在這種地方,做男女之間的齷齪事,雖說我很善良,但我也看不下去!”

說着,保安就要朝葉飛揚打去。但還沒等他把警棍的開關打開,便看到一隻胳膊肘,從他眼前掃過,狠狠的頂了他胸膛一下,之後他就什麼事都不知的,昏迷了過去。

再接下來,就看到另一名保安,以同樣的方式昏倒過去。

“一、二、三……”

葉飛揚出手速度極快,眨眼功夫,七八名保安,竟如死屍一般,昏倒了過去。

待他們昏倒過去後,葉飛揚才作了個揖,歉疚的說道:“罪過,罪過,是霸道的小姑娘,讓我按一千錢醫藥費揍你們的,可惜,我們沒帶錢,就寫個欠條吧!”

說着,葉飛揚就在幾人躺倒的地方,寫了幾個字“欠費一千元!”

wωω● t tkan● C ○

“喂——你在幹嘛?”葉飛揚將數人撂倒後,秦小雨也走了過來。

當她看到葉飛揚寫下的字時,不由擺手道。

“打傷人家,怎麼也得付醫藥費吧,大小姐,你不會連這點良知都沒有吧!”葉飛揚撇撇嘴。

“懶得管你!”秦小雨也沒跟葉飛揚理論,就這樣走出了停車場。

而在她之後,葉飛揚同樣走出了停車場。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