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見到這個狀況,我心裡一凜,連忙用手電筒向水下照去,仔細去看,這才發現,那團白乎乎的東西,並不是什麼怪物,而是一團沒有綁紮結實的藤條,從筏子上脫落了下來,正好飄在了水面上。

看到這裡,我這才放下心來,擦擦額頭的冷汗,在筏子邊上坐了下來,也點了一根煙,準備鎮定一下心神。

可誰知,就在我點完一根煙,悠悠地抽了一口之後,不經意地回頭向筏子後面望去的時候,卻不想,猛然間,卻發現,剛才還飄在河面上的那團白色的藤條,竟然是不見了。

這是怎麼回事?

一時間,我禁不住眉頭一皺。拿起手電筒向那邊照過去,卻發現,河水正在緩緩流淌著。那河面上,似乎從來都沒有出現過那團藤條一般。

莫非剛才是我眼花看錯了?又或者是那團藤條已經順著河水漂遠了?

豪門占卜妻 不可能,這麼短的時間,它絕對漂不遠。

它之所以這麼突然消失。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有東西把它拉到底下去了。

想到這裡,我禁不住心裡一沉,剛想回身警告泰岳他們。卻不想,手裡的手電筒往腳下的河水裡面一照的當口,赫然見到,此時在我們筏子下面的河水之中,正匍匐著一大塊白乎乎的東西。

那東西的面積比我們的筏子還要大。

它就那麼趴在筏子下面的水中,似乎正在跟著我們的筏子遊動,又似乎隨時都會猛地向上竄躍,把我們頂翻進水中。

「噼啪——」

就在這時。突然側後方傳來了一聲清脆的水花聲。我抬頭向那邊一看,發現那出河面上,一個小型的漩渦正在隨著流水消散。

「不好了!」

覺察到這些異狀,我再也忍不住一聲冷喝出來。

「怎麼了?」泰岳停下划水的動作,回身問我。

「看腳下的水裡,」我沒有轉身。只是緊緊地捏住了陰魂尺,同時把泰岳給我的那把匕首銜到了嘴裡。

「我靠。這是——」

這個時候,泰岳和玄陰子也覺察到了地下的那團白色的東西。禁不住一陣疑惑。

他們這兩個混蛋,誠然是見多識廣,走過的橋比我走過的路還多,但是到了這個時候,也已經無法弄清楚我們所面臨的情況了。

「小心了,底下的那個暫時還沒有什麼大礙,危險的在後面,來了!」我咬著匕首,沉聲說完,冷眼一看,赫然見到筏子後方的水面上,一溜露出了十數個三角形的巨大魚鰭!

「我艹,鯊魚啊!」泰岳抬眼看到那些魚鰭,明顯是有些興奮地一邊掏出和匕首,一邊咧嘴笑道。

「淡水河,又是地下河,要是能出現鯊魚,那估計都成精了。」我冷聲說完,冷冷地看著那些越靠越近的魚鰭,對泰岳道:「我們一左一右防禦,老傢伙你趕緊划船,它們不一定是沖著我們來的。」

聽到我的話,玄陰子二話不說,把手電筒往筏子上邊一綁,拿起工兵鏟,就划水去了。

「噼啪——噼啪——」

又是接連兩聲拍擊水花的聲音傳來,低頭看時,才發現,水底下,兩條粗大的黑影,已經是向著那團白色的影子沖了過去。

「咕嚓——」

立時,一陣沉悶的水聲從下方傳來,再接著,一陣巨大的水浪翻湧,水中一時間泡沫亂翻,白花花的一片,已然是看不清下面的狀況。

「嘭——」

而就在這個時候,卻是一聲悶響傳來,我們的筏子猛地被什麼東西重重地頂了一下,差點側翻了出去。

「站穩了,小心!」

我一聲大叫,連忙矮身緊緊地抓住筏子上的藤條,固定住身體,接著用手電筒對著河水裡面一照,卻不覺心裡一陣的凜然。

此時,我們筏子四周的河水,已然是變成了一片紅色。

再細看時,就會發現,一股股煙霧一般的血絲,正從下方的河水裡面漂升上來。

「噼啪,噼啪——」

隨著筏子漸漸向前行駛,我們後方的河面上,巨大的三角形魚鰭正圍繞一個地方,來回遊弋,繞著圈子,不時抬起巨大的尾鰭,拍擊水面,向水下衝去,在水面上留下一個個血紅的漩渦。

「還好,不時沖我們來的。」泰岳此時也走到了我的身邊,一邊說話,一邊收起了。

「那水底的白東西,是什麼?」我有些疑惑地看著他問道。

「你問我,我問誰去?」泰岳有些無奈地攤攤手。

「靠,你們不是閱歷豐富,見多識廣嗎?剛才那不死肉,不是你也認出來了嗎?這次怎麼就不認得了?」我有些疑惑地問道。

「那個嘛,陸地上的東西,我確實認識的比較多,不過這水裡的東西嘛,不好意思,真的沒研究過。」泰岳訕笑一下說道。

「老傢伙,你看到剛才那個東西沒?」我轉身向玄陰子求助。

s 玄陰子的說話的當口,木筏子又向前行進了數米,來到了河流的最中央位置。

這裡的水流很平緩,水面平靜,手電筒的光芒照在水裡,形成一條明顯的光帶。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我們的木筏子停下不走了。

「老傢伙,不要廢話了,趕緊划水,」見到木筏停下了,我還以為是因為木筏失去了動力的原因。

可是當我抬頭向玄陰子看過去的時候,卻發現玄陰子也正滿心納悶地坐在木筏邊上,有些疑惑地看著四周。

他一直都沒停止過划水。

遺忘國度之德魯伊 見到這個狀況,泰岳連忙走過去,接過工兵鏟,用力劃了起來。

但是,雖然泰岳力氣很大,可是那木筏卻依舊是紮根了一般,停在原地,一點都沒有前進,只是不停地打著轉。

「恐怕是底下被石頭或者樹枝什麼的掛住了,你們等一下,我下去看看,」泰岳說著話,就開始脫衣服。

見到他的舉動,我禁不住有些擔心,剛要出聲打斷他,卻不想,坐在另外一邊的玄陰子突然手指放在了嘴邊對我們「噓」了一聲,接著卻是抬手指了指木筏的一個邊角。

見到玄陰子的舉動,我們不覺下意識地向那個邊角望去。

這才發現,那個邊角正好處於手電筒的一抹餘光之中,光線有些黯淡,但是卻依舊能夠看清晰。

而我們此時所看到的。卻是一隻濕滑油膩的。黑亮肥胖的手爪,正抓著我們木筏子的一角,拉得木筏子那個角落微微地有些向下沉。

見到這個狀況,泰岳默不作聲地對我們揮揮,示意我們都不要動,也不要出聲,他自己則是悄悄地掏出了一把匕首,身體微微前傾,將匕首一點點送到了那隻手爪的上方,接著一點腳尖。凌空而下,匕首準確地貫穿了那黑亮的手爪,插進了木筏的藤條層中,將那手爪固定在了木筏上。

「轟隆——轟隆——」

立時。一陣陣沉悶的拍水聲傳來,我們的木筏被那黑手拖掙地四下亂搖,差點就翻了過去。

「你幹什麼?放它走,不要惹它!」見到這個狀況,我連忙蹲下身,死死地抓住鬍子,對泰岳急聲喊道。

「哼,算它走運,」聽到我的話,泰岳一抽匕首。鬆開了那隻黑亮的大手爪。

而那大手爪被放開之後,卻只見突然木筏旁邊的水面上翻騰起了一片白色的水花,接著突然之間,一個粗大的黑影從水中冒了出來,豎起了一人多高的身軀,向著我們木筏上砸壓了過來。

「唔呀——」

一聲宛如被捏死的孩童一般的凄厲尖叫聲傳來。

我們抬頭看時,赫然發現那是一條通體黝黑髮亮,圓頭大腦,張著寬盆闊口,背上豎著一條刺葉一般的青色魚鰭。 總裁不好惹 鼓著一雙藍幽幽的大眼珠子,揮舞著兩條粗笨的巨大手爪的半人半魚樣子的怪物。

那人魚的一隻手爪已經被泰岳用匕首扎穿了,此時正黑血淋漓,皮肉外翻,情狀極為恐怖。

那怪物直立起上半身。尖叫著望著我們,顯然是對我們充滿了仇恨之情。巨大的身體向前一倒,就向我們的筏子上撲了過來。

見到這個狀況,立時我們都是驚得渾身一震,暗叫不好!

那人魚單單一個粗大的上半身,也至少有一兩頓重,粗大地簡直如同河馬一般,這麼趴到我們的筏子上,我們的筏子肯定支撐不住。

到時候,筏子一番,我們全部都下了餃子,掉進進水裡了,那可就麻煩大了。

「草!」

見到這個狀況,泰岳一聲冷喝,橫向一踏步,已經是正對著那人魚水怪,手裡雪亮的匕首已經是向著那水怪刺了過去。

可是,就在這時,那個人魚水怪卻是突然停下了前撲的動作,猛地停下了身形,接著抬起巨大的手爪,向著泰岳抓掃了過來。

見到這個狀況,我不覺一驚,沒想到那人魚水怪智商居然是頗高,它竟然是知道那匕首的厲害,不再莽撞地向著匕首上面撞了。

水怪的前肢足足有接近兩米長,大腿那麼粗,巨大肥厚的指爪尖端更是帶著尖利森寒的爪刺,揮舞起來時,呼呼颳風,威猛不可當。

它這麼對著泰岳橫掃過來,饒是泰岳兇猛異常,也根本就不敢和它硬拼,只好是一矮身,向後躲了過去。

見到泰岳居然躲過了這一下攻擊,那水怪不覺是張開獠牙森白鋒利的大嘴,伸出長長的舌頭,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怪叫,全身都戰慄晃動了起來,濺起一大片水花,接著,那水怪卻是急速地搖擺著它那隱沒在水面下方的巨大長尾,猛然躥跳出了水面,巨大的身軀,足足有一頭犀牛那麼大,猛地向我們的筏子上撲了下來。

這個時候,我們的筏子,由於水浪太大,已經是開始左右顛簸了起來,差點翻了過去,而緊接著,就在我們還立穩腳跟的時候,那水怪的巨大軀體便當頭砸了下來。

「嘰呀——」

見到這個狀況,一直瑟縮在筏子邊角的鬼猴小白卻是突然發出了一聲尖厲的嘶鳴叫聲,接著卻是突然向上一躍,猛地迎上了那巨大水怪,張開嘴巴,向那水怪的黑皮上咬了過去。

「呼啪——」

巨大的水怪,由於身軀太大,躍起之後,沒能完全砸到我們的筏子上,反而是從我們的筏子上飛了過去,只是尾巴的最後一截,砸到了筏子邊上,把筏子砸得直接翹了起來。

「我嚓,什麼情況!」這個時候,鬍子也被驚醒過來,不覺滿心驚恐地伸手抓著筏子上的藤條,驚聲問道。

「抓穩了,千萬不要掉下去!」我沉聲說完,趴在筏子上,好歹將筏子平穩了下來,這才冷眼看著那依舊翻著水浪的河面,對泰岳他們道:「你們,趕緊繼續划水前進,它再敢出來,我來對付它!」

我說完話,一手捏著陰魂尺,一手則是把泰岳的也拿了過來。

見到這個狀況,泰岳和玄陰子連忙手腳並用划水,將筏子迅速地向前推進了過去。

「喂,剛才那是什麼東西?」鬍子這個時候,方才完全醒轉過來,不覺有些疑惑地問道,接著卻是突然一拍腦袋道:「我怎麼好像看到小白跟著那東西一起掉進水裡了?」

聽到鬍子的話,我們不覺都是心裡一凜,這才想起來那個猴子的事情。

那猴子確實是和那水怪一起掉進了水裡了,而且到現在都還沒有出來,估計已經是凶多吉少。

我知道鬍子對那猴子愛如生命,禁不住有些為難地皺了皺眉頭道:「這裡太危險了,已經顧不上你的猴子了。你就先安穩一會吧,不要再給我們添亂了。」

「哼,」聽到我的話,鬍子卻是冷哼一聲,有些艱難地坐了起來,接著卻是突然一聲呼哨。

聽到那呼哨聲,我不覺扭頭看著鬍子,心裡還以為這傢伙是太過捨不得那猴子了,正在以自己的方式給它送行。

可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的呼哨聲落下之後,卻只見後面的河面上,猛然掀起了一大片水浪,再接著,就看到一條粗大的黑色軀體,從水底緩緩地浮了上來,挺著灰白的肚皮,靜靜地躺在了水面上。

而緊跟著那臃腫巨大的黑色軀體,一個西瓜大小的猴子腦袋卻是從水底伸出來出來,接著則是前爪翻飛,不停地划著水,向著我們的筏子遊了過來。

見到這個狀況,我們不覺都是滿臉驚愕地向鬍子望了過去。

我們實在是沒有料到,這猴子居然可以搞定這麼大個頭的凶戾陰靈,而且還是在水下搞定的。

它是怎麼做到的?!

「小白,快過來,讓老子看看,傷到沒。」鬍子滿心歡喜地對那猴子招了招手,將它拉上筏子,滿眼關心地上下看了看那猴子,發現猴子並沒有受傷,這才鬆了一口氣,從衣袋裡面掏出一片草葉,塞到了猴子的嘴裡,對它道:「犒勞你,去吧,一邊晾毛去,別弄得老子一身水。」

鬍子說完話,把猴子趕到一邊,接著則是滿心得意地枕著胳膊躺了下來,皮笑肉不笑地瞪著我道:「怎麼樣,看到沒?」

「看是看到了,不過沒看清楚,你能告訴我,這小東西是怎麼搞定那玩意的嗎?」我有些怔怔地看著鬍子問道。

「哼,這次你是沒機會看清楚啦。等著吧,接下來說不定還有機會的。到時候你就明白了。我早就和你說了,我這猴子可不是一般的猴子,它可是修鍊過的。嘿嘿,」鬍子說著話,咧嘴一笑,皺眉沉吟了一下,這才問我道:「我準備給它改個名字。你覺得孫悟空這個名字怎麼樣?」

「呸——」

聽到鬍子大言不慚的話,我和泰岳差點都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你小子還是安心挺屍吧,聽你說話就來氣,」我撇嘴說完話,抬眼向對岸看去,發現筏子總算要靠岸了,不覺狠狠地長舒了一口氣,一顆心總算是落到了地上。

沒多久的時間,我們停船靠岸,所有人都安全上了岸,包括那隻猴子,裝備也都安然無恙。

s (一更送上,求推薦票,求訂閱,求收藏。)

冷血緊張的身體後仰,叫道:「你不要亂來,我不會饒…你…啊…嗚…」

于飛堵住了冷血的雙唇,又一次展開了纏綿的熱吻。

這方面,冷血幾乎毫無經驗,在於飛的挑逗與進攻下,很快就失守,被于飛佔領了要塞,丁香小舌無處躲藏,嬌羞的承受著于飛的憐愛。

這一次,于飛是雙手摟著冷血的細腰,在纏綿熱吻之際,雙手同時移到了冷血那迷死人的翹臀上,盡情勾畫著她們的輪廓,體會著那柔軟而極富彈性的舒爽。

冷血羞怒欲狂,極力扭動著細腰,渾圓的美臀在於飛手中變幻著形態,刺激著于飛的生理反應。

突然,冷血停了下來,雙腿間那方寸之地被于飛的巨獸頂著,心裡無比緊張。

這時候,于飛鬆開冷血的雙唇,邪笑道:「嘴上服不服啊?」

冷血下意識的道:「不服。」

于飛哈哈笑道:「很好,我會讓你口服的。」

冷血聞言反應過來,急切道:「慢著,你這樣勝之不武,有種就光明正大……」

于飛笑道:「我這樣還不夠光明正大?那我們到外面去,當著其他人的面……」

冷血急怒道:「你敢。」

于飛雙手捧著冷血那迷人的雪臀,稍稍用力往前一壓,低聲笑道:「我有什麼不敢的,我說過會讓你心服口服的,你忘了?」

冷血俏臉漲紅,罵道:「你混蛋,你威脅我。」

于飛糾正道:「你說錯了,我是光明正大的提醒你。如果你心服口服,兌現承諾的話,我自然不用時刻提醒你,不是嗎?」

冷血恨不得咬他一口。但面對於飛那曖昧的眼神,俊朗的面孔,以及那股醉人的男人氣息,心裡不知道為什麼,又對他恨不起來。

想到當初的賭約,自己十拿九穩,所以一口答應。

如今弄巧反拙。晉陞七重天境界之後,竟然還打不過六重天境界的于飛,這簡直沒有天理。

想到于飛的實力,冷血有些好奇,靜心沉思了片刻,仔細體會自己的心情。發現自己竟然不排斥他,這是以往從未遇到過的事情。

「你鬆手,我答應你就是,但我有個條件你得答應我。」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