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蕭天佑看著柳逸行禮,也淡淡的笑了一下,這個弟子以後前途無量,幸好被自己發現,這也算是一份交情。

幸好這個時候,神劍閣的弟子都在修鍊,很少有人離開神劍閣,這個地方的人也不多,並沒有發現這裡發生的事情。

這段時間神劍閣招收弟子,每次都是幾十個一起來,像柳逸他們這樣在神劍閣面前觀望的,也不少,神劍閣的弟子也見怪不怪了。

「柳逸師弟。」

這個時候,柳青月走了過來,將一個雪白的絲絹遞到柳逸面前,指了指柳逸的嘴角,示意他用絲絹將血跡拭擦掉。

「謝謝青月師姐。」

柳逸接過絲絹,也沒有注意,往自己嘴角擦去,絲絹上面帶著淡淡的香氣,頓時明白這個絲絹是柳青月用的,但是自己已經用了,而且將血跡拭擦在絲絹上面了。

頓時臉上一陣尷尬,不知道說什麼,不知道將絲絹遞給柳青月還是自己將血跡洗掉再還她,一時之間,整個人都不知所措。

「拿來吧,我自己洗就是。」

柳青月見到柳逸的樣子,頓時差點笑了出來,沒有想到這個強大的表弟也會這樣害羞,也有尷尬的時候。

其他的弟子看著柳逸的樣子,哪裡還有剛剛強大的樣子,完全就是一個初出茅廬的普通弟子而已。

不過都羨慕柳逸,居然有柳青月這樣的美女青睞,都強行忍住不敢笑出來,憋得臉通紅一片。

「想笑就笑吧。」

柳逸看著幾十個弟子的樣子,要是憋下去,他可不保證他們不憋出病來,自己都已經被人看見了,還怕別人笑話不成。

在他說完,頓時幾十個弟子再也忍不住了,都大聲的笑了起來,這個時候蕭天佑也沒有說什麼,只是感到這些弟子很有意思。

第一次感到這些弟子並不是那麼差勁,也想到自己以前是武脈境低級弟子的時候,隨著修鍊,自己的本性熱血也慢慢的消磨掉了,現在看到在核心弟子,都有些想念自己以前的時候。

隨後,蕭天佑帶著柳逸等人朝神劍閣裡面走去,進入山脈之後,柳逸等人發現,外面看不到什麼,但是進入山脈之後。

到處都是樓閣宮宇,清新的氣息,到處都是綠油油的深林,還有溪水的聲音,一個仙境般的世外桃源。

「這裡只是神劍閣外門,神劍閣外門一共三萬七千弟子,佔據神劍閣大部分的面積,在神劍閣裡面有無數的規矩,每個弟子都要遵守。」

「神劍閣的內門,還在裡面二十里的地方,那個地方才是真正的強大地方,仙境一樣的地方,不過在裡面,只有內門弟子可以進入,這些事情,到時候有專門的弟子給你們講解。」

看著這些弟子的好奇,蕭天佑破天荒的將神劍閣的一些規矩說了出來,不過也只是簡單的提及,真正的神劍閣規矩,有專門的弟子講解。

這也是進入神劍閣弟子第一件要做的事情,不管是內門還是外門弟子,都要遵守神劍閣的門規。

很快,蕭天佑帶著柳逸就來到了一個廣場上,廣場足足有兩里寬,四里長,在中心有一個巨大的台階。

廣場的邊緣一方,有無數的位子,這些位置都比台階高出了不少,柳逸等人看到這個廣場,也明白就是神劍閣舉辦什麼活動的時候要用到。

而且這個時候,在廣場上面還有五百多的弟子,而且還有不少的真武境在廣場上面,蕭天佑帶著柳逸等人朝廣場的弟子走去。

三十個弟子和五百多的弟子站立在一起,柳逸看到這些弟子,明白這些弟子都是新來的。

這些弟子個個都是八重武脈境的存在,只有少部分的弟子只有六七重武脈境,所有的弟子都是二十歲左右,最下的也就是十四五的樣子。

安排好柳逸等人,蕭天佑就走到最前面,和幾個真武境的強者交談著一些事情,對這幾個真武境的強者客氣不已。

「首先,我代表神劍閣歡迎你們的到來,我叫尹天峰,你們來到這裡,就有機會加入神劍閣,不過你們是否能夠進入內門和外門,還是雜役弟子,都要看你們的天賦。」

「但是你們必須在外門修鍊三個月來熟悉神劍閣,三個月之後比試,看實力天賦確定你們的身份。」

「念到名字的出列。」

尹天峰眼神凌厲的朝五百多弟子看了一遍之後,最後將眼神落到柳逸幾人身上,隨後就大聲的說道。

柳逸感受到這道眼神的凌厲,全身一緊,對這道眼神有天生的排斥,這道眼神給他帶來了威脅。

「程浩。」

「張銘。」

「肖雲飛。」

「上官青雲。」

「……」

被念到名字的弟子,一個個的走了出去,站到最前面,柳逸等人都不知道尹天峰等人有什麼安排,但是看見被喊出去的弟子,都是八重武脈境頂峰的弟子,而且個個都是二十歲以下的。

「柳青河。」

「李悠然。」

「柳青月。」

「柳逸。」

隨著時間的過去,柳逸三人也被喊了出去,頓時,柳逸等人明白了,這些弟子的修為,都是最高的,就算有兩個弟子修為低,但是年齡是最小的。

他們被喊出來,肯定和其他的弟子不一樣,要不然也不會讓他們出列,不過都沒有說話,好奇的等待著。

在柳逸之後,就沒有喊其他的名字,他們這一批,也就是最後了。

被喊出去的弟子,一共是四十個,四十個弟子,在五百多的弟子中,根本就毫不起眼,雖然都明白尹天峰這樣做的用意,但是能夠這樣單獨的喊出來,臉上都帶著一絲得色。 「你們四十個,以後就是內門弟子,以後要遵守神劍閣的門規,勤加修鍊,為神劍閣爭光。」

尹天峰的話,頓時讓四十個弟子興奮無比,就算是柳逸,心裡也高興了一下。

其他的弟子看到四十個弟子就這麼輕易的加入了神劍閣內門,眼神之中露出了羨慕之色。

「弟子等人一定努力修鍊,不給神劍閣丟臉。」

四十個弟子都是恭敬的說道,內門弟子,不管是待遇,還是地位,都不是外門弟子可以比擬的。

「你們也不要灰心,三個月之後的比試,可以選出一百個名額進入內門,其餘的弟子只要達到十重武脈境之後,就可以加入內門。」

尹天峰看著下面的弟子,淡淡的說道,加入神劍閣,並不是進入了天堂,必須要靠自己努力修鍊。

但是這些弟子也是神劍閣的未來,是神劍閣的鮮血,他自然不會打擊這些弟子。

隨後,柳逸和柳青月等人,一起跟著尹天峰朝廣場後面的大殿走了過去,穿過大殿,足足走了二十里,終於來到了另外一片宮宇樓閣面前,這個地方,比起外面要安靜多了,不管是環境,還是靈氣濃郁的程度,都比外面好了無數。

進入到裡面之後,無數神劍閣的弟子都在修鍊,但是這些弟子修鍊都是單獨修鍊,打坐的,還有修鍊技能的。

尹天峰將柳逸等人帶到一個大殿面前,進入大殿之後,柳逸等人才發現,在他們之前,還有不少的新加入內門的弟子。

大殿裡面站立著將近四百個弟子,這四百多的弟子,跟他們四十個人沒有什麼兩樣,個個都是八重武脈境頂峰的。

就算是修為低一點的,也是年齡很小的,看來這些弟子也是從大多數弟子裡面挑選出來的。

要是這樣挑選,不知道神劍閣這次招收了多少弟子,最少也是好幾千人,幾千人中,也就是四百多人優先進入到神劍閣內門。

看到尹天峰等人到來,所有的眼神都掃了過來,柳逸也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氣勢威壓狠狠的壓了過來。

順著威壓看去,只見大殿最前面坐著六個老者,每個老者都是鬚髮盡白,但是精神抖擻。

「好強大的威壓,絕對超出了真武境的存在。」

柳逸心裡驚駭的暗暗說道,真武境絕對沒有這麼強大的威壓,神劍閣身為天晉帝國強大的門派,自然有強者坐鎮。

這裡是內門,自然不像外門那樣,這是一個門派的核心之地,有強者也是正常的,看來神劍閣的強大,還不是他想象的。

「雲青師兄,最後一批弟子也選來了,是不是可以開始進行入門大典了。」

在大殿主位下面首位的一個老者看著主位上的老者,開口淡淡的說道,神劍閣每十年招收一次弟子,今年招收的精英弟子不少。

前面幾次,雖然進入內門的弟子不少,但是這些弟子的天賦比不怎麼好,和眼前這些弟子比較起來,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看來上天垂憐神劍閣啊。

說話的老者,就是神劍閣十大天武境長老中的羅峰長老,修為強大至極,已經活了三百多歲了。

其他的幾個,也都是神劍閣的天武境長老,分別是羅天長老,肖龍長老。擎天長老和雲峰長老。

主位上面的天武境強者,也就是現任神劍閣掌教,整個神劍閣,都是靠這些天武境的強者支撐著。

「好,大典開始。」

掌教雲青點了點頭,開始進行入門大典,隨後,所有的弟子參拜神劍閣掌教,參拜神劍閣創派祖師。

接下來掌教傳下神劍閣的門規,隆重的入門大典完畢之後,尹天峰帶著所有的弟子朝大殿外面走去。

對於入門大典,所有的弟子都很認真,而柳逸卻將注意力放到了幾個天武境的強者身上。

在這些強大的天武境面前,他的實力太過渺小了,心裏面對這樣強大的天武境,本能性的生出了防備。

直到離開大殿之後,這種感覺才漸漸的消失,最後跟著尹天峰來到一個叫福利閣的地方。

來到這裡,所有的弟子排隊,一個個上前領取屬於自己的福利,等了足足半個時辰,終於輪到他面前。

領取一個儲物袋,將自己的名字和修為,年齡都記錄到一塊記憶晶石裡面,隨後一個真武境的中年將一塊玉佩遞給柳逸。

柳逸看了看,只見上面刻著柳逸的名字和年齡,這也就是他以後的身份令牌,只有這個玉佩,才會證明是神劍閣的弟子。

領取福利之後,所有的弟子開始分配修鍊的地方,也就是居住的地方,新增加這麼多的弟子,肯定不會每個人一棟樓閣。

「在神劍閣裡面,不管是內門還是外門,只要達到真武境,就可以得到一個單獨的院落,或者自己開闢修鍊的場所。」

「但是現在,你們只是一個新入門的弟子,只能在一起修鍊,每三個人一個樓閣,以後有什麼不懂的,玉簡裡面有記錄,現在開始分配,要是沒有好的夥伴,我就給你們分配了。」

尹天峰讓四百多的弟子站好對,開始安排這些弟子的住所,在落幕山脈裡面,神劍閣佔據了一大半的山脈。

神劍閣內門雖然在最裡面,但是裡面的靈氣和環境比外面更好,而且內門弟子比起外門弟子要少多了,加起來不過三千餘人。

內門的弟子,才是神劍閣真正的核心弟子,自然各種待遇比起外門弟子要好多了,不管是福利還是修鍊的功法,或者是住所還是修鍊的環境。都要強大很多。

在尹天峰說完之後,所有的弟子開始選擇自己的夥伴,三個人一個樓閣,也算很好了,總比幾個人住一間房子在一起修鍊。

一個樓閣,都是三四間房間,各種用到的物品都很齊全,三個人住一個樓閣也很好了。

柳青月這個時候看向柳逸,她是八重武脈境,但是在外面來了,始終是女孩子,根本就沒有一點的主見。

愛到不天荒 而且遇到這樣的事情,自然是找自己最親的人了,一個女孩子跟著別人住在一起,自然不方便。

而且第一次離開柳家,孤獨無助,也只能看向柳逸,完全忘記了自己比柳逸大了兩歲,柳逸只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年而已。 英國走的是高端大氣上檔次的戰列艦路線,中國走的是航母戰鬥群路線,德國經歷了慘烈的大蕭條之後無力承擔戰列艦建造,加上德國原本就傲視歐洲的潛艇技術,中德兩國在潛艇方面進行了深度合作。

在戰前,德國與中國簽訂了一個120艘遠洋潛艇的計劃,由於英國的干擾阻撓,德國得到的是全套圖紙,一部分加工技術,36艘潛艇的主要設備。即便如此,德國海軍依舊發動狼群戰術伏擊在大西洋上的英國船隊。

小鬍子是真心想與英國媾和,即便打下英倫三島,英國政府還能去加拿大,他們是絕對不會投降的。英國現在依舊擁有廣大的殖民地,就算把英國政府攆出歐洲,德國也無力佔領或者利用英國的殖民地。與其如此,還不如與英國媾和,承認英國現階段的殖民地特權。德國充分消化掉軸心國從北極到北非的廣大地域之後,將擁有更巨大的發言權。

但是英國是不能接受這樣的媾和的。到1940年9月為止,英國遭受了空前的損失。除了被徹底攆出西太平洋之外,現在英國連印度洋都幾乎失去。更不用說已經從暗潮湧動變成了風起雲湧的印度獨立運動。

吞下了澳大利亞與紐西蘭之後,英國在西太平洋以及印度洋的前殖民地紛紛在中國操縱下獨立。中國已經向全世界發出電報,公開支持殖民地獲取自己的獨立地位。這種公開支持在印度洋沿岸的殖民地地區掀起了滔天巨浪。 嬌妻成長日記 甚至在南大西洋的非洲各國也都出現了反英的跡象。

殖民體系是英國的命根子,沒有了廣大的殖民地,英國也就不過是一個歐洲強國。眼下的歐洲只剩了兩個強大的集團,蘇聯與軸心國。與這兩個強大的集團相比較,英國還真的不算什麼。英國根本不可能靠自己的力量去擊敗這兩個集團中的任何一個,更不用說同時擊敗這兩個集團。英國人只能拚命的拉美國進來給自己做後盾,同時拒絕了德國的媾和建議。

既然英國固執己見,德國只能採取潛艇封鎖戰術對付英國。這效果自然是非常非常好。德國布下了兩重三重的封鎖線,一旦發現英國商船船隊,就實施大規模的狼群圍攻戰術。俾斯麥號與歐根親王號為首的游擊艦隊更是神出鬼沒。36艘從中國購買的主要潛艇設備,在德國完工了26艘。這26艘潛艇不僅參與對英國商船隊的圍攻,甚至還越過北大西洋,襲擊了英國在加拿大的海軍基地。

作為資源匱乏的島國,德國潛艇在大西洋的包圍剿殺讓英國遭受了空前的打擊。而在印度洋中,英國的軍艦以及民用商船基本上絕跡。來自印度洋的最新消息則是,中國的潛艇開始在紅海出海口大肆活動。堵住了紅海出海口,英國船隊想進入印度洋,就得繞著非洲轉上大半圈。沿途並沒有能夠有效實施維修的港口,出了故障就是一出悲劇在上演。

以海軍的絕對優勢縱橫世界上百年之後,英國終於體會到海軍弱國到底是什麼感受。

為了恢復北大西洋的交通,英國向美國提出「以英國遍布全世界的基地換護航艦艇」的請求。不得不說,英國人在這裡面還忍不住玩了一些小花招,他們把現在西太平洋的一部分基地也放在了這些基地名單中。

美國上層中奸似鬼的人佔據大多數,他們很快就發現了這些問題。海軍出身的羅斯福對英國的小把戲感到異常可笑,當然這也能夠看成是英國一種非常含蓄的表態,英國希望美國能夠對中國強硬起來。

很明顯,羅斯福以及大多數美國上層可沒有這樣的打算。丘吉爾聽了羅斯福關於英國與中國進行和談的建議之後,很有些五雷轟頂的感覺。英國逼迫全世界簽署過那麼多條約,丘吉爾非常清楚現在與中國簽署條約,中國到底會怎麼對待英國。英國不承認中國已經得到的東西,中國是不會選擇與英國和平的。中國距離無力戰鬥下去還遠的很。

受到了這樣的刺激,1940年10月11日,丘吉爾在英國下院發表了《我們將戰鬥下去》的激昂演講,「我們將要堅持到底,在法國國土上作戰,在各國海洋上作戰,在灘頭作戰,在登陸地點作戰,在田野、在山嶺、在街巷作戰;我們永不投降,即使整個英倫半島或大部分土地被佔去,我們將繼續鬥爭下去,到上帝認為適當的時候到了,新大陸將挺身而出,以其全部力量支援舊世界,解放舊世界!」

有關丘吉爾是出賣英國利益的英奸的謠言,背後總推手是陳克,可陳克也是第一次見到這份完整的發言。以前他倒是看過英國發誓戰鬥到底的那段。對與向美國哀求的這段,陳克看了之後竟然生出一種「杜鵑啼血猿哀鳴」的感覺。在這一刻,陳克也忍不住有些懷疑丘胖胖是不是真的是英奸。又花了幾秒鐘排除了這種可能之後,陳克忍不住說道:「丘吉爾這是在哭秦庭么?」

此時和陳克一起看文件的是中央顧問委員會的老同志,大家看了之後好幾個人忍不住哈哈笑出聲來。

「丘吉爾肯定沒學過國際歌。」章瑜邊笑邊說道。

游緱剛開始的時候只是笑了幾聲,聽了章瑜的話之後忍不住跟年輕時候一樣大笑起來,邊笑還邊用小拳頭捶桌子。好不容易忍住了笑意,游緱有點結結巴巴的說道:「沒想到我能活著看到英國有今天!真的是高興!高興!」

連秦佟仁這麼嚴肅的同志,看了文件之後也忍不住嘿嘿冷笑。剛收住笑聲,可視線每次掠過文件的時候,他都會忍不住笑出聲來。接連幾次之後,秦佟仁乾脆也哈哈大笑起來。陳克曾經提前預言過有可能出現「瓜分英國的狂潮」,而那時候的英國依舊以世界霸主的形象存在。而是在面臨即將滅亡之前,英國也不過是一個發出哀鳴的可憐國家。這之間的反差未免太大,太迅速。

陳克等大家笑的差不多了,他揮揮手,「同志們,英國能夠說出這等話,說明他們還是有水平有能力的。在這個時候,英國已經選擇了最好的辦法。」

「如果換成我們是美國的話,我們會同意么?」部隊總政委何足道並沒有退出一線,他親自負責大家的行程。美國的態度才能決定未來的走向,至於英國自己則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何足道剛說完,游緱搶著說道:「美國只能為美國的利益而戰,他們或許可以和德國人打仗,那裡好歹是北大西洋。為了英國人和我們打仗的代價太高,勝利幾率太低。我不認為美國在有勝算之前會動手。」

「就美國現在才開始動員的水平,他們的勝算在哪裡呢?」章瑜明顯不看好美國,「再過一年,我們在紐西蘭與澳洲的軍艦維修體系只怕都完成了。加上空軍的基地,美國無論怎麼打過來,我們的海軍和空中都能和美國拼數量,拼質量。等我們拿下菲律賓之後,美國能不能守住夏威夷都是個問題。難道美國人準備不惜財力的從阿拉斯加進攻中國么?」

從阿拉斯加進攻中國當然是個笑話,且不說美國怎麼把物資運去阿拉斯加囤積起來。就那片半年太陽幾乎不落,半年幾乎看不到太陽的地方,駐紮大量軍隊的話,美國首先就得考慮怎麼解決軍人的心理問題。

然而陳克卻沒有笑,美國不是沒有辦法。以美國的強大國力而言,還是有最後一種辦法的。想讓美國最終與中國在終極毀滅方面達成恐怖的平衡,就是這次陳克以及中央顧問委員會在何足道陪同前往西北的目的。

當年的「核冬天理論」是美蘇核工業科學家共同的傑作,在冷戰期間,美蘇都蓄積了能夠毀滅世界的核武器。雙方在那個恐怖的毀滅時代都一度認為能夠靠防禦體系保存大量軍隊,在核武器肆虐后的世界上,這保存到最後的軍隊是決定最終勝利的保障。

核武器科學家們的專業是核武器開發,但是他們本人可不是主張毀滅世界的瘋子。所以核冬天理論很快就流行起來。核冬天理論的目的就是讓世界明白,毀滅性的核彈洗地之後,任何國家都不可能有「未來」可言。只有極少數被嚴密保護的人才能長期活下去,但是人類這個種族是註定滅亡了。

這個理論能夠迅速在全世界流行,因為包括大部分操作核武器的人員都認為自己基本上沒有可能成為「極少數被嚴密保護的人」。既然如此,為什麼要為那「極少數被嚴密保護的人」白白的送上自己的性命呢?

但是在核武器剛開發出來的時候,大家都沒有這種觀點。核武器很可能會被認為能夠打一場「優雅的戰爭」。威力巨大的武器,高科技的電子按鈕,集結了科技尖端的戰略轟炸機。只要按下一個按鈕,就能夠摧毀整座的城市。美國如果掌握了這樣的技術,天知道那幫人會有什麼想法。

為了防止核戰爭,就只有擁有核武器。**的這個觀點可以說完全抓住了矛盾的最核心部分。現在,中顧委的老傢伙們就被拉到了中國的核武器試驗場。

陳克曾經領頭弄出過不少產業,核武器無疑是陳克提出的最複雜,也是陳克心裏面最沒底的一次技術要求。從核武器的理論,結構,材料,流程,陳克都介紹的很清楚。可這種沒有數學模型,理論根據不足,卻又看著直通到底的方案甚至遭到了很多科學骨幹們的反對。陳克不得不採取了極為高壓的手段,把他們統統排除在研發體系之外。

由一大群年輕技術人員承擔起骨幹工程師的工作,以及中國開發的晶體管計算機為輔助,無數的錢砸了進去。最終的結晶就在那遠方的高高鐵塔上。

在會議上,中顧委的不少同志才知道中國推行的這個計劃。而且他們訝異的聽到了一個消息,中國提煉出來的核材料在數次原型機的實驗已經用掉了大半。現在的核試驗用盡了最後的材料,甚至連備用的核彈都沒有。

游緱訝異的瞅了瞅何足道,儘管作為何足道的妻子,作為對核武器並非一無所知的前國防科工委的書記,游緱甚至不知道何足道其實負責核武器的最高開發指揮。

「就是說如果這次沒有成功,下次還得等很久才行了?」章瑜是聽明白了彙報的核心內容,他對核武器的生產速度很是訝異。

「下次實驗至少得7-9個月。」負責的年輕總工程師認真的答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