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衍洛天這個名字怎麼看都應該是個男人才對吧,哪有女人叫這個名字的,他的心底不禁汗如瀑布。

就在幻雨還有些出神之際,女子卻緩緩開口道:「好了小子,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女子這一開口,幻雨自然是連忙回神。

眼神變換過後,他也是定了定神,然後語氣平穩的回道:「既然前輩都已經知曉,又何必多此一問」。

他這話,無疑也就變向回答了先前的問題。

「這樣么..」。

聽到幻雨這麼說,女子的眼神中好似露出了一絲迷茫,不過很快便消失不見。

片刻之後,她再次深深的看來幻雨一眼,隨即她的身形開始一點點的消散在原地。

不過就在她即將完全消失的時候,一道聲音緩緩響徹在幻雨的耳邊。

「三日之後,我會再來尋你」。

話音落下,天地間飄過一絲淡淡的清香,幻雨則有些失神的定在原地。 直到那位所謂的守護者一族的聖主「衍洛天」離開許久,幻雨還獃獃的站在原地。

龍傲看到他這般,也只能暫時在身旁守候。

至於老者一行人,已然靜靜的離開了此地。

連他們的老大都沒有把幻雨怎麼樣,他們自也不敢自作主張再次對幻雨動手。

更何況真的動起手來,他們還不一定能佔到便宜。

索性也就不在繼續自討沒趣。

然而沒過多久,數百道身影便出現在了幾人的不遠處。

先前幻雨和那幾人戰鬥鬧出那般大的動靜,自然也是早就被人察覺。

此時這些人,也終於是趕了過來。

而幻雨這時,也終於是回過神來。

「呼」。緩緩吐出一口氣,他便暫時收起思緒,對著龍傲一招手,朝著前方走去。

約莫半個時辰過後,幻雨和龍傲便抵達了沐家所在的要塞之中。

沐仙兒自然是第一時間就得到了消息,眼眶微紅的直接撞進了幻雨的懷裡。

說起來先前她原本早就打算折返,回去皇宮陪在幻雨身邊。

只不過沐清風考慮到安全的問題,並沒有讓她離開。

此刻終於見到幻雨,她心中的思念早就無法抑制。

即便是周圍還有許多人,她也全然不顧。

這一幕,看得一旁的沐清風,乃至是沐家的老爺子都是一臉無奈。

心中同時出現了一句話,女大不中留啊。

如今關於幻雨和慕冰瀾的事情,他們自然也早就已經得知。

起初他們心中多少還是有一點不太舒服,畢竟沐仙兒可是他們手心的寶貝。

不過到了現在,他們已然也都早就放下了此事。

而幻雨呢,感受著懷中的溫暖,不知為何,腦海中不經意間就會浮現出先前那名女子的身影。

老實說當時他真的差點就把那名女子當成了沐仙兒。

這一路上他心中也有了些許猜測。

或許那名女子真的和沐家有些關係也說不定,不然這一切看起來也有些太過奇異。

看來這件事情還是要找個機會向沐清風打探一番才是,他不禁這般想到。

這個時候,沐仙兒好似發現了幻雨的異樣,不由得從他懷中抬起頭詢問道:「雨,你怎麼了」。

幻雨聞言,連忙回神,隨即微笑的拂了拂她的秀髮道:「我很好,沒事」。

見到幻雨這麼說,她才放下心來,繼續將頭埋在了幻雨的懷裡。

此時不少聞訊而來的人看到這一幕,也是愣了愣。

包括寽,還有軍隊中的不少將領。

看到突然來了這麼多人,沐清風也適時的給幻雨打了手勢,然後便招呼著眾人先行離了開去。

幻雨見狀,只得露出了一個歉意的微笑。

約莫一個時辰之後,要塞中的一處大廳,幻雨緩緩邁步而入。

此時整個大廳中已經有著不少的身影落座,好似在商討著什麼事情。

見到幻雨到來,其中大部分的將領均都紛紛起身,躬身一拜。

幻雨先是一揮手,釋放出一絲幻力將眾人扶起,然後才微笑開口道:「諸位將軍無須多禮」。

就在眾人準備開口之際,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突然緩緩響起。

花心簡少痴心愛 「哼,此時大戰在即,某些人居然還有閒情逸緻談情說愛,平白讓大家在這裡等了這麼久,架子倒是挺大,就是不知道…」。

這道聲音響起,不僅是那些將領不敢言語,就是沐清風和老爺子也都是臉色微變。

不因其他,只因說話這人乃是一名頭髮花白的老者。

此人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統領此次大陸守護者的統帥。

修為自不用多說,能成為統帥,必然不是什麼弱者。

然而還不待他說完,幻雨已然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讓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幻雨已經出現在了老者的面前,單手將他提了起來,同時口中略顯冰冷的開口道。

「怎麼,你有意見么,還是說你們這所謂的守護者,都是這般倚老賣老,不懂規矩的人么」。

「你…」。

由於幻雨出手太過突兀,老者一時間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感受到脖間傳來的冰冷,他頓時面色漲紅,呼吸一滯。

花之雙翼 「放肆!」

「大膽!」。

「豎子敢爾!」。

「…」。

幻雨的話音剛落,原本站在老者身後的幾人也立刻反應過來,紛紛立刻大聲怒斥。

「聒噪」。

身上的氣勢瞬間升騰,幻雨轉頭一喝,頓時幾人面色大變的急忙後退。

這一幕,讓那些將領的眼中已經完全充滿了崇拜之意。

事實上先前這些大陸守護者到來之後,姿態擺得極其的高,給眾人的印象自然不用多說。

不過礙於實力的緣故,眾人也是敢怒不敢言。

然而此時幻雨這一手,無疑讓他們心中的憤怒頓時煙消雲散。

甚至差點都忍不住想要拍手叫好。

不愧是攝政王啊,這般氣勢,這般霸道,他們心中的熱血都不禁被徹底點燃了起來。

至於沐清風和老爺子,愣了一瞬之後,眼中也露出了強烈的驚喜。

老者的修為他們自然是一清二楚。

沒想到幻雨居然這般輕易的就將老者制住,一語喝退了連他們都望塵莫及的幾名強者。

這才過去了多久,沒想到幻雨已經成長到如此地步。

他們心中的震撼和喜悅可想而知。

不過很快,他們的眼中又露出了擔憂。

畢竟這些守護者的人數不在少數,幻雨即便是修為略高一些,恐怕也是雙拳難敵四手。

更何況如今大敵當前,一切自然要以大局為重。

要是真的內訌起來,那恐怕會一發不可收拾。

想到這裡,沐清風連忙起身道:「雨兒,不可」。

幻雨聞言,再次冷笑的對著近在咫尺的老者說道:「大陸守護者,哼!」。

言罷,他緩緩鬆開手,然後消失在了原地。

再次出現之時,已然去到了首位之上。

或許是一直以來都沒有決定出最高的統帥,所以首位上原本一直都空著。

不過此刻的幻雨,沒有絲毫猶豫的坐了上去。

既然要霸道,那就要霸道到底。

看到幻雨的動作,那些將領自然是沒有任何異議。

幻雨本就是帝國的攝政王,更何況剛剛還展露了超絕的實力,那個位置理所應當屬於幻雨才是。

至於沐清風和老爺子,以及另外兩家的家主,乃至是寽,當然也沒有任何錶態,直接默認了下來。

不管於情於理,他們自然都是站在幻雨這邊。

此時那名老者也終於是恢復了過來。

看到幻雨坐在首位之後,他心中雖然充滿了濃郁的殺意,但是最終還是強忍了下來。

此刻他若是在不知進退,別說在場的人,恐怕就是那位聖主也不會讓他好過。

經過了這個短暫的插曲之後,接下來,幻雨便開始加入了眾人,慢慢了解起目前的具體狀況。 夜幕緩緩降臨,幻雨獨自一人坐在要塞之上。

至於目前的大概狀況,他也終於是細細的了解了一番。

如今整個人族的戰力以要塞為中心,呈一條直線似的駐紮著。

而要塞以外的地方,則全部都已經落入了魔族之手。

可以說這僅僅一年多的時間,整個人族大陸已然淪陷了一半之多。

不得不說,這真是一個極為不利的消息。

眼下整個人族的所有戰力分佈,帝國的軍隊還有著約莫百萬之數。

不過其中大部分都只是普通的士兵,戰力方面相對較弱。

其次便是三大家族。

沐家,公孫家,以及南家。

沒錯,七大家族如今只有這三家還基本保持著完整。

而剩餘的那四家,基本上都已經完全覆滅,僅僅只留下了些許的火苗。

特別是文家,也就是當初跟幻雨搶媳婦的文家。

七大家族之中,文家最為慘烈,不僅他們收歸的那些宗門盡數覆滅,甚至連文家本家,也是無一人生還。

可以說,整個文家已然完全斷絕了血脈。

當幻雨得知這個消息,他也是不禁有些傷感。

不管怎麼說,當初他也和文家的家主,以及那位文家大公子有些交集。

最後呢,便是大陸守護者一族。

和幻雨先前得知的消息基本一致。

如今這些大陸守護者的數量在接近三千人左右。

雖然人數看起來不多,但是這三千人的修為基本上都在帝境的層次。

這樣一來,這一部分自然是最為強大的戰力。

當然,還有一部分戰力也不容忽視。

那就是寽所帶領的龍族。

事實上龍族的參戰,讓幻雨也有些歉意。

畢竟原本他是希望龍族能到人界安頓,休養生息。

可是現在整個龍族也被卷進了戰火之中。

他的心中實在是有那麼些過意不去。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