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蒼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道:「看來他們已經猜到了,把那些人給撤回來吧,繼續守在那裡沒有什麼意義了。」

葉昭仙說道:「既然那些據點沒用,那應該開闢了新的據點,要不要我派人去青穹下玄境地掃蕩一遍?」

蒼搖了搖頭,道:「即便是下玄境天,也存在著一些神秘,還是不要浪費精力了,萬一惹到了也不太好。我們和他之間的戰場,還是在神息戰場裡面。」

他頓了頓,又道:「時間差不多了,我覺得可以開始了吧?」

「嗯。」葉昭仙點點頭,身形消失在了原地。

蒼看著前方,臉上笑意越來越濃:「周帝啊周帝,沒想到隔了這麼多年,我們竟然還能夠再戰一場,儘管那只是你的轉世!不過,這一次的你,是否還能夠找到一線機會呢?你是否還能阻擋我呢?」

他越說越笑,最終笑聲震動整個仙城,令無數修士為之側目。

與此同時,地坤之中。

那散布在地坤四面八方的修士們,忽然有著那麼一批人,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立刻扭頭看了過去,神念釋放而出。

在他們的視線感知之中,一片巨大的虛空,陡然破碎開來,一尊無比恢弘的仙宮,從中緩緩降臨而下,綻放神光,釋放出來了一股無比驚人的氣息,彷彿將這一片的天地,都給鎮壓住了。

這是一件超越了問道之器的存在!

然而,這還沒有結束,從那仙宮之中,一頭無比龐大的龍船,緩緩升騰起來,發出了一道震天動地的龍吟之聲,然後以著閃電般的速度,在天空深處遊走,捲起無數風浪。

龍頭之上,有著幾股主宰氣息,沒有任何保留,完全釋放,衝擊四方。

這樣的景象,分別在地坤的各地接連出現,被無數修士親眼看見。

也在這時,一道漠然的聲音,不知從何而來,響徹了地坤的無數個角落:「從今日起,葉蒼聯盟將設七十二仙宮,鎮守與地坤四面八方,設七十二艘絕天龍船,與渾天之眼配合,巡視整個地坤,但凡敢對絕天龍船和仙宮出手者,一律視為聯盟生死之敵,事後無論你躲在何處,必然算賬。」

「其次,發現秦南聯盟之修士者,將消息告知我等,皆可得到一定好處,對方修為越高,好處便也越大。若能擊殺秦南聯盟主宰修士者,均可成為我與蒼之麾下親傳弟子,得我二人之傳承。」

「最後,從今日起,聯盟將在天乾之中,開闢六條虛空古道,分別位於天乾的四周!所有主宰境界的強者們,若想進入天乾參與天尊之戰,必須得通過這六條虛空古道,核查身份,最後登上天乾!」

「如若違反者,我必親自斬之!」

天乾,懸於地坤之上,它沒有地坤那麼浩瀚,它就像是一座無比龐大的島嶼。

當葉昭仙話音落下之後,位於地坤深處的那些巔峰主宰們,立刻分別看到了,在那天乾的邊緣之處,陡然衝起了一道絕世神芒,沒入天際。

有一些瞳力強大的巔峰主宰們,更是看到在那絕世神芒的深處,有著一尊偉岸的身影,正雙手結印,施展妙法。

他們頓時吸了口氣!

那是葉昭仙!

當然了,這不是葉昭仙的本尊,葉昭仙的本尊是無法進入神息戰場的,如果強行進入的話,那神息戰場的規則,就會徹底絮亂。

那是葉昭仙的六具化身!

「虛空古道,貫徹天地。」

葉昭仙的六具化身們,紛紛將最後法印結出,向前一拍。

諸多巔峰主宰們,立刻就見到,那衝天而起的絕世神芒,像是一顆被打破平衡的柱子一樣,緩緩向下方傾倒而來,最終轟的一聲滔天巨響,絕世神芒最頂端的部分,徹底砸在了地面上,盪開無數煙塵。

隨後,絕世神芒劇烈一顫,竟是從那虛幻,漸漸凝為了實質,徹底化為了一條古道,連接著地坤與天乾。 簡艾輕輕的點了點頭,臉上的表情卻是讓冠桃看不出她的意思。

冠桃不禁急了:「你點頭幹嘛啊?你自己怎麼想的?有什麼打算?」

「我就是沒什麼準備。」簡艾有些糾結。

她倒不是心裡猶豫,就是事情發生的突然,她沒有完全做好談戀愛的準備。

這或許和她從沒談過戀愛有關係,心中難免忐忑。

「這有什麼好準備的啊?談戀愛不是順其自然的事嗎?」冠桃笑道:「你太草木皆兵了。」

「或許吧。」簡艾抿了抿唇道,她做事向來果決,有自己的心裡一桿稱。

可是一碰到男女之間的感情,拖泥帶水起來連自己都覺得討厭。

冠桃似是看出簡艾的心理壓力,當下也沒有逼迫她,只是換了一種方式道:「清歡如果在的話,肯定也會表示支持的。當然了,談戀愛這個事確實需要慎重,你考慮的多也不是什麼壞事。但是最後還是得遵從你的內心,畢竟感情不像是其他的事,它歸根結底還是內心和感覺為主導,不應該是一個理性的決定。」

「咱們才多大啊,我是覺得年輕的時候你不衝動一回,真的就白活了。說真的,當初高陽和我表白的時候我整個人比你還懵,但至少我知道我也喜歡他,所以就答應了!」

簡艾聞言,似是稍稍被冠桃給說動了一些,內心也受到了鼓勵。

尤其是那句,年輕的時候不衝動一回,真的就白活了。

是啊,這是她第二次青春,上一世,她唯唯諾諾把自己當成小透明度過,喜歡的男生暗暗的憋在心裡憋了三年也不敢說出口。

今生重來,她難道還要和上一世一樣錯過一個自己難得心動的人嗎?

就算將來沒有結果又如何?戀愛和結婚本就是兩回事,她也沒有談個戀愛就要白頭偕老那麼高的擇偶標準。

那她還怕什麼?

想到這,簡艾原本搖擺不定的心思頓時立了住,她死都死過一回了,她什麼都不怕。

……

老太太中午燉了排骨,又炒了尖椒雞蛋,而後用保溫飯盒裝著去了鐘樓區。

王允發家的菜店生意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主要的原因還是借口新開的超市帶來的衝擊。再加上王允發和王大鵬在棋牌室打架的事早已傳開,周圍的街坊鄰居都對他避而遠之了,鮮少再有登門照顧生意的人了。

經過這次的事,王允發一蹶不振了好久,到了今天都沒有完全緩過來,對他打擊最大的倒不是進派出所這件事,而是當初他是被警察當著母親的面被拷走的。

他確實不夠懂事,但好歹還是有底線的,當時的場景歷歷在目,他也覺得他太給母親丟人了。

尤其是出獄這麼久,自出來那天之後,父親母親對他不管不問,王允發便覺得是他們對自己太失望了,和解金高達二十五萬,他這一個衝動,竟是讓家裡花了這麼多錢。

換做以前,他或許還沒有這麼大的自我反省之心,可能是這次的事真的對他造成了打擊,再加上他已經結婚馬上就要當父親了,這個節骨眼給家裡造成了這麼大的負擔,他才會感覺到自己的錯處。

這一上午,他又在店裡傻坐了好幾個小時。

老太太帶著吃的過來,一推門進店,便看見王允發目光獃滯的坐在櫃檯里。

屋裡乾冷乾冷的,老太太經不住就打了個哆嗦,開口道:「哎呦,這屋裡咋這麼冷,比外面還冷呢。」

王允發聽見動靜回過神,一見是老太太,連忙站了起來:「媽,你來了。」

「過來看看你。」老太太裝作沒事人一樣,隨手把飯盒放下,開口道:「給你燉了排骨,趁熱吃吧。」

「這屋裡咋這麼冷,你是不是忘了去交取暖費了?」老太太順勢開口問到。

因為這門市房是王允發租來的,這個時候如果租房子時不包暖氣,那就得租戶按月到供暖大廳去交錢。

這問題,肯定是王允發沒交錢。

王允發一臉頹然的坐下,聞言說到:「我沒覺得冷。」

老太太一見他這霜打的茄子樣,心裡是又心疼又生氣:「你人不怕冷,這屋裡的菜不都凍壞了嗎?」

「反正也賣不出去,壞了就壞了吧。」王允發嘟囔一句,手上動起來打開飯盒。

排骨的香氣一出來,原本沒覺得餓的肚皮頓時咕咕叫了起來,顧不得跟老太太說話,王允發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見他這窘迫的樣子,老太太也不捨得罵他什麼了,當下拿了板凳坐到一旁,看著王允發風捲殘雲般的吃相,不禁皺眉道:「你慢著點,又沒人跟你搶。」

王允發塞了一嘴,吃的嘴唇全是油,卻也是顧不得回老太太的話。

嘆了口氣,老太太隨意問到:「小霞在娘家呢?」

王允發點了點頭,畢竟肚子漸大,王允發顧不上照顧她。

老太太又嘆了口氣:「元旦帶著小霞去你大哥家,一起過節。」

植物大戰殭屍之空間帶不走 王允發聞言,吃飯的動作這才一頓,抬眼看了老太太一眼。

老太太見狀忙道:「你姐不回去,就咱們兩家過。」

「我不回去。」王允發囫圇的說了一句,繼續低頭扒飯。

老太太見狀不由一瞪眼:「你不來你還能去哪?去小霞娘家嗎?像什麼樣子啊?也不怕人笑話!」

「反正我不回去!」王允發的倔脾氣又上來了,他對於王允仲當初沒有幫他把房子要回來還耿耿於懷呢,就連王允仲和徐倩倩結婚那天,他也沒和王允仲說話。

老太太豈能不知,當下不禁開口道:「你差不多行了,你這次被抓緊去,要不是你大哥跑前跑后的忙活,又去醫院跟人點頭哈腰的道歉談和解,你真以為你能出的來?」

「好事不感恩,就計較這些破爛事,讓你爸知道了,你看他打不打你!」

老太太氣頭上來了,用近乎命令的語氣對王允發說到:「反正元旦那天必須帶著小霞去你大哥家過節,不然,以後我和你爸都不會管你了!」 「兩位巨頭動手了!」

「這就是無上天尊的手段啊,實在是太驚人了!」

「這下子整個地坤和天乾,都是密不透風,秦南等人要想成功進入天乾,從而突破為天尊境界,那幾乎是不可能了!」

「你要知道,這還只是兩位巨頭布在明面山的手段,他們暗中恐怕還布下了更為驚人的手段!」

「依我看那,秦南氣數已盡,他是根本鬥不過兩位巨頭的!」

「那是當然,這一天我早就料到了,轉世怎麼可能直接比兩位巨頭復甦更為厲害?」

整個地坤中的無數修士們,都被這個消息給衝擊到了,無不震撼動容。

許多還搖擺不定的強者們,臉色都一變再變,最終暗暗下了決定。如此天地大勢之下,他們不能再不做選擇了,必須得找個機會,靠到蒼和葉昭仙那邊去,否則等到秦南被解決,他們再靠過去意義就不大了。

至於早已暗中知曉這些消息的大勢力們,皆是沉默不語。

與此同時,某個仙域的上空,周天不死山之中。

「真的沒有改變他想法的餘地了?」凌荒天尊站在一處石台上,看著剛剛從遠處飛來的迦葉,滿臉的愁容:「這個想法真的太冒險了啊!他何必站在整個聯盟的角度去考慮呢?我們要的是他晉陞為天尊!只要能夠讓他晉陞為天尊,我們這些老骨頭死了又如何?」

明初主宰、長霄主宰、青玉主宰等巨頭們,皆是凌荒天尊這樣的神情,他們真的不曾想過,秦南想要這麼去做。

就連周尋道,眉頭也擰了起來。

「凌荒道友,豈是我已經按照你們所說的去勸過吾主了,然後你也看到了,我現在已經被吾主從那邊趕出來了……」迦葉滿臉無奈道,早知如此,它就不勸秦南了。

秦南愛咋咋滴,只要攜帶著無主穹圖大殺四方,那就皆可!

「不行不行,絕不能讓他這麼亂來!」凌荒天尊咬牙道:「既然他反覆強調,我們是一個聯盟,那我們就集體反對他!如果他還是不樂意,那我們就按照自己的方法來!」

說著,他猛地看向妙妙公主、江碧蘭、薛夢瑤三女,如果勸解秦南的話,她們三人顯然是更好的人選。

「凌荒爺爺,你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覺得小南子想法挺好的啊,我當然要義無反顧的支持他。而且,你不覺得這樣很刺激嗎?」妙妙公主躍躍欲試道。

「我覺得稍有不妥,但是不敢忤逆夫君和公主。」江碧蘭輕笑道。

「呃,凌荒前輩,那我就更不用說了吧?」 天命為凰:毒醫三小姐 奉旨不婚 薛夢瑤俏臉微紅:「我才剛剛過門,我肯定不能忤逆夫君和兩位小妹的。」

她原本是想叫妙妙公主和江碧蘭大姐和二姐的,只不過她剛剛透露這個想法,就被妙妙公主和江碧蘭給嚴詞拒絕了。

凌荒天尊等人:「……」

這是不是應了一句古話,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凌荒道友,吾主還說了,如果你們要強行按照你們的想法去做的話,他還是不會改變決定的,甚至還有可能提前暴露自己。」迦葉補了一句。

凌荒天尊嘴角一抽,沉默了良久,最終像是泄了氣一樣,道:「罷了罷了,畢竟我們是因為他才走到一起的,既然他這麼決定了,那我們就陪他瘋一把,但願最終能成,只要二虎除一,我們確實會擁有更多的時間,局勢也會更好。」

就在這整個九天仙域所有修士們的注視之下,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過去。對於許多人而言,現在每一息都變慢了不少,度日如年。

整個地坤之中的氣氛,不僅僅是越來越沸騰,也越來越劍拔弩張,終於在一些大勢力們的授意之下,各個地方爆發了一場場大戰。

雖說葉昭仙早已授意過各方大勢力們,在天尊之戰開啟之前,不能發生摩擦,不能有任何一位主宰隕落,但是對於那些大勢力而言,他們有著各自的仇敵,如果讓對方登臨天尊,那他們豈不是慘了?

他們不爆發大規模的戰爭,但是也可以專門針對那麼一兩個人,不殺他們,重創即可。

突然,地坤中的一些巔峰主宰們,有所察覺,抬頭看去。

在那遙遠的虛空深處,彷彿升起了一對對神瞳,爆發出來了絕世瞳力,注視著這裡。

「有天尊強者來了!」

「這次的天尊之戰,關於整個九天仙域未來的局勢,這些天尊強者們也根本坐不住,恐怕大部分都會到來,守在神息戰場之外!」

不少巔峰主宰級別的散修們,心頭凜然。

此刻,地坤這茫茫人海中,有著一老一少過來了,老者跟在後面,畢恭畢敬,少年走在前面,東張西望,沒個正行。

」打,狠狠地打,打的越狠越好,正好給本尊多留點時間準備!」少年笑容如花。

他正是復甦的皇甫絕,僅僅寥寥數月過去,他已然從一位天仙修士,踏入主境巔峰境界,距離他張開魔手之時,並沒有多麼遙遠了。

也在此時,一個清冷的海域,一葉扁舟,一個垂釣之人。

任憑魚兒已經上鉤,他仍舊沒拉動魚竿,彷彿已經睡了過去。

秋風拂過,海面微盪。

他靜靜等著,一語不發,不知過去了多久的時間,他猛地拉動了魚竿,竟是從那海面之中,釣出了一頭金光燦爛的龍魚,那無數的龍鱗,在陽光之下熠熠生輝。

「嘿嘿,來了!」

絕世藥神 天尊之戰,開啟! 說完這句話,老太太便站起了身,本想對著小兒子狠狠心,可是一看他那樣子,老太太最後又是忍不住深嘆一口氣:「我去給你把取暖費交了,飯盒你用完就放在這,我下次來拿。下午還得陪倩倩出門,我就先走了。」

「嗯。」王允發低頭應了一聲,沒敢看老太太。

老太太也沒再多說什麼心軟的話,直接推門便離開了。

……

下午放學,簡艾和司月一起去了白晝那裡。

「大祭司?」

一聽簡艾提起大祭司,白晝的反應竟是和司月一模一樣。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