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見他一聲不吭,郁北手下忍不住又加重了一點點力道。

只是當章志洪突然出聲后,郁北的手,一下子沒有了力氣。

「對不起,小北。我是真的要走了,單位有事兒,必須得我回去完成。你放心吧,我的身體我知道,沒有大毛病。我是真的捨不得你和小北,可……可我的工作性質就是如此,有命令就必須執行。你別和我生氣,好嗎?」

郁北爬在章志洪的懷裏,靜靜的聽着他的解釋,突然之間,眼淚一下子就涌了出來。

很快,章志洪就感覺到胸口的濕意。

他收回手,直接捧上了郁北的雙頰,一臉心痛的看着她默默流淚。

一時之間,二人誰也沒有說話。

氣氛一下子變了,章志洪忍不住低下頭,吻上了郁北的眼淚。

他的吻熱烈又溫柔,讓本來正傷心別離的郁北,一下子再也哭不出來。

她獃獃的睜著大眼睛,看着章志洪的發頂,好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郁北不是沒有和人接過吻,上輩子和男朋友連孩子都有過的人,別說接吻,就是本壘都已經上過了,區區一個吻,不至於讓郁北嚇成這樣。

不過,也的確不是吻把她嚇著了。

真正把郁北嚇著的,是章志洪右耳後的那顆紅艷艷的小痣。

這樣的小痣,郁北曾經在另一個人身上見過。

位置一模一樣,顏色也相同。

只不過,那個人是上輩子她的男朋友。

而他,早就已經在一場地震中為了救她去逝了。

一時間,郁北有些懵。

她有些不知身在何處之感,面前的人,又到底和上輩子的男友有沒有關係?

郁北有些慌,一把推開正要吻向她嘴唇的章志洪,後退兩步,緊緊的盯着他的面容。

她想要在他的身上再找到一些和男友相同的印跡,不過很可惜,兩人除了眼睛有些相似外,再沒有任何一點的相似之處。

「怎麼了?你生氣了?對不起,我剛剛有些情難自禁了。」

章志洪有些不知所措,他以為是剛剛他冒失的吻,把郁北給嚇著了。

「你放心,下次沒有你的同意,我絕對不再這樣了。你別生氣了好不好?我這馬上就要走了,我們好好說會兒話吧。」

章志洪上前來,想要拉郁北的手,卻在伸到一半的時候,又收了回去。

他怕郁北再被他嚇著,為免尷尬,他只能悄悄的後退了兩步。

看着這樣的章志洪,郁北一下子反應過來,自己剛剛的反應有些過激。

她懊惱的拍了一下額頭,上前兩步,主動拉過他的手。

「我沒生氣,只是一想到你馬上就要走了,有些捨不得。你身上的傷還沒有養好,這樣回去,真的不會有事嗎?工作雖然重要,但你的身體也很重要。你在外面,要時刻記着,我和章小玖還在家等着你回來呢。」

郁北的主動,讓章志洪鬆了好大一口氣。

兩人的關係剛有一些起色,他也怕剛剛的一下冒失,再次讓郁北和他疏遠。

沒有得到過的時候,不覺得有什麼。

可真正擁有過了,再失去,章志洪也怕自己不能接受。

「我都知道,你放心吧。我會照顧好自己的,到是你,要小心一些。三個月一次的體檢你也別害怕,萬事有我在。還有,有事兒就打我哥的電話。他那邊的事兒,已經解決了,不要怕給他惹麻煩。都是一家人,凡事太過計較,到顯得生疏。」

章志洪心有愧疚,但再多的愧疚也只能記在心上。

他現在能做的,除了努力建功立業,為郁北撐起一片天外,真沒有別的好辦法。

有些事不用說出口,夫妻之間就心照不宣。

郁北身上的危機並沒有完全過去,真正要想過去,除了寄希望某些人主動對她身上的變化失去興趣外,更多的還要靠着自身實力的提升。

而現在,章志洪就是在為着這樣的方向努力。

「這回回來,我本打算帶你和小玖去上京見見大哥的,看來只能等他有空來見你們娘兒倆了。」

章志洪嘆了口氣,破有些遺憾。

。 江南曦一蹙眉,打開文件,上面有江雲深在海外註冊的公司的所有資料,以及所有貿易往來。

還有一部分,是那家信託公司的詳細資料,資料中說,這家公司,與m國的許多大公司,有業務往來,並不是高偉庭給江南曦那份調查中說的,是一家賭場。

江南曦認真地翻看了兩遍這份文件,這份文件做到了詳細公開,可謂是面面俱到,恰好是對那份調查結果很好的解釋。

尤其是信託公司的內容,也顯得那樣的光明正大。

怎麼看這份文件,都像是對那份調查結果的洗白。

如果這兩份文件,有一份是真的,江南曦還是相信高偉庭的那份調查結果。

只是,江雲深能準備這麼充分,想必一定是看過那份調查文件,否則不會把這份文件準備得這樣完美。

越是完美的事情,反而越有妖!她一定要把這隻妖抓出來!

江南曦再次看了一遍文件,心裏有了底。

她把文件合上,遞給江雲深,笑道:「這麼說來,你的海外公司運轉良好,而且一直在盈利。」

江雲深得意地說:「那必須的,我也不是吃乾飯的!」

「雲深,你真是讓我刮目相看啊!」江南曦為他鼓掌。

「這也是大哥栽培的結果。」江雲深得意之餘,還奉承了江南晨一聲。

江南曦微微一笑:「你們兄弟情深,我也很開心啊。由你的這份文件上提供的數據,我粗略算了一下,你這兩年,應該賺了不下兩個億,對吧?」

江雲深一愣,望着江南曦,心底驀地有些不安。

江南曦望着他,唇角微笑的弧度,逐漸轉冷:「那麼,錢呢?」

對啊,錢呢?如果有這兩個億,他何必千方百計地從公司要錢呢?

在場的董事,聽江南曦說,江雲深的海外公司賺了兩個億,也還為他高興呢。但是他們又被江南曦這麼一個簡單的問題,醍醐灌滴。

他們可不曾記得江雲深向公司回過一分錢!

他反而總是不停地向公司要錢,而江南晨在的時候,也從來沒有猶豫過,要多少給多少!

江雲深這兩年,在海外投資的錢,沒有一個億,也有幾千萬!

董事們想到這些,對江雲深再次產生了深深的懷疑。

江雲深臉一白,後悔不迭。

這份文件,是他昨天晚上連夜做的,那些業績也是他在網上花錢買的,沒有一項是屬於他的海外公司的!

他當時太得意了,覺得可以用這個足以打敗江南曦,糊弄過關,卻沒想到,他沒有計算產值和利潤。他更是沒有想到,江南曦在短短的時間裏,就能算出利潤來!

他這才叫,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江南曦,你為什麼要這麼聰明?

但是,他不能認輸,而是理直氣壯地說:「我的公司剛在國外站住腳,哪裏都需要錢,掙的錢,都搞基建了。要知道,海外公司的那一座大樓,就價值一兩個億呢!」

江南曦站在他對面,笑着看着他胡編。

「想必海外公司的大樓很漂亮吧?這樣,你現在馬上視頻連線,你公司的財務經理,讓他給我們展示一下,漂亮的海外公司大廈。」

江雲深汗都下來了,他的海外公司,哪有什麼財務經理和漂亮的公司大廈啊?

他現在才知道,說一個謊,要用一千個謊去圓,而他的每一個謊,都被江南曦輕而易舉而又無情地戳破!

他的眼眸中,殺意頓現! 聽着吳用的解說,唐三看着唐四那威武雄壯的麒麟聖獸武魂,又看了看自己的武魂,連連嘆息。感嘆唐四真不是人!

這時唐四的武魂站在地上,一米高,三米長的身體。用頭上的角慢慢輕輕的拱著唐四的腰!

吳用見狀又感嘆道:「而且它只要站在大地上,就會自動吸收土的力量,站在水中,就會自動吸收水的力量,站在森林裏,就會吸收木的力量………。

因此它能長時間在外面不用消耗主人的魂力,反而還可以自動吸收遊離的魂力反饋魂主。」

唐三驚嘆到:「…………」

吳用又說道:「而這樣的武魂,有很多魂獸都可以吸收做魂環。

不像其他武魂有局限性。就拿你的藍銀草武魂來說,它的優點少,缺點多。一但定性發展方向,那麼能吸收的魂獸就只有那個方向的幾種而已,除非………。」

唐三問:「除非什麼?」

吳用道:「除非有高年限魂獸自動為你獻祭!」

唐四道:「那我的武魂應該往那個方向發展?」

吳用道:「我的建議是強攻系,因為你的麒麟聖獸,不僅有五種爆發強烈的屬性能力,它本身的體魄和能力也最適合往強攻系發展!」

唐四道:「行,我聽先生的,往強攻系方向發展。那麼這次我需要一個什麼樣的魂環為先呢?」

吳用道:「這要看運氣,如果遇到帶有金木水火土屬性的魂獸最好。如果遇不到,時間又不能在拖,那就最好選攻擊性強大的魂獸,比如虎、獅一類的魂獸最佳。如果時間允許,我們就慢慢的找帶有這五種屬性的魂獸。」

唐三覺得吳用說的很有道理,問道:「先生,那我應該往哪個方向呢?」

吳用道:「藍銀草的優點有三個,用起來消耗小、迷惑性強、因本身的弱小,不會對任何屬性魂環產生排斥。」

唐三點點頭,但又誘惑的問:「武魂還會對魂環產生排斥。」

吳用笑道:「當然,如果自身的武魂與魂環屬性相剋的話,是不能吸收的!就像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剋一樣。」

唐三恍然。

吳用道:「而我的建議,是你往控制系發展。」

唐三問道:「控制系?那它的能力是什麼?」

吳用道:「對,控制系。控制系本身可屬戰魂師和器魂師。它的能力是用武魂來限制對手,達到輔助或者攻擊的目的。」

吳用接着笑道:「經過我的研究,藍銀草武魂向控制系發展是最有利的。而因藍銀草本身的脆弱,我們選擇魂環時可以集中在兩個方面,第一是堅韌,第二是毒!」

……………

三人研究著武魂,不覺間,遠處走來一個戴着墨鏡,穿着西裝,黛著領帶,穿着光亮的皮鞋的男人。

最特別的是頭髮,染成了金黃色,燙成了上尖下大的四方形寶塔頭,這寶塔頭最少高半米!

當唐四吳用看見來人後,驚的口裏的茶直接噴了出來。

兩人咳嗽著,晁蓋走到近前問:「有什麼不對?」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