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行,我正好藉着去,好好遊山玩水,氣死你。不是我說你,你就是受累的命,注意身體,大家還指着你這個領導呢?”

“我這身體你不知道?沒問題,你要好好保護你的身份,不要參加任何的公開活動。”

“放心,我好好當個親日分子。”

“記住,薊縣縣城祥記酒店,勝強會和你聯絡。”

一個星期過去了,葉奮韜每天檢查着各處的進度,看着各種資料,幾乎每天和蘭黎明,姚家兄弟開個小會。

星期天的早晨,爺幾個正在吃早點,電話鈴聲就響起來:“葉叔,找您。”

“葉先生,我是漢斯,您訂購的物品到了,請過來驗收。”

放下電話,葉奮韜叫上黎明直奔紫竹林碼頭,今天拉他們的人力車的兩個車伕,一個叫孫二虎,一個叫唐明,都是孫志武以前手下的班長。

孫志武走之前安排的他倆。

“二虎,你們裏面有會開車的嗎?”

“有,不過只有兩個。”

“那就行,回頭撂下我們回去叫人過來,有四五個就可以了。” 紫竹林碼頭現在在天津只有一些遺蹟,不仔細看辨別不出來,這裏以前屬於法租界,各個在天津有租界地的國家都有自己的碼頭。

不過,當時的日本軍火類都從秦皇島方向來,重要的轉運站在唐山豐潤區,塘沽是後來才成爲最重要的港口



1935年,天津八里臺機場建成,也成爲日本一個大的轉運站,因爲那裏到海光寺日本軍營是最近的。

當葉奮韜和蘭黎明趕到的時候,只見海河上停着掛着德國漢堡輪船公司標誌的輪船,搬運工正在卸着貨。

禮和洋行的職員迎過來,以前去的時候認識他倆:“葉先生,蘭先生,漢斯先生在碼頭辦公室等您,請。”

推開碼頭辦公司的門,漢斯迎上來:“這是你們到貨清單。不過,有一件事還要說一下,昨天,葉先生的未婚妻找到安娜,訂購了四套手術室設備,兩套藥品生產設備和一噸的醫療器材。”

“誰是我的未婚妻?哦,是的。”

“我已經對國內的生產廠家下了訂單。此外,安娜招募的大夫和護士還需要您面試確認。”

葉奮韜,蘭黎明,漢斯來到碼頭,漢斯指着車輛說:“我給你們準備了至少三年的配件,隨車一起帶來。武器方面德國由於條約的限制沒有重機槍,我換了美國的,結構是不一樣的,相信你們有辦法解決操作的問題。

錢你不要支付,我從設計費里扣,剩下的我給你開花旗銀行的支票,所有的我這裏有詳細的賬目,每個月讓蘭先生和我對一下帳。還有,我要提醒一下,所有的武器要校對纔可以使用。”

“你想得很周到,希望今後合作愉快。”

“那是自然。對了,下個月克虜伯公司要來人,到時蘭先生要準備,具體時間我會通知。”

“漢斯,你回去和安娜約時間,我還要事情要和她商量。”

“好,到時還是來我家,品嚐安娜的手藝。別忘了,帶上你那漂亮的未婚妻。”

“葉叔,加我們一共七個人。”

“好,把箱子搬上車,拉到基金會的辦公樓,留兩個人看着。黎明,交代一下。”

轉頭對漢斯點點頭:“沒什麼事了,我要先兜兜風,試試奔馳公司的產品

。”

“請便,我也要回去了,晚上有應酬。”

葉奮韜開着車直奔盛家鐵鋪:“二叔,您來啦!我告訴師父去。”

“不用,你老姑在家嗎?”

“在。”

“行了,你忙你的,我自己進去。”

“大哥,小妹,我來啦。”

“二弟。”隨着聲音,盛光勇,賈瑩迎了出來。

來到後院,葉奮韜看見盛建文,盛建武哥倆也在:“好,本來還有事要和你們談。大哥,你的徒弟有認識英傑那地方的嗎?”

“有啊!有一個也駐那個地方。”

“有會開車的嗎?”

“有一個給修理汽車的幫忙過,我得問問。”

“二哥,我想以後你對我改個稱呼,行嗎?”

“那怎麼改?”

“你叫我瑩妹。”

“你看孩子們在這。”

“哪有嘛?你說,你同意。”

“好,好,瑩妹。”

“二弟,我叫來了,你問吧。”

“二叔,車開過,就開了不到50米,不知道行不行。”

“看外面那輛,你今天必須開會了,好好練。”

“我怕磕了,碰了,那還是新車。”

“沒事,你放心大膽的練

。”

“那我去了。”

獵愛蠻妻,狂傲總裁勢不可擋 “瑩妹,你找過漢斯買醫療設備。”

“啊!你不讓我負責嗎?”

“沒錯,你要先寫出清單給我,一起研究再訂貨。以後記住,凡事要先有計劃在實施,明白嗎?你要明白,計劃制定要仔細,謹慎,實施起來倒沒什麼?很快。”

“那我還不是爲了快點。”

“你的想法沒錯,但做事情不要隨機應變,要有周密的計劃和幾套應對方案,以後你一定要記住。嚴謹,紀律纔是制勝的關鍵,千萬不要腦子想到什麼就做什麼。”

“知道了,你怎麼說我就怎麼做,一切聽你的。”

“以後你要獨當一面,凡事自己要按照這個原則做。今天說多了,以後我手把手教你,有一年你就差不多了。”

突然,賈瑩上去一把拉住葉奮韜的手:“你幹嘛?”

“現在就開始,不是要手把手教嗎。”

“你看,大侄子在這,鬆手。”

“那有什麼?還有大哥在,你怎麼不說,我是你的女人還怕別人說。”

“好了,明天開始。”

“這可你說的,不許反悔。”

“明天我接你,好好研究我交給你的任務。”

葉奮韜和衆人坐下,猛喝了幾口石桌上的茶水:“大哥,你明天安排那個英傑的同鄉,我明天接他們,和黎明一塊去送東西。”

“行,你別管了,我告訴他們。”

“建文,建武,你們聯繫了多少人?”

“有二十多,還有高中生,裏面還有女生,您看行嗎?”

“讓他們試試,練不下來再幹別的,關鍵是要可靠,沒有政治傾向

。”

“這點您放心,都是天津人,知根知底。”

“瑩妹,晚上安排吃什麼飯?”

“我去八大成叫一桌。”

“我不想吃飯館的。”

相愛恨晚,重生之最佳男友 “那我給你做。”

“我可要八個菜一個湯。”

“沒問題,我這就去買。”賈瑩興沖沖向外走去。

“大哥,你是不是和小師妹說了什麼?”

“真的沒有,其實說不說還不是一樣。”

“也是。建文,建武,訓練是很殘酷的,而且不是一般的殘酷,你們要做好準備。”

“我和我叫來的人都練過武,身體好,不怕,打鬼子還怕吃苦?”

回到家已經很晚了,蘭黎明和姚家哥倆在客廳聊天。

“黎明,都安排好了?”

“沒問題。”

“明天讓一輛卡車到盛家鐵鋪,裝生活必需品和雞鴨魚肉,估麼他們不敢大肆購買。車上山想想辦法,實在不行開條小路,再僞裝好。

老大,老二,過幾天就給你們開大奔,就是外面那輛,老總的待遇。”

“是嗎?老大奔,老爺車,可得好好過過癮。”

“以後每人一輛,這纔到哪?明我在家,和你們老姑研究事。”

“在這,還是牀上?”

謝夫人所言極是 “小兔崽子。” “我回來了。”

“惠子,辛苦了。”

“安排的差不多了,小林光夫在那裏。”

“他是誰?”

“我亡夫的一個部下,兵營附近的料理店我想請他負責,他和軍營裏面的人很熟,有幾個老鄉。”

“惠子,今天我想聽你說心裏話,你這些日子,神神祕祕和別人通電話,每次還不讓我聽到,到底是爲什麼?我們即將結婚,不是嗎?你的事我有權知道。”

“不是一回事,你不要管。”

“不行,如果你今天不說,明天開始我不會再來了。”

“你不要逼我。”

“我們中國對夫妻雙方而言,沒有隱瞞的事,我們即將結婚,從那以後我要照顧你一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還有什麼不能說的?”

山下惠子低下頭,咬着嘴脣沉默着。

這個男人帶給她很長時間沒有過的歡樂,溫柔對待她的一切,和他談論藝術,人生,對酒當歌,宣泄着酣暢淋漓的快樂。

“我不能放棄,我只是怕連累他,我要說,把一切告訴他,如果以後有災難降臨,我擋在他的前面。”她暗暗的想。

“那我全說了,只希望你不要離開我,我前夫以前是關東軍的聯隊長,大佐軍銜,9.18以後在北滿作戰。

你不知道,日本有個反戰人士組成的同盟,同盟的宗旨是反對戰爭,希望日本和鄰國和平發展,共同繁榮,日本軍隊中有很多人認同這個觀點,我前夫也是。

他和他的朋友經常在我家聚會,可不幸的是,他們中有很多人戰死了,包括我的前夫。

這個同盟現在還存在,他們的宗旨有所變化,認爲讓日本在戰爭中愈快失敗,對日本民族是有利的



說到底,他們纔是真正的愛國者,我和別人通電話就是這些人,我不想告訴你是因爲我們的身份一旦暴露會以叛國罪被處死,會連累你。”

尚進勇知道這種事,那是在日俄戰爭時就存在的,任何民族都有真正的愛國者,都有真正的民族主義者,其實,這纔是一個民族最後的希望,可是我們中國的在哪裏呢?

“今天,我沒去工地,我是去我表弟那裏,在滿洲他的腿殘了,不能呆在部隊,他沒有什麼技能,以前只會打仗,現在生活困難,開了一間雜貨鋪,和老婆,女兒勉強度日。

像他這樣的老兵還有很多,生活悽慘,家中有富裕的親戚能接濟的生活還說得過去,沒有的生活比中國人還慘,軍部不允許他們隨便走出租界,要出去也要有體面地生意,所以只好靠退伍費開間小店維持生活,我都說了,只希望先生能原諒我。”

尚進勇看着山下惠子掛着淚珠的臉龐,一把把她拉入懷中:“你應該很早告訴我,我既然要和你結婚,就要接納你的一切,你的表弟也是我的表弟。

我也憎恨戰爭,渴望和平,今天我要在這裏讓你真正成爲我的女人。”

天剛放亮,電話鈴聲吵醒了尚進勇:“老尚,一會我讓老二給你送銀票。”

落日餘暉陪你看 “晚上再打,還困着呢?”

“昨天是不是太猛了。”尚進勇扭頭看着身邊還在熟睡的山下惠子:“怎麼,要聽聽細節。”

“別找樂了,正事還忙不過來,白天各忙各的,晚上詳聊。”

“快起牀啦!今天我和你一起看看你表弟,我還想給他一個營生。”

“等等,還沒睡醒,昨天你太猛了,我太累啦。”

尚進勇無奈的一笑:“那就繼續….”

葉奮韜放下電話:“我先去把你們老姑接來,你倆先別出門。黎明,跟我走

。”

“大哥,安排好了?”

“你看,雞鴨魚肉,蔬菜,水果,我想山貨那裏有,衣服,日常用品都是整箱的。”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