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許志輝將手裡的煙丟在地上,狠狠的踩了一腳,然後饒有興趣的看著葉風,問道:「你,知道我是誰嗎?知道我姓什麼嗎?知道你說這句話的後果是什麼嗎?」

一連三個反問,讓許志輝的個人情緒也上漲到了最高點,這也是代表著許志輝的怒火,長期以來養成的貴族修養,也被葉風噴的徹底拋棄了。

這小子,必須狠狠的教訓一頓!

這是許志輝心頭的想法!

「我雖然不認識你,但也早就知道你的名字了!」

葉風微微一笑,「許志輝,京城許家庶齣子弟,負責家族生意的,無非就是京城一個大少爺,你還能有什麼厲害的地方?」

「哦,你是不是想說,我得罪了你,只有跪下來求饒,道歉,認錯,才能換來你的原諒?」

葉風又像是想起了什麼,帶著一點笑意的問道。

「不錯,算你有點見識,你不下跪也可以,我的皮鞋有點髒了,你蹲下來,舔乾淨了,我可以放你走!」

許志輝諷刺的看著葉風,指了指自己腳下的皮鞋。

夠狠!

旁邊的陳玉興止不住的想笑,雖然沒笑出聲音,但他整個身體都笑的發顫。

「啪……」

葉風毫不猶豫的又是一個巴掌扇過去了。

「嘭!」

陳玉興一時沒注意,加上葉風手上的這股力道又是很大,直接被這股力量給打的摔倒在地,一頭砸在地面上。

「啊……葉風……你……」

陳玉興整個人都要抓狂了,他這次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站在一旁笑了笑,怎麼就還被打了!

「我有讓你笑了嗎?」

葉風淡淡的說道,「沒讓你笑,還敢笑的那麼開心,該打!」

去你嗎了隔壁的!

陳玉興很想罵人,但看著葉風平靜的眼睛里露出一抹攝人的殺氣,硬生生的將罵人的話給吞回了肚子里。

「你夠了,誰讓你動手打他的?」

許志輝皺著眉頭,冷聲說道。

「不過就是一條狗,我打了,你又能把我怎麼樣?」

葉風開口道:「剛才,是你說要把徐璐留下來的?」

「沒錯,那又怎麼樣?」

許志輝皺了皺眉頭,他不知道葉風這麼問的意思是什麼。

「給你一次機會,收回這句話!」

葉風的聲音很平淡,平淡到許志輝這人是個傻子。

我堂堂許家大少說的話,還需要收回?

你當你爸是李剛啊?

真把自己當個人!

「憑什麼?」

許志輝冷冷的道,一手指著徐璐,說道:「她,我看上了,你能把我怎麼樣?我許志輝看上的女人,就沒有能逃脫我的手掌心的!」

葉風一直都有個原則,得罪了他沒關係,但要是敢打他身邊的女人主意,那就是觸碰了逆鱗!

逆鱗,觸之必死!

葉風沒有急著動手,而是兩眼看著許志輝。

後者也是一樣,即便在面對葉風的時候壓力很大,甚至,讓他有種末日來臨的驚恐感,但許志輝沒有後退,他在咬牙堅持!

因為,他代表著的是許家!

在這個時候後退,他丟不起這個人,更何況,旁邊還有很多人看著,他不能丟了自己的臉。

殺心!

葉風看著許志輝,確實是動了殺心!

許志輝這種人,典型的就是上流家族的敗類,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徐璐又是在娛樂圈這種魚龍混雜的地方,要是許志輝這種敗類不除,徐璐遲早會被他給禍害了。

只有殺了,才能一了百了,徹底落個安靜!

「蹬……」

葉風一個箭步上前,一手捏住了許志輝的脖子,單手直接給提了起來。

「我的女人誰也不能動,動了,那就是死!」

葉風看著許志輝的眼睛,毫無感情的說道。

新歡舊寵:權少追妻忙 什……什麼?

這……

葉風陡然將許志輝給提了起來,特別是那衝天的殺氣,讓陳玉興和張雪寧等人都驚呆了。

他……竟然敢對許志輝動手!

還要殺人!

所有的腦海里都只有一個念頭:他是個瘋子嗎?

這可是許家大少,他敢殺人?

「葉風,你敢!」

許志輝眼神驚懼的看著葉風,他不知道眼前這人到底是發了什麼瘋,敢對自己動手,「你殺了我,徐璐她們能活嗎?你太大膽了吧!」

「不是我膽子大,是你太肆意妄為了!」

葉風淡淡的道,「我是誰,你有查過嗎?我怎麼進的京城,住在哪裡,你有查過嗎?我認識許太虎,你知道嗎?我還是軍方的人,你查過嗎?」

人有的時候,就要展現一下自己的實力,否則的話,總有一些不開眼的人以為自己是個弱雞!

殊不知,他們在自己的眼裡,連弱雞都不如!

許太虎?

軍方?

這幾個字眼從葉風的嘴裡蹦出來,讓許志輝頓時有點慌張!

他哪裡查過葉風的底細啊,完全就是聽了陳玉興的一張嘴說的,壓根就不知道具體的。

「你放屁,你不就是個從天海來的土鱉嗎?你還是軍方的人,怎麼可能!」

陳玉興立即反駁道,「還認識許將軍,我都沒跟許將軍說過幾句話,你有什麼資格認識?」

「葉風,你在搞什麼?」

許太虎等葉風等的有點著急,便從裡面的包廂走了出來,便一眼看到葉風在這邊,連忙走了過來,看到許志輝的慘樣,一陣皺眉。

「沒什麼,有一兩個雜碎逼的我想殺人!」

葉風平靜的說道,「聽說這是你許家人?」

「你想殺他?」

許太虎愣了一下,隨即瞪大著眼睛,看著葉風問道。

「沒錯,這個不開眼的傢伙,看上了我的女人,還揚言要我女人陪他一晚上,否則要弄死我!」

葉風絲毫沒有掩飾自己的殺氣,「你說,我該怎麼做?」

貴少的淘氣呆妻 許太虎沉默了!

半晌也沒有蹦出一句話來!

「大哥,你……你快救我啊!」

許志輝看著自己大哥的樣子,忽然有點慌張。

「先把他放下來!」

魚也是有尊嚴的 許太虎忽然說道。

放下來?

呼!

大哥還是要救自己的!

許志輝頓時心裡一松,原本緊張的心情也舒緩了大半部分!

「好!」

葉風看了一眼許志輝,還是答應了下來,因為他想看看許太虎會怎麼做!

「嘭……」

手一松,許志輝便直接掉在了地上。

「哎呦……你特么找死啊,不知道輕點嗎?」

許志輝一得救,便一陣齜牙咧嘴,沖葉風怒聲吼道,他以為,自己大哥都幫他說話了,那肯定是要救他了,那就沒了生命危險,這小子,也就可以隨意辱罵了。 第579章

嗯?

葉風眼中精光一閃,但沒有發作,他想看看許太虎怎麼做,既然讓自己把許志輝放下來,那肯定是要給自己一個交代的。

那就等!

要不是看在許太虎的面子上,許志輝也許已經死了幾百回了,可惜他自己還像個傻子一樣,什麼都不知道。

「看什麼看,沒聽見我說話啊?」

許志輝見葉風沒有說話,只是拿眼睛看著他,頓時就更加堅信自己的判斷了,這小子和自己大哥也就是一般朋友的關係,所以也是不足為慮的。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來了京城還敢這麼囂張,真以為這裡是天海那種破地方啊?」

「我許家是何等家族,真是給你臉了!」

「以後見到我,要是還敢不尊重,那就是不尊重許家,不尊重我大哥!」

……

許志輝罵罵咧咧的從地上站了起來,對著葉風,就是一頓噴,看這個樣子,就沒有要停止的意思。

旁邊的陳玉興笑的嘴巴像是開花了一樣,那叫一個興奮。

「啪……」

然而,一聲響亮的巴掌聲音立馬便傳了過來,讓陳玉興的笑容戛然而止,怔怔的看著許太虎和許志輝。

「大哥!」

許志輝捂著自己的半邊臉,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的大哥許志輝,聲調都加大了很多,明顯很不理解自己大哥為什麼扇自己一巴掌。

「你還不知道自己錯在什麼地方嗎?」

許太虎冷冷的問道。

錯?

哪裡錯了?

許志輝不明白大哥為什麼要扇自己一巴掌,明明他什麼地方都沒有錯的,難道就因為罵了這個鄉巴佬幾句話嗎?

「大哥,我哪裡錯了?我……」

「啪……」

許志輝剛想繼續強硬的說幾句話,誰知,許太虎壓根不給他任何的機會,又是一巴掌扇了過來,打的許志輝暈頭轉向。

「嘭!」

這還不算完,許太虎又是一腳狠狠的踹在了許志輝的身上,把他這位弟弟踹的摔倒在地。

「我靠……許將軍今天這是怎麼了,打自己的堂弟啊?」

「我嘞個去……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位許家嫡長子發火呢!」

「這下許志輝出名了,被自己大哥毒打一頓,怕是要成為京城大少圈子裡的笑柄了!」

……

旁邊的一些軍官和大少們看著這一幕,雖然心疼許志輝的,但也沒有誰敢上前去制止許太虎的行動。

沒辦法,誰讓許太虎太強了呢!

在京城年輕一代里,還沒有誰比許太虎更強的!

脾氣暴躁、身份高貴、身手一流!

不管從哪個方面看,他們都沒有要和制止許太虎的想法,

「哥……哥……別……別打了,別打了,真的疼……」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