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話里的意思就是她洛熙是靠美色上位,打通關係的。

雲言君眼中閃過怒意。

而關敏更是動了殺意,洛熙是她的信仰,怎能容忍他人侮辱。

洛熙懶懶的抬眸,「很可惜,應酬什麼的都是由總經理去的。」

「那……」蘇徹還想說什麼,卻被雲言君一個眼神嚇回去。

「天晚了,你們今天就先住下吧,我已經叫人把房間收拾好了。」雲言君公式化的微笑。

主人家都發話了,他們也只好同意了。

房間里,洛熙大發慈悲的允許雲言君和自己睡一個房間。

雲言君坐在床上,笑眯眯的看著洛熙,「洛洛,那個關敏,是隱殺的人吧。」

「理由。」

「公司合同什麼的太牽強了,而且就算要付違約金,我不相信關敏會付不起。」

「還有呢?」

「關敏的態度,她看著你的眼神我見過很多次,那是和齊麟白宇他們一樣的眼神。」 「就憑這些?」

「還有一點,剛剛關敏流露出了殺氣,那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擁有的實質性的殺氣,當然,還有你們隱殺的規矩。」

隱殺是個很特殊的殺手組織,他們允許底下的殺手談戀愛、結婚、歸隱,與其他的組織完全不一樣,作為一個殺手是不需要感情的,也不允許有。

但是如果他們向外透露出任何隱殺的消息,就會遭到全組織的追殺,這是他們完全無法想象的代價。

「而且,洛氏有隱殺的人,這可是你當初自己說的,不把自己的人放在一個足夠高的位置上,也是很容易被人欺負不是。」

洛熙眨了眨眼,果然還是雲言君最了解她。

……

身體完全恢復后,洛熙穿上久違的綠色軍裝,讓洛熙多了幾分硬氣,少了幾分柔美,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殺人如麻的殺手。

「老大,都安排好了。」齊麟坐在駕駛座上。

「他們都在哪?」

「S市郊外的一處秘密軍事基地。」

「走吧。」

轉眼三天就已經過去了,凌若幾個人在第二天就離開了。

現在距離新兵考核還有五天,洛熙決定親自過去一趟,跟那些很久不見的長官們聊聊關於考核的事。

這一次過去她至少可能要待七天,為了避免雲言君漫天找她,所以還帶上了一個齊麟,就為了讓他放心,免得給她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自從上個月她失聯了幾天之後,雲言君好像有了陰影一般,把她看的非常牢,就擔心她突然消失,真是……煩不勝煩。

S市郊外有一處密林,一般人根本不會太過深入,也不敢進入,那裡曾經是一片墓地,去過的人都說逝去的人的靈魂依舊在那裡遊盪,讓人毛骨悚然,再加上樹林里空氣比較潮濕,多少會有些陰冷的感覺,久而久之就沒有人敢接近了。

其實,這不過是軍部那幾個老頭搞的鬼,故意把這裡弄得陰颼颼的,就為了不讓人發現這裡還有一個軍事基地,同時也可以很快地獲得外界的消息。

洛熙示意齊麟出示她的證件,輕鬆的就進入了基地。

通體黑色的路虎就直接開到了營長的辦公樓下,洛熙下車一刻也沒停留的走上樓,就好像為了防止別人看到。

辦公樓是面對著訓練場的,從訓練場就可以看到辦公樓走廊的人。

洛熙的身影從樓道閃過,訓練場上的洛茵彷彿感覺到了什麼,抬頭看了一眼,卻什麼也沒有。

「洛茵,怎麼了?」伊語拍了下洛茵。

「沒什麼,可能是錯覺吧。」洛茵搖了搖頭。

姐姐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喂,你們兩個幹什麼呢!」站在不遠處的雲翊辰大喊一聲。

「快跑快跑。」洛茵吐了吐舌頭。

「真不明白為什麼教官老是盯著你?」伊語有意無意地說道。

洛茵臉頰微紅,神色有一瞬的不自然,「誰知道呢。」

而現在不可能出現在這裡的洛熙已經坐在了營長辦公室,和營長「聊天」。

營長穆崢站在辦公桌前,而洛熙卻坐在椅子上。

洛熙作為軍部的「交易者」,除了軍部的最高層知道,就只有幾個特殊人員,而穆崢就是其中之一。

當初洛茵會來到這個訓練營就是洛熙看中了這一點,在其中做了點手腳。

高層的那幾個老傢伙在得知洛熙要來,就早早的通知了穆崢。

「洛上將,您這次來是有什麼事嗎?」穆崢表情嚴肅,並沒有因為洛熙而表現出任何局促。

「就兩點,」洛熙伸出兩根指頭晃了晃,「一、我要插手新兵的考核,考核內容由我來定,你放心我並不會對他們做什麼。」

看著穆崢微蹙的眉頭,洛熙輕笑,畢竟她在軍部的形象就是一個大魔王,隨時都會殘害那些茁壯成長的嫩芽。

「二、我已經和他們說了,雲翊辰的調令最晚明天中午就會下來,我要你讓最快的速度讓他離開這裡。」

「這……」穆崢有些不贊同,「如果雲翊辰走了誰來訓練那批新兵。」而且像雲翊辰這樣優秀的教官實在是太難找了。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親自來訓練他們。」洛熙說道,「當然,不是用這張臉。」

洛熙的一切可都是軍部的最高機密,包括這張臉。

穆崢還是有些猶豫,雖然洛熙的實力很強,但這並不代表她就會訓練別人。

但是礙於上層給出的「不管洛熙提出什麼要求,只要不過分,就一切配合」這樣的命令,穆崢只好遵守。

「我知道了。」想了想,穆崢還是點頭了。

「另外,給我安排一個可以除訓練以外幾乎不會再遇到那些新兵的房間。」

因為基地的地勢問題,這裡雖然是個很好的訓練場所,卻不適合建造過多的房屋,樓層也不宜過高,所以教官都是和新兵住在一起的。

教官在一層或二層,新兵都在三層或三層以上。

「正好東北角的那棟宿舍樓一層,有一間空出來的單人房間,門牌號是3116。」

「好我知道了。」

「這是鑰匙。」穆崢從柜子里拿出一把鑰匙,上面印著3116。

「多謝。」洛熙接過鑰匙轉身走下樓。

齊麟坐在車裡,透過玻璃正好可以看見正在訓練的士兵們,邊看還邊點評。

洛熙下來的時候,正好看見齊麟那嫌棄的眼神。

洛熙失笑。

「怎麼,這麼嫌棄?」洛熙打開車門坐下。

「那可不,想當初你訓練我們的時候,那簡直是就是玩命,哪裡像他們這麼輕鬆,嘖嘖。」

「行了,你們跟他們能一樣不成。」

「也對。」 豪門隱婚之權爺寵妻 齊麟點點頭。

竊玉偷香 他們和這些士兵們可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他們可隨時都提著腦袋在過日子,如果不夠強那就只有被人欺壓致死的份,說不定還會連累身邊的人,為了更強,他們只能玩命的訓練自己。

「齊麟,這幾天你先去E市,給我查一件事。」

「老大,那你呢?」

「我會留在這裡幾天,給這些新兵蛋子們一個難忘的訓練。」

「呵,呵。」齊麟嘴角抽了抽。

祝這些新兵們好運。 「哎,你們聽說了嗎,基地里來了個新的女教官。」

「真的?完全不知道。」

「這都快訓練完了,為什麼突然又來一個教官?」

「是啊,是啊。」

……

站在訓練場上新兵們嘰嘰喳喳的,吵鬧做一團。

雲翊辰來的時候就看到這麼一幕,額角的青筋跳了跳,「一個個吵什麼吵!這幾個月的訓練白做了!」

雲翊辰一出聲,底下瞬間就安靜了下來,鴉雀無聲。

「集合!」

口令一下,所有人都移動了起來,不過幾秒就站成了一個四四方方的整齊隊伍。

「吵什麼吵,你們當這裡是菜市場不成。」雲翊辰吼道,「所有人,負重跑,二十圈!」

「啊!」底下瞬間栽聲哀道。

「四十圈!」

「……」這下沒人敢吭聲了,一個個跑去背上裝滿重物的背包,開始跑圈。

等跑完的時候,已經沒有幾個人是完好的了,所有人都撐著酸軟的腿腳筆挺的站軍姿,這是太陽正好是最高的地方,燒的人皮膚滾燙,背流夾汗。

「感覺怎麼樣!」雲翊辰說道。

「還說不說了!」

「你們當這是哪!」

沒有一個人說話,不是因為不敢,而是因為跑的沒勁了。

「現在我要給你們宣布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雲翊辰掃視了一圈,視線卻在洛茵的臉上頓了頓。

「從明天開始,我就要離開了。」

雲翊辰話音一落,所有人都抬頭看向他,有不舍也有不解。

雲翊辰無疑是個好教官,更是陪伴了他們近三個月的人,男兵佩服他,女兵仰慕他。

「壞消息就是你們將會換一個女教練,而且還是一個大美女!」

不知道為什麼感覺雲翊辰好像加重了一下「大美女」三個字。

「哦,為什麼來了個大美女就是壞消息?」身後突然傳來一個戲謔的聲音,嫵媚而又清亮。

雲翊辰回頭就看見一個,穿著軍綠色迷彩的女人緩步走來,雙手懶洋洋的插在褲子口袋裡,一身軍痞氣。

「你好,蕭教官。」雲翊辰先伸出手。

蕭教官握了一下就鬆開。

「怎麼,看到美女不開心嗎?」女人鳳眼一挑。

「報告,我們只想知道為什麼在訓練期快要結束的時候換教官。」

一個男兵站出來聲音渾厚,這是雲翊辰選出來的班長,叫秦磊,雖然長得比較一般但卻是那種很耐看的。

「哦,這個,因為你們的雲教官有任務不得不離開,至於我——」蕭教官嫵媚一笑,「我是來這裡度假的。」

度假?當教官!

頓時,他們有些不滿的看向蕭教官。

而後者卻直接無視掉了,轉頭看向雲翊辰,「雲教官,營長說了讓你儘快收拾離開。」

雲翊辰皺眉,這個女人話里的意思就好像是讓他趕緊滾一樣,很不爽。

蕭教官這話一出,群情激憤,尤其是那些女兵們,這麼帥又有能力的教官可不多見,畢竟軍營里都是些五大三粗的漢子,帥哥少之又少。

而且蕭教官美艷的面容更是讓人嫉妒。

站在人群里的洛茵卻有些疑惑,她為什麼總覺得這個教官讓她有種熟悉的感覺,可她的印象里卻從來沒有過這種氣質的人,更何況還是當兵的。

「憑什麼要讓雲教官離開!」一個女兵吼道。

「哦,因為這是上級的命令。」

這下女兵不敢說什麼了,遵守上級的命令是士兵的基本素質。

「看在你們這麼累的份上,我再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蕭教官痞氣十足的笑著,「今天我來交接工作,所以我決定讓你們下午自習,明天再開始訓練。」

「所有人,稍息,立正——」蕭教官面色一正,「所有人站軍姿三個小時,班長監督。」

「啊,不是說讓我們自習嗎?」

「我是說了讓你們自習,但沒說不給你們布置任務啊。」蕭教官微微一笑,落在人眼裡要多欠有多欠。

雲翊辰嘴角抽抽,這蕭教官才剛來就拉了一波仇恨值,果然是來度假的。

反觀蕭教官心情卻是很不錯,嘴裡還哼著小曲。

辦公室里,雲翊辰拿出一踏厚厚的資料,蕭教官接過,上面寫滿了每一個新兵的資料,還有每周的訓練成績以及身體狀況,最底下還有幾張訓練計劃表,全部都寫的非常詳細,根據每一個人的優缺點制定的針對性訓練。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