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虛無之地。

一個出了名的地獄所在。

在這裡生存下來的,沒有一個還能笑的出來的。

其實,他都已經忘記了自己是誰,這麼多年來摸爬滾打,讓他活的如同一個鬼!

那一瞬,微風輕拂而過,激起了一層透骨的寒意。

……

反觀。

顏芷月帶著冷凝離開了迷魔之地,路上她亦是思慮了很久,心情自是也越來越好。

其實,她也不知道怎麼了,只是忽然覺得自己的內心深處,好像是多了一份重要的東西,這種感覺很微妙很奇怪……

不管如何,這次的事情進行的還算順利,這一點也足以讓她心情愉悅了。

冷凝看著顏芷月暗自發笑的模樣,卻是不由感覺有些害怕:「少主,你這是怎麼了?」可以說,她跟了顏芷月這麼久,現在看到她笑就會覺得,好像又是要算計著什麼事情或者什麼人。

不得不說,這種感覺簡直讓她有些害怕……

「我……」

顏芷月停下腳步,看向冷凝想要回答這個問題。

可是,想了一下卻不知道怎麼說:「沒事。」

「……」

冷凝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雞皮疙瘩,連忙追了上去。

很快,二人便回到了攝政王府。

這一邊沐晨早就在焦急的等待著,他看到顏芷月連忙說:「王妃娘娘,太子殿下在大廳里等你很久了。」說著,他連忙使了一個眼色,用最小的聲音道:「他身後還跟著一個神秘人。」

「……」

神秘人?

她倒是很好奇,這個所謂的神秘人是誰?

顏芷月卻並沒著急去見,反倒是會房間換了一套衣衫,並吃了一點東西才姍姍來到了大廳內。

只見,大廳內夜子喬的臉上帶著滿滿的焦躁,其實,按照他的性子的話,顏芷月這麼久都沒出現,按理說應該早就負氣而去才對。

現在居然沒走,倒是讓顏芷月有些意外的。

隨之,她的目光亦是落到了夜子喬身後的一個黑衣男子身上,男子用面紗遮住面部,但是如鷹一樣的眸子卻暴露在空氣中,只是一眼便讓人有種不自覺發寒的感覺。

是他?

看到這人,顏芷月只是眉梢微挑卻並沒說什麼……

反倒是夜子喬看到顏芷月出現,直接站了起來,臉上的怒氣也在瞬間消失換成了討好的笑容:「王妃娘娘,我可是等你了許久呢。」

顏芷月旋身而坐,聲音不高不低:「有何事?」

「我……」

夜子喬看了一眼旁邊的男子,才繼續道:「這次來主要是想見一下王叔的,不知道可否請你代為轉告?」 「他不在。」

顏芷月拿起茶杯,態度不卑不亢:「有什麼事情,你和我說便可。」說著,她亦是淺淺的啄了一口茶水,可謂是將夜蕭炎平日的做派學的惟妙惟肖。

她發覺,認識夜蕭炎這麼久,真的別的什麼都沒學會,但卻學會了什麼叫端架子、擺氣勢。

好在,對付夜子喬這種人的時候,這種真的是極其管用。

「……」

夜子喬眸子微眯,顯然不滿。

不過,還未開口說什麼,他身後的黑衣蒙面男子卻擺了擺手。

只是一個動作,夜子喬直接選擇了閉嘴。

見到這般情況,顏芷月亦是淺笑了一聲,態度分外玩味兒:「太子殿下,你讓皇上站在你身後,真的不會覺得是大不敬么?」

「誰說……」

夜子喬一愣,連忙要辯解。

話說到一半,那黑衣男子卻是笑了起來,笑容分外冷冽:「能認出我,也到免得麻煩了。」說著,他便一把扯下了面上的黑布,露出了他那張充滿了霸氣的臉。

見此,夜子喬也不在說什麼,自是快速的起身退到了夜宇文昊的身後,改為夜宇文昊坐到了椅子上:「夜蕭炎在哪裡?讓他出來見我。」

「見你做什麼?」

顏芷月面上帶笑,眼中嘲諷無比:「難道是和你討論一下,怎麼詐屍?」

「如此說來,你是能全權代表夜蕭炎了?」

「當然!」

夜子喬冷笑了一聲:「王叔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懦弱膽小,竟然靠著一個女人當家做主了?」

那一瞬,顏芷月的臉色變得分外陰冷,她眯了眯眸子:「夜子喬,你應該知道什麼叫長幼有序,應該知道什麼叫尊敬長輩的吧?」

「就憑你,還長輩?」

「好了!」

夜宇文昊瞪了夜子喬一眼,接著便看向顏芷月:「既然夜蕭炎不想出來的話,那我也就不強求了,只是你告訴他,他的責任已經盡到了,現在可以……退位了。」

「意思是,你要罷黜攝政王?」

夜子喬連忙點頭:「對!」

聽到這個回答,顏芷月忍不住大笑了起來,那笑容可謂是帶著滿滿的嘲諷之氣,不過,卻是片刻她便噶然停止了笑聲,冷然掃視二人:「一個無用的太子,一個已死的皇上,你們想搶我夫君的東西,到底是怎麼做到理直氣壯的?」

「……」

夜子喬被這話噎的,臉色變得有些許難看。

夜宇文昊態度倒是始終未變:「這天下本就是朕的,朕能讓夜蕭炎當攝政王,自然也有權利罷免這個所謂的攝政王!」說著,他眸子微眯,臉色可謂是幾近冰冷。

夜子喬連忙附和道:「對!現在我父王回來了,王叔也沒理由再當這個攝政王了!」

「呵。」

顏芷月只是冷笑了一聲。

接著,她便繼續喝著茶杯中的茶水,那模樣完全是拿出了一副聽不懂的樣子。

夜子喬有些氣急:「顏芷月,你別以為自己有王叔護著,就可以橫著走了!」說著,他直接拿出了一道聖旨,放到了桌面上:「現在開始,我王叔的身份已經被撤掉了!」 「嗯。」

顏芷月只是輕描淡寫的應了一聲,卻看都沒看那聖旨一眼。

見到她這樣的態度,夜宇文昊亦是眯眸道:「小丫頭,乖乖將這個交給夜蕭炎,到時候他自然會接受的。」

「對!」

夜子喬連忙點頭。

奈何,顏芷月卻始終喝著茶水,眸中不帶著半點的情緒波動。

正當夜子喬被氣得險些抓狂的時候,她才終於放下了茶杯,冷眼抬眸看向二人:「話說完了么?說完了就請回吧,我乏了。」

「……」

二人臉色微變。

時間極緩,那一瞬空氣都變得無比僵持了起來。

可以說,顏芷月的態度真的是極其冷淡,完全沒有按照二人想象中的去作為,簡直是氣的夜子喬想要發狂!

顏芷月抬眸時,正對上夜子喬那憤怒的眸子:「這麼看著我做什麼?難不成你想咬我?」說著,她起身的時候,眸色變得分外冷漠:「還有你夜宇文昊,你一個死人最好別少出現在我的面前,免得我看你多了會覺得晦氣!」

「顏芷月!」

夜子喬無比暴怒!

然而,顏芷月的態度卻始終清淡無比,她看了一眼桌面上的聖旨,接著只是一揮手便將一縷火藥灑了上去,瞬間那聖旨就燃燒了起來!

夜子喬看到聖旨起火,連忙上前營救卻發現根本救不下來,氣得他簡直想殺人:「你敢燒聖旨!」

「燒了就燒了,你能把我怎麼樣?」顏芷月拍了拍手,眉眼中帶著一股清冷的傲慢之氣:「還有,所謂聖旨是皇上才能下達的,你們兩個一個是死人,一個是太子,憑什麼說這個是聖旨?!」

夜子喬眯眸道:「所以,你是想和我們為敵?」

「對啊。」

顏芷月唇角牽扯出了一抹淺笑,態度無比柔和:「說你蠢你還真是蠢,竟然現在才看出我的意思?」

先不說現在夜蕭炎在不在,就說她現在怎麼說也是頂著攝政王妃的身份,現在這麼明目張胆的上門,豈不是一種紅果果打她臉的行為?

抱歉!

她是屬驢的,牽著不走打著倒退!

一旁的沐晨也是附和道:「王妃娘娘,你應該累了,屬下為你送客吧?」

「好。」

顏芷月擺了擺手,完全是一副不耐煩的模樣。

這時,一直沉默的夜宇文昊臉色微凝,他身上帶著一股濃烈的殺戮之氣:「既然不能談判,那就只能是動手了,到時候兩軍開戰的話,你可別怪我不客氣!」

聽到這話,顏芷月不由白了夜宇文昊一眼,接著她直接看向冷凝:「冷凝,有人威脅我呢!」

「對啊!」

冷凝一笑:「又不是沒打過,上次被打的落荒而逃的,似乎並不是咱吧?」

沐晨也連忙點頭:「對對對。」

「……」

這些話語,使得夜宇文昊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

只是,他還未來得及說話,顏芷月卻走到了他的面前,姿態帶著一股高傲和張狂:「夜宇文昊,我夫君之前就警告過你,最好安守本分,不然的話,你萬一從活死人變成了真死人,那可就沒有這種詐屍的機會了!」 「……」

夜宇文昊臉色微變。

正在他愣神之際,顏芷月忽然對其發動了攻擊!

不過,她因為有體內毒素的禁錮,自然是不敢去動用靈力,只是不斷用手中的手槍一下接一下的朝其打了過去,想要趁著他不備放一點血出來。

奈何,夜宇文昊的靈力要比想象中的強大的多,幾番躲避竟沒有絲毫的受傷:「這種忽然的發怒,倒是有趣的很呢!」說著,他便一把抓住了顏芷月的手,接著便那把手槍狠狠的打到了地上。

顏芷月感覺到了手腕上的疼痛,眉頭忍不住微皺到了一起,不過,她的眼睛卻始終明亮的宛若星辰:「夜宇文昊,你可否還記得顏府?」

「……」

眸子微眯。

夜宇文昊的氣場變得更加陰狠:「所以,你是想替你的父親報仇?」

「所以,你是承認你殺了我的父親?」

那一瞬,顏芷月手中多了一把炸彈,接著便一起全都朝著夜宇文昊丟了過去!

「砰砰砰!」

夜宇文昊不斷躲避著,那般態度完全如同在玩耍一般自若。

反倒是攝政王府的會客廳,被顏芷月炸的一片狼藉,無奈之下她只能是停止了攻擊:「好了,我玩夠了,你走吧!」說完,她轉身便先行一步。

丫的!

她心中忍不住謾罵著,自己浪費了這麼多丹藥,連一滴血都沒炸出來!

那她想要一瓶子血的任務,到底要怎麼完成啊?!

走了幾步之後,顏芷月便忽然停下了動作,回頭看向沐晨:「沐晨,讓羽林軍做好準備。」

「是!」

沐晨應了一聲,才繼續道:「屬下要不要去召回驍騎營?」

「不要。」

顏芷月微微一笑,眸中滿是算計:「有雲霜在,怕是到時候只會幫倒忙罷了。」

「可是,現在的情況下,如果龍吟國的人真的進攻的話,我們可能會……」

顏芷月反問:「如果加上虛無的人呢?」

「虛無?」

沐晨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顏芷月說的。

冷凝卻是得意洋洋道:「這次少主去了虛無之地,虛無的魔君已經答應虛無的人前來幫忙了,到時候那群傢伙出現,加上你的羽林軍,你還會怕什麼龍吟國?」

「那真的是太好了!」

要知道,虛無之地的人們,各個都是高手,以一敵百都是說少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