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言說,從此落塵寨改為落塵門!

落塵仙子落塵門,誰言凌塵不愛仙?

這就是……落塵門的由來!」

小白此時說眉起舞色、聲音並茂。

落塵仙子平時喜歡獨處,只有戰鬥時才出現。

現在也是第一次聽到這些。

她些有些愣住了,但心中也莫名的有些慌亂,但隱隱也有期許和甜蜜。

「我跟凌塵那賤人,什麼都沒有的呀!」

落塵仙子心中這般想道。

但事實上,現在整個落塵門,誰不知道落塵仙子與門主之間的曖昧關係?

那些新加入落塵門的子弟,也會從落塵門聯想到落塵仙子和門主。

於是,在一些人的豐富聯想下,將故事染色、豐滿起來。

最後,落塵門的第一個典故因此而生。

現在,但凡加入落塵門的,老門徒都會跟新成員講這一個典故。

所以,落塵門中人,無人不知這個典故,無人不認為他們的門主凌塵與落塵仙子就是一對。

雖然沒有正式喊落塵仙子為門主夫人,但心中已然如此認為。

落塵仙子回過神來,她雖然婉約、安靜,這時卻毫不顧形象的一腳踹向三人。

把石三、大黑、小白踹飛一邊道:「你們都是在吃飽沒事幹,撐著了。」

三怪異匪徒皮很厚,石三道:「寨主,我們可沒有撐著,是有事乾的哦,剛才那三個傢伙說你壞話,你看門主多生氣,直接全斬了,顯然都是為了你,還有這些傢伙,一會由我們來泡製,不過,這個……場面有點…..」

落塵仙子自然知道接下來的場面很污了。

「你們這些傢伙,沒有一個好東西,哼!」

落塵仙子又在三個怪異匪徒身上狠狠地踹了一腳,然後飄然離去。

石三摸摸被落塵仙子踹過的小腿,一邊吸著冷氣道:「比以前用勁更大、更狠,顯然,寨主這次真的芳心暗許,有戲呀!」

大黑揉揉自己的皮糙肉厚的腳掌道:「那是,也只有如門主這樣的無敵英雄,才有資格擁有我們寨主呀!」

小白在一邊道:「哼,門主和寨主本來就是天生一對,好不好?」

「不說了,你幹活吧,這次若不是門主和小灰老大及時出現,我們就要慘了,所以,這次一定要……嘿嘿!」

三怪異匪徒發出瘮人的笑聲,讓人一眾人聽得心驚肉跳。

於是,這一天,落塵門中,慘絕人寰的叫聲從地牢中傳出,根本沒有停過。

那一天,如一場惡夢,在眾人心底留下了陰影。

甚至有人言,寧惹閻王,莫惹三匪!

三匪,自然就是石三、大黑、小白了。

虎威山的一處小湖古亭邊,江寂塵看著湖光山色,心靜平和。

復仇首席毀情奪愛 落塵仙子飄然落在他身邊。

「流匪之地已平,落塵門越發強大,下一步該如何走?」

落塵仙子輕輕地問道。

江寂塵自信、淡然地開口道:「一個月後,我會帶一些人前往亂城,這裡,有離山軍師守著即可。」

說話間,江寂塵的目光轉落在落塵仙子的臉上道:「此時,天氣正好,景色迷人,我們更應該談談情、說說愛,這才是人生大事呢。」

:。: ?呃……

凌塵這賤人,前一刻才正經一會,下一刻就馬上暴露了本質。

落塵仙子腦門有些冒黑線地道:「沒空跟你談這些,你真的要一個月後入亂城?」

江寂塵笑道:「六道幻界,從來都是無主之界,誰強便是誰的,只是,無盡歲月,沒有人能夠做到一統六道幻界而已,但想必有很多人都會有這樣的野心。」

「我現在統一流匪之地,踏出了一步,自然會繼續踏出下一步,仙子,你可答應過要隨我哦!」

江寂塵沒有向落塵仙子隱瞞什麼,直接道出自己的想法。

然而,落塵仙子卻差點要暴起,再也無法保持婉約,想一腳踹飛這賤人。

「是追隨,不是隨!」

「還有,就我們這些人,這點實力,進入亂城,只怕還不夠人家塞牙縫呢!」

落塵仙子聽到江寂塵的打算,雖然心中早已有心理準備,但親耳聽到,心中依舊震撼。

江寂塵淡然一笑道:「未必如此,仙子,你放心便是,有我凌塵在,便不會讓你受到傷害的,我養得起你,也能保護你!」

落塵仙子發覺,與凌塵獨處,她的心境總是無法平靜,氣質也無法婉約起來。

這種感覺,讓她有些無措起來。

「你好自為之,我懶得理你!」

最終,落塵仙子覺得再在這裡呆下去,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事?

所以,她慌張,欲要離去。

江寂塵卻突然拉住她的手道:「仙子莫急,良辰美景在前,我們自當珍惜,嗯,不如,我給你講個故事吧!」

被江寂塵拉住玉手,落塵仙子本想掙脫。

但不知為何,從江寂塵身上傳來的氣息讓她一陣心慌迷亂。

一時之間,她倒忘了掙脫。

「你要講什麼故事?」

落塵仙子在鬼使神差地問道。

這自然,便當是同意了。

江寂塵把她拉到一邊,坐在山湖邊的青石上,雙腿可以晃蕩在湖面。

這種感覺,有種新鮮,也有一種幸福的味道。

江寂塵溫柔一笑道:「我跟你講的是落塵門的一個典故。」

聽到江寂塵的話,落塵仙子一愣道:「我已經聽過了,誇大其實,不可相信,你沒有必要重複一遍!」

然而,江寂塵傲然一笑的道:「我說的是落塵門第二個典故,你是第一個聽眾!」

落塵仙子想道:既然已經坐了下來,倒也不妨聽聽,看凌塵這賤人能說什麼故事來!

看著落塵仙子在一邊靜心聆聽的樣子,江寂塵充滿磁性的聲音響起。

「仙子尋道,神王有夢,話說落塵門建成,一統流匪之地,但這裡只是六道幻界一隅。若不繼續發展強大,無需多久,便會被滅。

凌塵門主,有他需要保護的女人、兄弟、朋友、手下。所以,他必須變得更強。

他要入主亂城,與六道諸強爭鋒,生死無悔,只為夢行。

所以,他在亂城之中,生生殺出一條血路,殺出赫赫威名,成為亂城第七方勢力。

那一刻,他的女人、兄弟、朋友、手下才會有安全感。

凌塵門主,心中有兄弟、朋友,所以他會繼續前進。

凌塵門主,更因為他心中有仙子,所以才會無畏無懼、戰無不勝。

落塵仙子落塵門,誰言凌塵不愛仙?

前路再難何懼爾,我心自霸六道界!」

江寂塵所說的故事並不長,很短。

但落塵仙子聽了,心中驀然生出一種感動和震撼。

凌塵,他說的不是現在的故事,而是將來的故事。

他的野心、抱負,不在流匪之地,不在亂城,而是在……六道!

而且,最後一言!

因為他心中有仙子,所以無畏無懼、戰無不勝!

這……也許是她此生聽到過最動人的情話。

這……足夠讓她感動一輩子,無論真假!

這個男人,正在向她說著未來的故事,而落塵門第一個典故是過去的故事。

落塵仙子落塵門,誰言凌塵不愛仙?

前路再難何懼爾,我心自霸六道界!

落塵仙子心中驀然間想起自己逃出族中時的那種迷茫、無助。

她不敢動用自己血脈之力,她怕被家族的人感應到,抓她回去。

狼情首席 然後,嫁給一個自己不愛的男人。

絕世藥神 而且,還是作妾,那人的第二十名妾子。

天道界,強者更無情,弱肉強食表現得更加的直接。

所以,她本來可以在天道界區域中擁有個人頂級洞府,可以安心的修行,可以擁有至高的地位。

萌寵鮮妻:老公,抱一抱 但她都放棄了,不顧一切的隱藏血脈,逃到了這偏僻、無人關注的流匪之地。

而現在,身邊這個男人卻要回歸。

還要帶她回歸。

她本可以拒絕,因為她害怕。

可是,當這個男人說出這一個未來的故事,落塵仙子忽然不害怕。

對這個男人,她會莫明的心動,會無條件的信任。

落塵仙子芳心暗顫,最後慌慌張張的站起來,然後奪路而逃。

隨後才傳來她的聲音:「我會……一直跟隨你的,無論你要去哪裡!」

這是表白么?這是表白么?這是表白么?

落塵仙子心中不斷地重複著這樣的話。

江寂塵,看著落荒而逃的女子,傲然一笑道:「連落塵仙子都逃不過本公子的手掌心,將來待我踏上天道界,那個惡女人,休想逃得了,本公子一定要從她身體和心理上都一一征服,哼哼……」

此時,進入六道幻界,江寂塵已無懼暴露前世的身份。

因為,這裡只允許靈嬰和融嬰境的存在,那些無敵領域的大能人物,也無法跨界到這裡。

隨著江寂塵的實力提升,他記憶漸而復醒。

此時,江寂塵的腦海之中,驀然浮現了另一個女人。

那個女人,強勢無匹,是天道界至高的幾大存在之一。

前世,江寂塵只有被對方鎮壓、玩弄的下場。

想到那個高高在上,俯凌萬界的惡女,江寂塵就感到很不爽。

這一世,定叫她在我身下唱征服!

江寂塵心中狠狠地想道。

不過,現在也只是想想而已,自己與那個女人的差距,不知有幾個億萬里。

便是他前世已踏足無敵領域,那個女人的修為,也依舊只能讓他仰望。

:。: ?落塵門一統流匪之地,讓這裡進入了一段平靜期。

落塵門門主凌塵,以無敵之資,擊敗斬殺所有的敵人。

此時,他的聲名在流匪之地,無人不知,聲望達至頂峰。

而且,流匪之地也有了大變樣!

從前,流匪之地,匪徒橫行,四處搶劫,根本沒有安全感。

還有各處大山、寶地,都讓大勢力的匪寨、匪幫佔據,小勢力、散修,根本沒有資格入山尋寶。

現在,一切都不同了,沒有匪徒,若有敢搶劫,將遭落塵門追殺、驅趕。

讓這裡由動亂之地變成了安全之地。

更讓人興奮的是,這裡所有大山、寶地都開放,無論修為、身份高低,都可以進山。

只需要向落塵門交付合理的入山費即可。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