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見此,麥哈爾不在多問,不在多說。

米絮和蛤烈政爵的苟且,世人皆知,就連他麥哈爾只在遇見第一面,就能留意發現這太過明顯的痕迹,以金斯之心智,豈能發現不了?

只不過是金斯不願去發現,不願去相信,不願去追究。

麥哈爾搖頭,很快,很快,金斯極力不想去相信,不想支離破碎的回憶,就會在金斯毫無預料的情況之下,將他刺的千瘡百孔,遍體凌傷。

到時,金斯就是一頭髮狂的野獸,凄厲咆哮。

可麥哈爾不會去過多勸說,這是金斯想要掩蓋的,遮掩的,他的勸說只能徒惹金斯不快。同樣的,後果只能由金斯自己去承受,去接受。

不管結果如何,這都是金斯選擇的,該承受。

一行四人前行,秋子教導那位煉靈六重天高手,麥哈爾與金斯並肩而行,在血城北門陣法與士兵的檢驗下,一行人出城,進入與異族的戰場。

濃郁的血腥之氣,撲面而來,整片幅員遼闊的大地山河之中,寸寸血紅,屍骨遍地,不知在這片山河之中拋灑下多少強者的血水,才將這一片大好山河染成血色赤地,血腥之氣撲鼻,令人作嘔。

而在這片血色大地的遠方深處,天地黑暗,一道磅礴的漆黑渦旋旋轉,晶瑩深邃,空間渦旋捲起恐怖的時空陰風,一眼看去,恍若是天地破碎的大口,兇惡猙獰,而這,就是異族降臨的空間裂縫。

麥哈爾與金斯在奇叔之地,見過很多次被奇叔打出的空間裂縫,以至於看到這類空間裂縫都沒有太過於驚訝震撼。反而是看向空間裂縫的四周那載沉載浮,一道道若隱若現恐怖的氣息,侯爵金核境之威足有六道之多。

神台境的氣息,與煉靈氣息混淆交織,密密麻麻,數量多的驚人。

四人出城之地,有陣法光芒籠罩,一位位強者盤坐在這片血色的天地里恢復修養,同時又有人衝出陣法,衝去與異族廝殺,大戰爆起滔天威勢。

而異族的形象,只有一種,黑髮黑瞳。

與眾人各異的發色相差巨大,一眼鮮明,且在某種神秘之力下,這種天生的黑髮黑瞳,以大能手段都難以改變,由此也決定了族群天生的差異。

麥哈爾四人出城的頃刻,直接走出陣法開闢出來的修養之地,走向空中裂縫周圍,流轉恐怖氣息,開始動手斬殺向現出身形,發現他們的異族。

.(未完待續。) 「砰!」

九道光彩炫耀的圓環飛射,撞向一位位從四周圍殺來的異族,每一道圓環在撞上異族的瞬間,都會帶起一捧屍骨血霧,與一道莫入戰功令的功績暗光,奔來的異族,連一聲慘叫都發不出來,就已殞命。

九環環繞,金斯神威凜凜,蓋世殺敵。

不過,看向麥哈爾帶往核心去的方向,金斯不由微微苦笑。本來想殺一些異族神台境強者,就返回血城之中,交付任務。可很顯然,麥哈爾有滅殺諸多異族侯爵強者的打賞,既如此,自己就不能走了。

對於滅殺異族侯爵,會有危險,金斯並沒有擔憂。

名傳整個混沌邊境,千萬部落的妖孽巨擎麥哈爾,可是斬殺過侯爵九重天巔峰的古長老,且因古長老身為精靈王部本部的巔峰九重天王者,手上疊加戰力秘術,不在少數,可依舊被麥哈爾強絕斬殺當場。

就連混沌王部的絕世強者想要拉攏收徒,被當場拒絕後,絕世強者都未曾有過多的過激行為,反而還在稱讚讚歎中,自言沒有資格收徒。

顯然,麥哈爾的神道修為,已臻至一個巔峰之境!

就連金斯都不太清楚麥哈爾如今的神道修為境界,不過唯一能模糊確定的是,此時的麥哈爾,境界一定達到了金核境八重天以上。

這個模糊神道修為的確定,並不准確。只有麥哈爾自己知曉,此時的他已經突破金核境九重天,並達到了這個境界的巔峰,侯爵九重天巔峰。

古祖虎當初不遺餘力捕殺妖皇妖獸讓他煉化,就連九重天的妖皇數量都不在少數,足足將麥哈爾的丹田體內填滿,無法承受,才作罷離開。

可想而知,無數滴的妖皇熱能精血,若不是麥哈爾自己體內境界與星戮劍氣太過與夯實穩固,怕是這些熱能精血,足以使他突破絕世強者之境。

「不過也因此,我現在體內除了寥寥幾滴金核境熱能精血外,再無其他精血。」麥哈爾喃喃,目中寒芒乍現,「所以,我現在需要補充精血。」

「轟隆隆!」

就在此時,載浮在空間裂縫周遭的一位侯爵境恐怖氣息移動,仿若有所覺察,發現了一面倒屠殺神台境煉靈境的金斯與麥哈爾,走了過來。

面對一位侯爵超級強者的氣息威壓席捲,秋子與那位年輕的六重天高手面色蒼白,但剎那就被金斯氣息護住,平靜下來,目中滿是擔憂。

「秋子,你不用擔心,該教導他的繼續教導。」金斯道,神色平靜,「我當年只是一個神台一重天,現今都已經突破金核境。何況當年逼退你的麥哈爾,他早已超越太多強者先賢,連金核境九重天巔峰的強者都斬殺過,何況區區普通金核境。」

「嘶!」

儘管有某種猜測,可秋子聽見金斯為他解釋,還是忍不住和身邊的年輕高手同時倒吸一口冷氣,駭然失色。同時又不禁狂喜,兩位恐怖的侯爵與他們相談,沒有半分的不屑之色,簡直是對他們的最大認同。

「後退,他到了!」金斯忽然道。

瞬間,恐怖的侯爵氣息轟鳴浩蕩,旭日遮天。伴隨著山河的震顫,一道黑髮舞動的年輕偉岸身影走來,目光如炬,天地之威自行聚攏。

「金核境三重天?」麥哈爾失望開口。

在失望的話語響起時,這位容貌保持年輕的金核境強者,望見了金核境一重天的金斯,還算平靜。可當望見氣息浩蕩,猶如深淵浩瀚漆黑的恐怖銀髮身影時,瞳孔驟縮,原本充滿憤怒的神色,轉眼化為駭然驚恐。

「星寂流光!」

麥哈爾舉劍,滂沱凝實的星華劍光綻放,將世界與年輕的異族金核境超級強者拖入永恆黑暗。讓他直視黑暗之中,一顆巨大無邊的劍影星辰,其上縱橫環繞的千千萬萬道星華劍氣,遮蔽眼瞳世界,劍道星威凜冽。

劍道之威,蓋壓萬物,讓日月黯然失色。

這位升起滔天驚駭的三重天異族侯爵,望著這一劍,駭然之色中,連想要抵抗之心都未能浮現,便已被眼前這一劍完全籠罩,劍光光幕如瀑傾泄,內里夢幻的大片星華光澤,驟然閃耀。

「砰!」

血骨飛灑,劍光四濺,以異族侯爵所立之地為中心,天地撕裂,星華劍光時時縱橫,坍塌出一道恐怖的漆黑空間裂縫,吞噬萬物,如一張大口,將殘留的屍骨連帶周遭血色氣息,一口吞下,扯咬的乾乾淨淨。

一劍之下,侯爵隕滅,屍骨蕩然無存。且這一劍並未浮現動蕩山河的恐怖威勢,與驚濤拍岸的破壞力,顯得返璞歸真,平平無奇。空間裂縫沒有造成太過驚人的異象,以至於,連四城之中的幾大侯爵都未曾發現有異族侯爵隕落。

秋子與年輕六重天高手目瞪口呆,莫說是兩人,就算是身為金核境的金斯面對這一劍,都有心無力,無比震撼。

麥哈爾收劍,氣息浩蕩,捲起三人無聲無息消失在此地。

而在四城之中的侯爵強者未發現有異族侯爵隕落時,身處在空間裂縫周圍剩下的五大侯爵級異族卻已發現了不對,氣息的迅速潰散與消逝,證明著一位侯爵的隕落,幾大侯爵紛紛一驚,這,非同小可。

氣息轟鳴席捲之中,四道身影眨眼臨近,滔天的威壓無窮擴散,風捲雲動,其內滿含洶湧的怒火。恐怖目光掃過僅有的戰鬥痕迹,卻又是一寒,冰冷的氣息充溢全身,很明顯,是有銅鑼侯爵領的強者前來暗殺。

「那些該死的暗探!」其中一道聲音,怒吼,「我們剛剛準備傾巢而出攻打侯爵領,消息就走漏出去,讓這幾個垃圾侯爵鑽了空子。」

「能在這麼短時間內滅殺三重天,那幾個垃圾一定動用了隱藏的底牌手段。」又有侯爵強者,道,「他們既然敢來襲殺,我們就敢開戰。」

「開戰就開戰!」眾人怒火中燒。

「龍虎軍團的將士們聽令。」其中一位侯爵強者,聲音嘹亮傳遍異族之中,「全軍出動,圍殺侵略者。」

.(未完待續。) 伴隨著眾侯爵強者下令,天地風雲變色,整個空間裂縫周遭湧現無數強者身影,密密麻麻,人數之多之廣,一眼看上去竟是無窮無盡。且步伐整齊,身披化一重鎧,手上托舉破陣量陣盤,衝擊四大城池。

就在四大侯爵沒有掩飾下令時,在四大城池之中,爆發出四股金核境的恐怖威壓,與此同時閃耀在城外的陣法光芒,驟然大放,籠罩四城。

一些聽到風聲的強者,早已離去進入城內,少量一批沒有得到消息的強者高手們,在陣光籠罩城池阻隔進入的瞬間,發出混亂的慘叫與喝罵。

城中強者根本沒有通知諸人,讓其自生自滅,隕滅在異族手下。

「異族侵我帝國大好河山,一次次殘暴無人性殺我帝國子民,為了在銅鑼侯爵領的親人,朋友,夫人。眾將士聽命,死守城池,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威嚴洪亮的侯爵之音,鼓動人心,響徹在四城之中。

瞬間,城牆之上一些熱血之士,看著下方來不及撤退,就被滅殺隕落的諸多身具赫赫戰功強者,雙眼通紅,嘶吼出驚天的憤怒,與痛心。

在血與戰的刺激下,眾強萬眾一心,爆發出悍不畏死的堅定意志。

「你們這些卑微的侵略者,義正詞嚴,是披著虛偽的羊皮。」異族之中,有侯爵強者大怒,「若不是你們,天下蒼生豈會流離失所,死傷待盡,還敢妄言悲壯,令人不恥,道貌岸然。」

「殺!」

在這種各執一詞的爭辯之下,兩方八大侯爵強者,不在多說,猶如兩股恐怖的洪流大軍,碰撞在虛空,打鬥廝殺在一起,崩滅千丈雲層時空。

「我們走!」銀髮麥哈爾凝望一眼,轉身沖入深處,「先解決留下的那位金核境異族,再來。」

金斯三人緊跟而上,化為驚天流光,跟在麥哈爾身後。

巨大的空間裂縫產生渦旋,吞吐深邃的冰寒陰寂之風,隱約可見,空間另一端的荒涼與寂滅景象,時空幻滅,在漩渦之中,生息流轉。

在核心渦旋之下,一位身批將鎧的異族大將坐鎮,望向來者。

「當真想不到,在銅鑼侯爵領內還有你這樣的超級強者。」異族威武大將,笑道,「這一場,算我龍虎軍團,認栽。」

「九枯歸一。」

麥哈爾平靜低喝,道道怪異的劍姿擺出,在虛空之中幻化荒涼秋瑟的九道寂寥劍影。平平無奇之中,卻又在不驚起一絲波瀾之下,九劍歸一,劃破虛空,如一道寒光長線,垂直劃過眼前的虛空,划向這位大將。

「雖死無憾!」黑髮年輕大將,大笑,「再入輪迴罷了。」

「吟!」

龍嘯驚天,大將周身浮現金黃的真龍之氣,凝成一道恐怖龍影,皇威蓋壓。在黑髮大將揮動的神兵之下,與真龍玄黃之氣合二為一,化為龐大的神奕真龍,橫貫虛空蒼宇,展現出最為恐怖的驚天一擊,威勢滔天。

但相較於麥哈爾的這平平一劍,還是有著無法彌補的恐怖差距。

「嗤!」

劍光劃過,劃過那一道威武神奕的真龍虛影,劃過黑髮青年大將的軀體,迸濺起一道鮮紅血線,剎那泯滅恐怖的侯爵氣息,與無邊的威勢。

「砰!」

晶瑩光點揮灑,黑髮異族大將帶著笑意,化為亡者灰燼消散在天地。

在麥哈爾這一劍下,這位異族大將,五重天的侯爵超級強者,也無法抵擋分毫,就已在碾壓之下神隕,化為屬於麥哈爾的一滴熱能精血。

就在麥哈爾將這位五重天侯爵超級強者滅殺之後,原本與銅鑼侯爵領內四大侯爵交戰的異族,仿若感應到了什麼,齊齊怒吼一聲,目眥欲裂。

「血海無量!」

「荒道天拳!」

「烽火連天!」

「刀碎華山!」

銅鑼領的四大侯爵超級強者,在異族侯爵分神剎那,狠狠挨了揮出的一擊,暴出恐怖的絕學兵殺技,震退異族四大侯爵,恐怖的兵殺技,令其撒下如瀑鮮血。

焦灼的四大異族,一擊之下,齊齊被震退震傷。

「侯爵大勝!異族還我河山!」

「侯爵大勝!異族還我河山!」

在四大侯爵被震傷的瞬間,城牆之上與異族廝殺的銅鑼侯爵領強者齊聲納吼,山呼海嘯的音浪震天,爆發出無語倫比的恐怖無敵士氣。

幾次大戰以來,首次有異族侯爵被己方侯爵擊傷,這個場景,無疑是對廝殺血戰之中強者最大的鼓舞,換起蓬勃洶湧的士氣,殺氣愈發猛烈。

「啊啊啊!!」龍虎軍團之中的侯爵強者,揚發狂吼,悲憤驚怒交加,眼含淚光,「今日之仇,我龍虎軍團來日再報,走。」

四大侯爵超級強者,溢灑鮮血,喋血虛空。在銅鑼侯爵領諸強的目光注視之下,異族四大侯爵如同喪家之犬,與諸侯對轟一擊后,奔逃而回,瘋了般沖向空間裂縫之地,怒吼連連。

至於四城城頭腳下廝殺的軍團強者,在四大侯爵撤退之時,相繼撤離,但在士氣拔高的銅鑼領諸強拖殺之下,還是留下大片慘烈的屍體。

若不是銅鑼侯爵領四大侯爵,超級強者沒有出手,恐怕在場的異族強者,全部都要被抹殺永遠留下,儘管沒有出手,可異族強者的隕落之數依舊恐怖,遍地屍骨,比起眾人記憶之中殺的都還要多的多。

「天佑我銅鑼侯爵領。」有強者喜極而泣,迎來了前所未有的勝利,大聲喊叫,「血海侯爵,荒天侯爵,火蓮侯爵,刀山侯爵。」

就在銅鑼侯爵領強者歡呼雀躍之時,返回空間裂縫之地的四大侯爵超級強者氣息,土崩瓦解,冰雪消融,在銅鑼侯爵領四大侯爵感應之下,變得極為突兀,一時之間,四人目光都變得充滿不可思議。

「莫非是退走了?」四大侯爵相視一眼。

寵妻無度,總裁老公太生猛 帶著種種猜測,與莫名交織的狂喜,四大銅鑼領內的侯爵沖向空間裂縫周圍,他們要去確認一下異族侯爵是否離開。

而在眾多歡呼雀躍的強者們後續發展眼中,大戰神威后的四大侯爵,此去,定是乘勢追擊,是想要一鼓作氣拿下異族之地。

.(未完待續。) 去也快回也快,在銅鑼侯爵領的四大侯爵凱旋歸來時,橫亘在四城對立面,如影隨形的恐怖異族空間裂縫,漸漸崩解,逐漸消逝在地平線上。

持續不知多少年的焦灼大戰,伴隨著空間裂縫的消逝,宣告終結勝利。一時之間,染血的諸多強者失神,竟有些未曾反應過來。異族之禍,就這樣被功蓋社稷的四大侯爵解除了?

城牆之上的無數強者失神之後,爆發出陣陣驚天狂熱吶喊,瘋狂宣洩並將遺留下的異族分別驅趕,滅殺,讓異族徹底絕跡。 億萬寶貝之獨家寵婚 不管異族發生什麼變故消亡,所有的強者,都只會認為是四大侯爵的驚天功績,歡呼雀躍之下,對四大侯爵的強大與狂熱愈發深厚。

面對熱情洋溢,瘋狂宣洩,痛哭流涕的底層強者,四大侯爵當然不會真的告訴眾人,他四人只是走了一趟,崩解了無人鎮守的空間裂縫。至於其中的六大異族侯爵發生了什麼,他們不知,摸不著頭腦。

自然,他們也並不算將異族擊潰,擊退。

不過面對這些普通的強者,沒有講述真相的必要。在歸來之後,四大侯爵下令全城擺宴,同時在這場持續一天天的宴會中,侯爵派下的強者,會一一將戰功令上的功績全部換成實用物品。

異族已經在這片前線重城消亡,自然而然的,前線重城就沒有在存在的意義與必要,手中戰功令上的功績若不換成實用之物,在城池解散之後,功績與此令便只是一塊廢令,淪為一塊歷史見證之物。

城中大擺酒宴,歌舞昇平,瘋狂宣洩時。

在血城門下,四道身影在擁擠的人群之中,緩步回歸,目光遊離恍如隔世。對於金斯,秋子三人來說,此去異族戰場,只是走了一個形式。目睹前方那道銀髮輕飄的身影連續斬殺六大侯爵超級強者,崩解異族。

震撼狂熱憧憬的目光,久久無法平息,猶看天神。

而在這短短時間內,在秋子的教導下,煉靈六重的年輕高手,以吞服天地靈物的晉陞速度,突破煉靈八重,隱隱朝著九重天挺近。

「我們去交戰功令!」金斯道,向血城核心走去。

此時的血城核心地帶,諸強匯聚,大擺宴席。其中首座之上,血海侯爵本尊更是降臨坐鎮,氣氛喧鬧祥和,讓坐在不遠的強者倍感榮耀與光榮。

而在這宴席中心,戰功神柱上浮現陣陣光華,在戰功令印在其上之刻,浮現一列列斬殺的強者境界,形成戰功,銘刻在戰功柱上,容後人瞻仰。

蛤烈政爵領區域中,米絮與蛤烈政爵獨坐一桌,靜靜觀看,不時望向外圍蠢蠢欲動,卻沒有資格踏入這裡的強者人群,像在擔憂著什麼。

忽然,遠處的人群一陣喧嘩吵雜,人仰馬翻。

兩道扎眼的年輕身影大步走來,直奔中心戰功神柱,在兩人周身醞釀著無形卻凝實的恐怖氣息,儘管讓人看不透,但其中之強,足以令在場諸強不敢阻攔,不敢開口,只是看著這突兀衝出的兩人,極為意外。

在兩人身後,孱弱的秋子,與煉靈八重天高手緊隨。

面對成百上千的神台境強者目光,此時的這位煉靈八重天強者昂首挺胸,面色傲然,大有一副視諸多強者為螻蟻之態,惹得有人多看他幾眼。

「你們是誰?」首座之上,看不透麥哈爾兩人的血海侯爵,忽然問話,「你們難道不知道,先來後到,有禮有序嗎?」

「金核境二重天!」

麥哈爾與金斯望了眼首座的血海侯爵,一眼完全看透其境界深淺,面對這樣一個超級強者,就算是金斯都有把握戰而勝之。

坐在第二階梯,血海侯爵下手位上的血子大將搶先站了起來,朝著師尊血海侯爵行一禮道:「此二人,銀髮名麥哈爾,藍發名金斯,是蛤烈侯爵領的強者,不過卻與蛤烈政爵不和,導致衝突滅殺兩位強者。前不久弟子勸兩人改邪歸正,前往異族戰場誅殺異族,將功補過。」

「哦?」血海侯爵微微點頭,道:「敢做敢當,將功補過,兩人看來是很有實力。既如此,就讓他二人先來,倒要看看功績如何。」

血海侯爵一開口,原本還有些異動想要阻攔的強者,全部安靜坐了下來,沒有人膽敢駁逆一位侯爵巔峰強者的話。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